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再造汉明>第三十六章 棉籽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章 棉籽油

小说:再造汉明 作者:曲石 更新时间:2021/10/22 17:01:57

刘云龙回到水车浜后,他看到村里的麦子、油菜早就收割完了,没有一块地种水稻,地里的土豆苗、玉米苗已长得有10厘米高,看来村长是真的下了很多苦心,劝导村民种植土豆、玉米。

吃晚饭时,一家人边吃边聊。

刘万禄告诉刘云龙,知府大人让他去一趟衙门,辣火(即辣椒)、甘蓝已出苗了。刘万禄接着对儿子说道,你让大家种土豆、玉米,不仅水车浜、居家园、高木桥、何家塔、张家场种的是土豆、玉米,连3里外的长欣村、上沙村、吴家村、菱塘浜、双桥村等十几个村都种的是土豆、玉米、蚕豆、黄豆。今年要没有大旱的话,你小子要栽跟头了,到时那么多人吃的大米,我看你怎么解决。

刘云龙说,不会的,今年真的有大旱,不仅有大旱,还有蝗灾。

父亲一听蝗灾,脸色马上变得铁青。尽管蝗虫是很常见的昆虫,但一旦成灾,蝗虫所过之处将寸草不生。

刘云龙继续问父亲,村长有没有筹钱去买米。

父亲说几个村筹了1万6千两银子去江夏买米了,我们1家就出了1万两银子。估计米就快买过来了。

刘云龙问平江大街要的织机怎么样了?

父亲说,平江大街的织机、纺纱机已给他们送过去了。现在嘉定那边又有人来定了几百台机器。

嘉定县夏作物种的都是棉花,嘉定的棉纺业也很发达。

他问父亲,盘门西40亩地的房子在不在造了?

父亲说,在麦子收割后就收了地,欠着的12台细线机也给人家了,房子墙脚已挖好了。

与李必恭坐在一起的妹妹问哥哥,造了房子还是开作坊吗?

刘云龙说是的。

弟弟问哥哥,这次准备开什么作坊?

刘云龙只说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一家人已习惯了他的神神秘秘,也就不多问盘门西房子的事了。

父亲又说,这个月物价已大涨,米价已从正月前的每石2.14两银子涨到了2.5两银子,棉花、纱线、丝线等都涨价了,我们织的布要不要涨价?

刘云龙知道,北方数年大旱以来,国内的粮食供应一直十分紧张,去年江南地区遭大水后,不仅粮食减产,棉花、桑蚕也减产了。苏州的粮价也居高不下,在每石米2两左右浮动,棉花价格、桑蚕价格也上涨了20%左右。今年不仅河南、山东、陕西仍将是大荒之年,两畿、浙江、湖广地区也会出现大旱,并随后发生蝗灾,灾情将持续到11月份,届时物价还会持续上涨。

刘云龙说既然棉花、棉纱、丝线都涨价了,棉布、绸布当然也要同比例涨价,也即都上涨20%。他让父亲把手中的银两尽快兑换成黄金保值。去年1两黄金可兑换15两银子,1两银子可兑换2000文,今后说不定需18-20两银子兑换1两黄金,2500-3000文才能兑换1两银子,也就是说因为物价上涨,铜钱和银子都会贬值。

刘云龙考虑到物价上涨,制作肥皂用的板油板油价格也必将上涨,于是问刘云豹,现在板油涨了多少?

刘云豹说板油涨了3文。

刘云龙又问弟弟,棉花籽收了没有?

刘云豹说,已经收购了几千斤棉花籽,堆在肥皂铺里。

刘云龙说几千斤棉花籽远远不够,要继续收购棉花籽。他又问弟弟,铁铺的榨油机送过来了吗?

弟弟说5天前送了2台榨油机过来,不知道用什么榨油。

刘云龙说,明天你把家里磨粉的磨盘拿到店里去,我来教你榨油。今后家里要用磨盘磨米粉、面粉的话,就另外再买磨盘吧。

刘云豹又告诉哥哥,前几天还来了2个佛郎机人(明代将西班牙、葡萄牙称为佛郎机),要预定2万块肥皂。

父亲听后也说那二个佛郎机人也到织业公司来过,说要采购500匹绸布。

刘云龙一听,问道:“那二个佛郎机人现在在哪里?”

刘云豹说道:“他们一下子预定了2万块肥皂,店里一下子实在拿不出这么多。所以他们隔三差五地来店里,要买肥皂。”

刘云龙说道:“有钱不赚做傻瓜吗?马上扩大规模,满足他们的需求。”

刘云豹说道:“要卖的话,没那么多油呀。”

刘云龙说道:“我让你收购的棉花籽就是用来榨油的。”

刘云豹问道:“棉籽也能榨油?”

