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再造汉明>第二十七章 织造局提督太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织造局提督太监

小说:再造汉明 作者:曲石 更新时间:2021/10/13 7:46:18

快到十点时,刘云龙刚刚想邀请陈知府、牛知县、叶知县上主台时,只见场外又进来了一顶轿子,轿子落地后,走出一个穿着绸缎、肤色白皙的人来。

知府、知县看到他后,忙迎上前去,口里喊道:“潘公公好”。

边上的弟弟看见那人后,告诉哥哥,上次非要打折10%的大客户就是这个人。

刘云龙想起弟弟说的那个很有排场的大官,可又不认识这个人,忙拉住吴顔谦,轻声问道:“他是......”。

吴教谕一开始认为刘云龙这个后生确实了得,竟然把苏州织造局的监造潘晓宇潘公公也请来了,现在见刘云龙问他,才知这个潘公公是不请自来。

刘云龙从吴教谕嘴里才知道,这个人是苏州织造局的提督太监潘公公后,心里懊恼不已。请了这么多官员,怎么偏偏把苏州织造局的提督太监忘了呢?他忙跟在知府大人的后面,走上前,朝潘公公说道:“潘公公好,公公能来参加大华织业公司的开业典礼,令这里蓬荜生辉。”

明代朝廷在南京、苏州、杭州设立了三大织造局,专门负责为皇室织造绸缎,并派有监造、采购丝织品的提督太监。提督太监的权力很大,可以决定所采购丝织品的价格。他们依仗着为皇帝办事,往往不把地方官放在眼里,经常颐指气使,独断专行。即使巡抚的官职比提督太监大,但巡抚对提督太监也得避让三分。因此知府、知县看到潘公公后,赶忙上前迎接。

潘公公指着刘云龙问陈洪谧:“他就是刘木匠?”在得到陈洪谧的肯定后,用尖细的嗓音对刘云龙说道:“春节前,咱家就听街上的孩子们在唱,水车浜刘木匠,沉到河里遇仙娘,仙娘让他做机匠,一台纺机三十两。我就想哪来的木匠竟然会做机器?后来又听说你这个刘木匠开了个很大的作坊,据说一台机器能顶几个人用。我今天就想来看看究竟是不是真的。”

刘云龙马上说道:“公公,眼见为实,待会儿我领你去看看。”

潘公公刚想朝厂门口走,看见刘云豹,忙问道:“小伙子,你来这里干嘛?”

弟弟刘云豹说道:“这是我家开的织坊呀。”

潘公公转头问刘云龙:“盘门那个肥皂铺也是你的?”

刘云龙说道:“会公公的话,那个肥皂铺也是我家的。”

潘公公听后,说道:“你不简单吗,又会做肥皂,又会做织机。难道你真的遇到了仙娘?”

刘云龙说道:“公公,人家说我遇到了仙娘,那纯粹说传言,不能信。”

牛知县在旁边说道:“他真能制作机器,他的一台机器可以纺16锭线。”

潘公公说道:“那好呀,待会儿,我倒是要看看你的机器是怎么织布的?”

刘云龙忙说:“欢迎公公指教。”

陈知府问道:“公公,那典礼现在就开始吗?”

潘公公看了看太阳,说道:“吉时已到,开始吧。”

刘云龙忙把潘公公迎上主台,陈洪谧、牛若麟、叶承光站在潘公公的身边,其他贵宾站在台下。

刘云龙说了一番欢迎潘公公、陈知府、牛知县、叶知县到来的客套话,然后宣布典礼开始。2个女子拉开了彩带,彩带中间是一个红色纸球,牛知县、叶知县牵着彩球的两端,陈知府提着彩球,另一个女子手托托盘走上前,潘公公从托盘里拿起剪刀,剪断了彩球。

陈洪谧把彩球抛向了空中,锣鼓声随之响起。舞狮队也舞起了狮子。

随着锣鼓声的响起,3台大水车在6头牛的拉动下,响起了哗哗的水声,厂房内的机器开始“哐当”、“哐当”地动了起来。

刘云龙领着潘公公、陈知府、牛知县、叶知县及其他贵宾进入厂房参观。

他们先参观纺纱车间,只见72根棉线经飞速绕合后,成为了24根纱线;看到交绕机上有三根线走着8字形,被快速地织成辫zi一样的棉纱;看到包覆线机上,丝线的并线、捻线、包覆被合成一道工序。

