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旷古忠烈>笫三十三章、交换人质(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笫三十三章、交换人质(1)

小说:旷古忠烈 作者:朗陵客 更新时间:2021/9/21 11:13:52

真卿乍见李希倩,莫大羞辱不共天。

冲冠怒触将军树,狼牙皂刺满树杆。

1

在奉天县衙内,李抱真觐见德宗,免冠跪伏谢罪说:“微臣有罪,没能救回颜真卿。”

“爱卿平身,看座,慢慢说!”

他站起来,不敢看坐,低头禀报:“颜真卿誓死不肯随臣逃走,他说,死也要死在资福寺。”

“哦!却是为何?”德宗大惑不解。

“他说,有辱使命,无颜复命。”

“唉!像颜爱卿这样的忠贞之仕,古往今来无出其右者。”德宗说,“这都是朕的错,明知道是卢杞陷阱,却……”

“颜真卿是三朝元老,四任御史大夫,六任尚书,官至太子太师,爵封鲁郡开国公,德高望重,四海敬仰,他去安抚李贼是不二人选,只有他去才有说服李希烈的可能。”李抱真为了安慰德宗,不得不违心地说。

“唉!后悔也晚了,说啥都没用了,还是帮朕再想想办法吧!”

“罪臣有个想法,派他的小儿子颜硕去劝劝他,或许有用。”

“荒唐!安史之乱时,颜爱卿为了取信于刘客奴,把刚满十岁的长子颜颇送到平卢当人质,因长期在外,担惊受怕,几经折腾,罹患顽疾,不幸英年早逝。次子颜頵随父东行,被李希烈关押,生死不明。三子颜硕是颜爱卿赓续香烟的唯一希望,万万不可让他再冒险啦!”

李抱真欲言又止。德宗说:“还有啥办法,快说!”

“让颜硕写封信,由罪臣捎给颜真卿,如何?”

“好,这个主意好,越快越好,就这么办!进入叛军辖区十分危险,多带些人马,以防不测。”

当天,李抱真骑马朝泾阳县衙狂奔,见到县尉颜硕说:“奉皇上口谕,你马上给你父亲写封信劝劝他,让他配合营救!”

颜硕慌忙下跪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我父亲的脾气太倔啦!但我还是要劝他,我写,马上写。”

李抱真怀揣着颜硕的劝慰信,在俩心腹末将的陪同下,扮成猎人模样,快马加鞭过潼关,经三门峡入洛阳,又从汝州到赊旗,一路遥望东南朗陵疾驰。

2

这天下午,李抱真一行来到朗陵,把马拴在山神庙门旁边的柞树上。山神庙上空约有上千只乌鸦低空盘旋着,“呱呱”地聒噪。张将军看着乌鸦说“乌鸦叫,有凶兆。”

“管它凶兆不凶兆,射下来几只烧烤充饥解馋。”说罢,王将军拉弓搭箭朝天射,一箭一只,一箭两只。。。。。。乌鸦们不但不飞走,反而越聚越多。

李抱真对王将军说:“别射啦!乌鸦是神鸟,越射越多。咱俩去打猎,张将军拾干柴,准备在此过夜!”

夜幕降临了,他们在庙门东侧一棵一搂多粗的将军树下,拢起篝火吃烧烤。李抱真临走叮嘱说:“你俩不要打瞌睡,也不要轮班睡,要勤添柴,一直烧着,狼怕火。如有狼来,千万不要惹,狼的报复性极强。”

他俩不放心,都要跟着去。李抱真谢绝后,背着弓箭,掂着钢叉,拿着松木火把,顺着曾经走过的羊肠小道,朝资福寺方向摸去。

一轮血色圆月,艰难地爬上山头,挂在树梢。灰色的雾霭,飘缈变幻,如羽似纱。飕飕的凉岚,略带寒意,夹裹着松香或艾香,沁透心脾。漫山遍野的蒿草槐草茅草,或过膝,或齐腰,或没人。荆条檞木山楂树。。。。。。一丛丛一簇簇,影影绰绰,像乱坟座座。夜遊的动物一如既往地上演着弱肉强食的悲惨故事或事故。百虫争鸣,一派喧嚣,或诱敌捕食,或求偶**。一只雄性蝈蝈,饱食浓露,大腹便便,载歌载舞,意欲勾引异性,正所谓温饱思**是也。萤火虫翩跹起舞,忽高忽低,忽远忽近,忽明忽暗,像鬼火飘忽,似幽灵出没。

