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攻占永丰城>四十四章 搜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四章 搜索

小说:攻占永丰城 作者:易室居者 更新时间:2021/12/5 11:06:26

《攻占永丰城》连载

四十四章搜索

二十四师师部——刘家大院。

师长于厚之一会儿坐在椅子上,一会儿又坐在炕棱上,一回儿又来回走动,喘着粗气,他挥着肥厚的拳头,气急败坏地歇斯底里地捶着桌案,他身边的要员们也都垂头丧气,束手无策,莫筹一展。副师长朱强进来说:“师座,四方碉已经失守了,东城楼还有枪声。”

听了此话,于厚之有气无力地说:“哪又有什么用呢?挪窝,挪窝!去军部?我们去军部。”于厚之的话还没讲完,就听见外面一片呐喊:“东城楼拿下来了!”

“我们胜利了!”

紧接着是街坊群众的呼喊声:“遭殃军完蛋了!”

于厚之的刘家大院距李日基军部仅有二百多米远,可是两条腿差点撑不起他那肥胖的躯体,他在参谋长蒋绍刚的搀扶下,气吁喘喘地哆哆嗦嗦地钻进了李日基的洞穴。

李日基一看见于胖子就伸着头问道:“于师长来了,吴永烈呢?”

喘着粗气的于厚之看了看大家说:“只怕是殉国了。”

“唔,他不会死的。只怕是脚底抹油——溜了!听说他早已备好了便装。”高献岗嫉妒地道出了自己的判断。

“是呀!吴师长向来是脑袋好使,转速高,脚底麻利,走得快!”二十四师参谋长蒋绍刚也带着鄙视的轻蔑的语气符合着说。

“不说他吧!人各有志嘛。”李日基变了一下话题又说道,“这次战斗,吴师长还是精神可嘉,他的团长们都卖力气。至于失败——”

“军长!”突然间一声怪叫从外面传了进来,大家还没醒悟过来呢,一个满脸是血的人扑倒在地上喊着“我们完了!”

于厚之在受惊之下,仔细一看,认出了来人:“原来是戴团长,七十三团现在在哪里?”

“师座!完啦!完啦!”

“你怎么没有战死?”于厚之说着抓住了腰间的勃朗宁小手枪,可他还没举起手,戴克北扭头向外跑去了,勃朗宁从身后响了,却没有打中,戴克北还是疯狂地跑掉了。

“厚之!动什么气?能怪他们吗?”李日基宽心地说。

“败就败了,看看他那熊样,丧魂落魄的样子,像个团长吗?”于厚之掏出手帕,擦了擦虚汗说:“军座,我们这就——”

“坐以待毙,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李日基无能啊,我愧对党国,愧对胡长官,愧对大家。”李日基满脸泪水往下流着哽咽地说,“不堪回首,不堪回首呀!”他的脑子僵死了,痛心地念叨着。

“报告军长!东城楼失守了,钟辅民团长阵亡了!”赵亚忠瘪着脚报告完毕,知趣地站在一旁了,看着李日基。

李日基没有说话,显得满脸铁青,连脸色也是呆滞地发着僵冷的灰光,“他,钟辅民,我知道他,党国赤子!忠贞不二,他不会投降共军的,共军也饶不了他!这早在预料之中,在所难免呀,在所难免啊!”他对这位忠诚的部下发出了赞许的表态。他转身看见了机要参谋李匡,却正儿八经地讲道:“李参谋!发报,立即发出最后一次电报!”

“怎么讲?”

“西安,绥靖公署,胡长官,十一月二十八日十时,七十六军败于永丰,全军覆没!”李日基双眼盯着李匡口授了电文,又补充说,“还得在电报上加上几个字:失败,全是兵团部署上的失误,我李日基不负罪责!”

“军座!这样的电报有用吗?什么罪责不罪责,今后开庭审判的不是胡长官的军事法庭,而是共军的法庭!”于厚之望着他的上司,提醒地说。

李日基没有理于厚之,带着不容置否的神态对高献岗说:“参谋长!你和吉娜娜等人,还有那帮子年轻人(小参谋们),把来来往往的所有公文信件电报,全部烧毁,以防落在共军之手,快,要快!”

