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再造汉明>第三十二章 颚式粉碎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章 颚式粉碎机

小说:再造汉明 作者:曲石 更新时间:2021/10/18 10:16:28

限于资金,刘云龙准备先开采石灰石矿、石英石矿、硫铁矿、白泥矿,今后再开采明矾石矿、萤石矿、铅锌矿。

从玉屏山回来后,刘云龙就去了知府衙门。

同知曹毅明看到刘云龙后,问道:“哎,刘木匠,今天你来府里有啥事?”

刘云龙说道:“我来找你们有事。”

“啥事?”

“派人去西山、胥口、光福、阳山、七子山踏勘现场。”

“怎么,你又要买地啦?”

“嗯。”

“你买这么多地干嘛?”

“开矿、开厂呀。”

“开矿?哪来的矿?”曹毅明边说变想,你刘木匠买地办厂倒是有可能的,可要开矿,这不可能呀,从没听说苏州府境内有矿山呀。

刘云龙心想,可能他不知道自己为开矿的事已找过陈知府,于是说道:“好几个地方有矿呢。”

“你拉倒吧,苏州哪来的矿。”

“说了你别不信,还真有矿。”

曹毅明见刘云龙说话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胡说八道,于是问道:“是铁矿、铜矿,还是银矿、金矿?”

“不是银矿、金矿。”

“那是什么矿?”

“是石灰石矿、矽矿、黄铁矿、瓷土矿。”

中国很早就有了石灰,将烧制石灰的石头称为石灰石。

中国古代用石英石制作石斧、石箭,火镰用的燧石也是石英石,石英石被称为“矽石”。

中国早就利用黄铁矿制取硫磺,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中就有如何利用黄铁矿提取硫磺的方法;

中国好多地方利用瓷土烧制瓷器,尤以江西景德镇的瓷土为佳。

经刘云龙这么一说,曹毅明就容易理解了,他问道:“你要烧石灰、制硫磺、做瓷器?”

“嗯。”

“这说的那几个地方归吴县、长洲县管辖,你得去找他们。”

刘云龙就分别来到吴县县前街(今古吴路)、长洲县前街(今长洲路),找到牛若麟、叶承光。

牛若麟、叶承光都见过刘云龙,因县府没设立管开矿、冶铁之类的职事,于是就吩咐各自的主薄,让他们三天后派人去西山岛、胥口、光福、浒关、七子山踏勘现场。

刘云龙走后,2个知县心想,除了吴县金山浜有采石外,吴县和长洲县一直没有其它矿业,难道刘云龙说的几个地方真的都有矿?

从二个县衙出来后,刘云龙来到了纺织厂看了看,发现有些女工没有把厂里发的帽子戴在头上。棉纺、棉织车间的风车没有按照规程规定的时间进行扇风。

纺车因为有转轴,女工带了帽子后罩住长发,就能避免转轴把纺工的长发卷进去。棉纺、棉织车间有漂浮的棉絮,棉絮达到一定浓度,遇火就会爆炸,按规程风车应每隔1小时扇一次,每次扇风半小时,以及时把车间里漂浮的棉絮吹出去,防止火灾。刘云龙经检查发现,车间里每天只扇二次风,上午一次,下午一次,而且每次只扇半小时。

刘云龙把各车间的堂长、负责扇风的工长叫了过来,严厉地训斥了一顿,让纺工们必须戴上帽子,让杂工必须按照规程扇风。训斥完后,他宣布扣除这几个主管半个月的薪水。

他对工人们说道,今天你不注意安全,明天你的老婆就会改嫁,你的丈夫就会睡在别的女人的床上,你的孩子就会喊别人叫娘、叫爸。今后,谁不执行操作规程,发现一次扣半个月的薪水,发现二次,扣一个月的薪水,发现三次的,立即开除。

训完话后,他单独把负责生产管理的康福标叫了过来,问他为啥对这些事视而不见,听之任之?

康福标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他对康福标说道,要是哪个女工的头皮被卷掉了,或谁被烧死了,我们对得起他们的家人吗?他们很多人上有老,下有小,靠在厂里做工养活家人,万一他们出了事,你让他们的家人怎么活?

