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惊涛击岸>第十二章 谍云诡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谍云诡谲

小说:惊涛击岸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21/5/27 11:59:32

第二天上午,王寒青按时来到了办公室,刚到走廊就被陶秘书拦住了,并递给他一张名片,王寒青看看,微微一笑。“陶秘书,请他进来吧。”

韩耀辉走了进来,多日不见,他穿了一套崭新的灰色中山装,带着一顶黑色礼帽,左胸前别着一枚青天白日满地红徽章,第二颗纽扣那儿系了一条金属链子,连接着左口袋里一只怀表,左手拿着一根文明棍,脚下的三接头皮鞋明光锃亮。

韩耀辉走进来之后,很滑稽地摘下礼帽,向王寒青行了一个礼,油光的大分头十分有趣。

“尊敬的王特派员,鄙人韩耀辉回来了,特向老长官报到。”韩耀辉这话听着谦恭,可骨子里有种说硬不硬,还有些威慑的味道。

王寒青也报以少有的热情,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过去,握着韩耀辉的手说:“韩专员,不要客气,我已经接到上峰电报,国民**组织部调查科驻厦门专员上任,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哈哈哈哈。”

“哪敢劳老长官大驾,小弟我专职来建立三**义青年团,侦办共﹡党,还望特派员以后多指教。”

“这个自然,剿共建国,是我们共同的目标。你们打算在哪里办公?是否需要我来协调办公室?”

韩耀辉放开王寒青的手之后,双手一拱,说道:“承蒙特派员关心,我们已经在隔壁大楼里安排好了办公室,今天特意来向老长官报到。并向老长官提供一个情报。”

“哦?好啊!”

“劫狱的共*党不在海澄县,您派出的人可以撤回来了。”

“那他们在哪里?”

“我已调动情报人员详查,有了消息马上向您报告。”

“客气了,你现在与我平级吗。……陶秘书,中午在白宫,我给韩专员接风。”

别看说的很轻松,但王寒青心里极为懊丧。共*党就像玩魔术一样,劫狱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现在让这么个烂人与自己争权,实在不堪忍受,不过陈氏兄弟又得罪不起……

……

曾健把陈平送到家里,他胳膊上还吊着绷带,临进客厅时扭头对曾健说:“你可以回去了,我知道你现在也挺忙碌的。”

曾健说:“陈大公子,这是教官和林大哥的双层命令,他们谁我都得罪不起。”

陈平想想也是:“那,你休息一会,待会我们到办公室去。”

其实,陈平根本没有时间休息,他很快就到了办公室,主办看到陈平到了,把归置好的文件一一交代清楚,就出去了。

此时,孙吉江来到门口,“当当”敲了两下门。陈平在屋里说,进来吧。

孙吉江进来之后,望着陈平的胳膊,问道:“董事长,听说您昨天历险了?”

“没什么,日本人的枪手。”

“万幸,您没有大碍,请好好疗养。”

“谢谢,你有什么事情,但讲无妨。”

孙吉江这才谦恭地说:“我的老师路过厦门,需要我陪他两天,特来请假,不知可否?”

陈平翻看了工作日志和计划,然后抬起了头说:“还好,这两天没有什么大事,你可以去接待老师。”

“那就谢谢董事长,我走了,多保重。”

孙吉江从陈平办公室出来,没有到别处去,直接坐船到了鼓浪屿。

孙吉江要进日本**,被两个日本海军陆战队员拦住了,向他要证件,他拿不出来。陆战队员就不让进。孙吉江用日语对两个士兵说道:“我是吉田茂永,日本人,有重要事情面见领事阁下。”

孙吉江是日本人吉田茂永,日本本部特高课高级特工,北京大学毕业生,中国通。凭着与陈平女友吴兰母亲甄颐和驻日本福建商会会长在日本有过交往的缘由,他应聘到陈平公司。其实他的主要任务是筹划建立“华南国”,企图**。后来他刺杀了反日名人《海声报》总编许钺然,最终被林灏、陈平联手除掉。这是后话,暂时按下不表。

卫兵毫不通融:“没有证件,任何人一律不得入内。你的,滚开!”

