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唐无敌战神>第六章范启航低调成亲,老太监不请自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范启航低调成亲,老太监不请自来

小说:大唐无敌战神 作者:笨牛 更新时间:2021/6/29 10:35:43

邢老将军家的庄园外面,邢莲穿着在那个年代来说,应该是比较暴露滴,薄纱一样的外衣,领子很宽大,几乎漏着肩膀。袖子很宽大几乎露着胳膊。体态略显微胖。

她今天这样一副打扮,就是在家焦急的盼着范启航回来。身旁的丫鬟见到邢莲望眼欲穿的模样,就打趣道“小姐,您是大家闺秀,就算范公子再优秀,咱们也不能站在大门外如此不矜持的东张西望啊?”

“我不是在等他,我在等我哥呢。”邢莲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而她的眼睛依然是望眼欲穿的盯着前方的官道。她们俩等待了好长时间。哒哒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到近可就传了过来。

领头的人就是邢冬,只见他一身灰色粗布衣服,头顶上的发髻扎着一条蓝色的布条,随风飘动,非常的醒目。

此时的邢冬与离开家的时候相比那是判若两人,刚离开家的时候,一身绸缎锦绣的富家子弟的打扮,如今归来时却如同穷苦百姓一般。唯一没有变的是依然拿着那一把形如满月的开山大斧。在邢冬的身后是依然骑着高头大马的范启航,还有周挺。

这三个属于先头部队,来到邢老将军的庄园,算是报到来的。

“吁……吁。”邢冬一提马缰绳。

战马立即停止了脚步,就停在了邢莲的跟前。这个邢冬本以为自己的妹妹会像小时候一样,快快乐乐的笑脸相迎的跑过来。不曾想邢莲居然不怎么理会邢冬,直接跑到了范启航跟前说道“喂!你三更半夜不辞而别,把我们都担心死了,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自投罗网,自己去送脑袋让别人砍的,要不是罗家跟我们家有交情,我到现在都找不到你!”

范启航跳下马来,双手抱拳礼之后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让小姐担心了。”

邢莲如此不一样的反应,让邢冬更加坚信要是促成此事,定然可以收服范启航。所以邢冬也翻身下马当做什么都不知情的状态说道“范启航,不要在门口如此这般了,赶紧去见我爹吧。”

范启航赶紧跟随着邢冬走进了庄园,见到邢钢老将军的时候,这位老将军一副慈祥的表情,在庄园里面逗一只大黑狗呢。

这一只大黑狗,全身无杂毛,通体是黑中带亮,耷拉着耳朵。这邢老将军一边摸着大黑狗的脑袋瓜子,一边说道“供你吃,供你喝。咋还是认生啊?深更半夜的跑出去,这个时候才回来。”

范启航听的出来,这是邢老将军指桑骂槐,拐着弯埋怨范启航他自己呢。于是乎范启航立即双膝跪地说道“范启航让老将军担心了,实在对不住老将军的栽培。”

邢钢老将军转过身双手掐腰气呼呼的说道“若不是罗威有意放了你,你小子早就见阎王了!”

“爹!启航都已经回来了,您咋还没完没了了。”邢莲跑过来埋怨自己的老爹,引得邢钢还有邢冬,一阵充满亲情的笑声。

“爹,这就是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啊!”邢冬开玩笑一样说了这句话。

邢钢慢慢的点点头之后说道“范启航,你跟邢莲你们俩跟我去我的书房,我有话对你们说。”

这范启航,邢莲两个人就跟随着邢钢走进了满是古典名书的书架子的书房。邢钢老将军随手拿起一本古籍,在那里翻看。

“范启航,你的底细老夫完全知晓,念及你是因为天下大乱迫不得已而为之,姑且不加罪责,你要记住从此以后世界上只有范启航。”邢钢一边翻看古籍的纸张一边说道。

这本书在老将军的手里被翻看的莎拉莎拉的响。好似被风吹动的一样。

范启航心知肚明的点点头之后,邢钢接着说道“见到你孤身一人,尚未娶妻,老夫想把女儿邢莲许配给你,你可愿意?”

