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云>第二十二章 老实孩子李成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 老实孩子李成阳

小说:星云 作者:秋叶-2021 更新时间:2021/9/11 8:56:36

李成阳从小就是个听话的老实孩子,自打从他懂事的时候开始,他就一直跟随着那位整天唠唠叨叨的外祖母一起生活。一天到晚总是装出一副严肃思考样子的外祖父,是江苏技术师范学院的一位系主任。由于在学校里摆惯了一副公正严肃的派头,每天下班回到家里也还是摆脱不了那种入戏的领导模样。为此,唠唠叨叨的外祖母曾经整整三天没给他做饭。吃完了家中存放的最后一桶雪菜肉丝方便面后,弹尽粮绝的固执系主任终于举起了象征停战和谈的白手帕。坐在沙发旁那张木质的小板凳上,年幼的李成阳目睹了这场从开始到结束的战争全部进程。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最深刻印迹的就是一句至理名言“不打无准备之仗”。坚决不能犯外祖父那样愚蠢幼稚的错误。李成阳甚至在心里有些鄙夷的想到:“说起来还算是学校里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竟然不懂得事先准备必要的给养。直到弹尽粮绝之时都不知道该上哪去补充粮饷。这样的失败是必然的,也是可耻的。”

在他进入正式的学校学习之后,不出意料的也成为了一个听家长话,上补习班,做习题库,天不亮就起床背英语单词的好学生。可是即便如此,他的学习成绩从来就没有赶上同班的二流子同学黄秋铭。高考结束以后,填选一本高校的时候,一贯听话的好孩子竟然不顾唠唠叨叨的外祖母、严肃固执的外祖父的联合反对,非要随着那个公认的不听话坏孩子黄秋銘一同报考坐落在无锡太湖边的江南大学。(其实无锡的江南大学艺术设计专业在全亚洲排前三,这是清华、北大都无法媲美的。)同时,他还极其荒谬的声称:“我这是为了关心照顾两位老人,无锡回常州很近,城际动车也只要十五分钟车程。”“唉,老实孩子也叫那个臭小子带坏了。什么关心照顾老人,我很老吗?”还没过65岁的老中年韩主任愤愤不平的想着。爱唠叨的外祖母倒是另有看法,“什么方便照顾我们?还不是打算随时回来偷好东西吃?”就连平时难得一见的父母李成和韩梦娇一起赶回来后的联手阻击都未能改变小家伙的坚定决心。对,就是李成,那个农民博士夏月雪叔叔在空间站日记里提到的二货李成和女神韩梦娇。

自从李成阳在死党黄秋铭的个人平板里看到那一篇空间站日记之后,他就不怎么太在乎父母对自己说什么了。大学毕业以后,如大梦初醒的李成阳终于明白了自己和死党的区别,不顾臭小子黄秋铭的再三劝说,各种威胁利诱。毅然决然的报考了南京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的硕士研究生。

以优异成绩完成硕士生学业的李成阳经过与指导老师庄教授的一番深入探讨之后,选择了留校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并在跟随庄教授参与的国家级重大科研项目中崭露头角,获得了国家有关部门领导的表扬。正因为此,业内有不少知名企业都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方式来和李成阳联系,希望他毕业后去自己的企业工作。可是,这些热情的邀请都被李成阳婉拒了。

其实李成阳对自己以后的就业早就有了打算。外婆家的常州西太湖产业园石墨烯小镇的许多企业,早已通过七弯八拐的亲戚们过来跟自己接洽,(没办法,小地方都这毛病。随便遇上个不认识的本地人,聊着聊着就有可能发现这就是自己七大姑八大姨家的什么人)希望自己毕业后去他们企业工作,薪资待遇什么的都不用考虑,直接按国际同等标准向上一级安排。房、车也不是问题,除了西太湖风景区旁的一套近500平的豪华别墅,奔驰车往600以上考虑。

其实,李成阳真的不在乎什么待遇。他希望的是一个能让自己充分发挥理想的舞台。他不希望自己永远成为别人名字后面的附属品。比如说:“二货李成的儿子、唠叨外祖母的乖宝宝、二流子黄秋铭的死党之类的。”

