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荣兵日记> 第十九章 坎坷的1714(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坎坷的1714(上)

小说:荣兵日记 作者:雷森道 更新时间:2021/11/22 14:46:57

公元1714年3月5日,地球镇欧洲社区拉什塔特大街。

刚被两大黑道社团给砸了个稀巴烂的社区,乱七八糟的街道两边分立着“波旁社团”和“哈布斯堡社团”的干将们。两帮衣衫破烂浑身挂彩的臭流氓们已是筋疲力竭地再也打不动了,却仍在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龇牙咧嘴地狞视着对方!

良久……绰号“太阳王”的波旁社团总瓢把子路易十四缓缓开口了:“查兄当面,既然这场‘西班牙街老大继承之战’我等十余载胜负未分,再战下去,你我的小弟们遑论吃饭,且连大小便亦成问题。吾意暂休,本座委派金牌打手维拉尔与贵帮签定合约。倘或不服,二十年后的‘波兰街老大继承之战’我等再见!何如?”

“哈哈哈!”街对面,绰号“大奶妈之父”的“哈布斯堡社团”老大查理六世未语而狂笑……

“姓路的!算你们走运!刚巧我妈叫我回家吃饭了。SO俺们今天就给你路老大这面子!俺也派出双花红棍欧根亲王与汝等歃血缔约!霸特姓路的你休张狂!小老样儿吧!还整啥深情地二十年之约啊?要都照你这么装神棍玩预言,那有种咱二百年之后再见?瞅见我这姓普的小弟没?等他二百年后长大了能虐死你们法兰西信不!?”

于是,在1713年的《乌德勒支和约》以及1714年的《拉什塔特和约》之后,被打砸得破破烂烂的欧洲社区,终于慢慢褪去浓黑的乌云微露一丝阳光,得到了片刻的**和暂时的宁静。

一场黑帮混战被上帝叫了个短暂停。表面看来,这场“西班牙街老大争位战”,无论长度和烈度似乎都比不上以往的“英法百年互殴战”,“三十年帮规群殴战”啥地。但这次中等规模的混战可是非常非常特别的历史转折,因为它直接成就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称霸整个地球镇的“日不落”帮!另外,还吊诡地让一个“普鲁士公国”华丽地摇身一变咔嚓一下升级为“普鲁士王国”!

瞅瞅……历史在这儿偷偷埋了个多么阴险的伏笔?人类命运史上的两次巨型灾难的发条,已经开始微不可闻地“咔咔咔”转动了起来……

在1714年的荣兵眼里,历史不再是从前单调的白纸上乏味的文字了。身处18世纪这巨型VR虚拟现实场景之中,他亲身经历着西方正悄悄从冷热兵器混和时代全面进入火器致胜时代。他亲眼看到这些狰狞的战舰可怕的巨炮;这些目光灼灼争霸图强的欧洲人;这日新月异得令人振奋又惶恐的年代;这时他才痛切地知道,此刻从遥远的东方传来的那头巨狮安逸的鼾睡声,是多么的刺耳多么的令人揪心!?

沿着牙买加的金斯敦码头慢慢走过去,看着港口停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舰船,作为半拉军迷的荣兵正暗自皱眉郁闷……他以前就在网上看过,其实早在明代的时候,我中华的火器还完全不输西洋人啊!

炮——攻戎炮、叶公神铳车炮、百子连珠炮、虎蹲炮、佛郎机、大将军炮……

枪——边铳、拐子铳、迅雷铳、五雷神机、三眼铳、四眼铳、连子铳、十连珠铳 鲁密铳……

火箭——九头鸟、一窝蜂、百虎齐奔、万人敌、火龙出水、神火飞鸦、飞空击贼震天雷……

水雷——水底雷、水底龙王炮、混江龙等十数种……

地雷——石头雷、陶瓷雷、生铁雷等数十种……

大量史实证明,中国是世界上最先发明和使用“两雷”的国家!

怎么至于二三百年之后就到“八里桥”去了?

人家美洲这边的阿兹特克人连铁器时代都没进入,还愣把拿着穆什克特火枪的西班牙人给揍出个“伤痛之夜”来!我们领先了世界几千年的伟大中华,是咋被**们给生生弄到自己的热血好男儿牺牲了数千,而敌军英国死俩法国死仨——合计“啪”就是一巴掌的千古第一难堪战损比?

