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光复后之战>(16)钥匙扣上的古币图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6)钥匙扣上的古币图案

小说:光复后之战 作者:桓林发 更新时间:2021/7/17 10:13:24

(16)钥匙扣上的古币图案

“官官相护”嘛,不足为奇,官场也只有这样互相照应,互相支持,工作才能更好的开展嘛。

令孟永臻想不通的是,他记得那天是宋智清来找自己,说是有人举报和学生的****,强烈要求严惩大汉奸谭海文的,两个人都感觉到,由于民愤,是保不住谭海文了,所以,经两个人商议,决定逮捕谭海文。可为什么宋智清又要给谭海文打电话?宋智清的电话是什么内有,为什么谭海文接到电话,就开保险柜?一连串的问题,搅得孟永臻是头昏脑涨。

没错,谭海文接到的那个催命的电话,的确是宋智清打给他的。

在电话里,宋智清告诉谭海文,接收委员会和警察局决定要逮捕他,让他赶紧到外面躲一躲,等风声过后再回来。

谭海文放下电话,立刻走进卧室,打开保险柜,准备拿些钱,没想到,保险柜的门刚打开,枪声就响了。

人生在世,世事无常,缘深缘浅,缘起缘灭,都是命中注定。人生,总会有很多无可奈何的时刻。有的事情,即便我们全力以赴,也达不到想要的结果; 有的时候,即便我们竭尽全力,也改变不了残酷现实。《新唐书》里讲:“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欲望太大,只会徒增烦恼,急于求成,只会适得其反。

这些个道理,简而言之就是“断、舍、离”三个字,做人之道也。

宋智清觉得,谭海文给与自己的已经差不多了,如果继续贪得无厌,必将出事,再说了,行贿的人在整个江城市,也未必就是他谭海文一个人。谭海文的历史问题总有一天会崩盘,那只是早晚的事。

当他看到民众对谭海文的强烈反对的时候,一个意念也在他的心里升起,那就是借机铲除谭海文。这样,自己不仅可以落得一个除汉奸得力的父母官的荣誉,还能把谭海文对自己的威胁彻底铲除。一箭双雕的大好事啊。

可是转念之下,宋智清有觉这样对待谭海文,又有些不合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古训,不管怎么说,宋智清还是一个学识渊博的文人。

文人之举,应该是个儒雅的举动。

想来想去,宋智清在给孟永臻打完电话后,随后给谭海文去了一个电话,至于谭海文的最后下落是什么,那就是谭海文自己的事情了,与他宋智清毫无关系。

什么叫一丘之貉?

就像孟永臻和宋智清一样,那才是一丘之貉。

这两个人,对于谭海文来说,就是关键中的关键人物,谭海文的心里很清楚,只要摆平了这两个人,自己的日子当然还是神仙般的日子。人这辈子,并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你好。很多事情往往就是不遂人意,物极必反。古人不是说过吗,“钱是买不来真朋友的。”

谭海文为了生存行贿两位长官,不惜钱财,可是,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额问题,他奉送的价码越高,原以为是对自己越有利,反正这些东西也都不是他用血汗换来的,那叫,得来不费力,也就不当一回事了。谭海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宋智清和孟永臻的心里,已经对谭海文产生了一种惧怕,向他们这样的人物,怎么会轻易将把柄落到别人的手里呢?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那总不是一回事,当某天的到来,别人以此相要挟,那不是不得不就范了吗?

《类说》卷五三引宋杨亿《谈苑》:“开宝中王师 围金陵,李后主遣徐铉入朝,对于便殿,述江南事大之礼甚恭,徒以被病,未任朝谒,非敢拒诏。太祖曰:‘不须多言,江南有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可许他人鼾睡。’”

至于说,宋智清给谭海文打那个电话,究竟是为了帮助谭海文躲过一关,还是向谭海文下达催命符,那只有宋智清自己知道了。而孟永臻呢,却是顺水推舟,坏事不沾边,好事享到头。

问题还是应该说是出在谭海文的身上,不管宋智清的电话是好意还是催命符,主要是,谭海文这几天被学生的**搞得是心神不宁,四面楚歌,风声鹤唳,闻到一点风吹草动,就惊慌失措了。一句话,心里没鬼,就不拍半夜鬼敲门。

就在宋智清感到春风得意的时候,也不知道从社会上的那个阴暗角落刮起了一股妖风。这股妖风对宋智清十分不利。

社会上开始传言:“宋智清雇请杀手杀了焦市长,是为了市长的乌纱帽,现在,用同样的手法,杀了谭海文,那是为了杀人灭口,销毁受贿证据。”