近听狼嗥,远传虎啸。李抱真自言自语,给自已壮胆说:“想当年,为度灾年饥荒,我故意睡在狼群出没的地方等狼来,抓住狼腿就摔,摔死无数,何其壮哉!食肉寝皮,何其痛快!我有强健体格,又有绝世武功,别说是狼,就是虎也没什么可怕的。飞将军李广搭弓射虎,彪炳千秋;剑圣斐旻一天斩杀三十一只彪,威名远播;冯妇空手捉虎如抱猫。。。。。。我是身经百战的大将军,我怕啥?不怕,坚决不怕!”

他迟疑片刻,继续朝前蹚,一手举着明火熄灭的火棍,一手用钢叉挑拨着路边低垂的杂草,裤子还是被露水打个湿透。走到一棵够树下,他打个响亮的喷嚏,把枝头一只蛤蚧吓得一激凌,失足落下,刚巧掉在他的脖子里,冰凉砭骨。蛤蚧,俗称四脚蛇,形如壁虎,从头至尾,长约一尺不等,据《确山县志》载,朗陵古时本无蛤蚧,一好事商人从南方带回若干,放生于朗陵。

他心惊肉跳,打个冷颤,把它抖掉在一片光而平的潮湿地面上,差点砸着一对正在交尾的放屁虫。它俩受到惊吓,不约而同地调转屁股,对准蛤蚧,“啪啪”两声脆响,喷射出两束近四厘米长的烈焰,烈焰化作两缕白烟,白烟散发出哄哄恶臭。蛤蚧被烧掉了尾巴,颤抖着挣扎着,十分痛苦的样子。他俯下身子看仔细,被一股刺鼻辣眼的臭气熏得“呃呃”作呕流泪,不得不丢下火棍捂住鼻子匆匆离开。

放屁虫的学名叫斑蝥,两寸的个头,两瓣黑黄相间的革质鞘翅,保护着一对透明的翅膀,一双复眼机动灵活视野阔,两根触角是它的预警器,三对长腿爬行迅疾,可瞬间逃逸,攸然而逝,从**里射出的斑蝥素,化作剧毒奇臭的化学气体,一遇空气就爆炸燃烧,温度可达百度以上。有关专家由此激发发明创造仿生武器的灵感,诸如生化武器和火焰喷射器。斑蝥可入药,走肝肠二经,破血化瘀软坚,消炎抗癌,功效显著。颜真卿擅用斑蝥一味,把它作为治疗中耳炎的复方君药,屡见神效。斑蝥时有伤人事件,偶有纵火事故。《确山县志》载:晋义熙五年,豫南深秋大旱。一天傍晚,惊牛山上,斑蝥们喷射的火焰点燃了枯草焦叶,引发山火,几个放牛娃亲眼所见。

他恶心头晕打冷颤,想拐回去,又怕伤了将军尊严,拐回去又拐回来,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朝前蹚。当蹚到一座山的南坡时,他被一只麦黄狼挡住了去路,两眼射出幽幽的绿光,昂头望着稀疏的星空长嗥,震落一颗小星,把深邃的苍穹划破一道悠长的伤痕。他心里一紧紧出一身冷汗,紧攥钢叉长柄,不敢扭头,更不敢转身,且退且滚动着眼球,迫切希望找到有利地势。这里是绝境,小道左侧长满酸枣灌木丛,满树的棘刺碰不得,就连蛤蚧也不敢在树上跳跃爬行;右边是陡坡,坡下是深沟,陡坡和深沟也长滿酸枣灌木,就连野猪也不敢钻进去。