荣兵的历史知识只能记得大概年代,具体到年份可就记不住了。1714?现在是哪根**翘了哪根**在位?欧洲人和耶稣会老早就进入中国了吧?**们真不知道世界小学早已升入三年级了,甚至有些勤奋好学的孩子已经跳级到四年级了吗?他们咋还在那儿为自己小九九背地哇哇流利而沾沾自喜呢?他们做为一国之君,为啥就敢不打听打听其他君主的成绩和这个世界的变化呢?

其实玄烨先生如果不横向比,只竖着往前比的话,的确也算得上中华史上难得的好帝王了。可他既曾预言:“海外如西洋等国,千百年后必受其累。”那您又是咋做的呢?赶忙关窗落锁栓院门不许造船出海……这掩耳盗铃鸵鸟钻沙的表现是“千古一帝”该有的心胸??

他那孙子弘历先生就更别提了。在位期间130多起“文字狱”!直接吊打中华史上所有文字狱总和!

以四万多首诗勇夺全人类文化史上诗作数量排名第一桂冠!而且把第二名杜甫先生扣了不知多少圈儿!甚至一个人吊打《全唐诗》所有诗人所有作品总和的弘历先生,请问您是咋做到神奇地把所有脍炙人口能让人记起的诗句一句不拉全部巧妙地躲过去滴?你塌梁的就让只**在电脑键盘上胡乱拍个几天都未必能有这么牛鼻的成绩吧弘历先生?

四库全书算您的文治?来,张嘴!我他妈呸死你!吴晗先生说得好:“清人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矣!”。那些数不清的毁在弘历先生毒手下的中华灿烂文化典籍再也没有了……永远!永远地消失绝传了!

“弹幕狂魔”弘历先生在糟蹋古画法贴写“乾总到此一游”时那真叫一个下得去手!

像麻子样惨不忍睹的《中秋帖》……

似毁容般的《二羊图》……

被臭不要脸地愣给整成了“神”帖的超级国宝《快雪时晴帖》……艾玛不行了!荣兵实在没勇气数下去了……堵得慌!

就想问您一句——贱爪子咋就那么欠剁呢?就为这事儿,说啥给掘你棺抛你尸的孙殿英点个山大的赞!!

人家岁数比你还大39岁的彼得大帝咋就能摞下皇帝身份和架子假扮成一个小兵下士,跑到荷兰和英国去装孙子学技术,图谋富强自己的国家民族呢?

切!同为一国之君,跟人彼得,你比得吗?!

算了算了……我也别再多愁善感了。在我的那个年代,这一切早已过去三百年了。就像伍安斯博士的表弟说的:“没有遗憾的历史永远都不存在,这就像我们的未来也永远都不可能完美……”

老德克扭头看看荣兵:“罗宾,眉头皱得跟铁疙瘩似的,又咋啦?。”

荣兵苦笑了,唉……他心中的这些忧惧和遗憾根本无人可说啊。只能摇摇头,找了个借口:“大伙儿的钱又被我给整没了呗……唉!这都两次了。散财童子啊我!?”

小托尼扭过脸来瞪他:“你又说这种话是不?信不信我真翻脸?”

“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荣兵对小托尼双手合什表示抱歉。

这几个月,荣兵的确过得太难了。

不都说好人有好报吗?这1714的开年,荣兵咋说也算是为小莎拉母女做了一件小小的好事吧?可接下来的命运为啥就这么多舛呢?

先是1月27号的晚上……

当时德克帮与老酒鬼再度合作,一起到了安圭拉岛东北角的无人小岛“斯克拉布”。根据时间规律,在那里用不了多久就能等到从亚速尔群岛驶来的走私船。

前面都比较顺利,只等了三天,就有一条“偷税漏税”号“巴肯丁三桅船”过来。老德克一见这船货不错,果断进了不少斜纹哔叽、獭皮帽、镶银边小镜子、法兰德斯的挂锦、威尔斯亚麻布、英格兰浮花洋布、塞浦路斯白蜡。总共花了190多英镑。

