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传奇>第四章 未雨绸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未雨绸缪

小说:大明传奇 作者:流水也争先 更新时间:2021/5/19 11:34:34

刘家集,刘家集上最大的地主刘有财家被燕王临时征用为临时王府。花厅内,朱棣正在和道衍、郭资、金忠几个人高谈阔论。

朱棣时年三十八岁,身长八尺、面似重枣、剑眉阔目,举手投足间顾盼自雄:“大和尚,你说说最近的事吧,本王听听。”

道衍和尚一袭黑袍,年逾花甲,面容枯黄,状如病虎,听到朱棣问话后那双独特的三角眼闪过一丝精芒:“殿下,自洪武二十八年起,我前前后后共派了六千军士,乔装易服潜伏,从黄河南岸一直到到应天城外里里外外,仅应天城内就有我燕军士兵二千五百人,其中一千五百人集中在北门四周,随时可以将北门夺下并固守待援,另外一千人分布在东门南门和西门,可以随时根据情况夺门或者支援,足以确保证殿下平安。”

金忠不解的问道:“大和尚,为什么四门都有我们的人,只要把我们的人都布置在北门不更安全吗?”金忠,字世忠,一开始在北京以算卦为生,后被道衍举荐给朱棣,时任燕王右长史。

道衍说:“世忠有所不知,一旦南京城内有变故,朝廷必定会在我们返回的北门布置重兵,我在北门布置一千五百人本身就是疑兵之计,一旦有变,我们护送燕王悄悄出东门,坐船出海到直沽再转陆路回北京,船只、艄公我早已经准备多年了。”

朱棣站起来郑重其事的向道衍拱手行礼:“和尚算无遗策,本王佩服,再次谢过了。”道衍连忙站起来还礼:“不敢不敢,燕王言重了,折煞和尚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都是应该的。”

另一边郭资问道:“大和尚,你说万岁这时候把燕王殿下召回应天到底是何用意?原来问你你总是不答,几日后我们就要到应天了,此去到底是吉是凶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呀。”

听到郭资这样问,朱棣、金忠和郭资一起望向道衍和尚。“和尚又不是万岁近臣,怎么能知道为何召燕王呢?”道衍笑着打哈哈,连忙岔开话题:“殿下,我倒有几个有意思的消息说出来供大家一笑。一是半年前,东宫那位派黄子澄和练子宁与锦衣卫都指挥使蒋献勾连,现在蒋献已经完全倒向东宫了。”

“是吗,不过也无所谓,”朱棣回答:“蒋献小人一个,从前依仗着父皇,欺上瞒下、睚眦必报,锦衣卫在他带领下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仅一个蓝玉案,屠戮无辜一万多人,可怜蓝玉大将军英雄一世,竟死在了这个小人手里。此人即无风骨又无肚量,阿猫阿狗一样的的人物,不值一提。”

道衍接上:“殿下说的是,但是就是这个猪狗不如的小人,前几日派了三百人的锦衣卫在练子宁率领下出城向北到伏牛山而来,更有意思的是这三百锦衣卫到了伏牛山一线天附近后,在当地买的农民衣服,全部化装成农民了,而且他们的武器也都不是制式装备,没有弓弩、火铳、盾牌、绣春刀,只有长枪和钢刀。”

“哦,有这等事,何解,大和尚?”一旁的金忠问道,“世忠又谦虚了,”一旁的道衍和金忠四目相对哈哈大笑:“世忠,别再谦虚了,还是由你给殿下解惑吧。”

金忠俯首行礼:“殿下,我是这样想的,如果真是锦衣卫奉旨大张旗鼓来抓你,我们还真不好处理。现在他们乔装易服在伏牛山一线天设伏,这只能说明他们没有圣旨,这件事只是东宫那位不想让万岁知道的私下行动,既然是私下行动,我们就配合一下,他们不仁就不能怪我们不义了,也该给东宫一个教训了,我们不出手则以,出手就要把他们打残、打痛,让他们有来无回。”随即金忠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郭资又问道衍:“和尚,别再卖关子了,怎么处理我不管,反正轻易不能让燕王殿下涉险。”

朱棣问道衍:“一线天是天然的伏击场地,最窄处只能双马并行冲锋,不利于我军骑兵展开,本王可不想我燕军的大好男儿无谓捐躯,大师,你是怎样筹划的,说说看。”

“殿下说的对,一线天确实易守难攻,而且一旦一线天上面也有埋伏,多准备滚木礌石,待到我们冲关时滚木礌石从天而降,我们不死也要脱层皮。就算侥幸冲过一线天,甬道内狭窄骑兵也无法完全展开实施集团冲锋,对面只要有一个百人队,手持长枪、钢刀也能让我们进退维谷,不得不下马步战,我们的骑兵优势就消耗殆尽了,这时我们前方有敌人的长矛,上面有滚木礌石落下,左右两边是绝壁,后面还有尾随包抄的敌人,三面夹攻,到那时我燕军男儿就是再骁勇善战恐怕也只能落个全军覆没的下场了吧。”

“王爷,两位大人,你们是不是这样想的。”道衍问道,只见三人面容严肃,道衍声震寰宇:“我料定,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这就是阳谋,”郭资说道:“明知道前路艰难,他们料准了我们也要往前冲,那到底应该怎么破解呢?”

