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秦根本的乡村故事>第二十四章 树往哪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树往哪栽

小说:秦根本的乡村故事 作者:太渭 更新时间:2021/4/18 23:34:24

秦有仁栽种果树没有发家,还跟着宁为海种过几年的草药,也就是板兰根。同样耽误了三四年,仍是没挣到钱。

从那以后,秦有仁对从土地上挣钱,就不抱什么希望了。

他把果树全挖掉,仍是老老实实地种庄稼。收入少,操心也少。就这样温饱有余,小康不足的日子过了多年。

直到根本当了兵,转上士官,家境才慢慢好转。

如今,秦有仁看到儿子又准备在土地上打果树的主意,他一个劲的摇头。可是他说什么反对意见,根本都不听。

秦根本认准的事,一定要试一试。

尽管老父亲一再念叨,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但根本觉得,如果什么都听老人的,那时代就不进步,社会就不发展了。

再说,那些喜欢倚老卖老的老人,其实是没有成功经验的,他们身上更多的是失败的教训。

向失败者学成功之道,这不是科学的方向。“失败是成功之母”这句话也是可疑的。

秦根本要向成功者学习成功,他把徐家庄的经验看得很重。即便不能创新,也可模仿复制他人。这便是他最朴素的想法。

秦根本从书上了解了猕猴桃的栽种技术,他觉得红火沟完全可以像徐家庄一样大面积种植猕猴桃。

当他带着家里为数不多的钱来到县农科所的苗圃,准备购买猕猴桃新品种徐香幼苗时,那里的工人告诉他,来晚了。

当年适合栽种的树苗已经卖完,要买只能等到明年。

秦根本等不及啊。农科所的人让他去农科城看看。

农科城离县城五六十公里。那里的农林科技大学是全国一流的农业高校。除了农业科技发达,农业先进技术的推广也走在全国的前列。

秦根本在农科城找到自己想要幼苗。他算好了家里的土地数量,一口气买了三百多棵。租了一辆车将树苗拉回家。

幼苗是从苗圃里现挖的,挖出来之后要及时栽种。如果不能尽快栽到地里,也要将幼苗埋在土里,以防根系见光坏死。

那天,根本回到红火沟时,天已黑了。他顾不上休息,连夜动手,把院子里的菜地刨开,将三百多棵树苗统统埋下。

他母亲看着菜地里那些还没长起来的青菜被拔掉,心疼地说了好几遍“可惜、可惜”。

秦根本没有听父亲的劝阻,父亲当然也不支持他的行动。

根本在院子里挑着灯挖地的时候,他父亲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根本妈催了好几次,让老头子给儿子帮忙,秦有仁硬是坐着没有动。

他那老顽固的脾气一上来,九头牛也拉不回。老秦可能没意识到,根本是他的儿子,当然遗传了他的一部分秉性。

根本要做得的事,其他人想要拉回来,恐怕没有九头牛,至少也得八头牛吧。

树苗买回来了,往哪块地里栽又成了问题。

秦家一共有十亩地,四亩耕地,六亩山地。耕地种的小麦,已经有两寸多高了。山地夏天种过一茬豆子之后,就撂荒了。

根本端着饭碗,一边吃着他妈做的面条,一边给父亲讲解猕猴桃树应该如何栽种。

秦有仁两眼盯着电视,看着凤凰卫视节目就是不吭声。

根本他妈把电视声音调小一些,说:“成天就看那几节目,放着好听的秦腔戏不让看。一个老农民,尽关心国家大事。有什么用?”

秦有仁夺过遥控器,又将声音调大,比起初的声音还要大。

根本知道他爸的心思,就是不同意他栽种果树。可是,车已到山前,没路也得找路。

根本吃完一碗面,将碗放回厨房,喝了几口面汤,回到客厅。

他拿出烟点上,正儿八经地对父亲说:“爸,我准备把这些猕猴桃树栽到韩信河边,咱家那小麦地里。”

“你说啥?”一直不吭声的秦有仁突然瞪起牛眼,“你那些烂树苗,想往哪栽往哪栽,少给我那几亩耕地打主意。”

根本妈看到老头子这副模样,就说:“有话好好说嘛,一开口就像吃了枪药。”

“忙你的事去。”秦有仁吼了老婆一嗓子。

秦根本早就料到父亲会生气,但没想到会生这么大的气。

父亲生气归生气,因为他没有听父亲的话。但根本是不能生气的,生气无益于解决问题。

根本耐着性子说:“爸,我在徐家庄看了,猕猴桃适合在平地生长。只有栽在平地上,方便浇灌,方便管理,也方便收获。”

“你把那些耕地栽了果树,一家四口的嘴要挂起来吗?老的小的喝西北风去?”秦有仁的眼睛始终盯着电视。他不是在意电视里的内容,他只是不想看儿子的脸。

“现在市场经济这么发达,什么时候缺过粮食。”根本说,“买几袋小麦能花几个钱,够吃一年的。”

“中国的农民要都照你这么想,哪谁种地,谁卖粮,到时你吃个屁。”秦有仁心里有气,张口就没好话,“农民就要有农民的样子。种庄稼是农民的本分,天经地义。你不想当农民,就进城去打工。别在这红火沟里瞎折腾。”

“爸,折腾才能有希望。不折腾,这日子就白过了。”

“你还没折腾够啊。”秦有仁说,“上次折腾个农家乐,赔了几十万,把自己房子都搭进去了。你要再折腾,连我养家糊口的耕地也要折腾掉吗?”

根本听出来了。父亲生气不仅因为他不听劝告执意栽种果树,还因为农家乐那事,被宁为海黑了一把,损失惨重。

官司打到法院,开庭过去好久了,仍然没有判决结果。

老父亲轻信了他的话,以为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挽回损失,到如今,几个月过去,还没一点音信。难怪他心怀不满。

根本还想再劝劝父亲,院子里传来宁支书的声音:“根本,根本在家吗?”

“在呢。”根本答应一声,起身去迎接支书。

秦有仁坐着没有动,但他竖起耳朵在听宁支书和根本说些什么。

“根本,有你的一封快件,是县法院寄过来的。”

“谢谢宁大伯,屋里坐一会儿吧。”

“不坐了。时间不早,该回去睡觉了。”

根本拿着邮政快件回到客厅,对父亲说:“这应该是法院的判决书。不知是输是赢呢?”

秦有仁的目光终于从电视上移开,移到了儿子手中的邮政快件上。

根本拆开邮件一看,果然是法院的民事判决书。

他是第一次见法院的司法文书,于是很认真的从头看起。

判决书的大部分内容是陈述事实和证据。他在那里不紧不慢的看,他的父亲早已急不可待的探过头来。

不过,老秦仍是没吭声,他不好意思从儿子的嘴里打探消息,他想从儿子的脸上读出结果。

根本从头到尾看完了判决书,面无表情地将文书又塞回信封。

秦有仁实在忍不住了,问:“法院寄来的?啥情况?”

根本将那邮件递给父亲,说:“输了。”

7

第二十四章 树往哪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