德克帮和老酒鬼商量好了,这次要赌一下,尽量多赚点!根据之前打听到的情报,“疑似怕鸟啦”岛北面的拉维加那边似乎有机会。当地殖民者和上面闹得很僵,已经足足一年以上没有西班牙商船去贸易了。现在当地人基本上都是靠走私品来维持生活,在那边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当晚老酒鬼的船基本满载,所有人都累了,不想连夜出航。于是在岸边用帆布搭了两个大帐蓬,就在草地上拢起篝火煮汤烤肉吃夜餐。大伙都很高兴,十几个人围着温暖的篝火,喜笑颜开地喝着朗姆酒和刚进的威士忌,足足喧闹了小半夜。

老酒鬼的儿子勒夫也喝多了,或许是有酒壮胆吧,他摇晃着起身,把老酒鬼叫到帐蓬后面不知说了些啥。没一会儿,大伙儿忽然听到老酒鬼暴怒的斥骂声和勒夫倔强的顶嘴声!

爷儿俩吵起来了?大伙赶紧起身过去解劝。老酒鬼父子都铁青着脸不再吵了,谁也没弄清到底咋回事儿。老德克搂着老酒鬼的肩膀往回走的时候,他又狂怒地扭头冲儿子吼了一句:“你给我记着勒夫!就算你死了我都绝不可能让这种事儿发生在我家里!你这不知羞耻的东西!”

勒夫今晚确实喝得太多了,他浑身微微颤抖,站在那里不由自主地摇晃着。原本就很白的脸现在更是苍白得吓人!听了父亲这话,勒夫垂下眼睑狠狠咬了咬嘴唇。声音很小但语调冰冷地嘀咕了一句:“好啊,走着瞧……”

父子间酒后的一次小争吵,谁也没放在心上,众人回到篝火旁接着喝酒。只有听到了那句话的荣兵,眼睛不时悄悄观察着勒夫的举动。勒夫没再回篝火边,而是径自回了帐蓬。过了一会儿,荣兵看到他又从帐蓬里出来,站在远处的暗影里定定地朝老酒鬼这边望了一会儿,然后脚步有点踉跄地朝南边的树林走去。

没人注意到勒夫的举动,荣兵起初也以为他就是去树林那边撒尿吧。可过了片刻,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加上自己也想方便一下,也就起身朝那片树林走了过去。

“勒夫?勒夫?”荣兵走近林边的草丛就开始喊,没人回应。树林这里太暗了,啥也看不清,荣兵眼睛渐渐睁大了……他隐约觉得不妙!

没空多想,荣兵冲进树林里就开始焦急地边喊边四下搜寻。还是没人回应,只有微风吹过树梢的沙沙声……这肯定不对啊?

“勒夫你在哪儿?”荣兵四下转动着身体焦急地大声喊。大概是喊声也传到篝火堆那边了吧,那边也有人发出喊声朝这边跑来……

忽然……身后不远处发出“喀嚓”一声枝杈断折的声音!今晚连微风都没有,不可能是风吹树枝。荣兵毫不犹豫地转身往后跑,边跑边抬头寻觅,声音是从上方发出的。他几乎可以断定这声音就是勒夫发出的!

一株粗大的雪松上挂着一个摇摆不定的人影……要不是经过了鲨堡黑牢的淬炼,在这么幽暗的树林中荣兵就得是一瞎子!他现在也只能隐约地分辨出灰暗的轮廓,可不用想也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

荣兵**抓住这棵巨大的雪松的树枝迅速往勒夫的方向爬。可爬到那里才发现,自己根本够不着他!勒夫应该是爬到这里又踩着一根大树枝走到旁边,把绳子挂在上方更粗的一根树杈上,之后套上了自己的脖子用力踩断了脚下的大树杈,吊在那里……

怎么办?想去上方那根粗树杈那里解开或割断绳子简直太难了!还要向上爬一大段几乎是光溜溜的树身。真要慢腾腾地爬到那儿,一切都没意义了!

半秒的犹豫时间都没有!荣兵连脑子都不再转,只凭本能行事!他深吸一口气,双腿绷紧用力在脚下的树杈上一蹬……大喝一声!猛地朝那条摆动不定的绳子飞扑了过去!

死死抓住那条绳子,他迅疾从腿侧拔出Mad Dog,嘶吼着用力猛割了这条结实的缆索!