在石墨烯小镇的希旺科技担任研发部门经理的二舅也说话了,他已经向董事长提出并在随后紧急召开的董事会获得全票通过的决议里就一个内容,李成阳毕业后一入职,专门为他设立的“材料科学与工程研究所”就挂牌开张。看起来这个二舅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同为常州籍的南京大学同班同学,硕士研究生潘晓虎,回到常州后入职了石墨烯小镇的一家新鸿纳米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同学们每周一次的例行网络吹牛会议上认真的告诉自己:“现在的石墨烯小镇已经有300多家企业。由这些企业聚集形成了一个石墨烯及其衍生产品研发制造集群。目前,这个集群的规模早已远远超过一座小镇所能涵盖的最大范畴。实际上这里已经就是一座小城。石墨烯小城才符合当下的集群的规模体量。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这个集群已从初期的较低层次民用日用品型类延伸发展到更高、更深的领域层次。”

“豪稍够来塞。哈尼过兄弟联手蹲勒格朗混他个风生水起。”(常州方言:赶紧过来吧。我们兄弟联手在这里混他个风生水起)……

其实,严格的说,李成阳算不上是一个正宗的常州人。出生在南京的他,从小就是个南京大萝卜(死党黄秋铭语,至于南京大萝卜的切实含义,有兴趣的可以上网搜一下)。为了李成阳能够留在常州上学读书,外婆可没少花心思,支使着外公东奔西跑的托人情找关系。好在小地方人际关系都比较近,谁家没有几个三姑六婆的。银子虽然没花多少,请客吃饭可是少不了的。最后还是在外公的老同学,也是那个不着调的黄秋铭家里的老掌门黄老爷子的斡旋下,在南大街派出所当所长的那位黄家小混蛋总算收起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轻轻松松的在那份户口迁入申请上签字盖章。这不符合规定。那不符合要求的啥事都没了。为此,在当晚韩家举办的答谢晚宴上,黄家那位颇具威严的,退休前任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黄老爷子还严厉的批评了这个小兔崽子狐假虎威的丑恶行径。当然,在这样的场面上,李成阳的外祖父,系主任老韩也少不了为这位秉公执法的黄所长仗义执言。

在南京就读的这几年,李成阳很少回家。母亲翻来覆去的关心话只换来一句:“最近比较忙。”遇到逢年过节也都是往常州跑,说是想外公外婆了。害的母亲私下里悄悄地跟父亲嘀咕,是不是考虑再弄个“老来得子”什么的出来,省的看到这不贴心蔫坏的小家伙心烦。

离开了南京大学,李成阳回到常州,在入职希旺科技《材料科学与工程研究所》之后立即与自己的母校联系。商讨校、企挂钩成立南京大学—希旺科技的产教研相结合的联合实验基地的事情。他的这一举动得到了他的导师,南京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学科带头人庄磊教授的鼎力支持。在庄教授利用自己在行业内的影响力多方奔走,积极联络下,省内一些重点研究机构和高校也积极的参与到这个产教研联合实验基地计划中来。在基地筹备过程中。那位在新鸿纳米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任职的老同学潘晓虎得知信息后,第一时间就告诉了自家的老板。而他们家的老板又“非常不小心”的把消息泄漏给在石墨烯小镇上的几位要好兄弟。为此,小镇里一大票肥头大耳的老板们都气势汹汹的打上门来。“凭什么你们一家搞单干不带着老兄弟们一块儿奔小康?这样可不行。需要好好的说道说道。如果不让哥几个掏钱,说什么都不可能离开。”最后,无可奈何的冯董事长只能跟大家开起了你家少拿点,我家多拿点的股权分赃大会。最终还是在自家占有40%控股股权的条件基础上,让大家都分到一杯羹。

