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峙壁山传奇>第三十四章﹑大闹缙南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四章﹑大闹缙南镇

小说:峙壁山传奇 作者:永兵 更新时间:2021/10/11 1:07:08

第三十四章﹑大闹缙南镇

半夜时分,熟睡中的沈仕杰被耳旁的小铃铛惊醒。

他动作极快,翻滚下床,连续几个侧滚翻,在小铃铛第二次轻微响起时,已经悄无声息的躲到了大门旁的墙壁下。

这扇墙壁和大门成九十度,是窗户外射进来的月光暗影处。

大门被人用匕首拨开了门闩,轻轻的脚步声传了进来。从传来的脚步声,沈仕杰判断出有五个人。

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身影,他手里举着枪,如鬼魅般的踮着脚,一晃一晃的往前轻轻的跃进。

显然,南面窗户上透过来的昏暗月光,让黑衣人看见了屋子里木床位置的改变,他站住脚迟疑了一下。

沈仕杰明白这个黑衣人对屋子里的家具摆放位置了然于胸。

木床的位置现在处于南面墙角的光线暗处,离大门又远,看不清楚床上的情况,黑衣人只有慢慢的往前走。

黑衣人的后面跟进来两个同样拿着手枪的黑衣人,在他们后面是两个手持长枪的彪壮警察。

沈仕杰等五个人全部进屋了,站起身走上前,伸开双臂抓住后面两警察的脑袋猛地撞在了一起。

力量太大,“咕咚”一声,两个警察的脑袋就像两个石蛋碰撞在一起那样发出巨响,即刻头骨崩裂。

沈仕杰双手抓着两个警察的头颅往两边一拨,借力身子猛地翻跃,一个右侧旋起,左腿飞出,脚掌重重的打在了前面右侧黑衣人的侧脑上,把那个黑衣人踢得侧身两步,“咕咚”一声脑袋撞到西墙上,倒地不动了;就在左脚掌打在黑衣人的侧脑之际,借着打击的回力,左脚还没落地,身子已猛地左转旋起,右腿飞出,右脚掌狠狠的踢在了左边那个黑衣人的头上,把他踢的一头撞在了大木柜上,木柜的面板破裂,他的头插进了木柜里。

可怜两个自诩武功、枪法高超的黑衣人,就这样被踢的颅内出血,稀里糊涂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黑衣人,听到后面的动静,迅速转身,枪口对后,可他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情况,就被横着飞来的一脚踹的连着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沈仕杰一个泰拳动作,右膝盖拱起,飞身跃前,身体落下时,膝盖重重的顶在了那个黑衣人的胸上。只听“啊”的一声,那个黑衣人的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沈仕杰的动作连贯,就在膝盖顶着黑衣人胸口的同时,右手掐住了他的喉咙,左手抓住了他到此时仍然死死攥着手枪的腕子。

他用力向上一掰,“咔嚓”一声,黑衣人持枪的右手腕被折断,因为喉咙被掐住,他痛得浑身抽搐,喊不出声。

沈仕杰松开黑衣人的手腕,摸到了掉在地上的手枪,是一把M1911柯尔特手枪。他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

“你们是谁?”黑暗中,沈仕杰厉声问。

黑衣人喉咙里咕噜咕噜痛苦的说不出话。

沈仕杰的左手松开了一点。

“我们是南京**党部行动处的!”黑衣人的声音有些狂妄。

沈仕杰心里一惊,没想到**党部的人能追出两千多里,而且能准确的把他堵在屋子里?看来这些人并非等闲之辈,想想都觉得后脊梁有些冰冷。

“你是什么人?”

黑衣人更加狂妄了,扯着公鸡般的嗓音说:“老子是**党部行动处二组组长。识相的就把老子放了,也许你还有一条生路!”

沈仕杰冷笑着说:“原来你是活阎王的手下。你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黑衣人浑身颤栗起来,不敢说话了。

“你们来了多少人?怎么知道我在缙南镇的?”沈仕杰用枪口顶着黑衣人的太阳穴问。

“上峰判断你会穿越大别山,逃往泰丰山的老家去,所以派出了**党部的各路人马。我们会同各地的党部人员,联络当地的警察和驻军,全面围堵你。现在通往大别山的各个县﹑镇﹑村庄都有我们的人,周围的驻军也出动了,各个要道口﹑关隘全部封锁了。”

沈仕杰心里有些错愕,没想到这帮人把他的心思摸得透透的,竟然猜到了他走那条路。

“去泰丰山,不只有陆路,还有水路,而且更近,你们为什么不到水面上去堵截呢?”沈士弘疑惑的问。

“上峰说你是只猛虎,肯定往山林里面钻!如果离开山林,你就变成一了只病猫,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料你不会跑到船舱里去把自己困死!”