接着他们参观丝织车间、棉布车间。

丝织车间摆放着一排排机器,每1名纺工照看2台机器,机器在水车驱动下,哐当、哐当地响着,棕架有序地上下移动,梭子在经线之间自动来回飞梭,杼板有节奏地敲打着纬线,织好的丝绸被自动卷到布轴上,经线又不断地被自动地送过来,更惊奇的是织机的梭子,两头装着尖尖的铁头,看上去很精巧。

参观的人都呆了,这是他们从没见过的纺纱机、织布机。

来自平江大街、临顿路的掌柜们比官员更呆,在想着今后他们会不会还有生意可做,会不会倒闭?平常他们织出来的丝绸幅宽只有2尺,这种机器织出来的丝绸幅宽竟然达到4尺。他们织坊里,普通工人一昼夜只能织40尺(1匹)棉布、5.6尺(0.14匹)绸布,即使熟练工一昼夜也只能织50尺(1.25匹)棉布、6尺(0.15匹)绸布,可这些机器12个小时(即半天)每台就能织100尺棉布(即2.5匹)、32尺绸布(即0.8匹),机器工效是他们的4倍,2台机器只需要1个人,人力成本是他们的一半,他们与刘云龙根本没法比了。

陈知府、牛知县、叶知县看到后,相信了那天刘云龙说的一年可织3.5万匹绸布的话,而且刘木匠的话还藏着掖着,如240台机器全部用来织棉布的话,1年可织43.8万匹棉布(每天24小时织布);如240台机器全部用来织绸缎的话,1年可织14万匹绸布。

潘公公站在机器旁,目不转睛地看着机器,用手摸着织出来的丝绸,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苏州织造局由苏州府管辖,皇室派人监造,织造局内有1700多人,织布速度远远赶不上这几台机器。苏州织造局一直在和南京织造局、杭州织造局暗中较劲,互相别着苗头。如苏州织造局能给皇室提供这种宽幅丝绸的话,不仅他们能得到皇帝的嘉赏,苏州织造局还能得到更多的配额。

于是,潘公公在机器的噪杂声中问刘云龙:“刘掌柜,你这种丝绸怎么卖?”

刘云龙知道,现在市面上熟织或印花的普通丝绸,幅宽只有2尺,因粮食涨价,1匹丝绸已从5两银子涨到了5.5两。他现在织出来的布尽管是生织,还需要去染色、印花、缂丝,但幅宽大,做出来的衣服拼缝就少,因此更实用,穿出来更整齐、光鲜。考虑到织造局经常会利用权势强制压价,于是说道:“公公,这种丝绸我准备每匹卖14两。”

谁知潘公公朝陈知府问道:“陈大人,现在市场上有这种绸布吗?”见陈知府摇摇头,又见临顿路的几个掌柜也在摇头,于是就对刘云龙说道:“刘掌柜,我看你这种丝绸1匹14两不贵,要是熟织的话,可以卖到16两。”

刘云龙听后,说道:“那就按你的吩咐,生织就定价14两1匹,熟织就定价16两1匹。”

在参观棉布车间时,刘云龙问潘公公:“公公,你看这样织出来的棉布,卖什么价?”

潘公公说道:“你这种棉布,一匹至少可卖1.2两银子。”

刘云龙忙拍马屁似的说道:“借公公的吉言,我织出来的棉布就按每匹1.2两来卖。”

潘公公说道:“这种绸、布一定会受皇家喜欢的。”

刘云龙见潘公公要替皇家买丝绸、棉布,忙说道:“公公,你要买绸、布的话,我马上安排。”

潘公公说道:“我先买几匹绸缎试试,不过,你卖给皇家的绸布,只能卖13.5两1匹。”

刘云龙心想,果然被你压了价,但嘴里说道:“皇家要的东西,我哪敢高价呀。”

潘公公尖着嗓子说道:“好,就这么定了。我要300匹绸缎,10天后给我送过来。”

刘云龙说道:“10天后,我一定把绸缎送过来。”

潘公公对陈洪谧说道:“要是皇上喜欢这种绸缎的话,你的织造局该换机器了。”

陈洪谧忙问刘云龙:“这种机器怎么卖?”