在基地正式成立大会上。这些财大气粗的老板们认认真真说了一番话。其实,对他们个人来说,真的已经不怎么缺钱了。自己手里的那些资产就是几辈子也花不完。可是这些钱对于一个产业的发展却是远远不够的。他们这次的投入,并不是为了挣钱。他们只是希望自己的投入能够助推一下小镇石墨烯产业的科技进步。让自己国家的石墨烯产业能够更上一层楼。对于他们这样从艰苦环境下跌跌冲冲爬出来的人来说,他们知道,如果不能为一起奋斗的伙伴们谋福利,不能为自己辛苦奉献了大半辈子的石墨烯产业求发展,不能为自己的民族争光,不能让自己的祖国更加的强大起来,永远也不要再受他人的欺辱。自己手上的这些钱就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石墨烯产业是一个正在不断发展,不断进步的朝阳产业。你不进步,很快就会落伍,被淘汰出局。投入这些钱来支持基地的建设,就是为了能够加速产业升级,让我们国家的石墨烯产业始终领先于世界先进水平。让石墨烯小镇的科研水平继续领跑于全国。其实个人一辈子真正能独自花掉的钱是很有限的。金钱就应该被用来为祖国的强大,民族的强盛,百姓的幸福发挥作用才是最有价值的。至于那些整天盯着老百姓口袋里那点小钱,老想着下黑手的家伙,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人。

在这些财大气粗的老板们的大力支持下,李成阳也狠狠地阔气了一把,就连许多学校都不舍得购买的各种最高性能的仪器设备都被他不要命的往家搬。庄教授等一群老教授看到基地里一万多平米的各种实验室和最新款的仪器设备,不由感叹道,要是前些年能有这么些设备和条件,何至于有那么多优秀的学生纷纷出国?

在他们的安排下,各个科研机构和学院的导师们就连自己在单位和学校里的课题都被带到这个基地里来完成。一大票小师弟,小师妹什么的,家都顾不上了,每当到了周末、节假日就成群结伙的往常州跑,着实让上海铁路局挣到了不少车票“银子”。

……

国庆假期,一群老同学聚会。地点被李成阳特意选在西太湖产业园区的花鸟园酒店,其他也没啥,菜也就那样了。千好万好也就一点突出,环境好,景色美。想吃啥不吃啥的都没给碎嘴子黄秋铭插话的机会。正菜四道一个汤,再加一个点心。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了,平时也不差这一口。要严格按照上级八项规定指示精神办。

简单而又丰盛的四菜一汤外加一点心的内容如下。清蒸湖蟹,豉汁翘嘴鲌,红汤河虾,西太湖小炒,虾蓉莼菜汤。最后是一道点心就是那款江南顶级的常州顶黄加蟹小笼馒头。

在顶部下垂着一缕缕各色鲜花的大宴会厅旁的包厢里,餐桌的正中被摆放上一个大大的长方形浅盘,一座用一只只蒸熟的湖蟹堆叠而成的高塔矗立在用几味鲜嫩时蔬勾画而成的湖山一览图的右侧。四道风帆形状的不锈钢支架从四个方向托住了高塔,高塔的顶端是用冬瓜雕刻而成,里面盛满了香气四溢的蟹粉豆腐羹的圆球。跃然盘中的就是一座揽月塔的模样。高塔的下方,被切成极细长丝的姜丝平铺成一块块即将收获的稻田。几根绿色蔬菜围成的长长岸堤将方盘分割成两个大小不一的区域。浅绿色的蔬菜汤汁薄薄的布满了其中较大的一片区域。一叶扁舟正驻泊在浅绿色的蔬菜汁形成的湖水里,小船内的间隔中,被倒上了品蟹用的姜醋汁。寥寥数笔,湖畔金秋景色。跃然盘中。看着这精致的第一道正菜,大家都被震撼了……

“这道菜叫做《湖畔金秋》。名字倒是蛮文艺的,也就一样子货,很一般的湖蟹,很一般的蟹粉豆腐,大家都尝尝,都别客气。”潘晓虎一脸虚假的笑容,自己先取下一只最肥的,再邀请大家动手……

一条长长的浑身打满刀花的翘嘴鲌被放置在椭圆形的长盘正中,用鲜藕雕刻而成的浪花状水台,托起翘嘴鲌的前半身,使得这条未经过烹饪的鲌鱼呈现出昂首挺胸激流勇进的姿态,深褐色浓浓的豉汁以简笔画的方式,在洁白的盘子底部勾勒出水流奔腾的线条。淡金色的幼弱的莲蓬,点缀其间。几片用荷叶嫩尖剪裁而成的柳叶附着在几条水芹茎杆修剪出来的枝条上,勾勒出几支随风飘荡的柳条模样。当一勺滚烫的热油被浇淋在翘嘴鲌身上那隐藏在刀花里的豆豉、姜丝和香葱上的时候,被热油激发出来的鱼肉和豆豉的香味随着蒸腾而上的热气四处飘散。勾起人们急不可耐的食欲。