“嗷,你们上峰还真看的起我!他那么自信、那么了解我——如果我不来这里呢?”沈仕杰嬉笑的说。

黑衣人听到沈仕杰转变了口气,些许放肆的说:“我们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你逃往哪里都有人等着你!**谋本部二厅的人负责上海和徐州方向,我们负责安庆和江北方向。特别是通往大别山的通道,是我们重点围堵你的地方。所以,无论你有天大的本事,无论你逃往哪里,都是插翅难飞!”

沈仕杰满脸的不屑,好奇的问:“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又是怎么准确的锁定我这间房的?”

黑衣人得意了,口气轻狂的说:“我知道沈副总队长是侦缉高手,但弟兄们也不是吃干饭的!我让缙南镇警察局派出了所有的眼线、暗探,到镇子里的各处蹲点打探,凡是发现口音是外地人的,一律报告。你在酒馆吃饭的时候,里面的暗探听出了你的外地口音,即刻回来报告了。我根据他所描述的身形、相貌,确定八九不离十就是你。为了准确的确定是不是你,我到酒馆对面的面馆里等着你出来。我在南京的时候见过你,当你从小酒馆里出来的时候,就确定是你了。”

“嗷——既然你确定是我,为什么不开枪?或者一拥而上把我抓住?”沈仕杰不解的问。

“如果当时开枪——就大功告成了!”黑衣人口气遗憾的说。“嗨——可惜,我想抓活得,所以……”

“是上峰给你们下达了命令要抓活得?”沈仕杰听了黑衣人的话,知道**党部还是想针对柳子桀,开始担心起他来。

沈仕杰的话戳到了黑衣人的痛处,他痛苦的摇了摇头说:“上峰说最好是抓活得,但实在不行,死的也要。因为他们知道你太厉害,恐怕我们不是你的对手。”

“嗷——接着说。”沈仕杰更加好奇了。

“临行前,上峰开会部署时说,你功夫、枪法了得,让我们加倍小心,尽量抓活得。要我们一定要充分利用各地警察力量,发现你的行踪立即通知附近的驻军一起围堵,发挥人多、枪多的优势,制服你。实在不行,可以就地正法。”

“嗷,你们还真瞧得起我。”沈仕杰一脸的桀骜不驯。

黑衣人痛苦的不说话了,他心里直懊悔,恨不听上峰的话,没有重视沈仕杰。他仗着三个人都是特训班的顶尖高手,认为上峰夸张了沈仕杰的本事,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心想,就是此人有三头六臂,凭着他们三人的本事也可把他按住了。为了保险起见,行动前又从警察局里挑选了两个高大强悍的壮汉跟着他们一起上楼抓捕,其他警察则在下面包围客栈。

他知道沈仕杰逃亡了半个多月,已经精疲力尽,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专门等到夜深人静,趁他熟睡之际下手。只要上楼悄悄的把人按在床上,凭着他们五个人的本事和力气,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济于事。没承想鸡飞蛋打,落到现在的处境。

沈仕杰见黑衣人不说话,用枪管敲了敲他的脸,说:“既然活得死的都要,干嘛还费那么多事,一枪了解不就可以回去交差了吗?”

黑衣人这才缓过神,后悔的说:“想——想抓活得,领取高额奖赏!”

“嗷,有多高的奖赏?”沈仕杰来了兴趣。

“取下你的首级,奖赏大洋两百块;如果活捉你回南京,奖赏大洋一千块。”黑衣人嗫喏的说。

“哈哈哈……”沈仕杰嘲讽的笑了。心想: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果他们围捕的时候直接开枪,仗着人多势众,还有胜算的可能?可想抓活得,那不是找死吗?

“嘿嘿,这叫什么?这就叫贪心不足蛇吞象!”沈仕杰用枪管敲打着黑衣人的脸蛋说。

黑衣人的口气强硬起来:“缙南镇一百多名警察已经把这里团团包围了,你就是插翅也难飞出去!我知道你的枪法好、本事大,可好虎难敌群狼,还是乖乖的投降吧!”

