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再造汉明>第五章 肥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肥皂

小说:再造汉明 作者:曲石 更新时间:2021/9/21 16:52:52

在明代,洗手、洗衣、洗澡的用品有四种,即皂角团、猪胰子、草木灰、无患子。穷人家买不起皂角团、猪胰子,身边又没无患子时,就用草木灰浸泡衣服,然后用棒槌不断地敲打衣服,也能把衣服洗干净,只是漂洗的时间比较长。

苏州各座山上都长有无患子树,通常在5月—6月开花,7月—9月结果,中医上将果核入药。无患子的果皮中富含皂苷,将果肉、果皮用布包裹起来后不断用手揉搓,会产生大量泡沫,用这种富含泡沫的无患子果皮汁就可以洗手、洗头、洗衣、洗澡。

明代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头发都很长,洗发时如用皂角团,洗一次发会消耗一大块皂角团,因此很多人用木槿叶洗发。农村每家每户都有院子和自留地,苏州农村喜欢用木槿树、蔷薇来做篱笆,木槿树叶就长长被利用来洗发。木槿叶中含有丰富的肥皂草素、肥皂草甙,有类似于肥皂的作用。取新鲜的木槿叶洗净之后,搓揉出绿色汁水,然后用纱布过滤,取汁水洗头,最后用清水冲洗头发即可,用木槿叶洗过的头发也相当滑爽。即使在后世,还有很多农村妇女用木槿叶洗发的习俗。

后世还流行用桑叶洗发,但利用的不是桑叶的清洁功效,而是养发功效。桑叶中含甾醇类、黄酮类物质和维生素,如坚持用桑叶洗发可起到乌发、润发、防脱发的功效。

第二天刘云龙起床后,吃完早饭,对父亲说,要去城里买点做工具的材料。

从水车浜进城,可以跨过枣市桥,沿着胥江,再进胥门,也可不过枣市桥,沿着胥江走到运河边,沿着纤道往南,再从吴门桥进盘门。胥门外横跨京杭大运河(胥江)的枣市桥并不是官府所建,而是由商人捐助后建造的,是一座三孔石拱桥。

刘云龙过了枣市桥,就到了桥北的枣市街。因商人在此集中贩卖枣子,故称枣市街。街上不仅卖枣子和其它新鲜水果的店铺多,与枣子有关的商铺、作坊也多,如枣泥饼、枣子粽子、枣子糕、枣子糖,还有冶铁坊、打铁铺、木匠铺、碾米坊、面粉坊、酱油坊等,沿枣市街的胥江北岸,停泊着各色船泊。胥江的南岸是高木桥、水车浜、张家场村的农田。

明初,走过枣市街向东,可经万年桥进入胥门。弘治年间,内阁首辅严嵩到苏州来游玩时,看到万年桥后,对此桥赞不绝口。苏州府的官员为了拍严嵩的马屁,竟然把万年桥拆了下来,作为礼品送到了严嵩的老家江西分宜,在分宜替严嵩建了一座“万年桥”,害的苏州人从此后在胥门不得不摆渡进城。

刘云龙没有摆渡进胥门,而是沿着护城河(古运河的一部分)西岸的纤道,来到阊门外的山塘街。

阊门外的山塘街是苏州商贸中心,在山塘街几乎可以买到国内所有的商品。刘云龙来到山塘街,趁买东西的时机了解一下各种物品的价格。

明代重量衡1石等于76.75公斤,1斤等于594克(注:明代各地重量衡有差异,有些地方1斤等于594.6克。后世苏州博物馆馆藏的明代砝码经率定,1斤等于593.1克,考虑到年代久远后的腐蚀,明代的一斤应该是594克),明代的1斤相当于后世的1.188市斤。明代还有一个重量衡单位“担”,1担等于100斤(即59.4公斤,比后世的1担多9.4公斤)。1斤等于16两,即1两等于37.07克;1两等于16钱(后世不少中药店仍以16钱为1两),即1钱约等于2.32克。

明代的货币,前期主要以宝钞为主,后期宝钞在民间基本废弃,交易主要用银两和铜钱。自唐代铸造开元通宝后,货币的换算实行十进制,即1两银子等于10钱,1钱等于10分,1分等于10厘。铜钱以“文”为单位。

万历年间,1两金子等于10两银子,1两银子等于1000文,1000文铜钱等于1贯或1吊钱。冯梦龙小说《醒世恒言》第三十三卷《十五贯戏言成巧祸》中娄阿鼠为还赌债盗走十五贯钱,还杀死无锡肉铺老板尤葫芦的故事,就相当于娄阿鼠偷盗了15两银子。

