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斩妖劫>第二十四章哭笑无常的老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哭笑无常的老妪

小说:斩妖劫 作者:陈伯刚 更新时间:2024/2/2 14:42:10

再走得一阵,前面拐了一个弯。拐着弯走去,看见前面黑黝黝的。又走了一会儿,竟然看见尽头处是一间地牢,地牢外面立着钢柱,地牢里坐着一团影子,看不清楚,也不知道是人是鬼。

谯忠明心里一颤,想要往回走,却又似乎不甘心,再大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看见了那里坐的是一个人。那人披头散发,身上衣襟撕烂,活生生就像一个鬼一样,吓得谯忠明啊地一声叫。转身欲往回走。

那人忽然叫起来:“还不拿吃的来?老子都饿死了。”

谯忠明大着胆子说:“你是谁?怎么被关在这里?”

那人慢悠悠地回头来,说:“你真可笑?竟然问我是谁。”接着,这人发出啊哈哈一阵狂笑,那笑声里,尽是一阵苍凉。

听得他在笑,笑得甚至让人感觉有点凄凉,笑声里带着一种疯狂的味道。

真有点让人不寒而栗。谯忠明心里又一抖,真想转身跑了出去,但是心里虽然这样想,脚底下却始终迈不开,似乎脚上挂着千斤巨石,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那人忽然又说起话来,这一次,说得是咬牙切齿的,说:“你们不是要我投降吗?不是要把我作为人质了吗?我如今都被关在这里,你们满意了吗、得意了吗?”

谯忠明听得莫名其妙,这人到底是谁呀?过去问一下,刚刚走到近前。

那人忽然跳起来,一拳冲着谯忠明打了出来。虽然搁着铁栅栏,可是那人出拳如风,掌风击得谯忠明往后跌了一跤,手里的火石顿时歇灭了,四周又陷入了这无边的黑暗。黑暗之中,只听得这人在胡说些什么,听到后来听他越说越急,到后来,越发听不清楚了。似乎是在指天指地地念咒语一样,又似乎在不堪入耳地骂人。

谯忠明在心里转念一想:这人八成是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已经被关得发了疯,算了,我还是走我的吧。

想到这里,他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摸到了那根火石,重新点燃了,然后照着回去的路径,就出去了。

出了这个暗洞,外面星光微茫,幸好这里没有人来。谯忠明暗自庆幸,又触动那石头机关,关了这个洞门。

刚回到营里不久,就见到左护法来找他和贺飞侠,左护法带着他俩出了营门,到了一个僻静处,还有钱大忠和另外几个在那里,左护法悄悄告诉他们,将于八月十五去风水垭与飞鹰帮帮主会谈,估计去那里是阴谋诡计,搞不好要遭遇一番厮杀,要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几个都说听从左护法安排,刚刚交代完毕,就看见一个影子过来了。几个急忙一看,过来的这个人身材苗条,一身劲装打扮,仔细一瞧原来是一个姑娘,只见夜色之下,她显得婀娜多姿。谯忠明不禁多看了一眼。

那姑娘不等几个开口,就大声说:“你们几位有什么任务,告诉我一声,我和你们一起。”

左护法说:“原来是莲菏小姐,没有什么任务,我们只是在说训练的事情。”

那莲菏说:“仇大叔,有什么任务就拉上我一起吧,我去了,也给你们一个照应。”仇谷贵急忙说:“那是自然,你回去等消息吧。”那莲菏板起一张脸孔说:“还是让我等,我都等了那么久,结果什么事情都不安排我,分明是信不过我。”说完了生气地在地上直跺脚。仇谷贵耐心地说:“大小姐,这个江湖风波恶,可不是开玩笑的地方。搞不好是要抛头颅洒热血的。”那莲菏说:“我也练了那么久的功夫了呀,如何还是信不过我?”

仇谷贵看莲菏喋喋不休的样子,于是对那几个说:“你们先回去吧。”几个都应声了。

仇谷贵陪着莲菏到那边去了,一边走一边说:“现在仇大叔就去考考你的武功,看你练得究竟如何了。”莲菏欣喜地说:“仇大叔要考核我的功夫,好哇,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莲菏向仇谷贵演示完功夫,满心欢喜地等着仇谷贵的赞赏,谁知道仇谷贵说她的功夫还欠火候,还需要加紧练习,说得莲菏一脸郁闷,嘟着嘴,愁眉苦脸地走开了。

莲菏回到她自己的住处,刚要睡下,忽然听见有什么声音在轻轻启动窗子,她吓了一跳,急忙喝道:“谁?是谁?”话音未落,只听得唰地一声,什么东西射了进来,钉在了那木床的床弦上。

莲菏急忙一看,上面写了什么字,莲菏看了,兴奋得蹦起来。看了一遍再看一遍。

几队人都加紧操练,到了八月十四这天。

按照部署,左护法带着谯忠明、还有贺飞侠作为第一路出发了。

一共是带了十二个手下。四个人抬着一顶轿子,谯忠明、贺飞侠,还有那八个士兵都走在轿子前后。

走到了风水垭那个地方,是在一个拗口上。四周荒草萋萋,只见那里有一旅店,上面挂着一面旗帜。旗帜上没有写别的,单单写了一个“酒”字,这个字写得很草,看起来那些笔画都像被风吹得飘起来的柳絮一样。虽然草,但还是容易认得出是一个“酒”字。那笔画犀利,可是此时在人看来,犹如一把把暗藏的利刃似的。

