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荣兵日记>第二十章 飞帮(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飞帮(下)

小说:荣兵日记 作者:雷森道 更新时间:2021/11/24 20:05:13

7月25号下午,众人徒步穿过了大半个喧嚣危险又混乱肮脏的金斯敦,在霏霏细雨中,在码头边小阁楼里传出的黯哑忧伤的小提琴曲中,爱德华?英格兰送德克帮登上了停泊在港口的“新发现号”双桅船。

“新发现号”船主是爱德华?英格兰的一个老熟人。所有的船资费用也都是爱德华付的。要是没有他帮忙,想在此时的金斯顿找一条去巴哈马方向的船并且付够船资,德克帮是一点辙也木有。

挥别了嘴巴脏心肠热的爱德华,“新发现号”双桅帆船升帆缓缓驶离了皇家港旧码头。荣兵站在甲板上忽然朝众人招了招手,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金银币。大伙望着他都面露惊奇之色!荣兵抬头环顾众人:“大伙别看我,这是刚才在路上和爱德华走在后面的时候,他急赤白脸地非要塞给我的。我本来想拒绝来着,可又一想算了,就当是朝他暂借的吧。”

他边说边数了起来……有好几国的钱币,一共十三枚——四枚金币九枚银币,折合6英镑多不到7镑吧。其实总数应该是十四枚,荣兵留了个小心眼儿,偷偷藏起了一块一克朗的银币。加上他来到这片时空赚到的那块安妮女王一克朗,荣兵现在就贴身藏着两克朗了。人在乱世,身上多少得有点保命钱吧?

荣兵指着一枚金路易上戴着桂冠的少年路易十四头像好奇地问:“梅里尔,你们法国太阳王小时候真长这样儿?”

荣兵的话把大伙都逗乐了。梅里尔也笑:“罗宾,这你可难住我了。恐怕连我的祖父也没福分亲眼见过太阳王吧?我的家庭是从我父亲这一辈才当上的‘穿袍贵族’。”

贝格憨憨地问道:“贵族不就是贵族吗?啥是‘穿袍贵族’啊?”

看来不只是荣兵,连这时代的人对这些也不大明白。螺丝也问:“梅里尔,你们法国的‘穿袍贵族’,和我们英国的‘及身贵族’是一码事儿吧?”

老德克摇摇头:“不太一样。共同点是,这两种贵族头衔都是用钱买的。不同点是,‘穿袍贵族’可以父传子,‘及身贵族’的头衔不能传给后代。”

切里惊奇地拉着梅里尔的手上下打量:“万人迷,真想不到啊,原来我竟然和一位贵族老爷做了这么久的兄弟?”

“是啊是啊,没想到咱这辈子还吃过贵族老爷给盛的饭呢,呵呵……”

大伙正拿小梅子的贵族身份笑闹着,荣兵忽然趴在船舷上看着水里惊奇地喊:“你们快来瞅瞅!我眼花啦?咋看见水里好像有幢房子呢?你们看上面那个是不是烟囱?”

见他这大惊小怪的架式,好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螺丝得意地怪笑道:“嘎嘎,你不啥都知道吗罗宾?皇家港大地震这么有名的事你都不知道?”

总算逮着罗宾不懂的事情了,众人马上兴奋地开启了群嘲模式。荣兵回怼:“切!这世界上的地震多了去了,我凭啥就得知道这里地震过?”

可接下来听了老德克和大伙的讲述荣兵才知道,这里在二十多年前发生的那场大地震,的确是人类灾难史上很有名的一次。

之所以这么有名,就因为大家都认定那是上帝对于人类的邪恶在震怒中的一次发泄!因为那时的皇家港实在太能“作”了!

要不是听了当年在这里混迹的老德克的讲述,荣兵还真想像不出,就在二十二年前,他脚下的这片水底居然是远比伦敦和巴黎更繁华的城市!

