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云脑>第3章 三选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章 三选一

小说:云脑 作者:唐吉诃巴 更新时间:2021/11/16 11:34:14

霍文东被声音惊到,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并且放在防盗门上的右手已经隐约可以感觉到有热量传来。

他动作有些暴力的拽了拽门,可是根本纹丝不动,且门上的还智能电子锁。

越来越多的烟雾从门缝里钻出来,很快就充满了整个楼道。

“救命!咳咳!有人吗!救命!!咳咳咳!”

就在这时,门的另一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到里面的人还活着,霍文东也见到了一丝曙光,立刻回道;“有!为什么不开门!!快点出来!”

“门被锁住了!我们打不开!求求你帮我们报警!家里充电的平衡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起火爆炸,我们一家三口都被困在家里!求你帮帮忙!”

此时的霍文东心急如焚,他看了看手里的手机,信号依然显示的是无服务状态!

随即他试着拨通一下报警电话,可手机里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如同一块转头。

霍文东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对讲机,试图通过调整信号重新联系到外界,可结果一样,根本无法做到。

现在整栋楼里的人,都被困在了这里,根本无法跟外界取得联系!

霍文东没想到这名黑客居然做的如此灭绝人性,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王八蛋!!”霍文东气急败坏的将手中的对讲机摔在了地上。

随即他立刻来到了第三户的房门前,抬起腿就猛踹了两脚。

“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这王八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这是在草菅人命!”

然而不管霍文东怎么叫骂,这个房间里面就是一点声音也没有,仿佛家中没有人一样。

无奈之下,霍文东再次回到了癫痫患者的房间。

刚一进门,他就听到了蓝牙音箱里再次传来了那名黑客的声音,“不要白费力气了,我说过,我要跟你玩一场三选一的游戏,你现在可以选择背着这名光敏性癫痫患者跑下21楼到外面去。”

“但是,对面的那户人家可能就会被烧死。并且你也错过了抓住我的机会。”

“如果你现在找到方法可以打开门救出那户着火的一家人,那这名癫痫患者就会错过最佳急救时间,也会死亡。并且同样错失抓住我的机会。”

”那如果你想要抓我,我随时欢迎,我可以告诉你,我不在你的隔壁,而是在你的头顶。我现在正躺在地板上,等着你来抓我。哈哈哈哈!但是等你抓到了我,下面的两家人都要死。“

“霍警官,你要怎么选呢?”

砰砰!

霍文东此时已经被逼到了极限,愤怒的举起手中的手枪对准了头顶地天花板。

可是内心的理智却忽然间阻止了霍文东扣动扳机。

他忽然意识到,这名黑客或许只是在说谎,如果自己真的开枪了,而上面确实一户无辜的人家,误伤了怎办?

所以此刻的霍文东只能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霍警官,你的时间不多了。癫痫患者马上快要修克了,那一家人也快被火包围了。你要快点做出选择啊!”

“啊——!不用你教我做事!!你这混蛋!要是我今天从这里活着出去!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给抓住!”

霍文东发出一声愤怒的叫骂,随即低头看向了身下的这名男子。

而此时,这名男子似乎渐渐失去了知觉,进入了休克状态。

霍文东能够感觉到,他已经快要挺不住了。

而在对面,还有一家人被困在火海里。

还有那个躲在附近的罪魁祸首。

一时间,霍文东站在了一条决定多人命运的三岔路口。

无论他选择哪一条,自己都是失败的那一方。

因为这里,没有正确答案!

“救命!救命啊!”

隔壁的那户人家再次发出微弱的呼救声。

不过声音跟刚才的女人似乎有些不同,更像是一个女孩。

霍文东内心无比煎熬,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想到困在火海中的一家三口。

这里是一个人,生死不明。

而对面确是三个人。

虽然霍文东很不想,但现在已经没有其他办法。

下一刻,他紧咬着牙齿将心一横,转身冲出了房间来到了走廊。

他站在走廊里左右环顾,很快就看到了消防器材箱。

只见他飞奔到器材箱的前方用力拉开,拿起水管先是试了一下水,可是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水!

