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再造汉明>第七章 轴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轴承

小说:再造汉明 作者:曲石 更新时间:2021/9/23 16:53:06

刘云龙手头宽裕后,开始寻思着下一步计划。

妈妈的纺线机有3个锭子,可1天最多纺2斤棉花,赚40文。村长家的缫丝机要5人操作,每天可以缫丝30斤茧子,赚1800文,每天人均可赚360文。现在还没有蒸汽机,要改进纺线机、缫丝机,只能借用后世英国的珍妮纺纱机、中国广东的陈启沅缫丝机。

珍妮纺纱机是17**年由英国人詹姆斯·哈格里夫斯发明的。最初是一种拉细机,后进行改进后称为纺纱机。

陈启沅式缫丝机是华侨陈启沅于1872年在家乡创办“继昌荣”缫丝厂时设计的,需要用到锅炉,只能待以后有条件了再说。

要仿制珍妮纺纱机、陈启沅缫丝机,都要使用轴承,因此必须先要做轴承。纺纱机、缫丝机上用滚珠轴承就可以。滚珠轴承有内圈、外圈、滚珠和保持架。这个时代的钢,其质量还不过关,而且一般铁铺的炉子还没法把铁化成水,只能用青铜。后世好多纺机的轴承也是用青铜做的。

要做轴承那得先设计轴承。要设计轴承,还得有笔。

现在又没有铅笔、钢笔、圆珠笔、蜡笔,只有毛笔,尽管毛笔可以画画、写字,但要是画粗细不一的直线,画规则曲线的话,毛笔就不好使了。后世的他尽管写得一手标准的仿宋体,可还真的不习惯用毛笔,当初写肥皂广告时,连父亲都嫌他写的毛笔字歪歪扭扭,不成体统,他也自认为没本事用毛笔来画设计图。他想了半天,想起欧洲人早期使用的鹅毛笔,决定自己制作几支鹅毛笔。

刘云龙问妈妈:“妈,以前家里杀了的鹅,鹅毛扔了吗?”

“这些鹅毛又没用,早扔掉了。你要鹅毛干嘛?”

“我有用。”

于是,他在自家养的鹅翅膀上拔了20多根鹅毛,引得窝里的鸡、鸭、鹅不断地叫着。

拔了鹅毛后,他拿了个簸箕、锄头,跑到胥江边的官道上,从路边取了些砂子。回家后,他把拔来的鹅毛,放在蒸架上。

他妈一边纺线,一边问道:“现在还早着呢,怎么就开始做饭啦?”

刘云龙答话道:“妈,我不做饭。我是要做点工具。”

他妈听后,就不再问了,继续纺她的线。

刘云龙把蒸架放进锅里,烧水蒸鹅毛。蒸了一会儿,他把鹅毛从蒸架上取了下来,用清水洗了洗,再把锅里的热水倒掉,然后把砂子放进锅里。

妈妈看见后,又问道:“你这是要炒花生吗?”

炒花生不是直接把花生放进锅里炒的,与炒栗子一样是要放砂后,与砂一起炒的。他妈妈看见儿子在锅里放砂炒,所以以为他要炒花生。

刘云龙继续说道:“我不炒花生,还是做工具。”

他把锅里的砂子炒热后,觉得温度差不多了,就把20多根鹅毛的根部插进了砂子。过了十几分钟,他把鹅毛从砂子里拔了出来。

待烫好鹅毛,他把砂子从锅里用铲子拿了出来,扔到了院子里,又把锅和铲子洗了几遍,确定锅里没残余的砂子后,才把锅盖盖好。要是锅里留有砂子,烧的饭菜里就有砂子,那会遭家里人埋怨的。

刚刚蒸鹅毛是去掉鹅毛里的油脂,现在烫鹅毛是让鹅毛管变硬。

妹妹看到他一会儿蒸鹅毛,一会儿烫鹅毛,好奇地从厢房里走了出来。

刘云龙看到她后,对她说道:“把你的剪刀给我用一下。”