那时的皇家港,到处是鳞次栉比的拥挤楼房和摩肩接踵的人群。这里总有堆积成山的货物和金银。那些抢劫得手回到这里逍遥的海盗们,有时甚至一船船的金子和货物都没法卸船,因为轮不到停靠的泊位。成片的海盗船就那么密密麻麻地排列在港外的锚地等待进港……”

那段岁月的皇家港是海盗们的天堂!它是当时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繁华奢侈最甚、物价全球第一高的城市。全世界胆子最大的财迷们都像闻到了臭味的苍蝇一样扑向这里。英国人、法国人、荷兰人、德国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印地安人、非洲人、甚至来自迢遥**之外的东方人……那时的这里可真是个万国之城啊!他们开酒馆、饭馆、旅店、妓院、货栈、商店、黑市……千方百计赚取那些挥金如土的海盗们抢来的中国丝绸、印尼香料、非洲象牙、欧洲的工业品……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在这里就没你见不到的。当然,更多的还是海盗们抢来的金砖、银锭、钻石、珍珠、各种五颜六色的珠宝古董和玉器。

抢劫归来的海盗们喝得烂醉地走在街道上,会像英雄般接受着街两旁人们的鼓掌和欢呼。海盗们每到此时,就会得意嚣张地朝街道两边和楼上的人们大把大把地抛撒着金银币……

它是人类史上最邪恶最堕落的城市。有条理的日子在TA们眼里成了庸俗,守规矩的习惯在他们眼里成了懦弱。过度地崇尚和强调所谓个人自由,极端地纵容怂恿着各种歪的邪的思想脏水在泛滥。于是守信、守礼、守法、守良知、守秩序,在他们眼里都成了毫无个性毫无魅力的傻子。而作恶、作秀、做作、各种作死,在他们眼里反倒成了够麻辣够刺激够来劲够嗨皮的生命追求!

当时的皇家港是世界上妓女和杀人犯最多的城市,街上每天都充斥着大量的偷盗、欺诈、抢劫、殴斗、强抱、凶杀……那是个根本无法形容的年代!他们无可避免地整体堕落了,他们正在无知的嘻笑中数着秒朝上帝翻脸的那一刻狂奔而去!

可世界运行的天道和法则从来如此——小到一个人,一个团体,大到一座城市,甚至更大到一个国家,当他毫无节制地往死里嘚瑟往死里作的时候,无论上帝或是老天爷,某天终会不耐烦再看他那张因狂妄而扭曲的丑脸了,于是果断地“叭唧”一脚……整个世界清静了!

1692年6月那场“上帝之怒”,直接把三分之二以上的皇家港就这么埋进了荣兵脚下二三十呎深的水底,把它永远变成了“作死者的标本”。如果是在晴好的天气里,透过清澈的海水甚至还可以看到水下一些当年的建筑,还有那被定格在1692年的时光。

绵密的牛毛细雨中,船在缓缓移动。当1714年的荣兵趴在船舷边往下看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被那场发生在二十二年前的大地震深埋进这片水下的,居然还会有一件与他的一生两世都命运攸关的东西……

在加勒比,海盗窝子的兴起与衰落,很完美地诠释了中国的一句俗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在1650年代时,加勒比地区海盗们的大本营是“托尔图加”岛(Tortuga)。因为整个岛形似一只趴在海面上的乌龟,也被称为龟岛。到了三十年后的1680年,龟岛就被另一个更疯狂的牙买加岛皇家港取代了。又过了三十年的1710前后,加勒比海盗们的大本营就成了现在的巴哈巴群岛。

巴哈马群岛肯定是上帝绞尽脑汁专门为海盗们量身设计订造的。因为它的地理位置简直邪恶无比!它阴险霸道地刚好卡在了加勒比通往欧洲必经的航道上。而这个由700多大小岛屿组成的群岛地势险要复杂,又有茫茫多的浅滩暗礁和隐秘的小港湾,天然就适合海盗们的隐蔽和出击,以及抢掠得手后藏匿和销赃。所以这里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海盗、逃犯、走私者们的天堂宝地。也成了来往于欧洲和中美洲的商船主们的噩梦之域!