康福标已经有40多岁了,是吴县县学里出来的,考中举人后,因没有背景、没有关系,连捐个官的钱都凑不出来,与后世鲁迅笔下的孔乙己一样,只能靠替别人写写信,写写字搞个对联什么的来赚点小钱。他进厂后,试用期的月薪有2两银子,比他平时每月赚个几百文已经多多了,因此他平时工作还算认真,但恰恰疏忽了安全管理。

他被训后,知道了后果的严重性,于是主动表示,今后如再发生类似问题,就扣他一个月的薪水。

训完康福标后,刘云龙来到父亲的办公室,问自己的老爸刘万禄,为什么不要求工人严格执行操作规程。下次我再发现有此类现象,我就找别人来管理公司。他的言下之意是让老爸回家去种地、纺线。

刘万禄一开始见儿子训起他来了,很想发火,但仔细一想儿子说得也对,万一真着了火,把厂烧了,即使不死人,那也要损失几万两银子。

此后,刘万禄每天都盯着厂里的女工,看她们有没有戴帽子;每天看车间里的水桶,看到哪个消防水桶里没有水了,就要求工人立即添加水;每天要求杂工按时扇风。

三天后,吴县县衙、长洲县衙派了人,跟着刘云龙、贝喜鲁来到了西山岛、胥口、光福、七子山、阳山踏勘、丈量土地。回苏州后,就给刘云龙出具了批文,许他开采,并办理了开矿用地和七子山冶炼厂的土地买卖手续。

这次,刘云龙在七子山一口气买下了400亩地。买下的地大部分都是山地,地价不贵,1亩地才2两,只有从矿区延伸到太湖、河道边的少量道路用地才占用了部分耕地,地价比城郊的耕地低一点,每亩地10两银子。

拿到批文后,刘云龙让贝喜鲁立即去写招工广告,并找匠人筑路、修桥、造码头、盖房子。

考虑到矿区离城区都较远,盖的房子中除了造办公楼外,还得给工人造宿舍、食堂。

铁铺除了继续改进链轮的打制工艺外,开始打造钢钎、铁锤、撬棒和粉碎机。

黑色火药由官府严加控制,民间是买不到炸药的,开山暂时只能用钢钎。

刘云龙给贝喜鲁的几种粉碎机图纸上,每个粉碎机圆筒上都有错落有致的铁牙,这种粉碎机在后世被称为颚式粉碎机。粉碎机的壁厚有二分五(即8毫米)、三分一(即10毫米)二种。

这个时代还没有锰钢,所以粉碎机的材料暂时用生铁,生铁的强度、硬度还是能将岩石碾碎的,但是生铁比较脆,容易开裂,一旦开裂就必须更换。

贝喜鲁不知这个粉碎机派什么用处,刘云龙告诉他,这种粉碎机有2个滚筒组成,每个滚筒上有铁牙,2个滚筒相向滚动时将石块卷入滚筒间,石块受压后就粉碎了。当石块被二个间隙较大的滚筒挤压时,大石块就变成了小石块,小石块再经间隙很小的滚筒挤压时,就变成了小石粒,小石粒再经间隙更小的滚筒挤压时,就变成了石屑,石屑用磨盘来磨细石后就能得到石粉。

后世电力时代,从大石块变成石粉,可以用颚式破碎机、圆锥破碎机、球磨机来一步步完成,但现在还没有电力,只有牛,也没有圆锥破碎机、球磨机,暂时只能采用以上办法,分二步、三步将矿石变成矿粉。

贝喜鲁问,滚筒的壁厚那么大,而且是无接缝的,我们的铁铺还真做不了。

刘云龙说道,我们做不了,可以让做铁锅的铁铺替我们铸造。

明代有三大技术还是领先的。这三大技术是黄泥制糖、烘模、铁锅制造。

制作铁锅必须把铁水熔化后,浇铸进模子,因此大明制作的铁锅出口东南亚,价格不低。但不是所有的铁铺都能熔化铁水,只有能制作铁锅的铁铺才有能熔化铁水的熔炉。这些熔炉使用的炉衬材料是保密的。当然,刘云龙知道他们使用的是什么炉衬材料,只是自己目前还没有。

贝喜鲁听后,说道,那我让山塘街的铁锅铺来为我们铸造这种滚筒。

他关照贝喜鲁,从现在起,所有的矿工、匠人,包括自己的管理人员,工作时都要戴柳条帽。

明代还没有钢质、硬塑安全帽,刘云龙让戴的柳条帽就是安全帽。后世在钢质、塑钢、硬塑安全帽普及前,曾大量使用柳条帽。

苏州地区的水沟边、河岸边有大量的灌木柳条,这些柳条喜欢生长在潮湿环境,只要插芊就能成活,生长速度极快,一年可割2次柳条。

贝喜鲁问道,柳条帽是怎么编织的?