他索性将水管扔在地上,直接了抄起横在里面的一把消防斧!

随即他便来到了发生火情的人家门口,抡起手中半人高的斧子,重重的劈了下去!

与此同时,C栋楼21层的火情已经吸引到了附近的住户。

旁边A栋和B栋的住户们纷纷走向自家窗口,看到21层火光冲天,并且还有一浑身是血的男人站在阳台里大声呼救。

凶猛的火舌从21层旁边的卧室里窜了出来!

“老公!对面!对面着火了!有人在喊!!”B栋一户人家的女主人站在窗台上,看到21层有人呼救。

而他的身后就是无情燃烧的火焰。

男主人很快也来到了窗边,看到状况后立刻跑回到床头抓起手机想要报警。

“哎?怎么手机没有信号!!”男主人用力晃了晃手机,又跑回到阳台将手机伸向窗外,“怪了!为什么没信号!!网络也断了!”

“啊!“

忽然间,女主人发出了一声惊叫,一脸惊恐的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男主人闻声转过头,只见一个火人从21层坠落下来。

—————————————————————————————————————

砰!

砰!

霍文东用尽全身的力气,一下又一下的抡起手中的消防斧试图劈开这道防盗门。

可是他费了半天劲,却只是在门上劈出来一道二十厘米长的口子!

走廊里的烟雾已经越来越大,霍文东从身后癫痫患者家的卫生间里找到了一条毛巾围在了脸上,疯了一样的轮着斧头继续劈门。

“有人听到说话吗?还有人吗?”他试图再次与房间里面的人进行沟通,可是现在却已经听不到一点声响。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诉霍文东。

你已经快没有时间了。

“开门!开门!给我开门!!”

不知不觉,霍文东右手紧握着斧头的虎口都已经被震裂。

随即他将注意力放在智能锁上,对准防盗门最脆弱的部位继续猛力劈砍!

每一斧头下去,都仿佛在发泄着他对这名黑客的愤怒与怨恨。

忽然间,霍文东余光注意到旁边不远处的安全出口附近,有一个黑漆漆的影子。

他快速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透过烟雾隐约间看到一张带着诡异笑脸面具的人站在那里。

此时此刻,那名黑客与霍文东只有不到十步的距离!

下一刻,只见那名黑客举起右手,手指比划出了一个手枪的形状,对着霍文东隔空开了一枪。

霍文东眼神如恶狼一般盯着那个面具男,恨不得冲过去用手中的斧头将他劈成两半!

但现在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停下来!

消防斧继续不停的对着防盗门劈砍,随着破口越来越大,房间里面的烟雾也越来越多的钻了出来。

而那名面具男的身影,很快就被一片浓重又刺鼻的烟雾吞没。

经过霍文东的努力,防盗门终于即将被拆解。

“咳咳!”

浓烟隔着毛巾,开始钻进霍文东的鼻子里。

加上一直在进行剧烈运动,他似乎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只见他举起斧头,对准破口再次劈了下去。

接着他借助着身体重量的惯性,将斧头左右摇晃,松动防盗门的整体结构。

最后霍文东用斧头卡住破口,用力向后拉,同时右脚猛踹防盗门的右下角。

很快,这面防盗门的左上角便向外偏斜出来,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缝隙。

霍文东见状干脆扔下了手里的斧头,双手握住防盗门的左边角用力往后拉!

咣啷!

随着一声异响,防盗门被霍文东硬生生拽了下来!

一开门,房间里几乎已经被火海吞没。

霍文东顶着浓烟抬起右手挥散眼前的烟雾,可因为火势太大,烟太浓,他的视线受阻严重。

霍文东试着进入房间,刚走进门口,就被浓烟呛的睁不开眼睛。

此时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诉霍文东,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房间里面,可能已经没有活人了!