范启航看了看站在身旁的邢莲,回想一下自己漂泊江湖,生死不定的处境。就果断的说道“幸得老将军抬爱,启航怎敢不从,一切听从老将军安排。”

而邢莲这个大家闺秀,也是点头答应了这门亲事。这让邢钢的幸福感爆棚。三个人都是面带笑容的走出了书房。

这古时候成亲那也必须有一个仪式滴,只不过范启航的特殊身份,邢钢早已心中有数。再加上身逢乱世,人心叵测。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范启航的成亲仪式并没有大操大办。

基本上就是整了两桌的宴席,把庄园里面的邢老将军的亲信之人,招呼到一起,吃喝一番之后,范启航,邢莲这二人根本没穿火红色的非常喜庆的衣服,就穿着平常时期的衣服,拜了高堂与天地之后,就住到了一起。

坐在床榻之上的范启航,若有所思的不说话,娇滴滴的柔情似水的邢莲问道“启航,大喜之日为何不说话呢?为了兑现你心中的承诺,咱们已经收刘宝当儿子了。”

回过神来的范启航说道“既然我已经与你成亲了,就不能瞒着你,其实我不叫范启航,我是一个通缉犯名叫屠光。你嫁给我免不了颠沛流离,甚至有血光之灾。”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底细,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很怕你,可是当我看到你肯拿自己的脑袋去救二百八十个灾民的性命的时候,我才知道其实你骨子里非但不坏,还是一个大英雄。”邢莲说道。

“我的底细不可让刘宝知道。”范启航说道。

“为啥?”邢莲很不解的说道。

“刘宝的亲爹娘路过浩山的时候,是被我劫了财物,害了性命的。”范启航说道。

“这么说你是刘宝的仇人?那你为何还要收他当儿子?你不怕他长大了找你报仇啊?”邢莲急的瞪起眼睛说道。

“如今刘宝孤身一人,我这么做也算是赎罪吧,若是果真刘宝长大以后找我报仇,我也坦然接受。好了不说了,睡觉。”范启航说完了这句话。立即躺下,盖上被子可就进入梦乡了。

而邢莲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睡在了范启航身边。这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至于范启航与邢莲成亲以后的男女之事就不描写了,总之他们俩夫妻恩爱有说有笑的过去了大概十天。

这成亲的第二天,范启航就被邢钢给派到了自己的秘密兵营之中当厨子去了,也就是说这十天的甜蜜时光,范启航是在军营里渡过的。而邢莲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也身穿寻常百姓的衣服去了兵营。

本以为事情已经做的天衣无缝的邢钢老将军,那是万万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邢钢还在庄园里面悠哉悠哉的当大地主,守着万顷良田过日子的时候。

一个大太监出现在了庄园门口。这个太监,身着红衣,脚穿高筒的黑布鞋,右手拿拂尘。一说话就是尖锐的公鸭嗓子。嘴上没有胡子,年纪四十岁。

这个人就是魏丙智身边的亲信,二号太监,真实姓名不详,外人只知道他叫贵公公。俗称小贵子。

此时他站在庄园门口心中暗想“魏公公早就怀疑邢钢有不臣之心,半个月前苍南岭的胡子忽然自己烧了山寨,不知所踪了,昨天探马来报,发现邢钢的庄园里面来了很多陌生人,杂家倒要探探虚实,如果他真的想造反,就得立即剿灭。”

想完了这些,这个小贵子翻身下马就朝着邢钢的庄园走来。

贵公公的身后跟随着二十多个带刀侍卫,全是一身戎装的大内高手。这些人就走进了邢钢的庄园。邢钢对于这个贵公公的到来虽有预料,可也感觉到了惊讶。

只见邢钢老将军双手抱拳一个鞠躬之后说道“不知公公驾到,有失远迎望请恕罪。”

贵公公扯着公鸭嗓说道“免了吧,你嫁女儿也不曾上报朝廷,圣上龙颜不悦,念及老将军乃是朝廷功臣之后世子孙,不与追究特让杂家带上贺礼前来拜望。”

这些贺礼可都是珍珠玛瑙,丝绸锦缎,这些东西被堆的如同两座小山包一样,很是珍贵。全是榨取百姓的民脂民膏换来的。

“草民只是一介草民,嫁女儿怎敢惊动圣驾?”邢钢说道。

此时邢钢身在客厅之中,他两手捧茶杯,站立在贵公公的面前,而贵公公却稳如泰山的坐在太师椅上面。

“不必客气,谦虚了,你的女儿端庄秀丽,杂家早有耳闻,也曾见过。只是这新郎官是何方人士?杂家想见一见新郎官,想必邢老将军不会介意吧?”贵公公一边品茶一边说道。

听到这一句话,邢钢老将军心中暗想“这个腌臜阉人,他的主子魏丙智,那个老阉人把持朝政,早有不臣之心。今天前来祝贺是假,查找范启航的下落是真。”