“群狼?哈哈哈,你们是群狼吗?”沈仕杰讥笑的用枪管拍打着黑衣人的脸部说。“我看,你们最多就算是一群看家狗!”

黑衣人显然不服气,使劲抬着头说:“你把我放了,我可以保你平安的离开缙镇!”

“嗷,你如何保我?”沈仕杰煞有兴致的笑着问。

黑衣人得意的说:“我在缙南镇一言九鼎,只要我开口,他们都要听我的!”

“是吗?缙南镇这么多警察都会听你一个外来人的?”沈仕杰调侃的嬉笑着说。

“嘿嘿,你还不知道**党部的厉害吧?”黑衣人骄狂起来,口气蛮横的说。“别说这些小小的警察,就是党国的军队,也要听我们的!”

“哦,这个我倒是知道,你们处长活阎王,不是叫谁三更死,谁就活不到天亮吗?你们比蒋委员长还厉害!”沈仕杰的口气冰冷起来。

黑衣人一听口气不对,即刻又服软了。“我错了,我错了!党国的军队要听委员长的!”

这时,走廊的木楼梯上传来轻微嘈杂的脚步声。

沈仕杰知道又有人上来了,不想再跟黑衣人啰嗦,冰冷的嘿嘿一笑说:“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党国的军队听谁的,管你屁事?你还是想想见了活阎王跟他聊点什么吧?”

“长官饶命,长官饶……”

沈仕杰手腕一用力,黑衣人的脖子“咔嚓”一声断了,他像被宰杀的小鸡一样,手脚蹬了几下,身体痉挛一会,不动了。

沈仕杰把手枪插在腰间,从黑衣人身上搜出来三个弹匣摆放到圆桌子上。他又搜查另外两个黑衣人的手枪,两支都是德国原装的驳壳枪。在每个人身上搜出四个压满子弹的弹匣,全部整齐的摆放在圆桌上。圆桌抬到了屋子门口的边上。

听着走廊里的动静,有大批的人员上了楼,正在慢慢的接近他的屋子。

沈仕杰走到南面的窗前悄悄的往外看,黑衣人说的没错,他已经被包围了,街对面的几个屋脊上趴着的都是举枪对着他窗户的人。街道上也有十几个人举枪对着客栈的门口,对面黑暗的屋檐下有多少人,他就看不见了,但也露出了不少的枪管。

他绕道了北面窗户,因为客栈没有后门,所以北面街道上的人少一些,但月光下看见有五六个人拿着步枪趴在那里,枪口对着他的窗口。

沈仕杰双手拎着驳壳枪靠在了门边,卸下驳壳枪里的子弹匣,检查了里面的子弹,然后“咔嚓”把子弹匣推上,打开了枪的机头。

走廊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因为门是半开着的,沈仕杰掏出身上的小镜子偷偷的往走廊上看了看。

北面窗户上的月光把走廊映照的非常明亮,警察们两个人一起,端着枪像鬼魅一般一踮一踮的轻轻往前走。整个走廊上黑压压的都是人,看来他们真的采取了人海战术。

当走廊上的脚步声接近门口只有七八米时,沈仕杰闪身站在了大门中间,双手持枪,对着前面两个警察的眉心同时开枪。

“啪啪”两声枪响,走在前面的两个警察眉心中弹,身子被子弹的强力推的往后仰面倒下。

前面的警察向后倒下,走在第二排的两名警察展现在沈仕杰的枪口下,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啪啪”又是两枪,同样眉心中弹,仰面倒下。

