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光复后之战>(6)冤家路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冤家路窄

小说:光复后之战 作者:桓林发 更新时间:2021/7/6 10:33:39

(6)冤家路窄

秦忠书的话倒是提醒了谭栋骏。他想起来,那天唐伦军过来,吞吞吐吐的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或许也是和秦忠书的问题一样。

“知父莫如子。”

谭栋骏隐隐约约也有一种感觉。其实,别看他父亲谭海文嚣张专治,那都是在渡边雄二郎的背景之下的嚣张和专治,离开了渡边雄二郎,他就是一只猫,而且是只病猫。但是,让谭栋骏有点想不通的是,江城光复之后,像他这样的汉奸,早就应该主动向政府自首,但是,他迟迟未动。谭栋骏就感觉到父亲一定有什么王牌,而且他认为这张王牌能使他起死回生。那天谭栋骏回去有意谈起此事,父亲却还是没有承认。

至于父亲的这张王牌会不会就是站长提到的“雷霆计划”内容?

谭栋骏无法得知。从刚才秦忠书的介绍来看,这个“雷霆计划”是属于日本人的高层机密,像他谭海文这样的中国人,别看他是渡边雄二郎的朋友,理论上,他是不可能知道的。但是,也不外乎他从其他歪门邪道得到这个信息啊?

谭栋骏被搅得是昏头转向,没了方向。

“站长,这件事,我回去好好和我父亲谈谈,看他能不能知道一星半点。不过,从理论上说,他知道的可能性非常渺小,日本人根本不信任中国人。汉奸,在日本人的眼里。还不如一条狗。”

谭栋骏的回答,也是秦忠书预想的。

谭海文这个当年特务队的队长,铁杆汉奸,在江城几乎是无人不晓的,而为什么光复之后,政府迟迟没有对他采取措施呢?最大的原因还是他这个儿子谭栋骏。打狗还要看主人嘛,在没有得到重庆的明确指示下,谁也不愿意得罪谭栋骏,都是自己人。

吉普车是沿着当年孟永臻走过的线路开的。这一点,金兆才并不知道,只是在孟永臻的指点下开着。

“头儿,听说你以前来过江城?”

“是啊,江城对于我来说,好比一个梦。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线,就是我当年逃亡的路线。”

车子开的很慢,想观光一样,孟永臻看着两边的景致,脑海中不断出现那年在江城的短短的几日,也算是惊心动魄的几天。

一场战斗下来,孟永臻的队伍几乎是全军覆没。只有他和另一外一位战士死里逃生,从战场的死人堆里爬了出来。两个人来到江城寻找部队,没想到刚到江城不久,就被特务队给盯上了,两个人东躲西藏的,还是没有躲过日本人的追捕。一天,他们两个人被日本人的特务队追赶,为了逃命,两个人分开跑,就像一只丧家之犬一样。

军人,毕竟是军人的体魄,比起那些乌合之众的特务们来说,那是搓搓有余的。之所以被追得如丧家之犬,主要还是对道路的不熟悉,常常被堵在死胡同里。

江城对于孟永臻来说,完全是陌生的,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只能是一个劲的低头跑,遇到弄堂,穿弄堂,遇到街道,闯街道,大路不能走,专挑小道跑。

两年,江城的两年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别说是马路旁的建筑物没变,就连很多的商店都没有变化。

吉普车按照孟永臻的记忆中的路线慢慢的行驶着。

孟永臻也算是个死里逃生的人,来到江城担任接收大员和副市长的职位,自有他的盘算,这个盘算,恐怕连他身边的金兆才都不知道。

孟永臻将办公室设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市府大院,每天都是正儿八经的来来往往。住的又是市府的集体宿舍,弄得那些想私下找他解决问题的人,都感到为难,白天,市府大院不敢去,晚上,市府的集体宿舍也不敢上门。不但是急坏了那些想拜菩萨烧香的虔诚的徒儿们,也让孟永臻感到不舒服,无法施展他的宏伟目标和抱负。

因此叫上金兆才,开车出来转转,名义上是寻找过去的道路,回忆一下过去的经历,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看看风光,瞧瞧市容,找点猎物瞄瞄。

这几天,他听老江城的人说,才知道,当年自己逃跑的路线还是江城的法租界,这里居住的人非同一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绅士。