说着话,卫兵端起步枪逼孙吉江后退。

孙吉江火了,他放下皮包,三下五除二就把两名卫兵干倒在地上。

闻声从院子里冲出来五个保镖,孙吉江又与他们打斗起来。

孙吉江看似文质彬彬,却功夫了得,转眼功夫,五个保镖全都趴下了,突然,一支手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他只好乖乖地举行了双手,任由爬起来的保镖和卫兵对他进行暴打。

此时,加贺秘书跑了下来,命令停止殴打,然后把孙吉江带到了领事办公室里。

广田寺郎坐在大转椅上,仔细地观察着这个狂野的男人。孙吉江不喝水,也不说话,从内衣口袋里拿出一张字条,递给加贺,示意他拿给广田寺郎。

广田寺郎看到字条上是一个电话号码,就拔打了过去,二十几秒钟后电话通了,广田寺郎拿起听筒,听到对方一说话,他立即从椅子山站了起来。

“嘿,**阁下,我是广田寺郎。…请吩咐。”

加贺也依稀听到了话筒里对方语言的森严和权威:“……这个吉田茂永身负帝国重大使命,代表内阁,甚至代表天皇陛下实施一项重大项目,你们,包括南中国的所有军队,关键时刻都要听他调遣。我所言内容属于帝国最高机密,不许外传,无须记录……”

“嗨!”

对方把电话“啪”地挂断了,广田寺郎赶紧走到孙吉江身边,向他鞠躬,然后对秘书下令:“赶快请医生过来,为吉田君诊治。”

吉田茂永摆摆手说:“今天我测试了一下境外帝国军人的素质,太差!……其他的都免了,我今天来两件事。”

“请您吩咐。”

吉田茂永站了起来,威严地说:“第一,立即下令,停止对中国商人陈平的暗杀行动,现在,马上。第二,近期不要刺激中国政界和军方,以免影响我的工作。”

广田寺郎听完,马上微微低头:“吆西。”

然后走回办公桌,要总机接通东兴公司的电话。

小林隆一正绞尽脑汁思索,这次派出了双料杀手,刺杀陈平竟然没有成功,还把两个顶级杀手折进去了。现场另外的狙击手,还有那个掩护陈平的杀手是谁,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

突然电话响了,他走回办公桌,拿起话筒:“喂,我是小林隆一。……领事先生,请吩咐。”

广田寺郎严令小林隆一停止刺杀陈平行动,小林隆一还不服,广田寺郎毫不客气地说道:“这是帝国总部刚下的命令,再有违抗,你就只能剖腹谢罪了。”

放下电话,广田寺郎看看吉田茂永,他正用一块精美的手帕在擦拭着脸上的血渍,等处理的差不多了,他抬起头来,看着广田寺郎说道:“我希望你能束缚好厦门的日本侨民,不要生事,不要节外生枝。”

“哈依!”

……

厦门鼓浪屿,今天来了好多雅致的人。

他们有的看似文人书生,一袭长袍的,风流倜傥。有人西装革履的,风度翩翩。还有几个人好像是大亨富商,举手投足豪气十足。

这些人似乎对鼓浪屿风情很感兴趣,穿行在各个巷道里,尽情浏览休闲。

到了中午时分,这些人都悄悄地来到了一座小洋楼里,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这座小洋楼是虎巷8号,一座曾经“卧虎藏龙”的地方,**福建**机关秘书处和宣传处的秘密办公地。

今天,**福建临时**扩大会议在此举行,**赖明主持会议,武装部长刘乾和、涂委员、**特派员云逸、罗副**,还有厦门周边地下党代表朱先秦、老安、老邱等参加了会议。

赖明首先进行了总结:“同志们,‘5。25’破狱战,我们取得了圆满成功,而且无一伤亡。现在,在国民党的报纸上,香港的报纸上,甚至美英的报纸上,都在报道说,这是共﹡党的一大奇迹。……这次破狱战,是由罗副**和涂委员领导的,罗副**到**汇报工作刚回来,下面就由他做个小结,传达**精神。”

大家纷纷做出一种拍手的动作,算是欢呼和欢庆,特殊年代特殊地方,这是一种无声的豪迈。

罗尚池今天很兴奋:“这次破狱战的成功,首先是临时**决策正确;其次是涂委员指挥得当;第三呢,就是我们地下组织的同志们,紧密团结,艰苦付出,从武器筹备,到军事培训,人人都做出了极大贡献。这第四么,是我们这次组织严密,侦查细致,计划合理,中间更改过多次计划,才逐渐完善,让国民党成了瞎子,聋子,瘸子,毫无还手之力。……特别强调的是,涂委员的领导……”