“这是第二道菜《激流勇进》。那些场面上的人都喜欢这个名字,隐喻升官发财的意思。庸俗,就是庸俗了点。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趁热,趁热吃才行。”说话间,厚脸皮的潘晓虎又夹起鱼肚部位最鲜美的一块,塞入口中。

一只白底圆盘上面,透明的围挡托起了用大大的荷叶构成的一座池塘,池塘里嫩白的鲜菱片和金色的荷花花蕊漂浮在褐色的酱汤汁上,汤汁的中部是用刚刚从油锅里捞出的,被煎炸到恰到好处的鲜红色河虾堆聚而成的小山。一抹嫩绿从鲜红色的河虾堆成的小山顶部悄悄地冒了出来,飘散出淡淡的葱香。褐、金、白、绿以及那用荷叶围成的池塘简约明快的烘托出河虾的鲜美。圆盘的四周,切成细丝的蒲草嫩芯,菱根,荸荠,茭白被摆放在修剪成小碟形状的鲜嫩荷叶上,整齐的排放在荷塘周围的四周,暗黑色的蚝油汁在圆盘的空白处龙飞凤舞的写着《荷塘月色》四个行草字样。

嫩白的荸荠,鲜菱,嫩藕,折耳根,以及点缀其上的几丝青红椒构成了最后一道《太湖清韵》的全部内容。原生态现采现食的江南风味不需要用辛辣来掩饰食材的异味。经过第一道清蒸湖蟹的膏脂肥厚。第二道豉汁鲌鱼的浓郁深隽,以及紧接而来红汤河虾的滑腻鲜美。连续的鲜味冲击毕竟会使得味蕾感觉有些疲惫,而这清淡简朴的素色小炒,正如一道和煦的清风给人带来了些许爽滑和清凉。

江南顶级的,皮薄、馅大、卤多的常州顶黄加蟹小笼馒头被端上桌面,一摞四只的小小竹制蒸笼里,每一笼只有小小的6只。在这种讲究一个“宁可人等馒头,不可馒头等人“的常州小笼馒头中又分随号、对镶、加蟹三种,“随号“就是不加蟹黄,“对镶“就是一笼馒头有3只是加蟹的,另外3只是不加蟹,“加蟹“就是全部加蟹粉的。而顶黄加蟹小笼馒头的就是在普通加蟹小笼馒头的顶部加上一块现剥出来蟹黄。以更增添小笼馒头的鲜味。一笼馒头又称一客,本地老吃客堂吃时通常只会点“对镶“,在他们看来:吃加蟹馒头只有一只随号、一只加蟹夹花着吃,才能充分体会到蟹的鲜美,如果你总是吃加蟹的,嘴中味觉就会有些迟钝,越来越感觉不到蟹的鲜味了。所以会产生“对镶“这种约定俗成的名称。

打开笼盖,潘晓虎挟出一只在盛放着镇江金山香醋的碟子里浸一下,再用筷挟起来,馒头朝外面侧一点,咬开底部一边的皮子,小心的吸吮了一口鲜美的卤水,再把开了口的小笼馒头浸到醋里,让醋进入到馒头里边,然后把整个小笼包放入嘴中。含糊的的招呼大家品尝。

黄秋铭指点着一摞的小笼馒头对几位南京来的同学介绍说,加蟹小笼馒头确实是常州的最好。上海老城隍庙南翔小笼那种皮厚馅少价格高的就别提了。无锡的在馅料里加点酱油加点糖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打算用这种浓油赤酱的味道来遮掩自家蟹黄的不新鲜吗?其实真正螃蟹的鲜味只需要沾点醋就足够了,用姜丝配黄酒只是为了中和一下螃蟹自身的寒性。如果用太多的调味,反倒显不出螃蟹的鲜美。在无锡几年的大学生活中,最叫人受不了的就是无锡人对糖的疯狂追逐,只要能入口的,不放点糖就不知道该如何食用了,烧个糖醋排骨放点糖,做个糖蹄加点糖都是没问题的,可是炒个咸菜毛豆子也要加点糖,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我们这些话,也就在小范围了自己议论一下,大家就不要到外面传达去了,省得那些小心眼的上海人,戆屑屑的无锡人有意见。

