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敌后诛日>第18章 日军屠戮五里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8章 日军屠戮五里庄

小说:敌后诛日 作者:坐忘不忘 更新时间:2021/8/6 0:13:46

日军一起朝路上和打麦场上的人群开枪,步枪、机枪齐射,很多中弹人倒下来。

从其他方向包围村庄的日军听到枪声,也开始开枪进攻。

刚听到枪声,老劁以为是谁家送葬放的鞭炮,但看到打麦场上有人中弹倒下,又看到一群穿着黄色军装的士兵、枪上挂的小太阳旗,才知道是日本兵来了。他挑子也不顾要了,只拿着劁猪刀向南边树林跑去,其他人也跟着他跑。

日军一名机枪手趴在地上,左眼闭合,右眼暴眼圆睁,放过人群中的妇女和孩子,寻找成年男人点射,很快就有几个人被打倒在地。

机枪手身边,满脸横的中队长安倍次郎大叫:“山本君,扫射!扫射!统统杀掉!”

机枪手山本冈夫抬头看了一眼安倍次郎,说:“中队长阁下,里面有很多女人和孩子!”

“支那人统统杀掉!”安倍次郎恼怒地看了山本冈夫一眼,“统统扫射!”

山本冈夫没有听从命令,继续搜寻人群中的成年男子点射,很快锁定奔跑的老劁后背,手指搭在扳机上。

一个牵着小孩的妇女挡住老劁后背,山本冈夫没有扣扳机。

“八嘎!”安倍次郎一脚把山本冈夫从机枪后踢开,脱手的机枪也歪倒了。

安倍次郎把军刀插入腰间刀鞘,弯腰抱起机枪,疯狂地向人群扫射,立刻有很多人中弹倒地,但仍有十几个人三五成群地跑进树林,被粗大的泡桐树干遮住,子弹沉闷地纷纷射进树干,树上的枯枝纷纷震落。

安倍次郎突然想到与犬养太郎的砍人竞赛,扔掉机枪,抽出军刀,大声命令:“停止射击,包围支那人!”

他身边的日军跟着他向树林冲去。

庄东边,第三中队第二小队三十多人三人一组纷纷冲向百姓家。

一组日军踹开一家大门,看到院中一个中年男人正朝门口惊慌张望,一个日军扑上去,举枪就刺,男人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中。另一个日军看到这家马圈里有一头骡子,开枪击中骡子脑门,骡子倒地死亡。

另一组日军窜入一家院内,见无人可杀,便将院里的老母猪用刺刀捅死。接着,又闯进一家院子,开枪打死一对父子。

又一组日军闯进一家,开枪打死家中男人,女人抱着二三岁的女儿向门外逃生,被一名日军从从背后射杀,女人倒地,怀中的小女孩摔到地上,号啕大哭,另一名日军一刺刀捅进小女孩身体,挑起来举很高,炫耀似地摇晃着,感到累了,才枪头一甩,把小女孩甩到院墙根下。

庄南头。

跟老劁一起跑进树林的有四个人,跑到树林最南边,已是绝路,浩浩荡荡夹杂着碎冰块的浍河水挡住逃生的路。

他们稍一停步,安倍次郎就带领两个日军追上,把他们包围起来。老劁悄悄把右手的劁猪刀藏在袖筒里。与三个妇女、十三四岁的男孩刘小三在一起,他自然成了三个日军关注的对象。像他这种对猪等大家畜做劁割手术的劁猪匠,为了顺利对付大家畜,都有师傅传授的武术功底,他决不愿意束手就死,但此时被三个日军虎视眈眈,不是下手的时候。他准备在日军向他动手时,突然袭击。对方动手时往往疏于防备,这是当年师傅传他给技巧之一。

安倍次郎缓缓举起武士刀,左太阳穴的疤痕恶狠狠地抽搐着,一张猪脸更显凶恶。他突然大声喊叫:“犬养君,比赛又开始了!”

说着,一刀挥去!

老劁准备出击,但武士刀锋并没有指向他,而是指向旁边一个浑身哆嗦的妇女!

妇女尖叫一声,头颅滚到一边,颈部血泉激射,喷了老劁和刘小三等人一身。

被砍头的妇女身子倒下时,另外两个妇女和刘小三都尖叫起来,两个妇女瘫坐在地上,刘小三虽然站着,但浑身哆嗦不已。

老劁怒眼圆睁,准备动手,但两个日军用刺刀死死地逼住他的身体。

安倍次郎又举刀把一个妇女开膛破肚!

