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汉汉>第五章  焚琴煮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焚琴煮鹤

小说:汉汉 作者:日月大同 更新时间:2022/2/17 22:47:28

陈胜是一个好人,曾经在很多年前,那时候的陈胜还很年轻,有一天,陈胜和很多苦命的农民被雇佣去给地主家种田,等到休息的时候,陈胜走到高处对着他的小伙伴们说道:

苟富贵,无相忘!

此言一出,同行的有一个人立马嘲笑他:

“你不过是个穷种田的,哪能有什么富贵呢?”

陈胜也是一个坏人,时过境迁,谁能想得到,当年那个穷小子陈胜,此时已经是推翻暴秦的首倡人,天下起义军的领袖,更令人没有想到的的是,当年那个嘲笑过陈胜的人竟然在此时前来投奔陈胜,但是他却在不久之后被陈胜杀掉了,至于原因嘛。

陈胜发现这个人总是跟别人说自己青年穷苦时期的一些往事,惹得自己这个陈王很没面子。

这么看来,当年的“苟富贵,勿相忘”不过是一句客套话,历史中,这种话随处可见,廉价且虚伪。

好了,同学们,在第三节课开始之前,我先要感谢下各位的捧场,感谢各位这么给我面子,接下来,让我们把陈胜的故事讲完。

绝望—希望—绝望

公元前209年七月,在大泽乡这个地方,陈胜吴广正式拉开了秦末农民起义的序幕,并用千古名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在中国教育和文化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公元前208年十二月,起义军领袖陈胜在与秦将章邯的最后一次战斗中,不幸兵败被杀。

六个月,此时距离大泽乡的振臂一呼只有短短的六个月,六个月之前,陈胜从一个死刑犯变成了起义军领袖,六个月之后,陈胜又从起义军领袖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为什么呢,为什么陈胜败的这么快呢?

如果想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还是得从陈胜身上来找原因。

凶手

种种迹象表明,杀死陈胜的犯罪嫌疑人就是咸阳人章某,所以咱们先说说这位不世出的天才将领。

秦将章邯的出现确实算是一个不确定因素,这个之前从未在史书中露过脸的小伙子,一出道就表现的极为惊艳和成熟,从戏水退周文开始,章邯一路向东,七战七胜,击败击杀了多名起义军将领,用自己绝对的军事手段重挫了起义军的锐气,如果说一个两个是运气好,那么连续击败起义军数名将领,就足以说明,此人的确不负猛将之名。

事实上,陈胜最后输给章邯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因为就算是即将登场的那两位主角在日后碰上章邯的时候,其实也没有捞到太多的便宜。

当然了,抛开政府军战斗力强,章邯指挥得当的客观事实以外,更多的则是因为起义军的内部出现了一些问题,准确一点说,是陈胜身上出了点问题。

猴急

我们都知道,像“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话呢,无非就是一种政治口号,所以正确的使用方法应当是把它当成大棒去打别人,但陈胜却没有这么做,他用这个大棒使劲打自己的脑袋,并且成功的把自己打进了重症监护室。

可能是陈胜同学没有找到附赠的使用说明书吧。

陈胜在起兵不久后便攻下陈县,在这里,陈胜犯下了他人生中第一个错误:着急称王。

我们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枪打出头鸟。

在陈胜起义以后,全国各地的地方武装都以陈胜的名义,诛杀各地的郡县长官,成为了众多反秦武装中的一份子,这些之前我们已经说过了,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全天下的反秦武装那么多,章邯为什么谁都不打,就盯着你陈胜不放呢?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第一个称王。

树大好乘凉,这不假,但是树大它也招风啊。

其实章邯也是一个有原则(死脑筋)的人,正所谓“首恶必办,胁从不问”,你陈胜不仅第一个造反,而且还第一个陈王,你说说,不打你,打谁啊!