来到巴哈马群岛的德克帮没有去“新普罗维登斯岛”的“拿骚”(Nassau),那里是当下加勒比海盗世界的“首都”。他们先到了拿骚西北不远的另一座“哈勃岛”,这儿是加勒比走私世界的“首府”。因为在1714年这个时代,全加勒比,或者可以说全世界的走私大王就在这座岛上。他就是德克的那个老熟人,英格兰商人——“理查德?汤普森”(Richard Thompson)。

现在,这位名动加勒比的走私大王就端坐在荣兵斜对面的绣绒包面沙发上。棱角分明的刀条脸上已经有了不少细碎的皱纹,但依然显得温文清俊。此人目光炯炯鼻梁高挺,向后背拢的头发披垂到肩后,梳理得一丝不苟。身着一套裁剪得体的黑色呢料衣裤,丝绒衬衫的领口打着绣花缎带领结。此刻这位理查德先生给荣兵的感觉,就像是后世的某位总捅正在亲切地接见一群难民。

荣兵知道,他惹过大祸的那座小岛维尔比甘,就是眼前这位理查德先生买下来的。显然,理查德先生也没忘记这档子事儿。寒喧了几句后,他就微笑着问:“德克船长,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是在座哪位英勇的小友,在维尔比甘把那个叫盖斯德的混蛋捅成独眼狗的?”

其实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因为德克帮这六个小伙子中只有一张东方面孔。可他还是依着社交场上的程序,客气地请老德克亲自介绍给他。

老德克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微笑着朝荣兵伸出手:“很荣幸为您介绍,汤普森先生。这位就是承您动问的那个小伙子,罗宾——我的生死兄弟。”

荣兵心中一暖!老德克这番柔中带骨的话,谁都听得出其中的意思——如果您理查德对那件事不满或是有意追究的话……这是我的生死兄弟,您掂量着办!

理查德偏过头来专注地看了荣兵片刻,微笑着点点头:“你好啊罗宾。听说当时是为了救你的兄弟吧?嗯,是个好小伙子。”

这种场合轮不到荣兵说话,他只能恭谨地答了句“谢谢汤普森先生”。

不过大伙听了这话都暗暗松口气。总算是去掉了一块心病,看来,汤普森先生没打算为盖斯德被扎瞎的事儿难为德克帮。这点非常重要,因为这位加勒比海的走私大王他们可得罪不起!这也是老德克这次来到哈勃岛的原因之一。

辞别了理查德出来,德克帮在哈勃岛的“维卡”酒店住了下来,这酒店自然也是理查德的产业。

老德克这次带着大伙来到哈勃岛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在这里等霍尼戈。他们打听到,霍尼戈带着飞帮群盗登陆佛罗里达半岛袭击西班牙人的种植园去了。无论飞帮这次能不能得手,他回来后肯定都得先到哈勃岛。

如果拿人体来做个比喻,那么拿骚就是海盗世界的“大脑”,而汤普森的哈勃岛这里才是海盗世界的“心脏”。没有这颗“心脏”持续地给你输送养分和血液,不管你啥样的超级大脑,绝对连五分钟都挺不过去就得挂。

除了西班牙人,无论是英国、法国、荷兰、丹麦、瑞典……所有在加勒比海域活动的海盗,至少有六成以上在抢劫之后都会到哈勃岛找理查德来销赃。之后在这里补充食物、酒类、武器、弹药、木材帆布……总之是航海和战斗所需的一切物资。