安倍次郎一连斩杀三个妇女,似乎要到把唯一的成年男人老劁留到最后。另外两个士兵也不再关注老劁,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即将被斩杀的孩子。

安倍次郎恶狠狠地向刘小三举起刀,刘小三突然大哭大骂:“我C你娘日本鬼子!我C——”

安倍次郎的刀本来是要落下去的,听到哭骂,停顿在空中一瞬,他凶狠地笑了笑,还是把刀劈了下去——

最好的反击时机到了!

安倍次郎武士刀即将向孩子头顶落下时,老劁突然冲了过去,从旁边闯到安倍次郎背后,左手搂住他脖子,右手劁猪刀向他右肋扎去!

安倍次郎嚎叫一声,武士刀斜落到孩子脚边,左边两个日军大惊,向老劁扑来,老劁急忙松开安倍次郎,左手推肩,右膝顶臀,把他朝两个日军推过去,安倍次郎把最右边的日本兵撞倒,老劁脚下一滑,也坐到地上。

姚翻译与日军总指挥石井清太郎一起,随三中队一小队十几个日军闯入金文明家,正在上演活埋人的惨剧。

金家后院正中间,金家老家丁金老蔫被挖坑活埋,土只埋到胸口,人就死了,半截身体露在土外,脸色惨白,带着褐色尸斑,双眼充血瞪得很大,仿佛充满愤怒和怨气。

金老蔫夫妇留下来给金家看家,被日军抓住,他家老嬷子在他死之前,被日军从屋里床下拽出来,被刺刀豁开肚子,活活疼死。

庄南头老劁这边。

第二个日军绕过倒在一起的安倍次郎和日军,枪刺朝下刺向坐地的老劁,老劁就地一滚,滚到日军右腿边,躲过枪刺,灵机一动,用上养家糊口的绝活,一刀向日军裆部扎去,日军嚎叫一声倒在地上。

此时,被撞倒的日军挣扎站起来,老劁又就地一滚,左腿把他扫倒在地。安倍次郎也挣扎着要站起来,并且掏腰间手枪。

一旦鬼子开枪,就招呼不住了!

老劁起身就跑,刘小三正弯腰要捡安倍次郎被撞掉的军刀,老劁斜跨一步,一把抓住刘小三胳膊,拉起就跑。

老劁刚才那一刀,勉强穿过安倍次郎内外两层单衣和中间的棉衣,捅在两根肋骨上,伤了皮肤,捅疼了肋骨,但没有捅进胸腔,伤情并不严重。由于右肋疼痛,安倍次郎费了好大劲,才站直、抽出枪,目光寻找到老劁时,他已经与刘小三跑到北边房屋拐角。

安倍次郎举枪射击,老劁和刘小三一下子转过屋角,不见了。

安倍次郎带领刚才被老劁扫倒的日军恼怒地追过去。

跑了一段,老劁把刘小三塞进一个麦秸垛说:“你藏在这里,我把鬼子引开!”

老劁说着跑开,刘小三刚钻进麦秸垛,日军就追了上来。日军跑过麦秸垛,继续往前追。

满头满身碎麦秸的刘小三从麦秸垛里钻出来,从日军身后跑开了。

王英杰家。

王英杰的母亲躺在堂屋正中的灵床上,棉被蒙盖全身。

王英杰与姐姐、表姐正跪在灵床边守灵,刚刚过来的秦时月和黄寿山也跪下来。

秦时月和黄寿山都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满脸凄苦,无精打采。

秦时月的未婚妻小翠日军被污辱了。

黄寿山父母都被日军杀死了,新婚妻子被日军污辱,在黄寿山回家之前,就上吊自杀。他现在已经家破人亡。

这时,三个日军踹开王英杰家双扇院门,举枪射击,把院中正忙活打扫的王英杰姐夫和表姐夫打倒在地,接着向堂屋开枪,跪在灵床边的姐姐和表姐也被打死。

王英杰、黄寿山和秦时月很快反应过来,迅速站起。

王英杰空手就要冲向院门口的日军,一个日军举枪向他射击。

秦时月从门里旁拉开王英杰,子弹从王英杰耳边擦过。

王英杰还要冲到日军枪弹下抢母亲、姐姐和表姐的尸体,但硬被黄寿山和秦时月拉到堂屋西间。

看到屋里有人逃过枪击,三个日军不敢贸然进院,端着枪,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进。这就为王英杰三人赢得了时间。

三人跑到堂屋西间,王英杰拿起靠在床头的三八式步枪,黄寿山拿起王英杰的大砍刀,王英杰又从床头柜上拿一颗日本香瓜手雷递给秦时月。枪和手雷都是昨天缴获日军的。王英杰和黄寿山要出屋迎战日军,秦时月劝他们等着鬼子进屋。

王英杰和黄寿山持枪举刀避在堂屋门后。

三个日军进了院子,两个躬腰端枪向堂屋走来,另一个到东厢房锅屋搜查。

2

第18章 日军屠戮五里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