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大改造>第十三章 “晚间会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晚间会议”

小说:大改造 作者:闪亮的弹壳 更新时间:2022/5/10 16:24:16

晚上吃过晚饭便是一天中最闲散的时光。劳改们都三三两两回到了工棚,队伍也都收了起来。晚上的讲评教育之后,便是他们自由活动的时间。

规定是不允许走出作业区,且不允许乱串工棚,毕竟他们都是有罪之身,此时尚在服刑阶段。但实际情况上却很难约束。尤其是乱串工棚的现象。

对此,值班的公安战士多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忙活一天,想要一起串串,闲聊叙话、打牌下棋,也无可厚非,杨立民也说过,人不能一直绷着神经,就像皮筋一样松弛有度,才能保持最好的韧性,否则就断了。

这样其实带来了另外一个问题,不少以前就认识的人开始串起来拉帮结派,甚至还有一些人公然在一起讨论如何制造混乱等等,尤鬼子就是其中的一个领头者。

在这群劳改中,尤鬼子其实算不上什么特殊的人物,在进来之前,他既没有什么显赫的地位,也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吹嘘资本。在很多人的眼里,他不过是个祸害乡里的土痞子罢了。

但尤鬼子脑子灵活,说话做事很有头脑,几次的事情之后,便在众多犯人中间立下了威信。在改造积极分子评选的时候,他竟然高票当选。

每天晚饭过后,不少人会主动聚集到尤鬼子所在的工棚,有的送来一些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鸡蛋、茶叶“孝敬”他,有的则向他探听一些自己打听到的消息,更多的则是想要“聆听”他的教导之类。

酒足饭饱,尤鬼子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他夹着一根卷烟,脑袋枕在另外一只手上,慢悠悠地说:“咱们现在干活累个半死其实完全没那必要。老话说得好,干不完的活,舀不尽的水。今天干完你以为他们就让你休息?肯定还是去其他地方接着干,非得把咱们都累死算球。”

众人皆都点头称是,来此聚集的几十个人,都是劳改队中的刺头,他们在未被抓到以先,都有着“赫赫战绩”:有的是帮派头目,有的是打家劫舍的强盗,还有的是被抓到的特务等等。

这类人有一个共同特点,手上多半是沾过血的,做事凶狠,作风泼辣,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伙人进了劳改队之后,自然也都喜欢拉帮结派,什么哥老会、漕帮、洪门等等,论资排辈,沾亲带故,多多少少攀上点交情,他们把在社会上的处事方式带到了劳改队,聚集在一起,也发展成了一个团伙。

这伙人尊尤鬼子为执牛耳者,私下里都喊他“尤老大”。尤鬼子也默认了这个“老大”,不但处理他们之间的矛盾,还会组织一些对抗行动。

时间向前推,尤鬼子在这群人中并不算是佼佼者,实际上他的资历和经历完全不能够去当这个“老大”,至于他为什么能够成为这伙人的领导者,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几个月前八支队刚刚成立的时候,队伍便接到了修筑淮河的命令。知道了这条命令后,一些劳改便觉得机会来了,他们密谋在路上逃走,甚至制定了抢夺枪支、武力逃走的计划。

尤鬼子当时也参与了这些事情,不过他比其他人要警惕,他当时提出反对意见,说应该慎重行事云云。事情的结果验证了尤鬼子的判断,几批逃跑的带头者多半在拘捕的过程中死了,剩下的也都不敢再出头,有着先见之明的尤鬼子也就被推到了风头浪尖。

尤鬼子并没有意识到,别人其实是明哲保身的举动,跑江湖的人都滑得像泥鳅,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们比谁都明白。

尤鬼子也并非不清楚这个道理,只是他很享受这种被人簇拥的感觉,就像是他在镇上横行霸道的时候一样。

尤鬼子说话的时候,四下之中都是响应者。他的虚荣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仿佛自己已经是一个领导者。不过,人群中却有一个老头不响应,他蜷缩在被窝里,眯着眼睛,像是一条被冻僵的老狗一样。

尤鬼子看了一眼老头,走了过去,他一把掀开他的被子,老头被吓得猛地一个激灵,连连双手抱头:“别打我,别打我!”

尤鬼子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老皮子,你个狗日哩咋不举手赞同?说,可是想给干部打报告?”

老皮子是在上海被抓住的,平日里他不爱说话,也不喜欢指指点点,收工后总是一个人蜷缩在被窝里。

据说他以前在上海的妓院里当龟公,不过当别人问他的时候,他却什么都不说,总是支支吾吾,像是个傻子一样。

不知道是谁,说他在被子里天天弄“手活”,又有人说他是个鸡奸犯,有人给他起了个老屁股的绰号,不知怎么叫着叫着就成了老皮子。

老皮子就老皮子,也符合他皮厚的特性。

老皮子不起眼,看起来傻乎乎,一般情况下,大家讨论个什么事情都不会带上他,他就像是个空气一样。不过尤鬼子春风得意,他现在要发动更多劳改成为自己的鹰犬,他看老皮子这般模样,便想耍耍自己的微风。

掀开老皮子的被子后,他一把揪住了老皮子的衣领。老皮子身材矮小消瘦,被他一把抓起来,就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一样。

尤鬼子拎起来老皮子,又朝着他的身上狠狠砸了几拳,尤鬼子只觉得拳头生疼,像是砸到石头块一般。老皮子被这几拳也砸得够呛,连连求饶。

“这个狗日的肯定是奸细,把我们什么事情都告诉干部了。”

老皮子连忙矢口否认:“没有的事情,没有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单独出去过,你不要血口喷人。倒是你,每次都有你,怎么每次你都不被抓?”

这话似乎戳中了尤鬼子的痛处,他又一把揪住老皮子的领子,气势汹汹。

一帮的庞老三过来打圆场,说何必跟一个傻子置气。

这庞老三是混帮派的,身材魁梧嗓门大,在劳改中颇有威望,当初众人聚拢的时候,他的呼声要高过尤鬼子。不过他主动让位,就落到尤鬼子头上了。

其他人也都跟着劝说尤鬼子几句,说老皮子就是这样一个傻子,他不会去告密,尤鬼子有了台阶,便扔下老皮子,又去继续摆弄自己的东西了。

子夜时分,工棚里响起了阵阵鼾声。月光洒下一层银白色的光,铺在翠岭山。

巡察的公安战士拎着马灯、扛着枪走过。

尤鬼子没有睡着,他想起来老皮子的举动,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难受,越想越睡不着。

趁着巡逻的战士走远,尤鬼子翻身而起,蹑手蹑脚地朝着老皮子的铺位走去。

他倒不想杀死老皮子,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老家伙。

可他刚到床边的时候,忽然被什么东西击中,“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这叫声自然惊动了正在巡逻的干部和周遭的其他劳改,等到马灯再点上的时候,却发现尤鬼子抱着腿坐在地上,他手捂着膝盖,叫苦不迭。

“怎么搞得?”

“我下来想解手,没想到摔到了。”

众人将他扶到床上,会推拿得人也都帮他推拿几下。见没什么事情,众人又都去睡了。

尤鬼子躺在床上久久没有睡去,这个老皮子不简单。

2

第十三章 “晚间会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