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光复后之战>(11)权力是春药,也是毒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权力是春药,也是毒剂

小说:光复后之战 作者:桓林发 更新时间:2021/7/11 11:37:16

(11)权力是春药,也是毒剂

杜慧伶当然知道罗凯华的意思。她的心里也明白,只要自己拉住孟永臻,也许就是罗凯华的脱难的机遇,这种躲躲闪闪的日子,她杜慧伶也想早点结束。

之后,孟永臻也被杜慧伶的美貌吸引,常常光顾维也纳舞厅,其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杜慧伶。而在与孟永臻接触的日子里,杜慧伶也使劲了心数,博得孟永臻的欢心,让孟永臻时时刻刻离不开自己。

杜慧伶得感谢爹妈给了她一副美丽的面容,让她可以凭着脸蛋,有饭吃,有男人的爱。

痴情的杜慧伶,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但是她都忘了一条,钱能使一个男人变坏。已经堕落在花天酒地中大的接收大员,怎么可能会被她的容颜迷昏颠倒,即便是这样,那也是一时的。

那些个小汉奸,上缴的财产可想而知,或许根本就是背离了孟永臻的当初想象,孟永臻的初衷并非如此,他有宏伟的理想和目的。

关在监狱里的那些汉奸,虽然上缴了很多财产,有的甚至是倾家荡产了。要知道,他们中间有很多人,原本就是一些瘪三、要饭的,生逢乱世,靠着日本人,打、砸。抢,硬是发了财。一个人,犯了罪,并非是上缴了不义之财就完事了,那叫没收财产,那是你不应该得到的财产。“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对这些人,孟永臻自有更好的打算,他一边将汉奸们上缴的财产造册登记,一丝不苟,另一方面却让金兆才在他们中间放出风去,根据汉奸罪的大小,必须缴纳多少保释金,人,才能出狱。

缴纳保释金,这是社会上不言而喻的事情,没人不懂,至于说,按照汉奸罪的大小,缴纳不同的保释金,那就没有具体的文件规定了,全凭孟永臻的一句话。但是,又有谁敢顶针较劲呢?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中国人的古训。

没错,人才是最宝贵的财产,只要人在,一切事情都好说。“破财消灾”,不就是破点财嘛。

有家属的,赶紧凑钱,对孟永臻感恩戴德,没家属的,请朋友帮忙。

那一阵子,孟永臻可忙乎了,请吃请喝的,他都没时间去,他最喜好的还是最便捷的东西——金条、美元。

人的欲望一旦被打开,那将是不可填满的沟壑和黑洞。

孟永臻的接收工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桌面和桌下同时进行的,到后来,也就出现了登记清算的两本账。

这不能全部将责任推给孟永臻一个人,那是一种制度所造就的。

江城的光复,百废待兴,各行各业都在忙着恢复。

俗话说:“水清则无鱼。”

能见底的水潭,是养不住鱼的。不是有句老话,叫做“浑水摸鱼”嘛,反过来说,也就是说,浑水才有鱼。

江城出了一桩车祸,一辆小轿车直接追尾,钻进了一辆大货车的肚子里,小轿车的驾驶舱被挤扁,司机和坐在副驾座上的另一位当场死亡。

原本这只是一起交通事故,很正常的,但是,由于死者的关系,却让市路管局的局长彭祥喜给乐坏了。

这又是何原因呢?

前不久,有熟人找到彭祥喜,想请他安排两个人进路政管理局。当然这不是随意安排两个人工作的事,而是要科长带帽子的。通俗的说,就是买官。

彭祥喜看着桌子上的金条美钞,心里痒痒的,这可是唾手可得的啊,问题是,这两科长往哪里安排,各科的人事安排都已经到位。你说,吃到嘴边的鸭子,总不能让它又飞了吧。

“祥喜,这样做,好不好,我可是听人家说的,这叫买官。”

彭祥喜一把搂过老婆,笑嘻嘻的说:“我老婆有见识啊,这个你也知道。这两个人应该也是知道行情的,我一个局长的范围最大的官职就是科长,副局长,我都没权任命,所以,你看,他们送的就是一个科长的价格。”

“我是说,钱是好东西,但我们也不能昧着良心拿啊。”

彭祥喜不高兴的把老婆往边上一推说:“刚才还说你有见识,怎么一下子就倒回去了,你一个老百姓都知道这是买官,上边不做,下边能知道吗?再看看,新来的接收大员孟永臻,荷包里可是塞的慢慢的,天天进舞厅,夜夜做新郎的。我这样在自己的权利范围内用个人,怎么啦,不行啊?这也叫‘上行下效’,不会有错的。”

夫人看到丈夫的不高兴,说:“我没说你不能这样做,跑官买官在这个动荡的岁月里,见怪不怪,我是想说,买一个科长花这么多钱,只得吗?”

