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光复后之战>(8)谭海文嘴里的“雷霆计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8)谭海文嘴里的“雷霆计划”

小说:光复后之战 作者:桓林发 更新时间:2021/7/8 15:51:57

(8)谭海文嘴里的“雷霆计划”

咖啡馆里放着悠扬的钢琴声,它穿梭于微隙的空气之间,舒倘,漫长,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

咖啡馆里的灯光很暗,舒缓低回的音乐酿造了一种甜蜜的氛围。咖啡的味道对他而言有些奇怪,总喝不出了幸福的滋味。

“我说,我的谭大记者,你是不是忘了记者的职责。记者都是抢新闻的,眼下整个江城最火的新闻,恐怕就是关于那个叫‘雷霆计划’的了,你知道吗,全城有多少报社的记者天天堵在军警政府的门口,都想在第一时间拿到关于‘雷霆计划’的第一手消息,你呢,还稳坐钓鱼台,你怎么坐得住啊?”

谭莉萍看到谭栋骏急的想热锅上的蚂蚁,心里不觉好笑,一来,谭栋骏找自己果真是为了“雷霆计划”而来的,让白荷露猜中了;二来,她也想看看这个在军中当特工的哥哥有什么高见。他也知道,虽然说父亲对自己疼爱有加,但是,像这种事,如果直截了当的去问父亲,往往会适得其反,还得有一个好的敲门砖才行。

坐落在茂名路的花园洋楼今天又换主人了。

孟永臻走进这幢小洋楼,立刻感觉到身体的不一样,是那种飘飘然的感觉,还是那种得意忘形的感觉,孟永臻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他张口结舌的看着屋子里的一切,根本无法相信,这里是属于自己的了。

他走上平台,举目眺望,心神旷怡。

他看着眼前的那条马路,似乎感到有些面熟,想来想去,加上最近一段时间对两年前自己在江城的经历的回忆,很快他就回想起来,也明白了谭海文说的“放自己一马”的理由了。

“原来如此。”

不过,有一点是孟永臻没有想到的,当年,自己在这里,因为这幢花园洋楼,保全了自己的一条性命,两年后,这幢花园洋楼却属于自己的了。他觉得着也太具有戏剧性了。

孟永臻搬进这幢小洋楼的消息,不胫而走,迎来了江城很多人物的上门拜访。

这些人都是提着贵重的礼品来访,孟永臻也从不拒绝。来者不拒,热情接待,才显这位重庆来的接收大员的平易近人和和蔼可亲。他总是笑嘻嘻的说:“巴掌不打送礼人嘛。”

清晨,街上是静谧的。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江城便迎来了一个温馨的晨光。

太阳还是昨天的太阳,没有一点的变化,江城还是昨天的江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对于世间的人来说,还是有点变化的,起码一点,今天的你,已经不是昨天的你了。你又老了一天,距离死忙更近了。

人固有一死。只是早一天和晚一天的事。

每天清晨,有些人醒了,他只睡了一个晚上,而有些人却没有醒过来,那他就要睡一生了。

生老病死,这是生命的自然规律。没有人感到恐惧。但是,“雷霆计划”却让市人感到惊慌害怕,惶惶不安的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恐惧是一种有机体企图摆脱、逃避某种情景而又无能为力的情绪体验。因受到威胁而产生并伴随着逃避愿望的情绪反应。恐惧反应的特点是对发生的威胁表现出高度的警觉。如果威胁继续存在,个体的活动少,目光凝视含有危险的事物,随着危险的不断增加,可发展为难以控制的惊慌状态,严重者出现激动不安、哭、笑、思维和行为失去控制,甚至休克。

人们常说:“谈虎色变”。

可是,现在的江城市民,已经不会“谈虎色变”了,而是闻到“雷霆计划”,就感觉到自己是坐在一个炸药包上,睡在一个炸药桶上,随时随刻都有被炸上天的可能。

谭海文坐在沙发上,看着当天的报纸,不觉嘴里哼哼两声,说道:“雷霆计划”。

当谭海文嘴里说到“雷霆计划”的时候,脸上总是流露出一种捉摸不透、难以揣测的表情。

轻轻的四个字:“雷霆计划”,在市民的眼里那可是天大的事情,而且是关乎自己性命的大事,而在谭海文的心里好像就是四个字,表达了一种意思,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