他挥舞着钢叉,心里说:“一直这样退回小庙吗?退回去有命还有脸吗?再说了,使命在身,重任在肩,只有拼个你死我活了。”他不怕死,但很紧张,心脏“嗵嗵”地快速跳动,快要跳出喉咙。他目眦近裂,不敢眨眼,站成马步,双手紧攥钢叉长柄,拉着拼命的架势。刹那间,麦黄狼腾空猛扑过来,像闪电一样快。他来不及躲闪,也无法躲闪,硬着头皮和双腕,用力一送,三根钢锥正刺中狼的胸腔,就势挑起来,奋力朝右侧陡峭深沟猛地甩过去,钢叉随着惨叫挣扎的狼,一同坠落在深沟里。他被带趴在酸枣刺上,手上脸上扎了几根刺,火辣辣的疼。他正在喘气揪刺时,又有两只麦黄狼沿小道迎面奔来。幸亏小道左边有棵将军树,从树杆到树枝,长着密密麻麻的皂角刺,长的一尺多,短的也有一拃多。他急中生智,纵身一跃如猿猱,双手正巧攀住一丈多高的树枝,许是山神保佑,双手居然没抓住刺。只迟半步,俩狼窜到他脚下,仰头看着高高掛起的他,垂涎三尺。稍喘片刻,一只狼凶象毕露,咧开尖锐的獠牙,射出复仇的目光,开始疯狂地上蹿下跳,妄图把他拽下来。它纵身一蹿,他双腿一跷,再蹿再跷,再跷再蹿,总是差一点没抓住,或者差一点要抓住。树枝被压弯,他试着往左边挪挪手,但是,被抓的一枝上方是个枝杈,枝杈里长团长剌,根本没有再下手的地方。他又试着把左脚跷上去,但是,跷脚打摸一阵子,也没找到可掛脚的空,刺太多啦!

这一只精疲力尽了,那一只接着上蹿下跳,车轮战失败了,并不气馁,四目对视,会心一嗥。稍作喘息,一狼平趴作铺垫,一狼蹲在它的脊背上,嗥一声,作出佯蹿的动作,吓得他赶紧跷腿躲闪。趁他两腿下坠时,它不失时机地猛一蹿,两只利爪终于抓住了他的一只脚。他把它吊起来,往右侧山沟里甩,甩几甩也没甩掉。眼看要被拽下去,他想起了缩骨功,赶紧发功到脚上,脚骨紧缩,鞋子被拽掉了,狼被重重地甩落在深沟里惨叫哀嚎。他两手麻木,两臂酸疼,再坚持就要掉下去了。于是,他把袖口一替一个扎掛在刺上,节省点臂力,接着又把穿鞋的那只脚猛地一跷跷到枝上,一根长刺刺破了裤管,深深地扎进脚脖里,一股热血顺着腿肚下流,流过腿腘,流到大腿根。他忍着剜心地疼,呲牙咧嘴地把光脚也跷上去,试图助力拔出肉中刺。。。。。。他不想死,求生的欲望战胜了将军尊严,声嘶力竭地喊叫:“王将军————张将军————快来救救我吧。。。。。。”

山头活树枯枝上。一只幸灾乐祸的猫头鹰,正在瞭望北斗,隐约听见身后有人喊救命,把头扭个180度,连作几个深呼吸,嗅到山南坡下有美餐,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呵呵”一串长笑。

他俩更危险,俩狼站在离篝火不远的地方并肩蹲着,不约而同,仰天长嗥。三匹战马或焦躁刨蹄,或“咴咴”嘶鸣。他俩心惊肉跳,毛骨悚然,偎在火堆旁,不停地往半人高的火苗里添柴。王将军想试试百步穿杨的本领,搭箭拉弓,瞄准一狼,被张将军及时喝斥:“住手,你作死!”

狼嗥间歇,传来猫头鹰的笑声,他俩马上意识到是李将军罹难了。张将军叮嘱王将军守候,独自背负弓箭,掂起钢叉,挑根又粗又长的松火棒挥舞着,朝堵住小道的俩狼走去,狼吓跑了。他循声快跑,迎风的火苗熄灭了,冒着缕缕白烟。他扔了松木**,又朝前跑约一箭路程,远远地看见树下有两道幽幽的绿光晃动,马上意识到是只狼,树上有团蠕动的黑影,发出微弱的。