刘云龙说道:“我这些机器要卖的话,织布机的售价是每台250两。”

对于新式织机,刘云龙自己早就匡算过,一台织机的成本约在30两银子左右,而机械功效再算上人工功效,比旧式织机提高了10倍,新产品的价格是旧产品价格的1.4倍,即使按成本价的10倍300两/台,也有人买,但价格过高不利于推销他的新式织机,因此开价250两/台,利润率为733.33%。

他这么一说,把陈知府和二个知县惊讶地快掉下下巴了。

陈知府心想,你的织机怎么这么贵?但细心一想,觉得这个价格还是算便宜的。

旧式织机价格是12两/台,一年织365匹布,按目前布价0.52两/匹(涨价后的布价),产值为190两银子,缴纳30%的税后,还有133两银子的毛利润,去掉纱线成本、人工成本等成本,净利润在18两银子左右,净利润率为9.47%左右;如一年织51匹丝绸,按目前丝绸价格5.5两/匹,产值为281两银子,缴纳30%的税后,还有196.7两银子的毛利润,去掉生丝、人工等成本,净利润在25两银子左右,净利润率为9%左右。

新式织机价格是250两/台,一年中每半天可织912.5匹棉布(每天织半天),按潘公公定的布价1.2两/匹,一年产值为1095两,缴纳30%的税后,还有766.5两银子的毛利润,去掉纱线成本、人工成本,净利润应该在140两左右,利润率为12.78%。这个数还是每天只织半天的数,如全天整昼夜织布的话,1年不到就能收回成本,今后就是每年280两银子的利润,利润率是旧式织机的1.35倍。如用来织绸缎,全天织绸的话,每天可织绸1.6匹,全年可织绸584匹,就按生织的价格14两/匹,一年的产值是8176两,缴纳30%的税后,还有5723两银子,去掉生丝、人工成本,净利润在760两左右,利润率是9.3%,利润率是旧式织机的1.03倍。

听起来新、旧两种织机的利润率是相差不大,但基数不一样呀。旧式织机织布的产值基数是190两银子,织绸的产值基数是281两银子,可新式织机织布的产值基数是2190两,织绸的产值基数是8176两。两种机器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大华织业公司的240台机子全部用来织棉布的话,一年的产值是525600两,官府可收取税收157680两;如全部用来织丝绸的话,一年的产值是1962240两银子,官府可收取的税收是588672两。

如苏州府境内有2400台这样的织机......

陈洪谧正在想着呢,听见边上几个线坊的掌柜问刘云龙,纺纱机怎么卖?

刘云龙说:“纺纱机便宜,2线绕纱机,每台30两;3线绕纱机,每台50两;3线交绕机略贵一点,每台100两。”

潘公公转身又对临顿路的几个掌柜说道:“你们呀,回去后自己核算核算,看看要不要换这种新机器。”

那几个掌柜听后,他们心里开始盘算,他们手里的织机每台是12两,如投资买一台这样的新式织机或纺纱机,什么时候能回收成本。

刘云龙又陪着潘公公、陈知府、牛知县、叶知县他们参观了厂区,送他们走时,他悄悄地给他们每人送了1匹已染过色的绸布。

今后,少不得要求助于这些官老爷。陈知府平时也是清廉之人,如平时谁敢给他送礼的话,那会被他当场训斥的。今天是开业典礼,来宾都有礼物,算不得行贿。

贵宾们离开后,刘云龙想起师傅和他的三个师弟在办公室等他,于是赶紧回到办公室。

钱师傅看到他来后,把他拉到一边,问道:“你可真行呀,才几个月的时间就开作坊了。听他们说这些技术是一个外国人教你的,可我这五年没看到你和什么外国人有过接触呀。你给我老实说,究竟是谁教你的?”

这个,刘云龙打死也不敢实说的,难道告诉师傅,说我是300多年后的人穿越过来的,说了他也不会信呀!于是说道:“师傅,我不是掉河里一次吗?”

“你在河底真遇到仙娘了?”

“呵呵......”刘云龙只得傻笑地呵呵了。

“听说一台拉细机要30两银子?”