现在荣兵终于明白了一段被历史埋没了的真相——如果没有走私大王“理查德?汤普森”和他的哈勃岛,那么人类海盗史上最牛掰的那个“黄金十年”,或许根本就不会存在。

怪不得老德克极为重视这位走私大王对德克帮的看法呢,这样的人物确实得罪不起。他真要恨上了你,加勒比虽大,你都没处躲。愿意帮他追杀你的海盗和恶棍多如牛毛。

可想到这儿荣兵就奇怪了,在罗索的走私大会上听说,就是这位在加勒比海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前段时间也连着吃了那个“黑格公司”好几个大亏。可这位汤普森先生被欺负之后打牙就和血吞了,甚至都不敢像丕平一样组织走私贩子们去跟“黑格公司”抗争。

那个“黑格公司”到底是个神魔玩意啊?它咋那横呢?荣兵没法理解。

哈勃岛是个长不到5英里宽不到2英里的迷你型小岛,但岛上的景色绝美。只可惜,在巴哈马群岛的飓风季节里天气实在太差了,狂风伴着倾盆大雨几乎就没停过。加上生活的窘境和对未来的担忧,大伙也提不起什么游玩的兴致。荣兵只在来这的第三天傍晚,想和托尼去岛上最有名的“粉红沙滩”看看,结果刚走到半路上就被暴雨给浇得逃回来了。

日子在这样潮湿压抑的气氛中,一晃又过去了五六天。

直到9月26号下午,负责在码头轮值瞭望的小托尼和胖贝格顶着小雨飞跑回维卡酒店,托尼进门就喊:“头儿,他们回来啦!贝格刚才从进港旗语里认出来了,是霍尼戈船长的护卫舰‘玛丽’号和另外六条满载的船正在进港……”

哈勃岛只有个小港口,没有深水码头和延伸进海里的长长栈桥。150吨以上的船都没法直接靠岸。只能远远地在深水处下锚,人员和物资都要靠小船来回运送。

玛丽号刚刚在深水区落下铁锚的时候,连着下了这么多天的雨居然神奇地停了。浓黑的云层迅速向天边裉去,一抹傍晚时分久违了的温暖霞光,给落锚后静静停泊在海面的七条海盗船都镀上了一层迷人的金色。寂静空旷的小港湾里眨眼间就喧闹了起来!船上的水手们在大声吵嚷笑骂着穿梭忙碌,小镇里不断地有人跑到海滩上来,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地朝船上扬手嚎叫,朝天上扔着帽子欢呼……

港口里的几十条小船像赛龙舟似地箭一般划向海中的大船,大船上也放下好多条小艇,装载着货物和人员向岸边划过来。一时间整个港湾里小船来回穿梭,欢笑呼喊声响成一片,犹如节日般热烈。

一条没装货物的小艇靠岸了,跳下来一群服饰各异的人。从他们的派头就能看出,这些应该都是海盗船队的头领们。他们在岸边与来接船的人们一阵乱七八糟地说笑寒喧之后,有八九个人就沿着碎石子甬路朝小镇里走去。这群人走到一条翻扣在沙滩上废弃的破木船近前时,纷纷停住了脚步,带着各异的目光和表情看向并排坐在破木船上的德克帮七人。

为首那个身材高瘦黑发浓密,穿件深蓝色呢料大衣和长筒马靴的人朝这边看了半晌,就在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意,背着手朝这边缓缓踱了过来……

有三四个人也面带笑容跟着他一起朝德克帮走来,另外几个人则面无表情地扭头继续朝小镇里走去。

这是个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两腮留着和后世猫王同款的大鬓角,看起来应该不到四十岁的男人。只见他嘴角漾着一丝温和的微笑,朝站起身来迎着他走去的老德克先伸出了手:“老伙计,好久不见……”

荣兵扭过脸去小声问螺丝腿儿:“这位就是?”

罗斯点点头:“嗯,就是他。整个西印度地区最牛鼻的海盗帮的帮主——本杰明?霍尼戈。”

=========================================================================时不来运不至,时来运至时无人可当!阳光再可贵,也不可能同时照耀这星球上的每一个人。急什么?一早一晚就轮到你。——《荣兵日记?丕平语录》

0

第二十章 飞帮(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