到了崇祯年间,由于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人进行贸易,银两大量输入,导致银子贬值,加上连年战乱,物价上涨,崇祯十三年年中,1两金子等于15两银子,1两银子等于2000文。

刘云龙在山塘街了解到,大米的价格是每斤28文(每石2.14两银子),面粉的价格略比大米便宜,每斤27文(每石2.07两银子)。据店家称,大米和面粉的价格在2年前每石1.6两银子左右,从去年已涨了很多,而南京的米价比苏州高,1斤米需要30文。

做豆腐的黄豆价格每斤21文(每石1.61两银子),豆油的价格每斤40文。

刘云龙一听,心想大豆的出油率只有20%,怎么豆油的价格每斤才40文,这明显不合理呀。店家忙解释道,因粮价上涨,黄豆价格也上涨了,豆油暂时还没涨价,估计不久也会涨价。刘云龙听后,觉得这个掌柜还是有点良心的,没有趁机把豆油价格抬高。

食盐的价格是每斤10文。苏州因靠近松江产盐区,所以食盐价格并不贵,在南京每斤食盐的价格已抬高到了每斤15文。据说在徽州、九江等地区每斤食盐的价格高达20文以上。

猪肉统肉每斤40文,大排、瘦肉每斤50文,肋排每斤35文,杂骨每斤20文,肥肉每斤18文,板油每斤15文。

在后世,无论是大排还是小排都比肉贵,但在明代由于生活水平低,吃肉是很奢侈的事,因此肉比肋排、杂骨贵。后世的人肚子里的油水多了,不再稀罕吃肉,追求的是口味,排骨的口味自然优于猪肉,每只猪只有30多斤排骨,所以排骨比肉贵,即使杂骨也与猪肉价格差不多。

红糖每斤150文,大概是米价的5倍,白砂糖每斤250文,大概是米价的9倍。

了解了一些物品的价格后,刘云龙找到了一家卖食用碱的店铺,在铺子里买了20斤碱,价格是每斤20文。

食用的碱有土碱、炼碱二种。土碱是用碱土熬制的,有好多地方都熬制土碱。炼碱是对盐湖在冬季的结晶物进行加工后制取的。因炼碱比土碱纯度高,因此价格也略高一些,土碱的价格是每斤18文。

尽管苏州人的主食是大米,还用米粉做团子、糕点,但苏州人早上喜欢吃面条,很多苏州人还一大早赶到面店吃头汤面。做面条就要加碱,来消除面粉中的怪味,俗称“醒面”。

刘云龙买的是炼碱。买碱时,他向掌柜打听,这些碱是从哪里进货的?

掌柜说是从山西、陕西、宁夏、河南来的炼碱。又说,以前的碱还有来自**(明代汉人称蒙古人为**)的,但最近几年那边进不了货了,陕西、宁夏这几年战乱不断,所以现在我们只从山西、河南进货,价格也已涨了5文。

刘云龙知道,皇太极控制蒙古后,蒙古自然与大明的商贸受到了阻碍,蒙古的盐湖所产的天然食用碱已不能流通到汉地了,陕西、宁夏的盐业自然也受李自成的民乱所影响,供货不足。

刘云龙又问,平时除了面店来买你们的碱外,还有哪些人来买?

掌柜说,还有染坊,他们煮炼、熬丝时要用碱。

棉织物表面都有一定程度的杂质,在染色前都要用碱进行前处理。蚕丝的外层有丝胶,丝胶中含有色素、油脂、蜡质等杂质,没脱胶的蚕丝称为生丝。染丝前必须用碱把这些杂质去掉,脱胶后的生丝才能称为熟丝。熟丝染色后,就能织绸布,再印花或缂丝。生丝织成绸布后,也要进行脱胶,才能染色,再印花或缂丝。

刘云龙听后知道这些染房买了碱之后,把碱放入石灰**中,制成火碱(即烧碱),清洗织物,去除棉织物、丝织物的蜡质、油脂、果胶。烧碱也能做肥皂,但适合于洗衣服,不适合于洗澡。

刘云龙买了碱后,在上塘街买了20斤板油(即猪膘)。板油比猪肉便宜多了,1斤只需15文,它的出油率是60%,也即花30文买2斤板油可熬制1.2斤猪油,比涨价前的豆油、菜籽油便宜。

接着他花了80文买了2斤烧酒。

明代已有采用蒸馏技术制取的高度白酒了,其酒精度比自制米酒的度数要高,白酒也如后世那样分高档低等,刘云龙没有买高档的“三白酒”,只是买了普通的白酒。

他接着又花了40文,买了4斤盐,花了120文,买了2斤松香。

松香是从松树上的伤口上流出的天然分泌物,粘度很高。嘉靖年间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上对松香有详细描述“松脂,别名松膏、松肪、松胶、松香。”主要用于颜料制作和中药成分。