彭祥喜面色阴转晴,说:“你以为他们这钱是白白送的,这叫做投资。投资,你不知道了吧?等他么上了位,自然又有人送礼了。”

彭祥喜说的一点也没什么错的,表面上看,花钱买个官,实际上这才是正正统统的投资。股市投资还有风险呢,这可是一本万利的投资。再说了,现实就是如此。现实永远是正确的,不会是错误的现实。

这个年头,权利依仗金钱,金钱仰仗权利。金钱又附庸权利,权利又代表金钱。说白了,就是一句话:“金钱与权利的狼狈为奸。一丘之貉。”

收了别人的钱,总的为别人办事,收钱不办事,在彭祥喜这里好像行不通,他彭祥喜不是这样的人。这不,机会来了,死了两科长,总的有人顶上去。太正常不过了。

“上行下效。”彭祥喜说的没错,不过这会儿好像是反过来的,怎么说,用什么词来解释,好像有点难度。

彭祥喜看上去好像做的天衣无缝,理所当然。可是,嘴有两张皮,翻过来这样说可以,反过来,那样说也是有理的,那就要看你做的事,是不是符合上边的要求。

彭祥喜为了两个科长的位子总算是雨过天晴了。但是,他永远不会想到,他这个路政管理局局长的位子,也被人给盯上了。

卖官的事,不只会彭祥喜一个人会做。这就是“山外有山楼外楼。”

孟永臻批复着秘书送来的材料。

“长官,这是宋智清代市长让我转交给你的一封信。”

孟永臻一边在文件上写着字,一边说:“好的,搁桌子上。”

孟永臻批复完文件,把文件夹递给孙姿吟,然后拿起宋智清的信,打开看着。

准确的说,这是代市长宋智清转来的一封群众对路政管理局彭祥喜的举报信。信上说,在日伪期间,彭祥喜和宪兵队队长渡边雄二郎结盟为兄弟,与大汉奸谭海文关系甚好。

孟永臻合上信笺,脸上出现了一丝的微笑。

彭祥喜与渡边雄二郎结盟的事,彭祥喜早已交代过,与大汉奸谭海文关系甚好,接收委员会也做过调查,彭祥喜也就是和渡边雄二郎结了个盟,和谭海文走的近了点,其实也没做过任何事,完全是为了自己的活路找个保护伞而已。

现在,既然是宋智清提起了这个事,他孟永臻不得不认真对待,这里面的关系复杂,说也说不清的。再说了,孟永臻早就听说了,彭祥喜也是个敛财的高手。

很快,彭祥喜被逮捕入狱。

彭祥喜不像那些汉奸,被抓进来,整天喊着“冤枉,冤枉。”他知道,这是权力的斗争,冤枉不冤枉,那是他说了不算的。要想世界公平,那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的事。

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所说,衡量一件事是否公正,需要将所有人置于“无知之幕”后,谁都不知道自己会成为王子还是平民。只有这样制定出的政策,才能称得上公正。

所以,人生而追求的,当然是金钱与权力。但进一步说,当各自的追求与他人发生冲突时,就需要一种手段。就需要看谁的权力更大,谁的手段更狠。

面对现实,彭祥喜知道,只有保住性命才是正确的。但要想保住性命,唯一的办法就是金钱。只要钱能解决的事,就不算个事。

在和孟永臻的讨价还价中,两个人终于达成了协议。彭祥喜被释放,但是,路政管理局局长的位子是保不住了。他被市府的一纸文件免去了路政管理局局长的职位,还被开除了公职。当然,路政管理局局长的位子很快就被任命了。

路数是一样的,只不过是理由和手法不同。如果说彭祥喜任命两个科长是合情合理、天衣无缝的,那是因为原任科长出车祸死亡,位置空缺,需要补缺;那么,市长任命一个路政管理局局长,也算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原任局长有汉奸嫌疑,理当清除,局长的位置,总得有人坐,局长的事,总得有人去做。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是不对的,公婆之间的说理,还是要听从权利的,最后还是权利说了算。权利是至高无上的。

有人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但是,权力似乎也是一剂毒药,会给位高权重的人带来脑损伤。

也有人这样说:“权力是一种以杀死患者的同情心终结的肿瘤。”

孰对孰错,还是让后人去评说

0

(11)权力是春药,也是毒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