“罗副**,这可不能把指挥的成绩归到我头上,这是集体领导的结果。”涂委员赶紧拦住罗副**的话语,谦虚地说。

与会的同志们听了这些讲话,兴奋的情绪都洋溢在脸上,纷纷议论起来。

罗尚池制止议论,接着说道:“接下来,我要传达**的会议精神。现在革命形势大发展,红十二军北上攻打南昌,我们闽西新成立的红二十一军准备南下,进击广东东江,发动‘闽粤桂三省总**’,进而夺取广州。如果达成,就可以实现全国革命的胜利。这是多么波澜壮阔的革命啊,**希望,我们福建临时**也要配合三省总**有所行动,借我们‘5。25’破狱战胜利雄风,再来一次大行动,彻底摧毁厦门的国民党势力。”

罗尚池说着说着不由情绪激动,精神澎湃,可与会的人们好像未被感染,等罗副**讲完话,下面还是一片平静。过了一会,**特派员云逸说道:

“罗副**,我得到的指示是,闽西特委主要领导同志是反对这样**的,我们的革命本钱现在很小,输不起。”

罗尚池闻言,回应说:“您的指示我不敢断定是否准确,可现实情况是,红十二军和红二十一军已经开始进行战斗。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厦门党组织如果行动起来,就会减轻红军的压力,给反动派致命打击。我和**刘乾和等同志已经商定了一个计划,就是组织一支500人的队伍,攻打盐税局,只要把这个经济命脉拿下来,国民党厦门机构不战而垮,也会给国民党核心以猛力打击。”

赖明说:“这样大规模的行动武装,临时**必须开会详细研究,形成决议报给**批准,才能行动……”

罗尚池看看赖明和云逸,坚持说:“赖**,如果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可能错过了向反动派进攻的机会了。这次我从**带回来的精神,就是要在国民党强大的地方进行革命**。我回来之前,曾经向**主要领导口头汇报过这个计划,他们都表示支持,所以我们就没有必要再开会研究了吧?再说,我是**分工彰厦的副**,这件事我说了,还应该算数吧。”

云逸一看,意见僵持了,但是从心里头,他不愿进行这种左倾性质的冒险:“罗副**,这不是你说话算数不算数的问题,这牵扯到我们党几百名优秀战友的生命问题,因此,我们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罗尚池被“破狱”行动的成功弄昏了头脑,对其他同志的解劝或者思辨都听不进去了,“特派员同志,革命的关键时刻,我们有些同志就是缩手缩脚,丧失革命的斗志,这是这次**会议上重点批评的问题,我想我们福建临时**不能犯这样的错误。”

云逸看看罗尚池把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只好说:“作为特派员,我保留我的意见,而且我马上就要向**汇报此事。”

大家对罗尚池的计划有很多不解,或者担忧,但是,现在已经争论到了上纲上线的状态,大家都不便再多说什么了,此时,涂委员说,大家先吃饭吧,下午我们继续开会讨论。

此时此刻,在国民党厦门党部的大会议室里,国民党系统也正在开会,宽大的横幅上书写着会议的主题:厦门各界剿共联席会议。

会议室的背景墙上,有一幅蒋﹡石的戎装大照片,两边是于﹡任书写的对联,内容是孙先生的那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台上面的三张桌子上铺着豪华的暗红色金丝绒毯子,摆放着6盆娇艳的鲜花。

台下有十几排桌椅,桌子上也铺着蓝色的金丝绒质地毯子,摆放着茶杯。

此时,王寒青、韩耀辉、宫局长、方副官等人在**台上就坐。

会场下面坐着厦门各界的代表,第一排有一个人很特殊,他就是拄着拐杖的警长张彤江。

王寒青今天穿着一身大校军衔戎装,显得格外精神,他站在**台**主持会议:“今天是我们厦门各界一个重要会议,一次剿共联合作战的会议。在正式议程开始之前,我们先举行一个特殊仪式,现在——全体起立!”