一时间,谣言四起,挡也挡不住,那些报社的记者那是天天堵着宋智清的小车,弄得宋智清一时都不敢离开市府大院。

此时,唯一在暗中帮助宋智清说话的还是孟永臻。

孟永臻知道,宋智清有可能是打电话向谭海文催命,但是绝对不可能雇凶杀人。再说了,他怎么感觉到自己和宋智清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唇亡齿寒。

所以,暗中为宋智清澄清事实,也是在帮助自己。

很快,几近销声匿迹的“雷霆计划”又被翻了出来。

“从谭海文保险柜底下发现的那把钥匙,和‘雷霆计划’有直接的关系,现在就是要弄清楚这把钥匙是开那把锁的。”

“现在‘雷霆计划’的知情者死了,那么‘雷霆计划’的核心究竟在哪里?”

“这一定是比谭海文更重要的人物到了江城,为了保住‘雷霆计划’而杀了谭海文。”

……

舆论是非常重要的工具。利用好舆论工具,是明智的选择。这些社会上的传言,老百姓是无法辨别真假的,他们只能是跟着舆论走。

“雷霆计划”,这个令人谈之色变的焦点,一下子就将老百姓追踪宋智清雇凶杀人的传言,转了话题,减轻了宋智清的舆论压力。

无风不起浪,任何事情都不会空穴来风,那么,是谁在背后,跟宋智清过不去,非得把焦市长的死和谭海文的死跟宋智清扯上关系,还说的神乎其神,有鼻子有眼的?

头脑清醒的人当然知道,这就是利益的牵挂,一切为了利益。“天下攘攘,皆为利来”嘛。

人事局的一张调令,杜慧伶到宣传部任职,一个普普通通的职员。

杜慧伶报道的第一天,宣传部副部长看着杜慧伶的文凭和简历,说:“杜小姐还是名牌大学毕业啊。怎么没有找个好工作,却去当了舞女?”

“江城的前几年,不是日本人当家吗,我不想当汉奸,情愿当个舞女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也不愿为日本人做事。”

“杜小姐具有民族气概,是我们的楷模啊。”

人的嘴,其实,就是两层皮,翻来覆去,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看到吧,为了某种的需要,杜慧伶摇身一变,成了名牌大学毕业生,当个舞女也成了具有民族气概,成了楷模。

人,是形形色色的;社会,是颠颠倒倒,无奇不有的。

有人买官,自然有人跑官。

中统站站长陈洪培,这段时间心里烦躁的很,前思后想,还是决定跑趟重庆,走走老关系。一旦宋智清的代理市长一转正,那就什么都没有希望了。

坐在北上的列车上一节包厢里的陈洪培,望着窗外变化无常的景致,觉得现在的江城市就和着窗外的景致一样,变化无常。在他身边的一个黑色皮箱里,他收集者关于宋智清和大汉奸谭海文的私下交易,还有金屋**的证据,心里盘算着,这些证据足以搬倒宋智清了,但是,这也不是他陈洪培说了算数的,那还得看上层长官的意思。陈洪培不傻,他知道当今官场的规矩,目睹十几年官场现形记,心里哪能还是一片空白呢。所以,在这个黑色的皮箱里,除了放有关于宋智清的各种证据之外,还有他带足了敲门砖,势必这次重庆之行,一定要敲开自己的仕途之门。

钥匙扣上的那个古币图案,一直是个谜。没有人能解开其中的秘密。孟永臻感觉到,谭海文的身上还真有很多的秘密,为什么之前就没有重视到这一点呢,或许之前就了解到这些,即便是少拿谭海文的一幢洋楼,也要换来这个秘密啊。

孟永臻心里清楚,有关“雷霆计划”的各种传说,都是政府部门的臆想,真真假假,就连孟永臻这个政府官员都被搞糊涂了,就更别说普通老百姓了。

究竟这把钥匙究竟跟“雷霆计划”有没有关系?

孟永臻现在也有些不敢想象。他只能是安排金兆才秘密调查此事,而且一定要赶在警察局和中统之前,拿到证据,要知道,那可是加官晋爵的头等好事啊。这可要比陈洪培跑官强多了,费力还得破财。这真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啊。

谜团已经产生了,但是,制造谜团的人却死了,留下一个谜团,却无人能解。

0

(16)钥匙扣上的古币图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