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英雄三婿传>二百六十七回:感危徽宗欲离京·吴敏欲荐度难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百六十七回:感危徽宗欲离京·吴敏欲荐度难人

小说:英雄三婿传 作者:安奇趣记 更新时间:2022/8/7 13:25:47

宋徽宗知道此时不是追究谁对谁错的时候,这样争来争去互相掐也争不出个良策来,而且联金灭辽收复十六州也是他自己向往愿意的,于是就道:“好了好了,各位爱卿,都别争了,现在争论这个还有什么用?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想良策退敌,是如何想出退敌良策才好。”

众大臣于是再又都不语,金殿上又是一片寂静。宋徽宗再次着急道:“各位爱卿,快都说话呀,难道就没有一个良策吗?只要是良策,快说出来无妨。”

金殿上众大臣就如没听到宋徽宗正在着急,都一个个低着头再连头也不敢抬。宋徽宗更是着急道:“各位爱卿,你们快都抬起头来说话呀,难道就无良策了吗?有何良策快速速讲来,若是良策朕一定采纳。”

百官还是不发一言,整个金殿只闻宋徽宗说话。有的大臣尽管抬起头来了,但都互相瞅着面面相觑,不敢随便开口,再说到了这个地步,谁还有什么良策,就是想开口表现自己,心里也没有什么良策。再说在这大敌当前,金军重兵即将兵临汴京城下,宋军现在的战斗力谁不知道,那一个人在此时又愿意向自己身上找麻烦。金殿上又静了很长时间,宋徽宗都坐卧不安了,起身离开宝座直转圈。大臣宇文虚中见了终于再也忍不下去了,决定想着趁着这个机会让皇上改正过失,以稳定军心民心,就出班凑道:“陛下,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宋徽宗见终于有发言的了,就慌忙坐回宝座上道:“宇文爱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如此这般,你快说,你有何良策但讲无妨。”

于是宇文虚中凑道:“陛下,臣之言也并非良策,实乃守国之本,臣不得不说,不知陛下愿听否?”

宋徽宗又连忙赶快道:“守国也好,宇文爱卿,你就别这般那般的绕弯子了,你有什么话但说出来无妨,朕决不怪罪,你休要担心。”

宇文虚中又道:“谢陛下,陛下即然不怪罪臣,那臣说出来就是。陛下,你何不下诏向天下百姓悔过自己的过失呢?并从今以后,改革朝政,以此重新获得天下百姓的拥护,那时,江山社稷才能巩固。”

许多大臣都认为宇文虚中说的极是,但王黼听了都要气笑了,强忍住笑道:“宇文虚中,你是不要乘国家之危难向皇上落井下石?皇上有什么过失?如此小人就当问斩。如今都什么时候了?都已经火烧眉毛大兵压境了,你还让皇上如此,你不思退敌之策,你让皇上如此有什么用呢?这远水能救得了近火吗?皇上,这种小人之言决不能听。”

宇文虚中见王黼如此说,就气的连性命也不顾了道:“王黼,你这个奸贼,这个该杀那个该杀就你不该杀?我好歹还为国家着想,而你呢?就怕国家不坏,如今国家到了这般危难之时,你却一言不发,难道你不知道国家危难吗?我说的这些话对不对自有皇上定夺,怎用得着你如此搅舍?”

宋徽宗闻听宇文虚中之言,心里虽然知道王黼之言说的也是实话,但在眼下这种情况下,宇文虚中说这些话即是再不对,再对形势没有多大作用,但也不能不听。他知道自己也确实做了一些不得人心的事,如今大敌当前,众大臣出了宇文虚中还敢言外,再那个敢言?即然宇文虚中都已经提出来了,那么就应该改正过来了,这样尽管不能治本但也能治标,还可以起到临阵收买人心,广纳言路之作用。于是宋徽宗就连忙止住王黼与宇文虚中的争执,连忙下令这次彻底真正的取消以前(镇)压方腊之乱时曾经取消过一次的,宋朝以来有名的坑害百姓最深的花石纲,和各地残害百姓最重的制造局,让宇文虚中起草《罪己诏》向天下百姓承认自己的过失,并接受宇文虚中的建议,召集全国各地的兵马火速进京勤王保护京城。

尽管宋徽宗下诏向国内百姓谢罪承认了自己的过失,而取消了加在百姓头上的一些负担,也做了一些战前的准备,但他仍然在听了蔡京赵良嗣童贯的话后,感到对抗击金军心里没有底,提不起信心,感到京城不太牢固安全,东路金军还没有逼近京城,他就听了赵良嗣之言,想逃离京城。

兵部尚书大臣宇文虚中一看,心里就急了,心道如果皇上一走,军队士气必然涣散,那时京城定就沦陷了。于是就寝食不安,想了一夜,第二天就来到太子太傅大臣吴敏的府上求见吴敏。吴敏也正在为京城里皇上走留之事而心神不安,心里乱糟糟的,一见下人报宇文虚中大人求见,就连忙出来相迎,将宇文虚中迎进书房,分宾主而坐后,宇文虚中就开门见山道:“今日来求见大人,实是为眼下之事着急。”

吴敏闻听假装不知道:“不知宇文大人为什么事这般着急?”

宇文虚中道:“难道吴大人心里就不急吗?皇上一旦离京,京师就必然不保了。只要皇上一走,京师守将互相各有异心,谁肯听命死守京城,必会落于金人之手。就是各位将军用心作战,那时军心涣散也难保京师不失。”

宇文虚中一番话,也正说到了吴敏心里所着急之处,于是吴敏就也着急道:“那以宇文大人之见当如何是好?”

宇文虚中直言不讳道:“当务之急京师就缺一个能够指挥全局者,如今看满朝文武那个能当此任?也无怪皇上要走,在这种情况下皇上又怎么敢不走呢?看看满朝文武没有一个能让人有信心能守住城的。”

吴敏叹了一口气,想了想道:“都是蔡京童贯赵良嗣张邦昌之流当道的结果,若非蔡京童贯赵良嗣,又怎么会有今日金军压境,若非王黼之流怂恿皇上,皇上又怎会不听忠良之言?若非张邦昌不害夺武状元,罢了宗泽宗留守之官,良才岳飞没有被录取,汴京又怎么会没有守城良将?若是张邦昌以往不谗言孙浩,我看孙浩孙副偏守就可担当守城重任,只可惜皇上受张邦昌谗言,只让孙浩为副偏守,只恐官轻位低难以服众。”

宇文虚中道:“孙浩副偏守是智勇双全,又勇敢善战,但他的心态孤傲,恐难以服众指挥全局,的确如此关头不敢指望此人。”

吴敏又道:“还有一人,此人必能指挥全局,但此人不能自己上阵杀敌。”

2

二百六十七回:感危徽宗欲离京·吴敏欲荐度难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