沈仕杰站住那里瞪着桀骜不驯的眼神,双臂平伸,双枪“啪啪啪……”的长点射,枪枪击中警察的脑壳,一排排警察如多米诺骨牌般齐刷刷的向后倒去。

五六排以后的警察反应过来了,转身就跑,把他们的后脑勺暴露给了沈仕杰,“啪啪啪……”的枪响,子弹打爆了他们的脑袋。这次他们是扑街状的向前趴下。

走廊上躺满了警察的尸体,整个客栈里只有逃跑时惊吓的鬼叫,却没有一句痛苦的呼喊。

有两个跑到楼梯口的警察被打中了脑瓜,整个人顺着楼梯滚了下去,把后面楼梯上的人砸倒,一个跟着一个的往楼梯下滚去。

客栈安静了,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句伤员的哀嚎。

沈仕杰从圆桌子上拿起两个子弹匣换上,站在门口,双手拎着枪,盯着楼梯口。

缙南镇的党务专员,看到南京**党部的人没有下来,吓得站立不住了,命令警察局长再往上冲。

警察局长被逼得无奈,只有挥动着手枪逼着警察往上冲。

楼下的警察看见枪手没有追上来,胆子又大了起来。一个警察小队长在局长的严厉督促下,蹑手蹑脚的走上楼梯,趴在楼梯口伸出半个脑袋往走廊里看。

沈仕杰双手举枪,对着楼梯口处月光下的半个黑影脑袋“啪啪啪啪”连开四枪,四颗子弹打中了那半个脑袋。可怜的警察小队长,头上的天灵盖几乎被掀掉了,脑浆混着血浆一起喷涌出来,人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楼下客栈里聚集的警察,举着火把上前一看小队长的模样,吓得“哇”的一声大叫,鸟兽散般的冲出了客栈。

警察局长看见小队长的模样,四枪几乎打在了脑袋同一个地方,出现了一个鹅蛋般大的血洞,吓得他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他当了半辈子警察,山里的强悍土匪见多了,江湖大盗见多了,军阀兵痞见多了,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在黑夜中能指哪打哪的人。他浑身颤栗着,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听着楼梯上半天没有了动静,沈仕杰冷笑着把大门关上,走到了南面的窗前往外看。

客栈里的警察几乎全部跑到了大街上,一个个惊慌的端着枪对着客栈的大门口。

沈仕杰讥笑着站在南面的窗口旁,拉开窗户,对着大街对面屋脊上趴在的警察“啪啪啪……”连开数枪,把五六个警察打的像皮球一样混下的屋顶。他闪身躲回窗后时,其他屋脊上的枪声响了,子弹把窗户打的啪啪响。

等到对方的第一排子弹打完,正在拉枪栓上子弹的时候,沈仕杰站到了窗口处,双手举枪对着其他屋脊上的警察连续的长点射,那些屋脊上瞬间像下饺子一样,“咚咚咚”的往下掉人。

缙南镇的警察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个个吓得躲进大街的屋檐下不敢露头了。只有北面小街上的警察不知道这些。

沈仕杰把两支驳壳枪的弹匣卸掉,换上两支装满子弹的新弹匣。他把两把驳壳枪放在北面窗下的长条几上,一手抓着一个黑衣人放到长条几上趴着。

他把床底下的背包拿过来,把腰间的手枪和剩下的弹匣全部塞进背包里,然后把它背在一个黑衣人身上,把床单撕成布条,捆绑好。

做好一切准备,沈仕杰推开北面的后窗,双手抓起一个黑衣人仍出了窗口。

“啪啪啪……”街对面的屋脊上、房檐下,闪现着无数的光点,子弹对着落下的黑衣人打去。

沈仕杰咧着嘴笑了笑,双手抓起驳壳枪,拎起那个背着背包的黑衣人仍了出去。这时下面虽然也有枪声,但稀稀落落,显然那些埋伏的警察还没来不得及给子弹上膛。

沈仕杰跟着背包的黑衣人从窗户口跳下,他双腿站上窗户台的一刻,双手的驳壳枪“啪啪啪……”连续响起。

当他从六米多高的窗户跳下时,屋脊上的六个警察全部中枪,滚下了屋顶。

落地时,顺势几个侧滚翻,沈仕杰躺在地上双手开枪——“啪啪啪……”屋檐下正在忙着拉枪栓,给子弹上膛的警察,接连中枪倒下。

沈仕杰双手持枪躺在地上停了一会,有几个警察从一间屋子里冲了出来,他“啪啪啪”连着几枪干掉了剩余的警察。

当确定后街再也没有能站着的警察了,沈仕杰才起身对着几个中枪没有死的,仍然挣扎乱动的警察补了几枪。

他从黑衣人身上取下背包背在肩上,沿着街道旁的屋檐快速向西面跑去。跑了不到一百米,就是一条朝北的横巷,他迅速拐了进去。

当他从横巷里出来时,听到客栈的后街上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知道前街的警察绕了过来。

9

第三十四章﹑大闹缙南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