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英雄三婿传>一百八十二回:无奈立下生死状·校场最后劝岳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百八十二回:无奈立下生死状·校场最后劝岳将

小说:英雄三婿传 作者:安奇趣记 更新时间:2022/5/14 12:08:07

当下,柴桂怀着异样的心情,就与岳飞定下了这生死状约定文书。二人各自都签了自己的名字,画了押,四个主考官也都在上面签了名用了印。柴桂的生死状交给岳飞,岳飞的生死状交给柴桂。互相接过来都看了一遍生死状,柴桂再瞅瞅张邦昌,心里暗道:“你这下愿意了吧?这是在帮什么忙?帮着岳飞把孤的藩王身份去掉吗?分明不是处处在帮着岳飞吗?奸臣,误国害人,不可利用之人,孤到今日尚且明白了奸臣之不可留。孤今日死了,你又有什么好处?你不明白把孤的藩王王爷的身份去掉之后,平白无故的把孤的优势都送给岳飞了吗?你怕岳飞不敢杀孤是吗?奸贼。”

到现在张邦昌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在认为岳飞不是梁王的对手。他就没寻思,如果梁王能打过岳飞,还不早把岳飞打下马来了吗?岳飞是个弱智?在打不过梁王的情况下还能提出立生死状?岳飞提出立生死状的目的是什么?下面只要会看能动脑子就知道了。

梁王见张邦昌毫无知觉,就不得不走过来,把生死状向张邦昌手里一递,心说你看着办吧,就出了演武厅。

岳飞见柴桂把生死状给了张邦昌,就也要将生死状交给宗爷。宗泽道:“这是你自家的性命攸关,自然自家收着,与我何干?何来交于我收?还不退下?”

岳飞只得连连道:“是,是,是。”而望着宗爷,退出了演武厅。

梁王与岳飞都在演武厅外跨上马。梁王拿了金背大砍刀,岳飞持了沥泉枪,对着梁王看似比先前神奇多了,而再不是先前的踌躇不定状,道:“尔——千岁,你的文书交给张太师了,我的文书却宗老爷不肯收,且等我去交给一个朋友处就来。”

一面说,一面未等着柴桂搭言,一面就拍马去找了众结义兄弟,下来马,与几个众结义兄弟吩咐道:“汤兄弟,倘若一会梁王输了,你可与牛兄弟守住他的帐房门首,恐他们有人出来打攒盘,好照应照应。”又向张显道:“贤弟,你看帐房后面尽是他的家将,倘若动手帮助,你可在那里拦挡些。王贤弟,你可整顿兵器,在校场门首等候,我若被梁王砍死了,可收拾我的尸首,若是败下来,你便把校场门砍开,等我好逃命。”从衣袋取出文书于王贵,“这一张生死文书,与我好生收着,倘然失去,我命休矣。”

众兄弟有的难过,却汤怀道:“大哥,我已经看出来,那梁王那么点皮毛功夫,必不是大哥对手,众兄弟何必为大哥难过,当为大哥此去必胜庆祝,望大哥此去凯旋归来。”

岳飞瞅瞅汤怀,再瞅瞅众结义兄弟,未言,上马而去,直奔校场中间。

那梁王见岳飞未等他搭言回话,就拍马去了,看到这岳飞与自己立了生死文书后此时的精神头,和一副已经再不拿他当回事的样子,梁王心里就更打怵了,就心里有些紧张慌了,尽管后悔这生死文书不该立,却也已经立了,已经无可改变了,寻思再三,就也拍马回自己的帐房,帐房门前下来马,被虞候人和自己的家将接着,迎进了中间自己的帐房坐下。

你道梁王校武场怎么还有中间自己的帐房,即有中间,肯定还有两边,或者前后帐房。因为帐房都是在这种情况下临时搭建的蓬帆房,自然没有上下楼房了,所以不是前后就是两边才能显示出中间房来。今日自然是左右的两边房了,因为梁王是一藩之王,他不管要到那里,都是有一群前护后拥的家将,维护着他的安全。如今到了这校武场,今年要夺武状元,在天下几千名武举面前,为了他的安全,而且因为他的身份的高贵独特,自然比平时来维护他安全的人,和他的家将比平时都要多了好几倍,再有张邦昌出面,自然允许他在演武场临时搭建左中右三个帐房了,两边住着的是临时保证他安全的人,和虞候人以及他的家将,中间自然就是他演武场临时栖身之所了。

梁王坐在中间帐房,虞候人及其家将都众星捧月般的聚集于此后,梁王道:“本藩今日来此考武,稳稳要夺个状元。不期偏偏要遇着这个岳飞,要与本藩比武,立了生死文书,不是我伤他,便是他伤我。你们有何主见赢得他?”

众家将道:“那岳飞有几个头几个胆敢伤千岁?”

梁王道:“立了生死状便不是以往,他要立生死状所为何来?”

众家将道:“他若差不多些肯识相也就罢了,若他恃强不识相,千岁,那时我们众人一涌而出,向前把他乱刀砍死,朝中自有张太师做主,我们怕他怎的?”

梁王听罢,心内随得一份安慰,也得到一些宽心,不由再提起一些精神来道:“即如此,本藩去了。”便重新整理了一番,披挂好了盔甲,提刀出门上马,来到校场中间。恰好岳飞也才过来,梁王见此时岳飞雄赳赳气昂昂,怎比前番踌躇胆怯那般光景,心中着实有些胆怯,激灵灵打个冷颤,心道这一切都拜张邦昌所赐,若非张邦昌愚蠢让孤与岳飞立下生死状,岳飞那有这般精神。想到此就心中气不打一处来,就再看看岳飞,确见岳飞虽是这般年轻,却是一副大将气概,于是心中之味道,难以言表,就再次开口小声对岳飞道:“岳举子,还是依着孤家好,孤家是一藩之王,你想想,你就是伤了本王,状元又如何能夺得成?今日你若肯把状元让与我,少不得榜眼探花也有你的份,日后自然孤还有更大的好处与你,今日何苦要与孤家作对呢?”

岳飞道:“王爷听禀,举子十载寒窗,所为何来?自古道,学成文武艺,原是要货与帝王家的。但愿千岁胜了举子,举子心悦诚服,别无话说。若是以威势相逼,不要说是举子一人,还有天下许多举子在此,都是不肯服的。”

梁王气愤道:“你今日所来为了什么?不是为了富贵吗?你只要自己愿意,你管天下举子干什么?这些孤保证都会给你。”

岳飞道:“举子要自己得来,不需要别人给。”

梁王愤怒道:“好个举子,你真是不识抬举,如此固执,不知道孤的心。即如此,什么也不用说了,看刀吧。”就随举起金背大砍刀,照着岳飞的顶梁门上砍来。

2

一百八十二回:无奈立下生死状·校场最后劝岳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