高献岗立即行动了,他指示小参谋和勤杂人员,翻抽屉、掏皮包、开箱子、捡文件。吉娜娜急急忙忙从院子的麦秸垛上抓来一撮子麦草,放在地上点燃了,那一张张,一摞摞,饱含着胡宗南、裴昌会、李德润和李日基那圣旨般的公文信函,文件命令和心血,在烈火中熊熊燃烧着,在燃烧的烟雾中升空而去,像冥纸一样飞向他们的主人主子。

没有参与清理、燃烧文件的将校们,没有一个人把眼睛投向那堆熊熊燃烧的火堆,全都死一般地陷入了沉思,不知他们在等待什么,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军座讲的“坐以待毙”吧。不过,就在这个时刻,李日基又想起了刘堪,又想起了何甘霖,他思忖着,到底仿效那一位呢。

大厦将倒塌,独木难支撑,树倒猢狲散,挣扎也枉然。

且说张立文连冲进西门之后,转向城内西南角儿上的几个巷道,跳墙越院,追杀顽敌,最后吃掉了敌人一个连,缴获了五挺机枪,肃清了残敌。这位曾在壶梯山战斗中被评为纵队特等战斗英雄的连长,向来头脑清楚,勇猛非凡。他听全城炮声没有了,枪声稀落了,就立即集合起队伍,站在大家面前,他对战士们讲道:“同志们!枪声稀落了,说明全城已经被我们占领了。我们现在寻找营长他们去。”

话音刚落,通讯员跑来敬礼说:“报告张连长!我在街上碰见了营长与副参谋长,营长说,‘还没抓住李日基。’副参谋长说,‘传达命令,务必找着李日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嘿,他跑不了。”张立文对通讯员说了一句,但心里却很着急,马上喊道:“跑步前进,跟我来!”张立文领队,一鼓气跑向正街,边跑边搜索李日基的线索。当跑到正街时,他突然喊了声“立正!”全连立马停止了前进。张立文对战士们喊道:“大家看了吗,树上有电话线,顺着电话线就能找到敌人的指挥部,找到敌人的指挥官。四班跟我来!一排跟着,其他人跟随自己的排长继续搜索。”他带着四班顺着一根没有剪掉而架在树枝上的电话线,闯进了街北面的一家小门内,进去之后,发现再往里走,还有个二道门。他们又闯进了二道门,发现院子里住着敌人的医疗队,有二十多名伤兵,横三竖四地躺在东边的墙下,有的嘴里还不停地发出**的痛苦声。

张立文对着他们大声喊道:“医疗队的弟兄们,解放军保护医疗人员和受伤的弟兄的安全。只要服从命令,行动听指挥,就是自己人,否则还是敌人,那就不客气了!”

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军医放下了手中的器械,脱下手套,双手习惯性地拍打了一下身上,走到张立文面前,恭敬地说:“八路长官!人道主义,共军是赞成的。这里共有五十多号人,包括伤号在内,愿意接受你们的条件,但不能影响我们医疗队的正常工作。”

“好,欢迎!由你负责,先生,让我知道一下尊姓大名吗?”

“刘杏林,本医疗队副队长。”

“副队长,你们的正队长呢?”

“他,他捐躯了。”刘杏林心不由衷地说。

“不说了,你们工作吧!”

“现在太乱,不能正常工作,你们得派些人在这里维持秩序,也就是说来个领头的人,否则麻烦事情会很多的。”

“石兴田,抽出三个人,保护这个医疗队,原地不动,开展工作。”

“是!”四班长石兴田立即抽点了三个走战士,商谈接管了医疗队。

张立文正要再往里摸去,梁中科进来了,他对梁中科说:“老梁,这儿交给你们了!”还没等梁中科问明白,张立文却大声喊道:“石兴田,这儿由他们管理,你们跟我走。”

石兴田大声道:“是!”张立文带领战士们一连闯进了三道门,他只顾赶路,进门时,正好和一个炊事兵碰了个满怀。他的大手一把卡住炊事兵的脖子问道:“你是干什么的?快说?”张立文的手劲加了码。

“痛啊,放松点,我是做饭的。”炊事兵痛得直喊叫。

“给谁做饭?”