吴妈提着菜篮子要出门,被谭海文叫住。

谭海文生怕自己的信息来源渠道窄小,得到的信息不够全面,他想听听吴妈在菜市场的耳闻,拓宽一下自己的信息渠道。

菜市场,就是一个类似茶馆的地方,那些喜欢嚼舌头的大妈们也是闲着没事,屁大一点点的东西到了她们的嘴里,那就成了天大的事。

吴妈传递给谭海文的信息,远比他从报纸上看到信息要强烈的多,说是,危言耸听,一点也不过分。当然,谭海文会对这些言过其实的小道消息做一个筛选的。

在谭海文看来,现在市民的概念是模糊的。概念是思维的基本单位。明确概念是判断与推理的前提和基础,如果没有清晰的概念的界定,由此而来的判断和推理就也就很难保证其正确性。中国人不善于,或者说是不屑于去辨析概念,所以说,中国人对于概念的定义一向是模糊的,江城市民也亦然。

吴妈去买菜了,谭海文没想到大清早的女儿会回来。见到女儿,他那是喜上眉梢,女儿长,女儿短的,好像女儿离家几十年回来一次一样。

谭莉萍看到茶几上的报纸,知道父亲也在关心“雷霆计划”。

“爸,报纸你看了?”

“嗯。看报,现在可是我的一项工作。”

“那你对这个‘雷霆计划’怎么看。现在江城的市民已经把‘雷霆计划’神秘化了,有点是越传越玄乎了。”

谭莉萍的提问方式恰到好处,借题发挥嘛,但是,也没有逃过老谋深算的谭海文。他似乎马上意识到女儿回来的目的。毕竟现在人人关心的都是“雷霆计划”,更有甚的是,谭海文也知道,公众关注的对象,就是自己过去的身份,更何况女儿是记者的身份。

“莉萍,你是学中文的,你应该知道,在中国古代史上,能不能找到一个明晰、全面、准确、严格的定义?几乎没有。中国的哲学家极少下定义,儒家讲仁?什么是仁?众说纷纭。老庄讲道,什么是道?还是没有定义。至于众说纷纭的‘雷霆计划’那都是一种推理。说什么,日本人要炸毁整个江城。其实,这是日本人垂死挣扎的一种推理,这个推理,真的很有道理吗?我看未必。”

谭海文的说法,让谭莉萍一头的雾水,她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有如此的一大堆理论,而从这些理论上看,父亲好像对这个“雷霆计划”是持有怀疑态度的,这是为什么?

“爸,你是什么意思,你认为根本没有这个‘雷霆计划’?”

谭海文剥了一个香蕉递给谭莉萍,说:“大家都在说,有这个叫‘雷霆计划’,而且谈及就有惊恐和恐惧感,我怎么敢肯定说,没有这个‘雷霆计划’呢?我们常说的一些谚语,比如‘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等等,都是用的类比推理,这些话真的很有道理吗?类比推理是根据两个相关对象的某些属性相同或相似,从而推出它们在另外的属性上也相同或相似的推理。类比推理的结论是或然性的,即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

谭莉萍在谭海文的面前那是嫩的流水的,哪里是谭海文的对手。

谭莉萍从家里出来,走在马路上,感到十分沮丧,原本的设计好的思路,全被谭海文给打乱了。她根本没想到谭海文根本不沿着谭莉萍的思路走,回答问题也总是看上去好像是答非所问。自己明明是跟他说“雷霆计划”,他却兜着圈子跟你说什么“概念、推理”,你问他有没有这个“雷霆计划”,他却说什么“‘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的类比推理,还说,推理的结果即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要靠自己的大脑去辨别。

谭莉萍被父亲的一通答非所问的回答弄得是一头雾水。

回到报社,白荷露的第一句话就是问结果,谭莉萍也只能是摇摇头。

“那怎么跟主编汇报啊?主编还在等你的爆炸性的新闻呢。”

“怎么汇报?实话实说呗。我又不能瞎编捏造。”

坐回座椅的谭莉萍,耳边还在回响着父亲的话:“推理的结果即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要靠自己的大脑去辨别。”

她极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沉下去,然后再来细细品味父亲的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看到谭莉萍如此全神贯注,白荷露用手掌在谭莉萍的眼前摇晃了两下,谭莉萍居然都没有一点反应。

主编走过来。白荷露站起来,

主编指指谭莉萍,意思是,她怎么啦?

白荷露对主编说:“主编,谭莉萍走火入魔了。”

1

(8)谭海文嘴里的“雷霆计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