荣兵对当时场面的最后记忆是,绳子断了之后,他就像片落叶似地在林间坠落……

荣兵受伤后被送到了瓦利镇救治。但走私船还得按计划去“疑似怕鸟啦”岛,这一大船的走私品不赶快卖掉也不是个事儿。当时据说为了争抢看护荣兵,大家差点吵起来。最后是小托尼把梅里尔都吵赢了,被老德克留下照顾受伤的荣兵和轻伤的勒夫。勒夫伤势轻微,本来可以随船走,但他执意要留下来照看荣兵。老酒鬼虽然还是不放心,也只能依了他。

荣兵在安圭拉岛上的“瓦利镇”足足养了二十几天,后脑被地面石头尖角撞的那条大伤口才算愈合了,摔伤的腿也终于在五十多天后好得差不离了。又等了五六天,老酒鬼的船才回到瓦利镇。

一群人快步走进这座临时租住的小院里,还没等德克帮的人上前,老酒鬼已经冲上去一个熊抱紧紧搂住了笑嘻嘻地出来迎接他们的荣兵。老酒鬼个子不高,比荣兵矮一头还多呢。但老家伙魁梧粗壮,几乎能把荣兵给包起来。

“大叔大叔!你要真感谢我就快放了我吧……我……不行了我喘不过气来啦……”

老酒鬼在大伙的哄然大笑声中尴尬地松开了荣兵,但老家伙眼睛潮红面色激动,他双手抓着荣兵的肩膀声音沙哑地说:“罗宾,我不知该说啥了!你救的不只是勒夫,我的命也是你救下来的!维斯基家欠你的情这辈子都还不完!”

荣兵没词儿回答老酒鬼,却向旁边的勒夫鼓励地看了一眼。勒夫白白的脸此刻涨得通红,但他还是缓缓地走了过来。父子相对,勒夫愧疚地躲闪着父亲的眼睛……

“父亲,罗宾做的还远不止这些。这些天来,他先是和我一起分析了那个女人的所有言行,我才终于明白,原来我一直以来就是个傻子!一再地被她欺骗我的金钱还戏弄着我的感情!现在想想……我真是愚蠢透顶!父亲,我非常愧疚……对不起……”

他向老爸深深鞠了一躬。

“后来罗宾又给我讲了许多他们中华关于孝道的故事。还有他对父母的感恩和思念……虽然我们的圣经十诫的第五诫也说‘应孝敬父母’,但同样的美德被罗宾用中华那些动人的故事和他自己的体会讲述之后,让人感觉就像刻在了灵魂上!一辈子都忘不掉了。父亲,我真错了!真的对不起!”

勒夫再次深深地向老爸鞠了一躬。而他的老爸却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去,面色郑重地对荣兵深深鞠了一躬……

以上这件也算是荣兵在1714开年做的第二件好事吧?可说好的“好报”呢?

4月中旬,“疑似怕鸟啦”岛萨曼纳港西南海岸。

德克帮这次是和三伙人联合走私了一整船香料、葡萄酒、玻璃器皿、服装、丝织品、铁制工具和农具。这是条290吨的大皮纳斯帆船(Pinnace),船主就是走私贩子大会上那个脾气火爆的“尼茨欧萨”。眼下他正患病在安提瓜岛上的一个小镇养病。这次是派出了他弟弟“希奥尼亚”,和那个在走私贩子大会上与荣兵攀谈过的“罗伯特”跑这趟活儿。

另外两伙人也都在走私贩子大会上见过,一伙就是那个喜欢戴假发的大个子威廉姆斯和两个伙计;另一伙是那个身材矮壮的 “爱德华?英格兰”为首的走私团伙。这个英格兰据说也是个狠角色!在安妮女王战争初期,他最嚣张时甚至拥有过三条私掠船。可后来接二连三的手下背叛和被西班牙当局穷追猛打,现在也落魄到只能跟别人拼船倒腾走私品了。

这次德克帮之所以和这么多人联合也是有原因的。从上次在罗索召开大会到现在,走私市场的环境已经恶劣到极点了!那个“黑格公司”行事越发下作。除了低价倾销之外,各种举报控告,甚至指使与他们合谋的海盗抢劫和杀害走私者!为了行业垄断,这群畜牲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所以组织大伙与“黑格公司”对着干的丕平就传话给大家,最好能几个走私团伙结伴干活儿,眼下形势险恶至此,单枪匹马太容易出事了。

0

第十九章 坎坷的1714(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