“说话啊?见一个新郎官至于那么为难吗?”贵公公说道。

回过神来的邢钢立即说道“小婿乃是一介草民,家里种了几亩薄地度日,距离此地三百多里地,而且家境贫寒,这一来一回得需要些时日。”

“哎呀,邢老将军!你好歹也是名门望族,开国名将之后,怎么把女儿嫁给一个窝窝囊囊的庄家汉。朝中文臣,武将的儿子你随便挑,杂家给她做媒,咋滴也是一个郡主啊。事到如今既然生米煮成了熟饭,也罢,杂家就在此地住上几日,等着新郎官到此见我。”贵公公说道。

这一句话直接把邢钢给怼了,此时的邢钢心中暗想“看来此关难过了,老阉人,你们整日里说别人是反贼,蒙蔽圣聪,其实你们自己就是最大的反贼,你们僭越天子礼制,欺上瞒下,祸国殃民。就凭这一点老夫就可以将你碎尸万段,株连九族!”

大约几秒钟之后,邢钢接着说道“不是老夫不留公公,只是此地不太平啊!盗匪横行。我这开国名将的后人都经常遭到打劫,不然我嫁女儿怎敢不上报朝廷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些盗匪也是些为了活命的灾民,他们也只是想抢点饭吃而已,我不忍伤害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是公公身份尊贵,万一有点闪失,邢钢愧对天下苍生啊,更愧对圣上!”

此话一出,这个小贵子公公,有点害怕了。他就坡下驴的说道“原来如此,既然这样杂家就不便久留了,老将军宅心仁厚,我一定告知圣上,杂家先走了,老将军多多保重。”

随后这个太监,带着胆怯的心情急匆匆的离开了邢老将军的大庄园。

管家邢战是面带笑容的,把小贵子公公给送到了庄园门口。那是双手抱拳,恭送着贵公公离开了。这个老太监离开之后,邢战的脸直接变成了驴脸,耷拉的老长。

之所以邢战如此这般,是因为他原本姓黄,曾经是一个马贩子,因为行走江湖,学了一身好武艺,善使斩马刀。而且他对战马很有研究,可以说是目识千里马的伯乐一样的人物。

后来受到官府的欺压,一怒之下一刀劈了一个唐兵的将军。从此惹下人命官司亡命天涯,后来遇到了邢钢,邢钢招贤纳士,求贤若渴。他见到这个姓黄的马贩子武艺高强,就如同捡到金元宝一样,很是喜爱。视如亲子一般。

为了让这个马贩子融入邢钢的这个大家庭当中,就让马贩子姓了邢,名叫邢战。

而此时的邢战,转身走进庄园的门,随手咣当一声关上了门。径直走进了邢钢的书房。

“义父,这个阉人断然不会就这么离开,搞不好他会留下耳目,监视咱们。”邢战微微低着头,非常谦卑的说道。

“这一点我早已料到,那个魏丙智已经盯上咱们了,咱们的兵俑白天种地,晚上练兵备战。至于交皇粮,咱们是最积极的。短时间可以瞒天过海。可是时间长了,不敢说不会露出马脚。”邢钢眯缝着眼,一副老谋深算的表情说了这句话。

“义父,我立即出手,宰了这个阉人永绝后患!我保证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邢战说道。

“不可莽撞,你必须了解一下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目前离咱们最近的大唐军队是凌玉的四十万大军。距离咱们五十里地,如果咱们稍不注意就会很快被剿灭。”邢钢说道。

“那我们就这么被那个阉人监视着?”邢战说道。

“目前咱们有六万士兵,还需要等待战机,你马上去通知范启航,让他小心提防,仔细应对。放心吧目前朝廷疲于平息四面八方的战乱,不会轻易对咱们下手滴,因为他们的兵力捉襟见肘,一时之间调不出那么多兵马剿灭咱们。”邢钢说道。

邢战说道“知道了义父,我立即去办。”

这邢战是马不停蹄的去了兵营,而那个贵公公果然留下了眼线,监视着邢钢。一场明争暗斗就这么开始了。范启航面临着要么一战成名,要么成为朝廷的刀下之鬼的境地。

0

第六章范启航低调成亲,老太监不请自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