全透明的汤碗里,浅绿色的汤汁里漂浮着软嫩而又有些弹滑的莼菜。暗绿色莼菜之间漂浮着一块块白如凝脂的虾蓉,用汤勺舀上一勺。轻轻地抿上一小口,凝脂一般润滑的虾蓉瞬间融化在舌尖,留下了无穷的美妙回味,润滑弹爽的莼菜轻轻地弹开被遗留在舌尖的虾蓉,使得鲜甜而有些黏腻的舌尖又恢复了初始的清爽,让这略显清淡的汤水呈现出别具风情的层次,最终又渐渐地归于平静。这一道名为《踏雪归来》的清汤,又给人留下了久久的遐思。

当今年新产的香米饭被端上桌时,这道简朴而又不简单的四菜一汤一点心的午宴就到了尾声。

“怎么样?这几道不上台盘的小菜,马马虎虎还能入得了诸位的法眼吧。”洋洋自得的潘晓虎假装谦虚的问了在座的诸位一句,期许能获得大家的赞赏。“马马虎虎吧。味道也就那样了。形式主义,都是些形而上学的虚荣。”黄秋铭深藏自己的惊叹,又摆出一脸看不上的神情,假装毫不在意的答了一句。让潘小子的期许再次的成为了泡影。

来到死党李成阳宽敞明亮的所长办公室里,躺在沙发里不肯挪动一下的黄秋铭,一脸戏谑的看着李成阳所长:“小李子,最近怎么样啊。又勾搭了几个美女呀?你们家门口那位盛小毛有没有搞上手啊?

“去去去,把“子”去掉说话,什么搞上手啊?你以为都跟你似的。”

“唉,小李子呀,你变坏了。你看看你,现在都腐朽堕落成什么样子。一点也没有了曾经的憨厚善良模样。”指了指玻璃隔墙外那一群忙碌中的师弟、师妹们,黄秋铭又接着说。:“你看看你,从一个善良的人,一个努力勤奋的人,一个曾经为祖国做出突出贡献的科学工作者,变成了一个骑在人民头上。剥削人、压迫人,欺负人的寄生虫。你难道就不感到羞愧吗?”

在黄秋铭义正辞严的批判中,李成阳毫不在意的回答道:“别扯没用的,赶紧说吧,这次回来,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嗨,嗨,嗨,你听我说……”坏小子黄秋铭。招招手让李成阳靠近自己一些,鬼鬼祟祟的小声说了起来。随着黄秋铭的述说,两个死党不时的爆发出低低的笑声。

“这么说,我们手上的这个常温超导电机很有可能被采用了?”

“那是必须的,你们家那个庄老狐狸也不是个好东西,阴得狠。整天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每次开会都要跟着那些反对者提出这个问题,那个不行,翻来覆去的都是些枝枝节节的旁支末梢。可是在冯老头面前就原形毕露了。还自诩是深入敌后,从内部瓦解敌人。你看看,你老师为了帮你脸都不要了。下次过来,你可要给他老人家多挑几个美女哦!”

“去你的,你以为都像你?”

“一会等那几位酒醒了,我们搞一个小型碰头会,让大家都提一提,看看有哪些可以用上去的。机会难得,该下手就下黑手。千万可别落下。”

在另一个房间里,一副狗腿模样的潘晓虎正在压低嗓音,悄悄向老板汇报自己打听到的情报:“这一次机会很大,我们的高分子形状记忆材料很有希望入选,还有那个相变储能面板也有希望。你看晚上你要不要出个面,请这帮家伙去影视基地看看?对,就找那个叫韩晓月的。就是李成阳的表妹。我看那个黄秋铭就对她有点想法。嗯嗯,你先去安排一下,我再去盯紧点。不能让这不靠谱的小子跑了……”

8

第二十二章 老实孩子李成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