刘云龙告诉他:“凡种子,都可榨油,只是含油率不同而已。”

第二天他先去了知府衙门。

陈知府看到刘云龙来后,客气地问了一下去徽州的收获,织坊、肥皂坊的生意,然后对刘云龙说道:“我得恭喜你了,你有笔大生意了。”

刘云龙问道:“什么生意呀?”

陈洪谧说道:“潘公公把你给他的绸缎送到京城后,皇上很满意。圣旨已经下来了,让潘公公再送1万匹熟织绸缎,要求苏州织造局添置100台新式织机,据说南京织造局、杭州织造局也将奉旨来买你的织机,你说是不是大生意?”

刘云龙问道:“那价格呢?”

陈洪谧说道:“绸缎的价格,你待会儿去找潘公公。织造局添置的新式织机的价格,你看能不能打个9折?”

刘云龙心想,给宫中送1万匹绸缎,潘公公又有几千两银子可以落进腰包了。苏州织造局新添100台织机,肯定还要购买配套的纺线机,陈大人开口要求打9折,今后还有不少地方要仰仗官府,那就打9折吧。

于是刘云龙说道:“行。”

陈洪谧又说道:“鲁王、德王、淮王、桂王四个王府的人来托他买机器,不知你愿不愿意卖?”

鲁王的封地在山东兖州;德王的封地原在德州,后来改到了济南;淮王的封地原在韶州府(今广东韶关市),后因韶州多瘴疠,淮靖王朱瞻墺吃不消,于1436年迁移到江西饶州府(今江西鄱阳县);桂王封地在衡州府(今衡阳)。藩王是不能离开封地的,但他们的近亲、亲信是可以离开封地经商、开矿、置业的。很多藩王在苏州都有投资,有的经商,有的开织坊,也有做典当、办仓行的,这些有王府背景的人都驻在苏州十泉街。十泉街上有十口井,故称为十泉街(今苏州十全街)。

按理,这几个藩王要买机器用不着找知府大人,可以直接来找刘云龙。他们找知府大人出面来买机器,无非是想压价。他能不卖吗?别说是藩王,就是知府大人,他也不敢得罪呀。

刘云龙问道:“德王不是被多尔衮带到塞外去了吗,怎么还有德王?”

陈知府说道:“朱由枢的堂弟朱由栎继承了王位。”

刘云龙心想原来如此。于是说道:“大人,买机器的事好说,只是他们要买多少?又准备出什么价?”

陈知府说道:“他们买的也不多,每家15台,至于价格吗?我看也打9折,怎么样?”

刘云龙心里想道,知府大人开了口,总不能拒绝吧,只是利润少了10%,于是说道:“只要知府大人觉得合适,那就也按这个价。”

陈知府说道:“打了9折后,你卖这些机器的税就免了,你看如何?”

刘云龙一听,打折后,免税3.33%,相当于少赚了6.67%的利润,也不错,于是说道:“这样甚好。他们是自己来取呢,还是我送货上门?”

“就让他们自己来取吧。”

“好的。几个藩王的织机,他们明天就可以去公司取货。织造局的织机,还得等一段时间。”

“藩王的织机你已经做好了?”

“我做好了一些,正好够他们的量。”

“好,我让他们明天派人去取。哦,对了,你要找的矿,在本地没有吗?”陈洪谧想的是,如果刘云龙在苏州再开几个矿,今年的税收又多了几个税目。

“大人,有倒是还有几个,只是苏州的山太少,所以矿石也少。”

“哦,那也是。你的冶炼坊什么时候开业呀?”

“大人,已在修路,造码头了。开业时,还望你能拨冗指教。”

“好。不过指教说不上,看还是要去看看的。”

这次卖给苏州织造局及4个藩王160台机器,他能净赚3.4万两银子,这简直是雪中送炭。他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离开知府衙门后,刘云龙就去了天心桥的太监弄。

潘公公看到刘云龙后,满脸堆笑道:“刘大掌柜,去过知府了吗?”

刘云龙说道:“刚刚从陈大人那边过来,说你找我。”

“恭喜你呀,又有一笔大生意了。”

“潘公公,这还不是你的功劳?”

“这都是你织的绸缎质量好,你发财,我高兴。”

“潘公公,只是这次的价格......?”

“哎,我怎么会让你吃亏呢。这次是熟织,每匹18两,怎么样,没让你吃亏吧?”

“潘公公,现在绸布涨价了呀,1匹18两......?”

潘公公说道:“哎,人家的绸布可以涨价,我的绸布可不许涨价。”

涨价前原本熟织每匹16两,涨价后熟织已是每匹19.2两,现在每匹绸布被他压价1.2两,1万匹就损失1万2千两,损失的1万2千两就落到了潘公公几个太监的口袋里。潘公公个人至少可拿5000两。

刘云龙也不敢得罪潘公公,监造苏州织造局的太监素有压价的声誉,没让他亏本已是烧高香了,于是刘云龙说道:“就按公公说的价好了。只是1万匹不是小数目,需要一段时间。”

潘公公听后,高兴得两只眼睛快眯成一条缝了,说道:“绸缎么,100天后交货,应该来得及的吧?”