“殿下,二位大人,刚才我已经说了,自洪武二十八年至今,我已经布置了六千人沿着黄河北岸一直到南京城,应天城布置了二千五百人,那剩余的三千五百人在哪儿呢?”说完,道衍和尚拂须而笑。

金忠思忖再三:“对、对、对,我们自北向南不好走,如果有人从南向北从他们的背后发起攻击,那就成了他们腹背受敌了,高,妙啊。”

“殿下,龙护卫千户陈圭统一率领宫外的三千人,前些天臣已经修书一封要陈圭在此地等候王爷,那陈圭已经在西花厅等了一会了,是不是把他叫进来?”

朱棣想了想,陈圭,洪武元年随大将军徐达平定中原,授龙虎卫百户。被自己举荐任燕山中护卫,跟从自己出塞,累升至龙虎卫千户,弓马娴熟、武艺高超,最为难得的是对自己很忠心,想到这里,他对道衍和尚更加钦佩了,看来这位要给自己送一顶白帽子的和尚确实智谋过人而且能够识人用人,距离自己“王上加白”目标越来越近了,朱棣沉声说道:“来人,宣龙虎卫千户陈圭。”

陈圭片刻即至,只见那陈圭也穿着普通百姓的衣物,双鬓已然花白,仔细看过去,普通的百姓衣物依然掩盖不住多年军旅生涯的印记,多年军旅生涯非但没给陈圭带来伤病,反而此时的陈圭健步如飞、声若洪钟:“殿下,龙虎卫千户陈圭见过殿下,见过各位大人。”

“陈圭,你跟随我出塞也有数年之久了,你对本王忠心耿耿,这一点本王一直是清楚的,现在本王有一个紧急的任务需要你来完成,你能否办到?”

“殿下,请吩咐,上刀山、下油锅,只要您差遣下官不管如何困难,都一定完成。”陈圭回答。

“好,”朱棣击节叫好,“你的人马驻扎在应天城周围也已经有些时日了,承平久了也该让儿郎们见见血了。陈圭,你一会前往应天方向,注意观察伏牛山一线天的情况,本王得到情报,有一支三百人的锦衣卫化装成农民于明日在一线天意图对本王不利,我要你过了一线天后,召集你的人马于今夜子时分悄悄返回一线天,将在一线天设伏的那三百锦衣卫全歼,你能做到吗?”

“王爷放心,下官这就去准备,其实下官的人马已经距离一线天不远了,从应天到北平这一路,若论地势险恶、易守难攻只有伏牛山一线天,所以如果有人心存不轨,那一线天就是最佳地点,所以下官一直也在紧盯着一线天,那伙锦衣卫的一举一动都在下官的眼皮子底下,下午小校前来报告,说他们分成三队布置阵型,鹿砦、拒马都在一线天北边,今晚带人悄悄摸上去,先解决一线天上面的贼人,然后举火为号,我们的骑兵自南向北,一个冲锋就能解决战斗,要论野战功夫,还是我们燕军,王爷放心,下官保准不会放走一个贼人。”

“不,陈大人,”道衍说:“我毫不怀疑我军会大获全胜,但是一定不要斩尽杀绝,一定要放几个人回去报信,给我们那位东宫一点颜色,哼,老虎不发威,真当我们是病猫吗?”说话的时候,道衍的眼睛里精光四射。

“病虎就是病虎,一说到吃人,就有精神了。”金忠戏谑道。

朱棣对陈圭说道:“陈千户,你去准备吧,这件事做好后本王会不吝凌烟阁肖像的。”

“是,王爷,下官这就启程,今夜丑时下官派人来送捷报。”一听到凌烟阁肖像,激动地陈圭双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动,出了大厅转身上马飞奔而去。

随着马蹄声逐渐远去,那三百名锦衣卫也就走到了生命尽头,今晚又是一个多少人的不眠之夜呀。

“和尚,你刚才说几个有意思的事,伏牛山设伏算是一个,还有什么呀?”郭资又问道。

“哦,王爷,是这样,今天下午袁忠彻到大内承乾宫拜见了万岁,”道衍说道:“未时进宫见的皇帝,足足在里面待了一个多时辰。”

朱棣问道:“这倒是个新情况,具体都说了些什么?”

皇上把我们的人都赶出来了,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东南,可保大明二百年基业的话。”

“和尚,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这个我知道,”金忠听到后笑着说道。

郭资连忙问道:“咦,连大和尚都不知道的事,你金忠怎么知道的?”

“因为这话就是我说的,”金忠回答:“还不是你这个大和尚惹的祸,你非得弄出一个什么大明三巨变,皇上前些日子派人找到我,让我算上一卦,卦象的释义就是:利在东南,可保我大明二百年基业,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那召见袁忠彻的目的也就非常清楚了,”朱棣回答:“就是让袁忠彻前去东南各州府找人,好保我大明万年,行,袁珙跟着我,他儿子跟着朝廷,他袁家的算盘打的真挺精明的。”

听到朱棣似有不满,道衍、金忠对望一眼,金忠劝到:“殿下,袁氏父子确实都是相术高超之人呐,我们这群人在这里争的是现在,袁忠彻给殿下找的是未来呀,不要忘了,是保我大明二百年基业呀。”

“殿下,世忠说的对,”道衍也劝说道:“殿下只管做好当下,我们一步一步来,特别是人才,都要笼络在手中,只要时机成熟,何愁大事不成?世忠说的好,我们在这里争现在,袁忠彻给殿下找未来。”

1

第四章 未雨绸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