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传奇>第一章 钟山风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钟山风雨

小说:大明传奇 作者:流水也争先 更新时间:2021/5/17 16:07:22

大明洪武三十一年五月初五,应天。天空中闷雷阵阵、阴云密布,午后的一场小雨非但没有驱散闷热的天气,反而平添了些许潮湿。大街上的行人一个个行色匆匆,街角处三三两两的东厂番子目光如刀四处巡视,被东厂番子盯上的行人一个个仿佛受惊的兔子,加快脚步匆匆离去。应天城里各大茶楼、酒肆寂静无声,就连最为繁华的夫子庙更是不再喧闹,空气中弥漫着不安的气氛。皇城周围一队队的锦衣卫来回巡视,应天各个城门的五军营兵士更是来回盘查进出城过往客商,似乎预示着有什么大事发生。

承乾宫,半年来一直受到病痛袭扰的朱元璋二个月前突然吐血昏厥,躺在床上大部分时间处于昏迷状态,好在近几年军国大事都由太孙朱允炆协助办理,朝政倒也不至于荒废。

近几日的朱元璋更是水米未进,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太医院的太医对现在的情况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开一些安神醒脑的补品维持,现在的朱元璋躺在榻上似睡似醒,只是一个行将就木的普通老头儿,早已不是那个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大明皇帝了。太孙朱允炆刚刚服侍朱元璋喝了一碗参汤,见朱元璋脸上恢复了一丝红晕便叩首离开,奉先殿内方孝孺、齐泰、黄子澄还在焦急的等着自己拿主意,谁也猜不透皇爷爷这时候单单把自己的四叔召回来,到底想要干什么,想想四叔手底下张玉、朱能那班骄兵悍将,周王、宁王等几个王叔含糊其辞,朵颜三卫的首鼠两端,朱允炆仿佛感受到了这应天城里的暗潮涌动,顿时汗流浃背。现在四叔已经过了黄河,这几天就要回来了,皇爷爷到底为什么要把四叔叫回来?每次问皇爷爷,皇爷爷也总是微笑不语,皇爷爷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一边想一边加快脚步,直奔奉先殿而去。

朱元璋小憩了一会,似乎觉得精神尚好,对在身边伺候的内官赵达说:“传旨,宣鸿胪寺序班袁忠彻。”赵达忙说道:“陛下,还请保重龙体,此时还是不要召见这个不入流的小吏了吧”。赵达话音未落,只见朱元璋如刀剑般的目光冷冷的扫过,吓得赵达连忙跪倒在地,一个劲的磕头求饶,“陛下饶命、陛下饶命”。朱元璋对另一侧的朱福道:“你去传旨”。朱福行礼后匆匆而去。朱元璋扭过头冷冷的对赵达说:“朕的规矩你忘得真快,你这阉货也敢干政?来人,将这厮拉出去掌嘴五十。”不一会进来两个身着飞鱼服腰挂绣春刀的锦衣卫千户,将已经磕头出血的赵达夹起来拖出去,赵达一边走一边口中叫喊道:“谢万岁爷不杀之恩,谢万岁爷不杀之恩”。

不一会儿,朱福把袁忠彻带到朱元璋榻前。袁忠彻,字静思,本朝著名相士袁珙的儿子,据说其相术已尽得其父真传,大有青出蓝胜于蓝的趋势,袁忠彻不光相术精准,诗词歌赋、诸子百家也是同龄翘楚。此时的袁忠彻年龄在二十岁左右年纪,头戴九品一梁乌纱帽,腰配乌角带,身着黄、绿织成鹌鹑二色花锦绶,下结青丝网,中等身材、双目炯炯有神,只在眉眼间似乎透露着一丝忧郁。袁忠彻见到病倒在卧榻之上的朱元璋,回忆起朱元璋与自己父亲袁珙悉心指导自己的陈年往事,再仔细看了一眼已经病入膏肓的朱元璋,马上泪流满面一时竟忘了上前参拜。朱福在旁边小心提醒:“袁大人,仔细君前失仪”。一句话提醒了沉浸在自己往事的袁忠彻,连忙上前叩拜,口中说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元璋朝身边众人道:“你们退下去吧,我和静思有话说”。身旁朱福等人小心翼翼鱼贯退出,整个大殿内只剩下躺着的朱元璋和跪地的袁忠彻二人。一时二人谁也没有出声,只有朱元璋粗重的喘息声和袁忠彻低低的啜泣声。良久,朱元璋到:“静思吾儿随你父亲修行多年,早已看破生死,怎么今日也做这小儿女之态?”