在对待是否称王这件事上,咱们可以把视线后移一千多年,来看看另外一位“陈胜”的发家事迹。

鹤立

公元1352年,也就是元朝至正十二年,如同一千五百年前一样,那个时候的中国正处于元政府极其**的统治当中,终于,在不满和愤怒达到了顶点以后,那些不再愿意被蒙古人奴役剥削的中原百姓们,想到了伟大的先烈陈胜和吴广,随后,推翻元朝统治的战争开始了。

历史真是何其的相似啊!

三月的一天,有一个穷困潦倒的和尚走进了反元领袖郭子兴镇守的濠州城,之后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广大反元起义军中的一份子,在随后的的十几年的时间里,他依靠着“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战略方针,南征北伐,浴血杀敌,最终,他将成吉思汗所建立的大元帝国死死地踩在了脚下,并让其永世不得翻身!

当这个穷和尚登上了顶点,成为了新一任的中国皇帝以后,他为自己亲手所建立的朝代取了一个与日月同辉的名字:明。

是时候公布谜底了。

这个落魄和尚的名字叫做:朱重八,也就是我们后世口中的明太祖朱元璋!

由此可见,农民陈胜和农民朱重八之间的差距,那是相当的大的。

事实上,在陈胜过早称王这件事情上,并不是没有人提醒过他,魏国人张耳和陈余就是头脑比较清醒的两个人(以后我们还会多次提到这两位,现在只说和陈胜有关的部分)。

鼠目

“秦朝昏庸残暴,所以陈将军您冒着万死一生的风险,为天下扫除残暴,现在正是众望所归,西进灭秦的大好时机,可如今您刚刚打下陈县,就着急称王,这岂不是在天下人面前展示您的私心吗(示天下私)?”

张耳,陈余的这句话真可谓是真知灼见,然而陈胜并没有听取二人的意见,反而是加快了称王的脚步,最终,陈胜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的模样。

菩萨不救寻死人,菩萨都救不了你陈胜,更何况张耳,陈余乎?

啥都别说了,跑吧!

在陈胜称王之后不久,张耳和陈余再次向陈胜建议:应当早日出兵北上,收复赵国的土地,这样黄河以北,就全是我们楚国的了。

那这个建议,陈胜倒是听了,随即陈胜命令武臣为将军,张耳,陈余为都尉,领军北上。

当武臣的大军离开陈县的那一瞬间,陈胜的结局就已经是注定的了,这是一个没有管理才能和战略眼光的人。

北上攻赵的张耳,陈余等人在拿下赵地以后,立马拥立武臣在赵地称王,陈胜听说了此事以后,十分的气愤,为了好好教训一下这三位不法分子,陈胜决定杀掉武臣的家属,幸好,最后是上柱国蔡赐出面说情,才阻止了事态进一步恶化。

大将葛婴就没那么好运气了,作为早期入股人员,葛婴是立有赫赫战功的,只不过因为错误的立了一个叫襄强的人为楚王,而被陈胜杀害。

这还不算完,在武臣自立为王以后,这些“王侯”就像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武臣的部下韩广在燕国自立为燕王,山东人田丹自立齐王,魏人魏咎为魏王。

“为什么和尚摸得,我摸不得呢,你陈胜早先不也是个泥腿子吗?你能称王,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呢?”

至此,本来枪口一致对外的农民起义变成了春秋战国时的诸侯混战,西边,章邯的军队大军压境,东边,起义军自己就打了起来。

作为一个领导,陈胜可以说是丝毫没有领导才能,面对部下的擅自称王,他既不能领兵讨伐,也没有能力团结好部下,至于最后拿别人的老婆孩子撒气,也是意料之中的了。

如果说对外着急称王是莽撞,对内无法团结部下是无能,那么结合以上两点,我们可以推导出陈胜失败的是第三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一个。

真正的朋友

作为陈胜集团的二把手,吴广是属于在这个乱世之中第一批认清楚形势的人,同时吴广也是陈胜最亲密的革命战友,可非常奇怪的是,吴广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了,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此时的吴广已经死了很久了。

先前咱们说过,吴广率陈胜之命,领军队攻打荥阳,可是荥阳还未拿下,就被自己的部下田臧夺权所杀,杀人凶手田臧不仅杀了吴广,还把吴广的人头割下来,献给了陈胜,以此邀功。

大家猜一猜,看到挚友的项上人头以后,陈胜的反应会是什么呢?