这个店是土修筑的墙,上面盖的是草。修了上下两层,中间搭着一个木板楼梯上下,楼梯两边还有扶手。

轿子就在这土屋子旅店门口停住了。

一个小二飞快地迎了出来。

那个小二头上裹着一根帕子,身上穿着土布衣服,胸前拴着一匹围腰。看见几个就笑嘻嘻地搓着双手。

谯忠明揭开了那帘布,左护法仇谷贵从轿子里走下来,对那小二说:“我们在你这里住两天,把你这个店包了。”那小二乐得大喜,连连说:“要得要得,欢迎欢迎。”急忙往店里请几个。

进了店里,仇谷贵说:“第二天,还有一拨人马要来。你要考虑好住处。不管吃还是住,都不可再接纳其他人。”店小二说:“客官放心,没问题的。”

一行人就在店里住了下来。仇谷贵不愧是一个当护法的人,心真细,在店里转了好几转,又在附近各处都看了。满意地点点头。第二日晌午时分,仇谷贵和谯忠明,还有那些士兵都起来吃饭来了,却不见了贺飞侠。仇谷贵说:“难道他到哪里逛去了?”让士兵们到附近找找,却影子都没有一个。不由得着急起来。问了那个小二,他也说不知道。

找了一回儿,还是没有找到。一行人肚子都饿了,只得先吃饱饭再做打算。大家伙儿都坐了下来,拿起了筷子,正要开始吃饭,那谯忠明心里不放心,一个人又起身去附近各处看看。正吃之间,忽然听得一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有人走来了。那小二急忙迎了上去。看见小二那热情,仇谷贵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那小二热情地把那些往店里请。

仇谷贵一看,那些人里,当中一个老妪,跟着她前后的是几个女孩,长得都标志而又妖娆。

店小二急忙把几个往店里请,仇谷贵本待发作,但是看了是一个老妪和几个女孩,就压住了火气,转念一想:到底是一些女人,何苦和她们计较,也或许是飞鹰帮派来打前站的也未可知。就装作没有看见。

只听得她们在一旁的桌子边坐了下来,几个嘻嘻哈哈地说些什么,说这里黄草甚多,就像到了草原上一样。一个女孩说:“这里像什么草原,明明是在一个垭口上,竹木却稀少。”另一个争执说:“不是草原还会有这么多的草?”一个说:“你以为只有草原上才有草哦,真是见识短浅。”几个人争论不休,如鸟雀争鸣一样,顿时打破了店里的宁静。

那个小二给几个端了饭菜来。一个女孩抢先拿了一双筷子递给那个老妪,几个边笑边吃。

正在这时,谯忠明回来了,也正准备坐下。那个老妪不禁意之间一抬头,顿时愣了一下只见她注意地看了谯忠明一眼,似乎在看一个怪物似的,她的眼神里流露出诧异,流露出惊奇。一个女孩给她夹了一片肉,说:“姥姥吃吧。”那老妪却没有动筷子,而是愣愣地看着谯忠明。

旁边几个女孩看见了,都觉得有点奇怪,纷纷扭头来看谯忠明,只见这个小伙子鼻子眼睛都与他人没有什么区别啊。姥姥在看什么呢?看得这样入神。

忽然,那老妪把手里的筷子一弹,那筷子顿时像长了眼睛一样飞了过来,嗖地一下子插在了谯忠明眼前的这张桌子上。把个谯忠明和几个士兵都吓了一大跳。

谯忠明感觉扭头一看,只见几个女孩之中,那个老妪瞪眼朝着自己。仇护法也觉得诧异,警惕地看着这个老妪。

谯忠明觉得好生奇怪,站了起来,走过去,看着那老妪说:“这个老人家,怎么回事?我招你惹你了?“老妪说:“老身看你不顺眼!”

谯忠明莫名其妙,说做:“我怎么啦?导致你看我不顺眼!”

老妪说:“老身问你,你是不是姓谯?”谯忠明说:“是呀,老人家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老妪忽然扬天一声大笑,说:“不想看见,却又偏要看见。老天,你是存心捉弄我吗?”说着,忽然抓起一把筷子,天女散花一般,陡然射了出去,根根筷子都钉在了楼板上,然后,老妪哈哈地大笑起来。只见她脸上的皱纹都笑得乱抖乱颤,笑得有点吓人。

仇谷贵发觉事情不太对劲,几步走了过来,朝着老妪喝道:“你个老人家,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个老妪仍旧在笑,还是那样笑得发疯。

几个女孩却瞪了仇谷贵一眼,喝道:“你走开!”

仇谷贵说:‘“你个老妪,难道是飞鹰帮派来打前站的?”

老妪陡然止住笑声,看着仇谷贵喝道:“老身想笑便笑,想哭就哭,关你这个人卵事。”

仇谷贵说:“这个店里,本来是我们已经包了下来。老人家好好喝酒吃饭,不要招惹我们吧。”

老妪怒说:“你再啰嗦,当心老身揍你。”

听了老妪这句话,几个女孩刷地拔剑出鞘,个个都把剑尖朝着仇谷贵。

正在这时,只听得一阵声音:“仇护法来得好早。”仇谷贵扭头一看,来的正是飞鹰帮的左护法佘段鑫。只见他一身道袍,身材又高大,一张马脸上长着一对豁大的眼睛,那眼珠子大得快要瞪出眼眶来了。

仇谷贵赶紧丢下这个老妪,朝着舍段鑫说:“舍护法此来可好,请问贵帮主是否已到了?”听了这话,舍段鑫蓦然站住了,说:“我们帮主还没有来,他是让我先来看看情况,如果仇护法打得过我,他再出来见你。如果你打不过我,那么他就再也没有必要来见面。”说完了,佘段鑫一脸冷笑。他这话,分明是公开的挑战。

仇谷贵说:“既然如此,我们就来决一个高低,看看能不能请出你们帮主。”说着,仇谷贵就跳了出去。

1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