刘云龙说道:“那就说好了,100天后交货。”

潘公公说道:“我也没让你吃亏,4个藩王的生意,还是我给你介绍的。”

刘云龙说道:“公公,那四个藩王的生意还不如不做,我一下子损失了1300多两。”

潘公公说道:“哎,我说刘大掌柜,你卖给织造局的不会没损失吧?你的那点小心思能瞒得了我吗?明面上你亏了,可他们的配件都掌握在你手中。”

刘云龙说道:“公公,我做生意一直是一视同仁、童叟无欺的,哪敢在配件上动歪脑筋?”

潘公公说道:“我可没说你动歪脑筋。我还是那句话,你发财,我高兴。哦,对了,几天后,南京、杭州的织造局也要来人了。”

刘云龙说道:“谢谢公公,大家发财,一起高兴。”

他离开天心桥后,去了大华织业公司、盘门东大街,了解下织业公司的生产情况和学校的施工情况。他父亲这几天也天天盯着,生怕生产中出什么纰漏,造成他巨大损失。

午后,他来到盘门西大街。有几个工人正在将肥皂装箱。这个箱子是用柳条编织的。这个时代还没有纸箱,装肥皂的箱子通常用竹条箱、木条箱,也有用柳条箱的。

刘云豹告诉哥哥,今天吕进辞职了,没来上班。

肥皂铺搬到西大街后,原来有20个工人,少1个工人对生产也没什么影响,马上再招工人就是了。只是吕进是最早进肥皂铺的,对肥皂工艺已相当熟悉,走了确实蛮可惜的。

现在来肥皂铺批发的客商不仅有本地的零售商,还有来自松江、常州、南京、杭州的客商,长江北面的淮安、扬州也有客商要购买肥皂了,由于产量有限,他们都在排队。

刘云龙把刘云豹、李必恭、汪洪亮和几个工人叫到灶膛间,把榨棉籽油的工序讲给他们听:第一步,把棉籽炒熟;第二步,把炒熟的棉籽冷却;第三步,用磨盘把炒熟的棉籽碾成粉;第四步,把棉籽粉像和面一样捏成饼;第五步,把棉籽粉饼放在蒸架上蒸,蒸到棉籽粉饼里外温度基本一致;第六步,用布把蒸热的棉籽粉饼包裹起来,拿到榨油机上压榨,直到不出油为止;第七步,将压榨的油冷却,将杂质沉淀;第八步,去掉沉淀物,用细绢把油过滤。

工人们按照刘云龙关照的工序,慢慢摸索,到黄昏时分榨出了30多斤棉籽油。

刘云龙说道,今后等你们熟练了,2台榨油机,每天可以榨400斤油,可满足日产3000块肥皂的需求。现在棉花籽很多,棉农把多余的棉花籽当做肥料,甚至废弃,现在收购的棉花籽每斤只要几文钱,成本比板油还要便宜,今后人家知道我们用棉花籽榨油后,棉花籽就会涨价,因此我们要在涨价前尽量多收购些棉花籽。我们榨油后的下脚料,却是很好的肥料,这才是真正的物尽其用。

汪洪亮问道,这个棉籽油可以食用吗?

汪洪亮和吕进是最早进肥皂铺的,现在汪洪亮已升为堂长了。

刘云龙告诉汪洪亮,这个棉籽油是不能食用的,谁吃了谁就生不出孩子。

中国人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刘云龙这么一说,今后谁也不敢冒着断子绝孙的风险食用棉籽油了。在后世,棉籽油也是要经过技术处理后,才能食用的。

刘云龙对刘云豹说道,要继续收购棉花籽,不仅可在苏州收购,还可以找代理人去松江、常州、通州等地去收购。

刘云豹说,按每天3000块产量的话,你买的20万斤碱只够用1个月。

刘云龙说,不要急,不是还可以用土碱吗?即使连土碱也不够了,那也还有20万斤芒硝呢。

李必恭问,芒硝也能做肥皂?

刘云龙说,芒硝不能直接做肥皂,可以把它与石灰石、焦炭放在一起焙烧,就可制成炼碱,再做肥皂。炼碱不够了,还可以去买火碱做肥皂。

李必恭问道,炼碱做的的肥皂与火碱做的肥皂有区别吗?

刘云龙告诉他,火碱做的肥皂对皮肤的刺激性大,不能用来洗澡,炼碱做的肥皂可以用来洗澡。

刘云豹说焦炭有现成的,我明天去买点石灰石,自己来做炼碱。

刘云龙说用芒硝做炼碱,温度很高,做肥皂的铁锅壁太薄,是不能用的,再说,现在还没有活性炭,做出来的碱也是黑色的,没法净化。因此,要等条件具备了,再采用芒硝做炼碱。

0

第三十六章 棉籽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