“啊——!!”

霍文东面对着眼前被火焰吞噬的房间,发出一声歇斯底里且不甘的怒吼声。

啪!

忽然,他左脚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

霍文东低头一看,隐约看到一个瘦弱的少女倒在了旁边的鞋柜下。

他蹲下来在用手搭在少女的脖颈上试探了一下脉搏,发现居然还在跳动。

随即他立刻把少女抱了起来,转身冲出房门。

但才冲出两步,他便停下来回头再次看向房间里。

他知道这家有三口人,可现在里面的火情,他没办法进去了。

虽然他想挽救一家人的生命,但已经无能为力。

可就在他正准备带着少女进入安全出口的时候,却忽然间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一眼癫痫患者的家。

短暂犹豫了几秒种后,他将少女抗在左肩膀上,转身进入了癫痫患者的家中。

可是他只有一个人,想要带着两个人逃跑谈何容易?

无奈之下,霍文东值得左肩扛着少女,右手像是拖地一样拽着那名陷入休克生死不明的癫痫患者艰难的往外走。

他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

他不明白那个黑客跟自己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盯上他!

难道他的亲朋好友中,有被自己亲手送进监狱的吗?

咣当!

霍文东拖着两个人来到了安全出口前,抬脚用力踹开了门。

而这时楼上的住户已经发现了火情,如逃难的野鼠一般蜂拥而出,把霍文东挤到了一边!

霍文东后背靠在了墙上,恰巧一抬头,从上面层层楼梯扶手的间隙,看到一张微笑面具正低头注视着自己。

看到那张诡异的笑脸,霍文东心中的怒火再次被勾了起来。

“王八蛋!别想跑!”霍文东骂了一句,随即转头在人群中扫了一眼,抬起手一把拉住了跑在人群后面的一名青年男子。

接着用身体一撞,又将另一名男子给拦了下来!

其中一名男子差点被霍文东拽了个跟头,惊慌地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你干嘛呀!”

“背着这个女孩儿下楼!快点!然后马上去外面报警!”

“还有你,把这个男的带下去!”

另一名中年男子看了看霍文东脚下这名癫痫男子,一脸不安地问道:“他怎么没反应?是不是死了?”

“如果你在磨蹭下去他,他就真的死了!你们俩个快把他们带下去,我去抓人!”

男子虽然一脸的不情愿,尤其看到癫痫患者似乎已经没了呼吸,心里更是打颤。

但此刻人命关天,他们两个也只能硬着头皮接过了霍文东手中的人。

随即霍文东顺着楼梯迅速冲了上去。

当霍文东冲上天台的时候,看到那个带着诡异笑脸面具的男人,正站在天台边缘往下看。

霍文东狠狠的啐了一口,仿佛终于有一个机会可恶意发泄心中的恶气。

这时面具男也回头看到了霍文东,站在天台边,转过身来注视着他。

霍文东看到对方就在对面,便扯开了围在脖子上的毛巾,“王八蛋你今天死定了!!”

说罢,霍文东将毛巾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从后腰上掏出了手枪,指向对面的面具男。

“你这混蛋,知不知道今天害了多少人!你到底是谁?把面具给我摘下来!“

可对面的面具男一直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于是霍文东便继续上前一步。

“我要你把面具摘下来!!”

面具男似乎是被他这一声吼叫吓到,连忙举起了双手,接着小心翼翼的摘下了自己的面具。

当他摘下面具的那一刻,霍文东看到的确是长相平凡的青年男性。

更令人意外的是,这名男性的嘴巴被灰色的胶带封住,根本说不出话来!