他立即下蹲,放下钢叉,弯弓搭箭,趁狼上蹿时,一箭正中狼腹。他抓起钢叉飞奔过去,给狼补一叉。然后,他双手举起钢叉顶穿李抱真的裤脚,从刺上取下腿,慢慢地放下来说:“李将军,丟手啊!我在下边接着您。。。。。。”他看着他直条条地悬掛在树枝上没有一点动静,马上意识到他已经昏过去了,心里说:“只有死人的手才是僵硬的,僵硬的手紧紧地抓住树枝掰也掰不开,即便是能抱住他的双腿也取不下来呀!怎么办?”明知无法抱取,他还是努力踮脚伸臂抱抱试试,勉强抓住脚,脚是冰凉的,掐也没反应。他大声哭喊:“李将军!李将军。。。。。。”他边喊边拾起钢叉掛住树枝使劲往下拉,树枝终于拉断了。他赶紧扔了钢叉承接着他,把袖口从长刺上取下来,又使劲掰开他的双手,放在小道上,连喊带掐,折腾了好一阵子才苏醒。他背着他回小庙时,俩狼听见身后喘出粗气,不约而同地后顾180度。当俩狼打算转身扑向他时,王将军一手掂着钢叉,一手挥着火棍,飞身冲过来,及时吓退俩狼,帮扶即将累趴的张将军,回到火堆旁。

3

李抱真在庙里养了两天伤,不等痊愈就急着要去资福寺。他俩拗不过,只好牵马鱼贯行。午后时分,他仨走到天黄山柏树林。李抱真吩咐他俩在此隐蔽,只身靠近寺院,纵身跃上丈高院墙,跳下去踩在瓦当上,惊动了扛刀徘徊的哨兵。他赶紧“喵喵”两声飞身出墙。恰在此时,一只大黑猫从西墙根的阴影处走出来,叼拖着一只比它小不多的肥硕老鼠,迎面拖到哨兵跟前丢下,喘口气“喵喵”,似乎是说:“累死我啦!寺院的老鼠也太多啦!又肥又大,越捉越多。和尚们养这么多老鼠也舍不得吃,也不知咋想的。哎!这位兵大哥,你也太淸苦啦!一年到头只在过年时吃顿肉,伙食费都叫当官的克扣了吧?这只大老鼠是送给你的,叫你打打牙祭。不过,有一条,你要善待颜真卿哟!不然的话,我就把这只老鼠带走,馋死你!”

哨兵虽然听不懂猫叫的意思,但他确实在流口水,弯腰抓起仍在弹蹬的老鼠,捏碎头骨,挤出俩黑而圆的小眼珠,顾不得欣赏,怕谁看见,赶紧掖在裤腰里,想像着吃烧烤的味道,口水拉拉淌。

李抱真不敢再冒进,心急火燎,在西边的树林里盘桓,一直熬到黄昏起雾,才敢纵身跃上一棵老柳树。老枊树离寺远约有一箭远,又有薄雾飘缈,眺望院中人形小了一圈,影影绰绰,出出进进,你来我往,分不清男女,也看不出僧俗。一只蝙蝠从白眉空寮室的西屋山花里飞出来,“吱吱”地叫着。屋山花直径约一尺,用瓦构成莲花状,能见度太低,常人从柳树上看过去,大如黑豆,在李抱真眼里却像车轮。他把信卷绑在箭杆上,奋力拉弓如满月,瞄准“黑豆”射进去,箭穿一半,搁在窗花里,昨办?他又瞄准箭杆再射一支试试,正好把前箭撞进寮室,贴着白眉空的顶瓜皮斜扎在东山墙上,射断了一只壁虎尾巴。

他的箭术绝伦,常常自比纪昌,而不屑飞卫。有一次校埸比武,他与李晟李怀光等将军比骑射,用马尾悬系一只虱子在微风中飘舞,他竟然矢贯虱心,而马尾不断。从此以后,他深得德宗倚重。

当夜,白眉空把短信转交颜真卿。哨兵走近时,颜真卿在如豆的佛灯下看《般若波罗蜜心经》,离开时看信,长叹一口气说:“真卿知道你一体多病,但没想到你抱病卧床,真卿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

哨兵听见他自言自语,回到窗前关切地问:“大人唉声叹气,身子不舒服吗?”

他慌忙把信压在经卷下说:“哦!哦!没有啊!真卿在诵经。”

0

笫三十三章、交换人质(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