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斩妖劫>第五十七章顾寨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七章顾寨主

小说:斩妖劫 作者:陈伯刚 更新时间:2024/4/23 12:14:41

两个才出得地下暗室,才走出这个亭子。又才往前走得几步。

母狗走在前面,忽然咦了一声,谯忠明急忙往前一看,只见戈奇岛四周。都被许多船儿围困住了。船上面人儿甚多,看那些装束,差不多都是四十八水寨的人。其间还夹杂了一些其他人。

为首的一艘大船上,站着的正是范寨主。他指着岛上的谯忠明和母狗大骂起来:“你两个该死的贼寇,三番五次来我们的禁地,到底有何居心?”

母狗说:“我们什么居心?还不是看得起你们这岛上风光优美,不然的话,拿钱请我们我们都不来。来了,是给你面子。”

那范寨主说:“进了我们四十八寨的禁地,还强词夺理?你有种的快下来,我和你一决生死。”

母狗说:“你有种的就上来,到岛上来,我和你一决生死。”母狗知道他们不敢上岛来,故而这样说。

那范寨主说:“你以为我不敢上来,但是我可以请人上来收拾你们。把你们擒拿下岛来。”他话音未落,就有几个汉子跳上岛来了。

母狗一看,脸色都惊得一变,只见那个为首的的正是飞鹰帮的左护法王老九。另外几个是他的随从,紧跟着又跳上一个人来,这个人正是摩崖老祖谢摩天。

母狗笑道:“王护法别来无恙吗?”

王老九冷笑道:“母狗你真是悠闲,到这岛上闲逛来了,感情你早就投靠望月教了,难怪帮主发的五路追杀令都杀不了你?看见本护法,如何还不跪下?”

母狗虽然一向好色,可是骨头还是很硬,当下说道:“我寻明主,不为昏君。王护法不如也向我学习学习,也好有一个光明正大的出路。”

王老九心里恼怒,脸上却不动声色,说:“听那这些话,看来你在望月教混得还可以嘛?”母狗嬉皮笑脸地说:“托王护法的洪福,还勉勉强强。”

王老九说:“虽然你还混得可以,但是今日见到本护法,你还想往哪里去?”

谯忠明说:“没奈何,和他们拼了。”母狗拔刀出来说:“搞死一人够本,整死两个赚钱。”

那个谢摩天对王老九说:“护法大人,对付母狗这种宵小之徒,何劳护法大人用宰牛刀,小可去解决了他。”

说着,不等王老九动手,那个谢摩天慌得什么似的,一下子冲了过来,伸手就去抓母狗,同时嘴里大叫:“我来解决和你的私人恩怨。”

母狗有些诧异:自己和这个谢摩天无冤无仇,他要解决和自己的什么恩怨?但是些摩天眼看着就有冲到面前,他也不急多想,就和谢摩天动起手来。

谢摩天不愧是摩崖老祖,三两招之间,就在母狗身上拍了几下,不过,他这几下,似乎不是为了要让母狗受伤似的,而是试探他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在旁人看来,他这个**的动作,似乎是故意逗惹这个母狗,特意戏耍他一样。

他拍到了母狗身上带的那两个蛋,谢摩天心里暗喜,手腕一滑,一把扭住了母狗,抖落了他手里的刀,扛着他,朝着湖边的船上走去。

一边走,一边说:“王护法,我在船上等你来发落他。”母狗被谢摩天抗住,一时挣扎不开,只得在嘴里杂种混账地乱骂,还呸呸地乱吐口水。

王老九的几个手下,向着谯忠明扑了过来,谯忠明拔刀与他们斗起来。正在胜负难分之际,王老九喝了一声:“退下!”他声音一出,那几个手下马上退开。

谯忠明赶紧抓了几根针在手里。他知道面前这个王老九,武功深不可测,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只得盼着这鹤影神针给自己增加一点勇气。

那王老九冷冷地说:“你是要自己投降,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谯忠明咬牙说:“男子汉,岂可轻言投降?”说着,手一抖,几根银针朝着王老九射了出去。

那王老九看了,脸上微微一边,显得似乎有些诧异,接着,左手一抖,已经把那几根针抄在了手里。

谯忠明吃了一惊,看得有些呆愣愣的。

王老九掂量这手里的那几根针,诧异地说:“鹤影神针?你竟然是鹤影神针的传人?”

谯忠此时回过神来,说:“怎么啦?你不服?”

王老九说:“我什么服不服?”说着,往前一窜,谯忠明只觉得什么东西在眼前晃了一下,眨眼之间,浑身就已经动弹不得了。

王老九的几个手下飞跑地上前,抬起谯忠明往船上走去。

湖里的船上,人人欢呼起来,个个喊着飞鹰帮万岁。

王老九走回到船上去,四下里看,却没有看见谢摩天,有些奇怪地说:“那个谢摩天呢?”

范寨主这才回醒过来,赶紧四下里看,却也没有看见谢摩天的身影,也没有看到母狗到哪里去了,在场的个个都觉得很奇怪。

范寨主说:“难道他私自带走了母狗?要单独去把他千刀万剐?”