袁忠彻说:“回陛下,臣只是想起小时候皇上与臣父共同教诲臣的往事,看到今日圣躬违和忍不住悲从中来,倒是让陛下见笑了,刚才臣又仔细给陛下相了一下,现下只是微恙,并未伤及肺腑,如果陛下仔细调养,仍有五十年寿数”。朱元璋闻听笑了:“静思,我和你父情同手足,只是你父不习惯被各种繁文缛节约束,特意在你相术大成之日荐你入朝为官,这才不过二年光景,你就学会了这阿谀奉承之术了?朕今年已经七十一了,自祖龙皇帝身后,有几个皇帝的寿数能够达到七十岁?当然了,你也是为尊者讳,朕也不会怪你。如果上苍能再给我哪怕十年寿数,我大明的内忧外患我也会逐个平定,但是我老了也病了,我知道我快不行了,但是我确实放心不下呀。”说完朱元璋禁不住长叹一声,微闭的双目中也有一行浊泪缓缓流下。

“陛下,臣句句都是实言,只要陛下能够安心静养,渡过此劫,定能绵延五十年之寿数。袁忠彻双目中似有精光射出,“内忧外患、放心不下,陛下这是有所指,难道是他?”想到此人袁忠彻忍不住冷汗直流,回想起送自己到南京为官时父亲的临别赠言,想起这几年父亲为那人的种种谋划,又想起京师朝野坊间关于锦衣卫的种种传说手段,不觉间双股微栗、汗如雨下。

“静思今年二十岁了吧”。袁忠彻头趴在地上回答:“微臣今年二十一了”。“朕在你这般年纪时正在四处游历,从濠州到合肥,然后折向西进入河南,到固始、信阳,又往北走到汝州、陈州等地,东经鹿邑、亳州,在这四处游历几年中,朕走遍了淮西的名都大邑,接触了各地的风土人情,吃过很多苦头,但也见了世面。当时就流传着“明王出世,普度众生”的说法,所以朕在二十五岁那年就加入了郭子兴的的红巾军。一晃这四十多年就过去了,有时候朕觉得这一切就仿佛发生在在昨天呢。”

“朕老了,而且朕的身体也不行了,这么多年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朕都闯过来了,现在朕累了,实在走不动了,也需要歇歇了。

“你入朝为官以来,朕把你放在鸿胪寺做一个九品序班你难道没有怨言吗?”

“陛下,臣不敢,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臣万万不敢有怨言。”袁忠彻老实答道。

朱元璋道:“静思你的相术已然大成,甚至超过了你父袁珙,除了你那个远在海外珞珈山修行的师祖异僧别古崖,当世之中可能已经无人能敌。你心中时有怨怼,怪朕大材小用,不重视你、提拔你,但是静思你也要知道,你现在才二十一岁,如果朕骤然将你提拔高位,恐怕你还没能施展你的平生所学就会被冷箭所伤,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呀。”

“这几年你做的不错,做出的成绩也有人专门为你请功,是朕刻意打压你,没有提拔你,就是为了尽可能的磨练你,朕是准备把你留给皇太孙大用的,朕的苦心经营实在是无法对外人诉说,静思,你明白吗?”言毕,朱元璋一阵阵剧烈的咳嗽。

听到朱元璋如此说,袁忠彻心中不免一阵阵酸热,两行热泪又禁不住流下了来,这几年在应天的不如意,做出的成绩被别人冒领,做不出成绩又会被无端训斥,同僚之间的冷嘲热讽、衙门上官的攻讦刁难,原来都是这位高高在上的万岁爷授意的,这些年来的委屈也都随着朱元璋的这几句体己话烟消云散。

那这位万岁爷为什么会这样考验自己呢?肯定是还有重要的任务需要自己去完成,但是到底是什么,袁忠彻自己心里也没底。想清楚这些,袁忠彻渐渐的明白了皇上的良苦用心。

朱元璋看着眼前又恢复凌冽目光的袁忠彻,满意的点了点头。

朱元璋口中吟道:

谯橹年来战血干,烟花犹自半凋残。

五州山近朝云乱,万岁楼空夜月寒。

江水无潮通铁瓮,野田有路到金坛。

萧梁帝业今何在?北固青青客倦看。

袁忠彻心中一动,此时此刻,万岁为什么会想起道衍大和尚这首近似谋逆的诗句?

“静思想必也听过道衍和尚的这首诗吧”,你怎么看道衍和这首诗?“回陛下,臣听过”,袁忠彻回答:“臣听闻燕王陛下评价道衍和尚说其潜心内典,其文章闳严,诗律高简,皆超绝尘世。臣与道衍并无深交,只观其文却深有同感。”不知道什么原因,袁忠彻只是将燕王朱棣评价道衍和尚的诗词评语转述,其他的想了想,没再向朱元璋转述。

朱元璋看了一眼袁忠彻,“器宇恢弘,性怀冲澹。得其阃奥,发挥激昂,广博敷畅,波澜老成,大振宗风,旁通儒术,至诸子百家无不贯穿,这些你为什么不说呢?“可惜呀,道衍和尚不能为朕皇太孙所用,但在老四那里也很好,毕竟一个是朕的儿子另一个朕的孙子嘛。”

袁忠彻心中暗自思忖,果然要进入正题了,可是祖孙三人又该如何取舍?如此想来,父亲让自己入朝为官,而他自己又给燕王献策是两边下注,将来朝局不管如何袁家都立于不败之地。可是依照东厂、锦衣卫无孔不入的行事做法,这样两边下注皇上会不知道吗?一想到这里,冷汗又忍不住流淌下来。

1

第一章 钟山风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