他把东西背回家时,身上只有50多文了。

回家后,他赶紧把院子前河沿旁的栀子花采了。

栀子花是常绿灌木,每年5-7月开花,花为白色,花香喷鼻又素雅,苏州人常把栀子花、茉莉花、白兰花用作茶之香料,即花茶。

采好栀子花后,刘云龙又用斧子砍了2根慈孝竹竹子。苏州人称之为“慈孝竹”的竹子学名为“孝顺竹”,有些地方也称为“凤尾竹”。这种竹子高度在5-7米,直径在1.5-2.5厘米之间,它长长依偎在母竹身旁一丛丛地生长,因此被称为“慈孝竹”。农村人种植这种竹子主要用来搭瓜棚,比如黄瓜棚、长豇豆棚、四季豆棚等,也常常用来做钓鱼竿。

他把慈孝竹的竹枝砍掉后,把竹子锯成3米一段的长竹竿,用细长硬木把竹竿内的竹节捅掉,这个竹竿就成了空心的竹筒。然后在前院用木柴点了火堆,把竹竿用文火煟弯成“Π”形。

栀子花有了,竹竿有了,他又做了个木质锅盖。自己是木工出身,做锅盖很容易,锅盖上有2个直径2.5厘米的孔。

最后,他用木板做了3个有底木框,每个木框内侧长度约1尺(32厘米),宽度约6.25寸(20厘米),高度1寸(3.2厘米),再在一块小木块上刻上“清泉”二字的凸形反体字。

准备工作做好后,刘云龙让弟弟在灶膛烧火,先提炼栀子花油。

刘云龙将洗净的栀子花放进锅中的蒸笼,盖上锅盖后,把2根空心竹管的一端塞到锅盖的孔中,周边的空隙用泥土封闭,竹竿的另一端引入一个小陶缸中。锅中的栀子花受热后,蒸汽沿着竹竿被引到小陶缸中,冷却后,栀子花的精油就漂浮在水面上。

因猪油有天生的腥味,用来做肥皂的话必须加入香料来遮掩猪油的腥味。

得到栀子花的精油后,再熬制猪油。

刘云龙把板油切成小块后,把板油放进大锅后,又放了点水,开始熬荤油。

有些人熬制猪油(俗称荤油)时,不放水直接熬油,这容易起焦,熬出来的油有很重的焦味。

刘云龙家的灶头有二口锅,一口大锅,平时烧饭用,一口小锅,平时烧水炒菜用。熬完荤油后,把油从大锅里取了出来,再从水缸里舀了几勺水倒到2个锅里。

苏州城里人饮用的水,一般是用井水,农村人饮用的通常是河水,要在水缸里放一些明矾,待沉淀一个时辰后再饮用,也有饮用井水的。

刘云龙记得后世有个乡镇企业替某品牌肥皂厂做肥皂,碱水和油的比例大约是5:1,于是称了11斤碱水,舀了2斤油,又放了点栀子花精油与碱水、油混在了一起。他在大锅里倒了半锅水,小锅里,水不多,倒了半斤盐,不断搅拌,让盐随着水温的提高全部溶解。刘云龙把买来的1斤白酒用水稀释,加入50克松香,不断的摇晃,很快松香就全部溶解了。小锅的水烧开后,刘云龙关照弟弟将小锅停火,让这个锅里的盐开水自然冷却。大锅继续烧火,待大锅的水烧开后,把碱、油全部倒入锅中,用铁铲不断地搅拌。当大锅里的水有点蒸发后,就往锅里添加已稀释过的酒水,保持锅内物原有的体积,经不断的搅拌、添加酒水,直到锅内的混合物和粘稠的浆糊差不多,表面看不见油脂后,刘云龙让弟弟停火,静静观察十分钟后,看到表面确实没有油脂后,再从盐水锅里舀了几碗水倒入粘稠的混合物中,让弟弟继续烧火,不断用铁铲搅拌,搅拌10分钟后,刘云龙把皂化物倒入做好的木框内,用铲子刮平后,把木框拿到后院去晒太阳。他用鼻子闻了一下,还行,猪油的腥味几乎闻不到,倒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刚刚在制作肥皂时,添加白酒是为了便于油脂更容易溶解。添加松香是能增加肥皂的泡沫,松香放的多,肥皂的泡沫就多。添加盐是为了让皂化物产生盐析。

3

第五章 肥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