既然这里住的人非同一般,都是绅士,那这里的风光和市容也是不一般的。所以,孟永臻首选来到这里寻找猎物。

当年,孟永臻是一味的逃跑,逃命是他的主要目的,所以对这里的风光根本无暇顾及,今天走来,还的确另有一番风味,还真是别有洞天啊。

茂名路于1910年公共租界工部局筹建,1917年以外国人名命名为慕尔鸣路,1943年,江城当局为了排除法、英、美在江城的影响,同时把200多条道路的外国名字改为中国地名,茂名路就是其中一条。

茂名路是江城市中心一条重要的马路,走在这条马路上,会给你一个闹中取静的感觉,那种说不清,摸不着的浓浓的味道也就扑面而来。

“那后来呢,那位战士怎么样了?”金兆才问道。

“失联了,估计他一百多斤全撂在了江城。”

“你是怎么摆脱特务追捕的?”

“打破砂锅问到底啊。”孟永臻看了一眼金兆才,说:“好像就在这一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务就不追了。”

“该不会是你把特务给甩了吧?”

“不可能,肯定是他们遇到了什么事,把我放弃了。”

崔波年进来,看到冯怡贵满脸的微笑,丢弃了这几天的愁眉苦脸,猜想他一定是遇上好事了。

“老天有眼,助我也。告诉你,刚接到秦忠书站长的电话,让我们将市长被杀案,暂时放一放,全力追查日本人留下的‘雷霆计划’。”

也许是日本人留下来的这个叫“雷霆计划”,重于市长枪杀案,这让警察局长冯怡贵有了一个缓冲的机会,否则,一周之后,他一定会被脱掉警服回家的。

虽然情况有所改善,但是冯怡贵也不敢怠慢,他和崔波年商议着,谁最有可能知道日本人的这个“雷霆计划?”

从现实的状况来分析,他们两个人的矛头也和秦忠书一样指向了当年的特务队队长谭海文。因为现在只有谭海文最有可能知道这个“雷霆计划。”

谭海文原本想通过儿子的关系把自己介绍给接收大员孟永臻认识,遭到儿子的拒绝后,他左思右想的,还是让他想到了路子,那就是代市长宋智清。

谭海文和前次一样,提着两盒茶叶敲开了宋智清办公室的门。

宋智清看到谭海文手里提着茶叶,马上想到前不久谭海文送给自己的那两盒茶叶。巴掌不打送礼人嘛。

宋智清热情的邀请谭海文入座,并倒来茶水。

“谭先生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坐坐啊?”

“正好路过,进来看看你。也正好有点事,想请宋市长帮忙。”谭海文说着将茶叶往宋智清的跟前推了推。

傻子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宋智清微笑着拎起茶叶放进了自己的办公桌抽屉。

当宋智清在谭海文的跟前坐下时,谭海文拿出一张房契,交给宋智清,表示要将这套房产交公,那是因为他用不正当的手段弄到手的。

别看宋智清收了谭海文的礼物,但是,他的头脑还是非常清醒的,面对谭海文的这张房契,他还真的一时不知道是何用意。当然,宋智清知道,眼前的大汉奸绝非只有这一套非法所得的房产,难道说,这是谭海文的故意而为之,想讨个好?

如果放在以前,作为市长的身份,可以接受汉奸主动上缴的财产,现在不行了,接收大员来了,对于汉奸的财产由他说了算。

“谭先生,不好意思,这件事,我不能做主,得请接收大员孟永臻长官做主。这些事,有他全权负责了。”

“宋市长,接收大员,我也不认识,还请宋市长引荐一下可否?”

“那没问题。孟长官办公室就在我隔壁,我带你过去见见他。”

宋智清说着站起身就要走,此时,孟永臻出现在了他办公室的门口。

“你看,说曹操,曹操到。”宋智清转身对孟永臻说:“孟副市长,你来的正好,我正要过去找你。”

宋智清将谭海文介绍给了孟永臻认识。孟永臻看着谭海文有些面熟,忽然想起那年追赶自己的好像就是眼前这位。

孟永臻的脑海中出现了回忆的镜头:

“抓住他,我要活的。”谭海文挥动着手里驳壳枪,使劲的吼着,指挥着手下的罗罗们。

孟永臻疑虑的问:“你就是谭海文,日伪时期江城的特务队队长?”

“正是在下。”谭海文在孟永臻的面前显得毕恭毕敬。

“不知道谭队长是不是还认识我?”

经孟永臻这样一提示,谭海文仔细的打量着孟永臻,好半天才摇了摇头。

“谭队长,真是贵人好忘事啊。两年前,你带着你的手下,追赶国军的两个军官,你忘了。”

1

(6)冤家路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