不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而是选择插朋友两刀。

最后的结果是,陈胜任命田臧为楚国令尹(相当于丞相),后被封为上将军,率军继续攻打荥阳,不难想象,坐上楚王位置以后的陈胜早就把当年那个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的吴广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人啊,只能共患难,不能共享福,真是一点都没说错。

真相

其实说得简单点,陈胜犯的错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但是却十分的要命,当了解了上述种种以后,我们应当透过表面现象看清事务的本质。

秦末的这位陈胜和这两年多年中任何一位陈胜失败的原因都一样,他们弄错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搞清楚,谁是自己的敌人,谁是自己的朋友。

尽管陈胜没能书写传奇,但是历史是公平的,史书还是铭记了陈胜的名字,让我们来为他最后一次正名。

陈胜,字涉,阳城人(今河南登封),于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七月起兵反抗暴秦,次年十二月,因不敌秦将章邯而兵败被杀,虽然前后只有短短六个月时间,但是陈胜还是用自己的所作所为警示了后来的每一位当权者:小心那群老实巴交的农民,如果你惹怒了他们,那么结果只能会是被他们毁灭。

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人民的力量也是可怕的。

民心=资本=基本=根本

现在有一种玩具,叫抽抽乐,这是一种积木玩具,玩过的应该比较熟悉。

统治者就好比抽木头的人,老百姓就像是抽抽乐最底层的几块木头,统治者们总是喜欢把先把最下面的木头抽走,然后放在积木的最上面,导致原本坚固的建筑,因为要充实门面而摇摇欲坠,而最后带来的结果就是,地基越来越不稳,直到有一天,底层的最后一块木头也被抽走了,随着积木的倒塌,这场游戏也就结束了。

这最后一块木头,就叫民心!

??民心这东西,你一定要对它有足够尊重和敬畏,最好把它当成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保持着警惕,虽然平常你绝对摸不着也看不到这玩意,但是当天下苦秦久矣之后,这柄名叫“民心”的宝剑会毫不犹豫的朝着你的脑壳落下,而且绝不会因为你是贵族或者皇帝,而减缓它落下的速度,然后在它接触到你的天灵盖时,它将一击致命。

主角与配角

不管怎么说吧,这是我们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如同后世一样,第一个带头造反的一般都是第一个被干掉,而且后来的事实也证明,陈胜此人也绝不是治世之能臣,不过也说不上是乱世之奸雄。

其实对于农民起义这件事,我们更多的应该是抱着尊重的心态去看待他们,不管是现在的陈胜吴广还是将来的两千多年中的任何一位,尽管他们动机和目的或许不纯,但他们的的确确的改变了我们的历史。

他们自从出生起便被头顶的帝国当成了工具,种田,徭役,然后生孩子,生下来的孩子继续种田,徭役,周而复始,永无出头之日。

悲哀的是,他们并没有选择的权利,但幸运的是,他们有反抗的权利。

古往今来所有的农民起义者们登上的是并非是他们自己选择的舞台,拿到的也不是他们所选择的剧本,但就算如此,他们也没有自暴自弃,没有选择弃演,没有选择甘心做一个配角,而是选择用自己的双手,对抗命运的不公,然后努力的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主角的角色。

所以,此处应有掌声献给这部剧的主角们。

“叮~铃”

好了同学们,说了这么多,其实陈胜失败的原因并没有完全说完,不过没关系,我们将会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慢慢找到答案,辛苦大家了,同学们,下课。

“诶,对了,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两个,别东张西望的,说的就是你们俩,那个一米九的傻大个,还有旁边那个带着竹皮帽的那个小老头,下课以后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有一点回家作业要布置。”

什么作业?

灭秦!

---------------------------------------------------------------------

愚见

我曾经在一首以“朋友”为主题的歌曲中,听到过这样的歌词:

如果你正享受幸福

请你忘记我

如果你正承受不幸?

请你告诉我

我想,这才是对朋友的真正定义吧。

0

第五章  焚琴煮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