刘彩梅拿了一把剪刀递给了哥哥。

明代的剪刀都是铁制的,容易生锈,锋口还容易卷刃,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磨剪刀。

后世有很多影视剧描写磨刀匠的故事,他们穿街走巷地喊着:“磨剪子咯,砍柴刀”,延揽着磨刀活,这些刀具都是铁制的。真正到了20世纪末,菜刀、剪刀、砍柴刀等大量使用锰钢、钛钢、硼钢、不锈钢,这些刀具强度高、耐腐蚀。磨刀匠几乎没了生意,在很多城市绝迹了。

刘云龙接过妹妹递过来的剪刀,看了看,摇了摇头,就拿了一块磨刀石走到河边磨起了剪刀。

刘云龙是做木匠的,每个木匠都有一块磨刀石。磨刀石有很多种,最次的是青砖,高级的油石。刘云龙做木匠刚刚满师,即使手里有了几百两银子还没来得及换高级的油石。

木匠的刀具有斧头、推刨、槽刨、线刨、铲子、凿子、钻头等,因此磨刀是做木匠的基本功,每个学木匠的徒工都是从磨刀开始的。

磨刀是个技术活。由于磨刀时双手要来回移动,因此首先要把磨具架空,不然磨刀时手指与地面**时就会把手指磨破。除凿子、钻头外,刨刀、铲子、剪刀都是一面平的,一面带斜面的。比如磨剪刀的平面时,双手要按住剪刀不能晃动,保持平行,来回推拉,不然把平面磨出个斜面出来,剪刀就没法剪东西了。

磨好剪刀,刘云龙先在砚台里放了点水,开始研墨。

妹妹以为他要写字,就站在他旁边看着。

刘云龙用剪刀沿30°的方向将一根鹅毛的头部剪去。鹅毛很硬,也很脆,第一次没掌握好力度,鹅毛管破裂了,只得换了一根。废掉了3根鹅毛后,到了第4根终于掌握了力度,这一次,成功了。

他用笔头蘸了点墨汁,随手在一张纸上写了“刘彩梅”三个字。

妹妹在旁边问道:“哥哥,你这是什么笔,也能写字?”

刘云龙说道:“这是鹅毛笔。”

“你写的是什么字?”

“这是你的名字呀。”

“我的名字?后面二个字我认识,第一个字我不认识呀”。二个哥哥都曾教过她识过字,也会写自己的名字。

刘云龙听到妹妹的话后,马上醒悟过来。

他在写肥皂广告时把“干”写成了“幹”,刚刚随手一写,忘了把“刘”字写成“劉”字,怪不得妹妹不认识这个字了。

他马上重新写了“劉彩梅”三个字,这下他妹妹高兴地说道:“我也要写字”,然后从大哥手里拿过笔,在纸上写了“劉雲龍”3个字。一边写着,一边说:“还真可以写字哎。不过,没毛笔好使。”

刘云龙只得对妹妹说:“你以后习惯了就好。”

妈妈听到兄妹俩的话后,也走了过来,看着刘云龙手里的笔,问道:“这个鹅毛也能写字?”

刘云龙说道:“能的,也能当毛笔用。”

“还能当毛笔用?”

“嗯”,说着,刘云龙将一根鹅毛管剪成三段,把中间那段羽毛的一侧略剪短了一些,又把鹅毛管的根端剪掉,粗端的鹅毛管就成了一根空管。他把中间那段鹅毛穿过空管,羽毛被挤成了一束。他告诉妈妈和妹妹,这样不仅可以做刷子,也是可以当毛笔的,说着,他蘸了点墨汁,在纸上写了“劉雲豹”三个字。

他妈妈看到后,说道:“还真稀奇。这是谁教你的?”

