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古墓春秋>古墓春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古墓春秋

小说:古墓春秋 作者:冠之 更新时间:2021/4/13 14:42:47

第二章:仨窟窿

这天,村里的大喇叭突然哇啦哇啦的叫了起来。“老少爷们听好了,老少爷们听好了?各家各户回家后抓紧早饭吃饭,吃完饭后全部到大队部小场子开会,一户也不能落下,每家每户至少要派一人参加,而且这个人最好是一家之主,也就是在家里说了算的这个人。”

“草!又他娘的胡扯乱叫了?哎,爹,不对啊?每次开会没有要求这么严啊,这回却要求家里说了算的一家之主?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啊?哎呀,咋办?咱们不是要到西林浇麦子吗,这开会,咱咋个浇麦子啊?”村里有名的二犟孩夹着咸菜在问他爹。

“草!有钱买画眉,不停兔子叫!嗯——犟孩啊?你去开会,我跟您娘去浇麦子。嗷,把咱们家的灶王爷带着,你就跟您支书大爷爷说,一家之主带来了,俺家他说了算。”

他老伴马秀英嗤的一笑说:“嗨!你个老不死的,自己不正经,教着孩子也不正经。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召开社员大会,你捎个灶王爷画子去干什么?他能放屁还是能写字?真是的!”

“哎哎哎,我说秀英啊?这天旱成了这样,眼看着这一坡的麦子点火就着,他们还有心情开会?啊狗屁!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甭听那一套!这些干部也都上了傻劲,开会也不看看现在是啥日子?”二犟孩他爹论说起来比他儿子还犟。突然,他的脑子一转悠,嘿嘿嘿嘿地跟二犟孩他娘说:“他娘啊,你在您娘家干了三四年的妇女主任,你说说,他大队里开会有什么熊事情?非得一家之主出席?”

二犟孩他娘马秀英一哕哕嘴说:“俺不知道,肯定是全民抗旱之类的事儿,要不?就是唾沫山的那些盗墓之事儿。你没听说?昨晚上又有人盗墓了?听说啊,把个唾沫山翻了个遍,她们生怕那些沙子塌了堆,埋在地下死了,干脆明着倒开了沙子?唉吆,你说这些人不是造孽吗?人家上边不愿意挖那些古墓也就算了,再说了,那里边有个仨瓜俩枣的?”

“仨瓜俩枣?嗨!你真是小村的人家——没见过世面?嗷,那么大一个古墓,里边就仨瓜俩枣啊?告诉你,里边的东西多了,什么珍珠玛瑙,金钱玉石的,那得用汽车啦呀?”

“俺的个娘哎,那国家怎么不快过来挖挖算了,留着那些东西烂了臭了咋办?”其实,马秀英对这些事儿都懂,他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你看你看,又不知道了吧?亏你还当过村干部,连个狗屁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出来进去的跟个人似的?你呀,没事儿在街上玩,别跟些娘们胡乱嚷嚷,啊?”

“知道知道,你啊?就你明白?哎哎,二犟孩啊?晚上大队开会的时候,可别在人前人后的装明白,跟那些娘儿们乱说一气,省得把祸端惹到咱家里来,啊?”马秀英一扭头做饭去了,不时还掉过头来想儿子嘱咐了几句。

“娘啊?你算了吧?俺都是大队的护墓队员了,俺能在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胡咧咧吗?”他儿子二犟孩正在洗头,一晃满头水珠的头嚷起来了?

“算了吧,还护墓队的队员呢?啊狗屁!人家那队员每月一两千块钱呢?你呢?一分钱没有,好人刮了秃子头——明晃晃的光头一个!明日我就跟你秃子三哥说说,咱不去干了?这一分钱没有,领着咱玩呀?去他娘的吧!”他爹好像很生气,地板都跺得啪啪响。

“哎哎,爹啊?别价?俺三哥说了,现在是预备队员,先把这个位子占着,等缺了人手,或者是再增加人,俺就补上。到那个时候俺不就有钱了吗?”二犟孩晃着脑袋说。

他爹不吭声了,马秀英说:“就是,犟孩下了学没事儿干,跟着锻炼一下不是挺好吗?一年两年的成了正式的队员,那不就有钱了吗?你呀?糊涂!”

“屁,你们都屁去吧!”他爹像是无话可说了,卟咚卟咚的到炕沿儿上一坐,吧嗒吧嗒的抽起烟来,还一遍一遍的咳嗽个不停。

大队的会议正式开场了,第一个议程是由大队会计点名:“吴志、陈学斌、陈学武、哈艺、陈池戳,陈池戳?”他一连叫了三遍,儿子二犟孩忽地站了起来,“到!嗯——俺爹跟俺娘浇麦子去了,所以俺就来了?”二犟孩梦呼呼的说。

“不行!你回去把您爹换回来,不是交代的明白吗?让一家之主来开会吗?回去吧,让您爹来,啊?”支书吴鹏有些不耐烦地说。

嘿!这个二犟孩很有意思,呼啦啦从腰间掏出了那叠子纸张,往前一送说:“吴二爷爷,来了来了,一家之主在这里呐,嘿嘿嘿嘿。就这么个熊玩意儿,能顶个屁用啊?给!”

轰的一阵,整个会场笑了起来。“什么东西这是?支书指着大队会计说:“看看,那是什么东西”那个大队会记叫陈学武,把那个东西接到手里一看。“草!是个灶王爷!”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的哄笑,支书也很是难看。他一指二犟孩说:“犟孩,什么意思你?拿个吊灶王爷来算什么一家之主?能好吃啊还是能喝啊,还是能说话,嗯?”支书叫陈叔宝,向来是个很严肃的人,这回已经被气得浑身哆嗦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护墓队的队长三秃子陈哈达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说:“二爷爷,俺跟派出所长长脖子到墓地那里看了?他们那些盗墓的从南边、西边、北边三个地方下得手,基本上把个唾沫山翻了一遍。哎呀哦,三个大窟窿啊?真他娘的气死个人!”

“怎么?那个长脖子苏所长没有说什么?没有批评咱们护墓队吧?”支书吴二爷爷像是很着急,已经急得快要把三兔子一口吞了。

“这倒没有,他说让咱们护墓队保护现场,他向县公安局和文物局汇报了再说。”陈哈达擦着头顶的汗珠子,详细的把情况汇报了一通。

“我草!我草。闹大了,这事儿闹大了?”支书吴二爷爷摸着头顶自言自语起来。“草他二哥的!咱们村和护墓队的责任大了?唉!疏忽,天大的疏忽啊?”

护墓队长三秃子陈哈达一斜楞眼说:“二爷爷,咱们有个吊责任,今晚上水库大干放水,号召全民抗旱,再说了?咱们护墓队不值班,放一晚上假期,全力以赴浇麦子,咱们是请示了镇上的?那个马**不是说,抗旱是头等大事,就放一天假吧?是不?”

0

古墓春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