“是的。”

“这种织机每台也要250两?”

“是的。”

钱师傅本想开口买个几台,一听买一台机器要250两,即使看在是师傅份上把售价打个八折,那也得200两,他这辈子不吃不喝得多少年才能赚到200两银?想想后就算了,买不起。但是他不甘心,这个徒弟成了苏州城最大的掌柜,总不能让他这个师傅整天喝粥吧,于是问刘云龙:“阿龙,你现在有钱了,是不是该给你的师弟某个差事?他们整天跟着我,没啥出息的。”

钱瑞林师傅还是要面子的,以他三个师弟的名义求刘云龙给个差事。

“师傅,这个我早想好了。”

钱师傅一听,马上来劲了,说道:“你想好了什么?”

“师傅”,他从口袋里拿出细线机的图纸,对师傅说道:“这就是细线机的图纸,你拿去做机器吧。”

“一台机器还是30两?”

“还是30两。卖出去一台,你拿5两银子。”

钱师傅一听,卖出去1台机器自己能拿5两银子,那卖出去100台机器,他不是能赚500两了吗?据说大弟子去年卖了2000台细线机,要是今后每年能造2000台机器,岂不是能赚1万两?他马上答应道:“好,我来造机器。”

他暗想,这是自己哪辈子修来的福,竟然领到了这么一个好徒弟!但转而一想,自己的想法不对头,自己太自私。既然大徒弟这么有良心,不能亏了他的三个师弟,于是改口道:“我看,卖出去机器中,我还是拿2.5两银子吧。”

刘云龙听后,心想,这个师傅还是有良心的,心不黑,于是说道:“也行,你拿2.5两,剩下的2.5两由三个师弟平分。”

钱师傅一听,这个徒弟果真不错,连他的师弟都想到了。自己一年做2000台细线机,一年就有5000两银子的收入,忙说道:“好,那我回去准备准备,就来做机器。”

“我在枣市街有个店铺,到时你就在店铺里做机器。不过,师傅你可别把技术告诉别人哦!”

“你以为我傻呀。告诉了别人,我还赚什么钱?”

“师傅,有个事不知该不该说。”

“什么事?你说吧。”

“你看小师弟还那么小,我想让他跟着我。你还是他的师傅,我还是他的大师兄,这样行不?”

钱师傅一听,想了一会儿说道:“这个我做不了主。我得问问他家里。”

“嗯,那你就去问问他家里。”

李必恭年龄尚小,过了年才刚刚15岁,在后世也还是刚刚读初中的年龄。刘云龙准备把李必恭视作自己的亲弟弟,和刘云豹、刘彩梅一起培养。

几个人聊了一会,来到盘门内的一家饭馆里。

今天开业典礼,刘云龙在饭馆宴请亲朋好友。

客人们一边喝着酒,一边替刘云龙计算着,这些机器一年可赚多少钱。

他们的算法,把刘云龙的父亲乐得合不拢嘴。前一阵子因为拿出了8000多两银子买地、造厂房、采购原料,一直担心着会不会亏本,现在他不担心了。

村里人开着玩笑问刘云龙,为啥不全部织绸布?

刘云龙说,绸布是奢侈品,买的人远少于棉布。绸布多了,也会影响绸布的价格。

村里人又问,如他们要买这种机器的话,能不能优惠?

刘云龙说,你们都拉细线了,还要买织机的话,售价一分钱都不能便宜。

于是他们开始计算,拉多少细线后,才能买这种织机。

席间,伯父特别开心,自吃了侄儿配的药后,肚子小了,脸色红润了,而且每次去盘门“青囊堂”配药,坐堂郎中还不收他的诊疗费,说是你侄儿已经把诊疗费一次性付清了。

只有刘云龙知道,那天他给“青囊堂”郑伯荣郎中的方子,在治疗血吸虫方面有一定的疗效,郑郎中相当于买下了这张方子,买这张方子的费用就算在刘云龙伯父的诊疗费上了。

不过高兴归高兴,刘云龙特意关照伯父,在你的病情彻底治愈前,禁止饮酒。

宴会结束,刘云龙回到家里开始思考下一步计划。

2

第二十七章 织造局提督太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