刘云龙说道:“这是一个来中国做生意的外国人教我的”,说着把这支毛笔交到妹妹手里,说道:“这支笔就送给你了。”

刘彩梅接过笔,高兴地跑到外面的河边,把笔洗干净,收藏了起来。

刘云龙把其它几根鹅毛管也制成了笔,通过修剪笔头的宽窄来调节笔迹的粗细。他边制笔边想,今后写字时,要把所有的“讠”、“车”、“纟”、“马”、“钅”、“鸟”等偏旁改为“言”、“車”、“糸”、“馬”、“釒”、“鳥”偏旁,以适应明代的繁体字。也从这天起,刘云龙每天都要在睡觉前花40分钟的时间教弟弟、妹妹识字、算术。

笔制完后,刘云龙开始制尺。

这个时代使用的尺子,无论是曲尺、直尺,还是折叠尺,尺子的两个面都是平面,如用鹅毛笔画图的话,墨汁易沿着尺子的侧面流到纸面上污染图纸,因此,刘云龙把尺子的一个面用刨子推了几下,形成一个宽约1/3寸的斜面,画图时,把尺子的这个面放在纸面上,就不会造成墨汁直接流到纸上。

笔、尺做完后,刘云龙在桌上摊开一张纸,画了一张后世平头短裤的图纸。

他实在受不了明代人不穿内裤,脱了外裤就光屁股的习惯,画好图纸后,让妈妈依图给他缝制几条内裤。

然后,拿来做木工用的圆规,开始设计他的轴承图纸。

滚珠轴承由内架、外架、滚珠、保持架组成。滚珠嵌入内、外架后,用保持架固定,就成了轴承。

轴承图纸设计好后,想找一家枣市街上他熟悉的铁铺帮他制作轴承。这天下着暴雨,他穿上蓑衣,戴上斗笠,来到了枣市街。

古代的雨衣是用草编织的,南方人用蓑草、棕毛编织,北方人用茅草、蒲草编织。下雨天农村人劳作时穿戴的防雨雨具就是蓑衣、斗笠,这种蓑衣一直延续到20世纪80年代才渐渐停止使用,只有在旅游点的民俗馆才能看到。

刘云龙在枣市街租有铺面,和街上的几个作坊掌柜也经常聊天,自然也熟悉了几家铁铺。

明代早期的冶铁大部分是官办的,自洪武二十八年放开了民办冶铁后,官办冶铁成了明朝冶铁业的配角,崇祯年间全国生铁的总产量约20多万吨,其中17万吨是民办冶铁坊炼制的。铁铺里的铁是从商人那里购买来后,将铁块烧红后,再进行锻打,主要用于刀、镰、锄、犁等的制作。一般铁铺是不做铁锅的,做铁锅的铁铺需要有能熔化铁水的熔炉,因此在明代一口铁锅的价格相当于买同等重量的铜,很贵。

刘云龙走近一家店铺门口,看到这个铁匠铺门口挂着转让店铺的招牌。

他走进去一问,原来铁铺掌柜平时喜欢赌博,有一次输了钱后,借了高利贷,掌柜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还债,已经还了150多两银子,可还欠20两银子。现在债主催债催的急,他想把店铺以60两银子的价格转让了,然后带着老婆孩子回江西老家种田。

刘云龙看到铁铺是2开间、五架,有后院,铺内有7个铁匠,规模在胥门、枣市街也算中等,后院门北面有大约1亩地,种着稻子。于是刘云龙就说你把铺子转给我吧。

铁铺掌柜也熟识刘云龙,知道他在街上有个肥皂铺,当即表示同意。

刘云龙喊来边上一个水果店的掌柜做中证人,与铁铺掌柜签订了转让铺子的契约。

刘云与铁铺掌柜约定,明天就来接管铺子。

刘云龙问铺子里的几个工匠,明天我就是这个铁铺的掌柜了,你们愿意留下来的话,你们的薪资不变。

几个铁匠都知道刘云龙在街上开着肥皂铺,于是都表示愿意留下来。

3

第七章 轴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