霍文东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瞪着眼睛惊讶的望着对面的男青年,举着枪一步步向他靠近。

下一刻,这名男子竟然高举双手跪在了地上,并且对着他连连摇头。

霍文东来到了这名男青年的面前,接着蹲下身子,盯着他被胶带封住的嘴巴看了看。

看这个人紧张害怕的样子,跟之前对他挑衅的面具男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而且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封在了他的嘴巴里。

霍文东的心不知为何,竟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他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如果这个人不是面具男本尊,很有可能他的嘴里被塞进了什么东西。

否则他的双手没有被禁锢,为什么不敢自己撕开嘴上的胶带?

霍文东试着伸手去触碰男青年的嘴巴,可是男青年却忽然往后一缩。

他那惊恐的眼神仿佛在告诉霍文东,千万别碰他!

霍文东心领神会,举起左手做了一个开花的姿势,并且嘴里拟声道:“boom?”

男青年吓得眼泪都眼睛里打转,轻轻点了点头,内心恐惧至极,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

霍文东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如果这个人不是面具男,那真的面具男去哪了?

很快,霍文东便想到了刚刚忽然从安全通道里冲下来的人群。

他已经猜到,真正的面具男,或许已经跟着人群逃到了外面。

霍文东用手势指示男子待在原地不要动,接着自己走到了天台边缘往下看。

C栋的住户很多都已经跑出了居民楼,并且整个小区里也因为火情和骚乱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望,粗略一看怕是有近百人。

除此之外,警方的人也已经赶到了小区外面。

警车和消防车的警笛声,很快就响彻街区。

就算霍文东是火眼金睛,也没办法从这么多人里找到那个面具男。

他从来没感觉自己如此失败过。

从开始到现在,那个面具男各方面都占了上风,对手的每一步都被他算计在内。

“呃——!”

霍文东用力踢了一脚地上的杂物,心中的愤恨无处发泄。

滴!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阵电子计时的声音。

随即他立刻转过头,同时看到男青年也满脸惊恐,眼神绝望的看着他。

滴——!

随着最后一声长音响起,轰的一声,一片火光在霍文东的面前爆炸!

—————————————————————————————————————

霍文东猛然从卧室的床上惊坐而起,豆大的汗珠布满了他的额头,顺着两鬓流淌下来。

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正在发出舒缓的音乐声。

时间显示的是2020年8月20日,7点整。

直到他看见眼前的景象已经不是那惊悚的天台,他才意识到,刚刚只是自己做了一个噩梦。

虽然是噩梦,但却是在两年前真实发生的事情。

唯一不同的是,那个男青年并没有被炸死,嘴里的东西最后拆弹专家取出后发现,也并不是遥控炸弹。

只是一颗老人喜欢攥在手里把玩的小铁球。

除此之外,一切都是真实的。

在两年前的那一次行动中,龚叔左腿膝盖因为车祸严重受损,以至于影响了正常行动能力,不得不提前退休。

而21层的那名光敏性癫痫男青年,送到医院后也因救治无效死亡。

发生火灾的那一家住户,因为家中的智能平衡车被黑客入侵电池造成过载起火并爆炸引发火情。

除了最后被霍文东救出来的女孩生还,她的父母一个葬身火海,一个被炸伤并从阳台坠落身亡。

纵观本次案件全程,一共有4人死亡,3人受伤,其中涉及到的财产损失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而且一切,仅仅都是因为那一名带着笑脸面具的黑客。

从那以后,这名黑客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论霍文东怎么查,都无法查到和他相关的线索。

但性格有些偏执的霍文东不知道什么是放弃。

就像他当时对那名黑客说的,即便是他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给挖出来!

并且根据黑客在某段程序中留下的名称得知,他称自己为云脑。

直到一个多月前,霍文东偶然间发现龙潭市的几起汽车失控肇事案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他试着通过多方渠道调查这件事,果然发现了一些猫腻。

那就是这些车辆在发生车祸的时候,都在使用车载电脑的某种功能。

一时间,霍文东仿佛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他感觉到,那个家伙似乎回来了。

“你又做噩梦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霍文东的卧房门口传来。

1

第3章 三选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