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光复后之战>(10)维也纳舞厅艳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0)维也纳舞厅艳遇

小说:光复后之战 作者:桓林发 更新时间:2021/7/10 9:28:08

(10)维也纳舞厅艳遇

接收委员会下属四个组:第一组办理日侨、伪组织的接收,第二组办理会议文件及接收表册的审核、汇报,第三组办理接收后的保管、管制及分配,第四组办理文书及庶务。

翌日,接收委员会的第一份清单报告放到了宋智清代市长的办公桌上。

宋智清看到这份报告,也做了初步的调查,结果让他感到疑惑。一个清官,如此廉政,将来怎么和他共处一室,天底下难道说真的能容忍一个清官和一个贪官共处一室吗?

宋智清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眼下的孟永臻,或许就是自己仕途上的一个绊脚石,是必要将这块绊脚石搬开。

宋智清想起了古希腊希罗多德的一句话,意思是说“上帝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

宋智清以大力宣传孟永臻官员的清廉为由,组织了报告会,让孟永臻坐巡回演讲。

孟永臻借着扶梯上天,没有不上的理由。他的巡回报告做的非常精彩,他最有说服力的一段话,也是被人们牢牢记住的一段话。

“做事,勤为径;做人:善为本;做官:廉为先。做人、做官、做事,应清清白白,为公、为政、为民,需勤勤恳恳。我们的政府官员,本来就是人民的父母官,我们必须是为政重在廉,做人重在诚,说话重在信,办事重在实。心里有了廉洁这杆称,做事就有准星。同样,我要求每个政府官员,都必须知道,如果我们为政不为民,民当弃之;如果我们为政不清廉,民当惩之。”

让孟永臻没有想到的是,对于这些浮在表面的小汉奸们的惩罚,在他来说只不过是小试牛刀,探探路子而已,却得到如此的效果,这还真是他孟永臻没有想到的。

不过,也好,通过这一系列的活动,孟永臻的名声在外,也给他后面的工作带来了许许多多的方便和好处。

谭海文将《春申江时报》往茶几上一扔,嘴里蹦出一个词:“狗屁。”站起来正想离开。女儿谭莉萍正好进来:“爸,又骂人了?”

“莉萍,你来的正好,我正要问你,”谭海文从茶几上拾起报纸用力的晃动着,问道:“这篇宣传接收大员孟永臻的文章是你写的?”

“是啊,怎么啦?”

“狗屁。”谭海文气氛的将报纸往谭莉萍跟前一扔,谭莉萍接住报纸,十分纳闷的问道:“这是怎么啦?”

“你看看,你看看,你都写了什么,什么‘做事,勤为径;做人:善为本;做官:廉为先。做人、做官、做事,应清清白白,为公、为政、为民,需勤勤恳恳。’还有‘心里有了廉洁这杆称,做事就有准星了。’说的是他孟永臻吗?”

谭莉萍这是按照市政府的统一口径对接收大员孟永臻进行宣传的,从他的巡回报告到实际的采访,他的确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是江城政府的一块金字招牌,是江城所有官员的一个楷模。她并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这样反感,而且大发雷霆。

如果说,别人不了解孟永臻,他谭海文可是非常了解的。孟永臻不但收下了他茂名路上那幢最最心怡的花园洋房,还……

谭海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跌坐在沙发上。

江城光复后,谭海文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什么,同时,他也寄希望于保险箱里的那份绝密资料能给自己网开一面,为此,他在政府官员面前那是毕恭毕敬,说一不二,语言上好好的讨之喜欢,行为上像侍候亲爹一样侍候着,尤其是对接收大员孟永臻。

那天中午饭后,谭海文靠在沙发上打着瞌睡,边上的电话铃声响了,吓了他一跳,接起电话。

电话是孟永臻打来的,约他下午在云淡风轻咖啡馆见面,还强调说,有要事。

“有什么要事,还不时想敲我的竹杠。”谭海文不满的放下电话。

但是接收大员孟永臻的电话,不是每个人都有胆量违抗的,起码他谭海文这样身份的人更是不敢违抗,最多也是敢怒而不敢言,私下里发发牢骚而已。

按照孟永臻约定的时间,谭海文早早的就赶到了云淡风轻咖啡馆,点好了咖啡,恭候着孟永臻的到来。

要说真话的话,他谭海文就算是在日本人面前,好像也没有这样恭敬过,起码,他没有给日本人到过茶水点过咖啡,当然,除了好友渡边雄二郎之外。

朋友之间,彼此懂得的两个人就是如此,哪怕只是静静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也足够美好和惬意,足够很安逸和舒服。