刘云龙就把柳条帽的编织要求告诉了贝喜鲁。

贝喜鲁问道,是让铁铺里的匠人来编织柳条帽吗?

刘云龙心想,让自己的铁匠来编织柳条帽,有点不务正业了,于是让贝喜鲁去找竹器店的竹篾匠来编织柳条帽。竹篾匠天天与竹篾打交道,用柳条编织帽子,对他们而言只是换了一种原材料而已。

贝喜鲁走后,他来到隔壁,看见师傅已在组装机器了,他和师傅打了个招呼,指点了一下安装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师傅偷偷告诉大徒弟,这阵子已安装了300台细线机,还有400多台细线机的订单。

刘云龙问师傅,这些订单都是哪里的?

师傅告诉他,嘉定来订购了250台,常熟来订购了150台,吴江来订购了200台,西塘来订购了100台。

西塘邻近吴江县,属于嘉兴府。后世江南六大旅游古镇,就有西塘镇。

刘云龙听后心想,苏州府外的县、镇终于来定制细线机了,不久,松江府、嘉兴府、湖州府、常州府甚至应天府、杭州府都会来定制细线机。

至于还没人来订购他的织布机,他也不急,新生事物终究需要有个适应期的。

他刚想离开铁铺,全晋会馆派人来通知刘云龙,从山西运来的口碱和芒硝马上要到货了,让刘云龙准备好银两。

刘云龙让他们送到盘门的店里。

2天后,刘云龙带着银两来到盘门西大街的6间店面,看到夏林、桑定华已在店里。

刘云龙、刘云豹兄弟俩随着夏林到了店铺前的河边,见十几个脚夫在船上等着卸货。

刘云龙验过货后,把银两交给了夏林。

夏林拿到银子后,就让脚夫把口碱、芒硝从船上卸下来,再挑到店铺里。

以前肥皂铺规模一直控制在日产1000块左右,并且一直用板油(猪油、牛油)而不用豆油,是防止碱价、豆油价大幅上涨,影响市民日常生活。现在有了几十万斤碱,肥皂铺可以扩大规模了,豆油还是不准备使用,可改用棉籽油了。

刘云龙让弟弟立即去采购棉花籽。

南直隶普遍种植棉花,棉花用地通常占耕地的三分之一,苏州府的嘉定县更甚,夏作全部种植棉花。

明代还没有棉籽油。棉农在收获棉花,留下次年的种子后,多余的棉花籽不是扔掉,就是让它腐烂后做肥料。

从肥皂店出来,转到盘门东大街,看到木匠、泥水匠、油漆匠已在空地上造房子了。

这次他把材料的采购都交给了这几个作头,相当于后世的双包,即包工包料,这样自己可省事好多。

他回到铁铺,让贝喜鲁做二套压榨豆油的榨油机。

铁匠们都见过榨油机,不用刘云龙提供图纸。

刘云龙刚回到家,上沙村的一个地主来找他,说要买他的拉细机,但近段时间手头比较紧,拿不出那么多现金,想用几十亩地卖给刘云龙,不知道行不行?

刘云龙问地在哪边?有多少地?

地主说有40亩地,就在盘门外的西边,如可以的话,他想买几台机器。

刘云龙就和他去盘门外看了地,这片地位置很好,就在盘门外西边的运河边,地里的麦苗已经孕穗,还有1个多月就可以收割了。

刘云龙说道,这些地我要了,不过现在把麦拔了也蛮可惜的,我也没人来打理这些麦子。这样,地价按每亩12.5两银子。这些地是你主动卖给我的,我就不补偿你三年的出产,只补偿你1年的出产是否可以?

地主一听还能补到一年的出产,忙说行。

刘云龙说道,你把麦子收割后,再交地给我,青苗费就不补了。

地主说可以。

刘云龙就和地主说道,这40亩地的地价加上一年的出产,共750两银子,可买25台细线机,我先给你13台机器,等麦子收割,你把地交给我后,我再给你12台机子。

经地主同意后,在上沙村村长的见证下,刘云龙与地主订立了买地、卖机器的契约。

2

第三十二章 颚式粉碎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