王老九说:“也许他和母狗有什么私仇,要带去单独解决。算了,一个**,狗一样的东西,死在谁的手里都是一样的。”

谯忠明虽然全身被制,一点儿也不能动,但是脑筋还是灵醒的。他向着自己被制,母狗也被那个谢摩天劫走了,心里难免有点凄凉。又想到在总坛暗室的那个总寨主顾英,现在依旧在疯癫状态,自己院坝是打算学了这残书上面的针灸救人之法,去救他出来,没有料到,才学会针灸,竟然就遭此意外,落入了飞鹰帮和范寨主的手里,这下可如何是好?这下子,只怕是万劫不复了。自己一个死了不打紧,可是父仇还没有报,还有那个顾寨主只怕要饿死或者疯死在那个地下暗室里。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真是万事不由人!

范寨主在谯忠明的脸上一连打了几个耳光子,喝道:“你这一个混账,竟敢几次踏上我们四十八水寨的禁地,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一边骂一边打,打得谯忠明的一张脸都又红又肿。

船儿悠悠,沐着凉风,划着离开了戈奇岛。

到了岸上,范寨主问:“把这个杂种弄到哪里去处死?”

王老九还没有回答,忽然,谯忠明灵机一动,说:“我知道顾寨主在哪里?”

听到谯忠明嚷了这么一句,一船的人顿时都来了精神,个个纷纷问:“顾寨主在哪里?”范寨主也有些惊讶,说“他在哪里你知道?”王老九急忙说:“他在哪里呢?”

船上的人里,有范寨主直属的手下,也有顾寨主统领的属下。范寨主的属下囚随口问问,顾寨主的属下却是瞪直了眼睛问。

范寨主和王老九也在注意这个问题。

因为他们明白,如果没有顾寨主的亲口应允,那么那三十个山寨,他范寨主和王老九只能望洋兴叹,虽然平素顾寨主没有答应他们什么,但是他也没有答应望月教什么啊,处在中立的状态。由此看来,一切都还有可能。

谯忠明看他们都有兴致,于是说:“你们放了我,我带着你们去。”

范寨主冷声喝道:“放你?你想跑?真是都没有。”

谯忠明说:“王护法的本事,我跑得了么?”

范寨主斜眼看看王老九,王老九点点头,范寨主才吩咐放开谯忠明,让他在前头带路。

谯忠明带着这一堆乱人,朝着总坛走来。

看看快到了总坛这里,范寨主有些纳闷,说:“总坛这里,我来转悠过好多次了,没有发现什么啊!”

一会儿,进了总坛,在众目睽睽之下,谯忠明摁了那个字,又挪了一下香炉,嗤地一声,地上露出一个大洞来,看起来黑黝黝的,隐约听得有人在里面叫骂。

范寨主说:“是顾寨主的声音。”

几个顾寨主的手下好生激动起来就要下去,但是被范寨主阻止了。他们虽然不听从范寨主的命令,但是表面上碍于他是副寨主,也不好顶嘴。

王老九对谯忠明说:“你前头带路下去,我们后面跟着。”

范寨主急忙命令点起七八支火把。那几个顾寨主的手下争着要下去,范寨主只得由他们。

七八个人跟着谯忠明下了地洞,只听得昏暗之中,那顾寨主不停地叫骂,骂得嘴唇都早已嘶哑了。他的几个下属听得眼泪簌簌而洛,大声叫道:“顾寨主顾寨主!”

顾寨主听见了他们的声,回头来看看,也跟着说:“顾寨主顾寨主!”

众人听得心里明白,看来这个顾寨主真个疯了,神智已经错乱。

范寨主走过去,要去拉顾寨主,顾寨主忽然挥手朝他打过来。眼见得范寨主躲避不及,就要劈头盖脸地给他打在头上。

那个王老九一伸手,顿时拿住了顾寨主的手。一拉一捏之间,顾寨主再也动弹不得。

范寨主看看四周,墙壁上有很多熄灭了的蜡烛。范寨主吩咐点起那些蜡烛,顿时,一大间昏暗的地下室里亮堂起来。照得人们的影子或长或短。

王老九看了这个顾寨主疯疯癫癫,叹了一口气,对谯忠明说:“你老实一点,投降我们吧,不然,把你关在这里,和这个疯子终日作伴。不出几天,你也和他一样疯疯癫癫。”

范寨主看了顾寨主的几个手下靠近顾寨主去,那个样子似乎亲热得很,有些暗恨。这时,王老九忽然心生一计,说:“你们都退出去。我自有安排。”

那几个顾寨主的属下哪里肯听,范寨主大怒,喝道:“你几个不服从安排?”

那几个朝着范寨主怒目而视,说:“我们只听从顾寨主的命令,他不出去,我们也不出去。”范寨主正要发怒,王老九双手微微一动,疏忽之间,那几个顾寨主的手下就变做木偶了一样。

发范寨主吩咐几个手下把他们几个扛了出去。王老九也走了出去。

暗室里此时只剩下疯疯癫癫的顾寨主、谯忠明、范寨主。

2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