果然不出谭海文所料,孟永臻约他私下见面,还真就是敲他的竹杠。

孟永臻也有一套,他掌握了谭海文的心理,告诉他,现在有人提议要抓他,要法办他这位大汉奸,然后,说是以为是朋友,出于朋友的关系,为他出主意献计策,帮助他避开难关。条件就是钱和房产。

孟永臻美其名曰:“乱花钱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要做好金钱上的断、舍、离,管好心态,有原则赚钱;管好口袋,有节制花钱。没事的时候,愿你赚钱买安全感。有空的时候,愿你花钱买幸福。”

真正的朋友,交的是心,讲的是真,而不是客套的寒暄、虚伪的奉承。

失去的遗憾无法再弥补,还未到来的更是无法预知。

说的好听一点是敲竹杠,说得不好听就是明抢。虽然说他谭海文的资产属于日伪资产理当充公,但孟永臻这种行为就是中饱私囊,是贪,是与他在巡回报告中的演讲背道而驰的。

谭海文看看站在自己跟前的女儿,他在心里埋怨女儿不懂事理,就连孟永臻这种人也相信,还不如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而且鬼会附身。

江城的舞厅见证江城经济社会的历史变迁。十几年前,是江城舞场的全盛时期,职业舞女数千人,舞厅与影院、戏院在娱乐界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曹禺的《日出》、于伶的《花溅泪》都是以舞女生活为素材写的著名剧作。抗战期间,一些人为逃避现实,舞厅成为他们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去处。抗战胜利,江城光复,舞厅更加热闹起来。

舞厅是个温柔乡、销金窟,舞客沉湎其中。大学生荒废学业,有些舞客因此倾家荡产,为舞女争风吃醋。抗战前夕,蒋介石发起新生活运动,打击奢靡之风,曾一度禁止**和大学生跳舞,**涉足舞场的一律开除。抗战胜利了,十四年的艰苦抗战胜利了,也应该好好享乐一下人生的快乐和幸福了。于是,一些人的舞隐又开始蠢蠢欲动,什么新生活运动统统被抛到了脑后。重庆来的接收大员孟永臻就是其中之一。

“你从遥远的城市打来

在黑夜里隐忍的哭着

说着近来所有的不快乐

和你心底积累的苦涩

你说这生活太难了

你说这世界太坏了

你勇往直前的抱怨着

脚步却犹豫的退缩了

你说要离开这地方

去寻找温暖的岛屿……”

一首《夜诉》,让搂着姑娘杜慧伶光滑脊背的孟永臻醉生梦死。摇晃的身躯,搭在姑娘后背的手掌,恨不得使出吃奶的劲将姑娘搂紧。

杜慧伶在孟永臻的怀里挣扎着,试图将自己的胸部离开孟永臻的紧贴的胸脯,但是,她越挣扎,却被孟永臻越加搂的紧,直到她感到有些窒息。

又是一阵强有力的挣扎,也许是孟永臻不想被人发觉,终于松开了紧搂的杜慧伶。杜慧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到轻松了许多。

孟永臻掏出一叠美元,在杜慧伶面前一晃,贴近她的耳朵,轻声说:“这是美元哟”孟永臻说着,将美元塞进了杜慧伶紧身的胸衣里,然后一把将姑娘搂在怀里,说:“你是我的。”

早上的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杜慧伶穿着睡衣从床上起来,看了一眼睡得跟死猪一样孟永臻,走到窗户跟前,一把将窗帘拉开,强烈的阳光照射进来。

也许是阳光的刺激,孟永臻醒了,他用手掌遮挡住阳光,轻揉着惺忪的眼睛。向杜慧伶招招手,杜慧伶走过去,倒在孟永臻的怀里。

“你看清楚了,是接收大员孟永臻?”罗凯华等起眼睛看着杜慧伶,质疑的问。

“当然看清楚,就是他孟永臻,那个接收大员。报纸上天天都有他的照片,我能认错吗?”

杜慧伶肯定自己的眼睛没有看错。

杜慧伶能跟接收大员孟永臻扯上关系,这让罗凯华感到光明一片。罗凯华似乎看到,孟永臻看在杜慧伶的面子上,对自己网开一面,回归了自我,沁恬茶楼,他是老板了,那种隐姓埋名的生活终于结束了。

杜慧伶看到罗凯华的张口结舌、目瞪口呆,问:“哎,罗凯华,你怎么啦,走火入魔了?”

罗凯华这才清醒过来,他拉着杜慧伶的手,说:“慧伶,好好把握,我们的明天全仰仗你了。”

0

(10)维也纳舞厅艳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