“军长呗!给李军长嘛!”

“军长住哪儿?”张立文听了,松开了手问道。

“进去就是呀!”炊事兵这才站稳了,仔细一看眼前的张立文头上的帽子,身上的衣着,立即灵醒了,喊了声:“你们是共军。”扭头就跑。石兴田伸出一个扫堂腿,就把炊事兵撂倒了。他扬起颗手榴弹砸了下去,却被炊事兵双手架住了,只见那个炊事兵连忙喊:“别,别砸。我说,我说,我啥都说。”

“站起来!快说,李日基住在哪里?”石兴田道。

“往进走,拐三个弯儿,就是他的洞子。”炊事兵交代说。

“里边有多少部队?”石兴田紧接着问。

“啥子部队嘛,只有一个没被打散的特务连,全是新兵!”

“前边带路!”石兴田命令道,敌兵走在前边,边走边打趣地说,“八路长官,你们要是抓了我们的李军长,我呀,也不用做中午饭啦!现在还不知道下锅的米在哪儿哩!”

石兴田道:“别贫嘴,赶快走!”

他们跟随炊事兵一进去,看见里面是并排几孔窑洞。西面是八尺高的土墙,墙的北端有两个缺口。缺口进去往西,有六步远又是一道土墙。两墙之间是空地,有敌人构筑的掩体。由此空地往北,可以通到大院背后的大空场子。场子背面的围墙上有敌兵在持枪据守着。再往西又是一道土墙,墙的南端有一小门,进去是一所小院,院北并排是四孔砖窑洞,窑顶上竖着电线杆,并有四通八达的电话线。看到这一切,张立文心里明白了:“怪不得寻不见李日基,这里分明是他的巢穴了,好一个深邃的迷宫呀!”

李日基的军部是他的参谋长高献岗精心策划的,他把三家农民驱逐了出去,然后把三座院落打通了,连在一起,这就深不可测了。张立文只是找到了贼山,却没找到贼窝,不起眼的村民任子信家的空场子东边的地洞,就是李日基的卧室了。

副参谋长张昱与莫营长听通信兵报告说,张立文连正在搜寻李日基,就赶到这里,协助指挥该连进行搜寻。一个躲在暗中的国军狙击手看见有人向他们敬礼报告,断定他们是指挥官,一连发来几枪,击中了张昱头部,一股鲜血喷发而出,张昱侧了侧身子,向前一倾栽倒了。

听到枪声,莫大钧扭头一看,身边的张昱倒在地上,便立刻卧倒在地,双眼搜寻着打枪的目标。

敌军狙击手正在得意自己的杰作,心想着领赏的好事,身子晃动了一下,就在他做着发财美梦的一瞬间,莫大钧举起手中的二八盒子枪,照着敌兵狙击手开了一枪,正中狙击手的天灵盖,钻了个大窟窿,狙击手身子向后一仰,倒了下去。

另一个暗藏的狙击手向侧身射击的莫大钧连开几枪,击中了莫大钧的腔子,一颗子弹直达心脏。莫大钧这位红小鬼,从湘西长征到达陕北,大难不死;跟随总指挥,山西抗战,与日军多次作战,大难不死;从陕北挺进中原,一路征战,大难不死;中原突围,一路征战回到延安,大难不死;又从陕北战到关中,屡立战功,多次负伤,大难不死。谁知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的时候,却中了敌人的暗枪。一代英雄倒下了,一股鲜血从胸口喷了出来。

挥兵搜敌顽,遭人暗中算,躯体卧疆场,英雄魂升天。

莫大钧身后的几名战士,看到敌人狙击手露头射击,立即一起举起手中步枪,向狙击手开火,十几颗子弹,打进了狙击手的身子,其中一颗子弹不偏不奇,正好击中了敌人狙击手的脑壳,脑壳开了花。

听到后边一连串的枪声,张立文意识到暗藏的敌人在打冷枪,担心发生意外,立即拉了一把炊事兵,迅速地脱身离去,匆匆地去寻找正在搜索的全连指战员。他知道,他们需要自己,需要自己指挥。

张立文找到部下没有,且看《攻占永丰城》四十五章俘虏李日基。

1

四十四章 搜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