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古墓春秋>第二十七章:又是打斗秩序混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又是打斗秩序混乱

小说:古墓春秋 作者:冠之 更新时间:2021/6/11 15:13:45

第二十七章:又是打斗秩序混乱

邹老头的脾气暴躁,几句话使得二大爷火冒三丈。哎哎,我说亲家,你那张嘴是个腚啊还是张吃饭的家伙?你是来打听事儿的,本该和和气气是不?我这管你喝茶,让你抽烟,可是以礼相待啊?你这三句话不离臭屎,你是咋了?嗷,你的儿子是人,别人家的孩子就成狗了?”

“哎亲家,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俺知道你犟,可你不至于嘴里不干净,动不动就喷粪吧?唉吆,我是抱着一片痴心来求你的?不就是为了孩子吗?可这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啊?或行或不行,你老老实实放个屁?俺不就满意了。你这个样子,哪里是个亲家?”邹老头的话很硬朗。

“什么?我这张嘴是吃饭活命的?我是让你胡说八道的,啊?滚滚滚,滚蛋!老子有钱买画眉,不是来听兔子叫的!你儿子的事儿我不管,我也管不了?你趁早走吧?老子不知道!”二大爷还真的火了起来,端起自己身前的那碗茶水一饮而尽,把剩下的渣子猛劲一倒。

哗喳喳,那些水珠溅了邹老头一脚。这可不得了了?你看看,邹老头迅疾两眼瞪起,一个跨步就来了个两手推山。那二大爷一是年纪大了,二是身体不如他好,三是没有防备,被推地卟咚咚仰在了地上,整个身子急剧地哆嗦起来。

这可不得了啦?二大爷的老伴在屋里挂牵着他俩,虽然不敢出门,也不好掺和,却瞒着窗子不住的向外瞭望?啊,他们打了起来?这会不行了,他跑出里屋嗷嗷地吆喝道:“老头子,老头子?啊呀俺那娘啊?出人命了,出人命了?快来人啊?啊哈哈老头子啊?”这急促的喊叫和吆喝,惊动了左邻右舍。一会的功夫,二大爷家的大院就跑来了十几个人。

“二大爷,你咋的了?二爷爷,你感觉怎么样啊?”人们七嘴八舌,有的还蹲下身子,焦急的询问着?二大爷还真是出了问题,只见他的嘴巴子一个劲的张着、啊啊着,就是发不出声音来。把所有的人急躁的无所适从。“哎呀不好,赶快往医院送啊?”有人吆喝起来。

人虽然很多,但能够办事的却只有三四个青壮年。“咋弄啊?到县医院十五里啊?”一个壮年妇女已经被急得两眼蓄泪,扎煞着两只手在人群里走来走去。

“喂喂喂,不要吵吵了,你们几个去推辆小推车,你们几个赶快找两根檩条,咱们赶快扎个担架,尽快往医院里送啊?”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刚刚进来的陈宝陈队长。

也别说,陈宝嗓门一是大,二是很硬朗,书也不敢多延误时间。有两个青年跑出去推车子去了,还有两个人跑出去找檩条去了。也就是五分钟的样子,所有人都回来了,那陈宝亲自行动,一霎功夫就绑好了一副担架。嘿!这小子还真有办法,他把担架用绳子盘起底来,急火火的说:“二奶奶,快找床被子垫上,大家帮忙,把二爷爷抬上担架?你和你抬着在前走,你把那一头拴在小推车的前端推着走,这样轻快,快走吧?救命要紧啊?嗯——我把事儿安排好,一会带着钱就到!快走吧!不能耽误了?”看看,这样就解决了一切问题。

眼看着那副临时担架急匆匆出了大门,陈宝这才回转头向二奶奶问道:“二奶奶,什么问题这是?俺二爷爷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他问的详细,还把没有伞去的几个人看了一遍。

“哎呀他哥呀?这不是亲家一大早就来了??一来就像吃了枪药一般,又是骂又是叫,的说的那个难听。您二爷爷本来就脾气急,一听就还了他几句,并严厉的批评了他?哎呀,那个亲家公本来是打听那女婿被公安抓了的实情,可您爷爷说啥也不管了?这不,那老头子就来了一下,把您二爷爷打成了这个样子?呜呜呜呜???????”二奶奶一定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在院子里的人,多说是些半大老妈子,一听这事,一个个气愤至极,嗷嗷地吆喝道:“揍他,揍他?什么亲家这是?本来是他来有求于咱,还蛮不讲理,什么玩意儿这是?”

当然,这些人里边,有两个年轻点的媳妇,还有两个十八九岁的青年,?经他们这么一嗷嗷,呲溜溜出了大门。并在大街上吆喝道:“草他儿的,找他找他,???????”陈宝已经听完了他们的这些吵吵,赶紧的跑出大门喊起来。“喂喂,你们不要激动,有什么事儿平静下来再说?这些事儿很复杂,牵扯到了法律,咱们占了情理,不能再犯法啊?”

其实,大街上已经稀稀拉拉的站了很多人,可以说是从二奶奶哭的那时候就来了?他们拥挤在大门外,早就听明白了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见到那个邹老爷子从院子里溜了出来?”巧了,从北边的胡同口里出来了的两个妇女,咋咋呼呼着撕打起来,人们呼隆隆围了过去。

好像二爷爷这边得事儿早就被他们遗忘了?那些人呼啦啦又涌向了那边。

原来,这两个妇女之中,有一个的娘家就是老王庄人,名字叫陈翠荣。他的儿子就是参加了这次的盗墓,也被公安抓了去。老太太一气之下,就来找了娘家的弟媳马凤兰。可巧的是,这个马凤兰的二儿子陈明就在护墓队,也被这帮盗墓贼打伤了,现在还在村中的卫生室里养着呢?他一听陈翠荣就火冒三丈,还没有说句客套话就吵呼起来:“哎呀呀大妹妹呀?你还好意思的老大王庄找找。啊?我告诉你,俺儿子,就是您娘家侄子?嗷,就是大华子,她被您打伤了胳膊,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快走吧?俺不但帮不了你,俺心的气还没地方泄呢?”

就这么一句话,那个陈翠荣来气了?“哎呀——他妗子啊?你怎么这样呢?您儿子自不是我打的,我就是过来打听打听儿子的事儿,你怎么疯老婆一般,你真真?真不是个东西!”

这句话可不得了了?“我不是东西,哼!就是啊?我疯了?你给我滚?俺没有您这家子亲戚?要打听找别人打听去,俺不知道!俺儿子的是招谁打听?滚!你给我滚出去!”

就这样,两个人你拽我、我抓你的闹到了大街上。也巧,陈翠荣婆家的大伯哥的儿子曹建伟也赶到这里,眼见一个娘们拽着他的婶子被抓啦得不成样子了,变一个箭步窜了过去,一拳就打在了马凤兰的头上,那马凤兰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0

第二十七章:又是打斗秩序混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