与会的人员想不到什么内容,但都听指挥地站了起来。

张彤江也摇晃着站了起来,王寒青望了他一眼,说道:“我代表蒋总司令,国民政府,向张彤江警长颁发三级青天白日云麾勋章一枚,表彰他在剿共工作上的突出贡献。请张警长上台领奖。”

张彤江闻听,感到很意外,看着王寒青,用手指指自己,王寒青也用手势告诉他,是真的,他才摇晃着站了起来,拄着拐杖向台上走去。

在《礼宾进行曲》伴奏下,王寒青给张彤江颁了奖,张彤江向王寒青敬礼,又转过身来,向台下敬礼。

**台下爆发一阵热烈的掌声,此时,警察局宫局长也站了起来,他走到张彤江身边,与他握握手,示意他留一下,随后他拿出一份公文,宣读道:“鄙人在这里,谨代表中华民国福建省警察厅宣布一项命令。即日起,着张彤江晋升为厦门公安局副局长……”

台下众人一听,纷纷拍手称快,为张彤江好事成双鼓掌。

张彤江再此向大家敬礼,然后向局长敬礼,很庄重地接过了任命书。

……

会议结束之后,王寒青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有一个人奉命在等他。他一走进门,这个人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王寒青走到他跟前说道:“从今天起,我吸收你为复兴社力行社的一员,公开身份是厦门警察局行动队的副队长,你的主要任务是,替我多关注一下张警长。”

“谢谢教官,为何要我关照张警长?”

此人是曾健,他对王寒青的安排疑惑不清。自从那次在同安美人山狩猎,王寒青前去检查与他相见后,曾健不能再装迷糊、躲着王寒青了。今天王寒青专门把他约来委以重任似乎很正常,毕竟王寒青是他的教官。

“哦,张彤江警长刚刚晋升为副局长。”

“那……您是怀疑张警长是**?还是有通共嫌疑?”

“那倒不是,你可以关注他的全面工作和生活嘛,也许我要重用他。”

“明白了。”

“你,我会安排到南京接受专业的特工训练,目前的任务先给我做好……”

“一定……,是!教官。”

……

张彤江升官授奖之后,来到街上,坐上一辆黄包车就来到了义晟堂大药房里。

义晟堂大药房的店小二一看张警长到了,赶紧走上来,要搀扶他,他摆手让他停下,示意他到门外去放哨。

张彤江走到后面的密室后,朱先秦迎了上来,亲切地问道:“怎么样?现在没有大碍了吗?”

张彤江说:“没事,快好利索了,有你这一枪,我得了勋章还升了官,现在是厦门警察局副局长了。同志们都安全转移了吗?”

“同志们都安置好了,放心吧。”

朱先秦高兴地握着他的手说:“好啊,这更有利于你隐蔽工作。不过,据我观察,这个特派员王寒靑可不是一般的狡猾,你还是要小心为妙。你没有被怀疑吗?”

张彤江爽朗地说:“没有,你没看见,南洋报纸上说《共﹡党厦门大破狱》,国民党《**日报》说红军突击队偷袭厦门监狱。”

朱先秦说:“那些报道看到了,但也不能有丝毫大意,现在厦门国民党搞了一个联合剿共组织,收编了很多特务、土匪,你是唯一战斗在敌人心脏的人,极端危险,睡觉都要睁开一只眼睛。”

张彤江说:“我知道,自从那次电话事件,王寒靑没有解除对我的怀疑,他把曾健弄到警察局,明的是让他当我的助手,实际上是在监视我。王寒靑曾经是曾健、陈平他们的教官,我对他有所了解。”

“哦,就是那个当过狩猎队长的曾健?”

“是的。”

朱先秦闻听,心里倒安稳下来:“这我心里倒是有点放心了。对了,我今天来找你,是要你盯着一个人。”

“谁?”

“日本人,山友岩良,日本拓植专家,擅长创建殖民地。他已经到厦门好几天了,组织上要知道他与什么人联系,具体任务是什么?”

“好,我一定完成任务。”

朱先秦沉吟了良久,很沉重地说道:“还有一个问题,说给你听听。最近闽西革**据地弥漫着一股冒险主义思潮,可能会发动……盲动冒险的行动。从今往后,我强调铁的纪律,没有我亲自指令,你不能接受任何人的任何任务。切记!”

“是。”

……

日本人要在厦门做大文章,地下党要在厦门举行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国民党力行社和CC系都在厦门调兵遣将,厦门这座海岛上空波诡云谲,谍影重重……

·全书完·

3

第十二章 谍云诡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