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国之利器—斩黑利剑>(终章)水落石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终章)水落石出

小说:国之利器—斩黑利剑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22/5/14 16:08:08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黔灵湖水波光粼粼,山顶的鸿福古寺,香火鼎盛,游客络绎不绝。

这是一座风景宜人的西南城市,大十字车水马龙,小十字人头簇拥,南明河畔甲秀楼久经风霜,数百年来见证着城市风貌的变迁。

市公安局专案组对涉及M7大案的主要嫌疑人进行审问。

窄小的审讯室内,A哥盯着审讯桌中间的台灯。审讯的警察在他嘴里没有问出任何线索。

另一边的那扎,始终保持着沉默,面对警方的询问,他闭口不言。

某医院住院部,一间被数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守卫的小病房内,鸡哥躺在床上,因为感染严重,对他受伤的的腿部造成永久的、不可逆的损伤,就算以后康复了,走路也会受到影响。

从门外走进一名身材魁梧的警察,贴身的警服显得他英挺而不失庄严。

“袁雷?”鸡哥苦笑道:“我一直以来的感觉没有错,你就是那颗抵住我咽喉的钉子,可惜让我最没有想到的是我信任的阿亚也是你们的人,帮助你一起欺骗我。”

萧健搬了一张凳子到床前,笔直地坐下。

“阿亚牺牲了,你知道他为什么牺牲吗?”萧健问道。

“他死了吗?活该。”鸡哥语气刻薄的说。

萧健压住怒气,说:“他是为了救你而牺牲的。”

鸡哥高声说:“别他妈猫哭耗子假慈悲,老子什么都不会说,以我犯的事,大不了枪毙,横竖一个死,你说这么多有个屁用。”

萧健站起身,捋了捋领带,说:“我相信你很清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只要你肯配合,会得到宽大的机会。”

鸡哥哈哈笑道:“袁警官,你和我相处这么久,会认为我是一个贪生怕死出卖朋友的人吗?”

萧健拉开门,背对着鸡哥说:“如果我说A哥却想杀你灭口,我们回来的路上不断遭到追杀的际遇都是A哥在后面操纵,你相信吗?”

“呵呵,怎么可能。”鸡哥冷笑着瞪视萧健,他和A哥多年的兄弟,根本不相信A哥会对自己下毒手。

萧健对外面的警员喊道:“找张轮椅,把张成西带上跟我走。”

……

审查那扎的房间,萧健走入门。

那扎看了一眼萧健,笑道:“袁警官,你来了?”

一名警员搬来一个座椅加到审讯桌,萧健点头感谢,坐在两名审讯警察的旁边,把警帽放在审讯桌上。

“他还是没有开口吗?”

“没有,嘴硬得很。”审讯的警员答道。

萧健盯着那扎,说:“你还是不愿意讲吗?”

那扎比了一个抽烟的手势,说:“给我来根烟。”

萧健说:“我不抽烟。”

那扎哈哈笑道:“你在我的赌场时差不多一天一包烟。”

“承蒙你的厚爱,每天关心我的一举一动。”萧健说:“抽烟的是混混袁雷,现在在你面前的是中国人民警察萧健。”

那扎耸耸肩,不再说话。

“A哥已经交代了,你们私下达成了协议,所以一定要杀死袁雷和鸡哥。”萧健厉声说道。

那扎显得很平静,本来他就认为A哥扛不住只是时间的问题,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意外。

“但是我们讲究的是实事求是,不能只听A哥的一面之词,你说说吧。”

“有什么好说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和A哥确实达成了合作,他要求我一定杀死你和鸡哥,只有杀死你们计划才能形成闭环,谁也不会知道这事。”那扎叹口气说:“这次是我失算了,我死了两个儿子却什么都没有做成。”

“你的女儿也被当地警方抓捕了,利源集团完了,被当地政府列入黑名单调查。”萧健补充说:“还有老鬼和茂二爷,他们很快就会接受法律的审判。”

那扎哈哈大笑起来,利源集团是他一生的成就,整个事业大厦的崩溃,让他难以接受,只能以大笑来发泄。

那扎在萧健眼里有些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站起身,把警帽端正地戴在头上,走出审讯室的门。

审讯室玻璃墙的另一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审讯室里发生的一切。

鸡哥坐在轮椅上,怒视着那扎。

徐正国在旁边问道:“你都听到了?现在可以说了吗?”

鸡哥狠狠地点头,他万万没有想到,真正要他命的,居然是他的兄弟A哥……

王婷刚刚完成一个本地重要客户的资产评估,累了一天刚刚准备到信用社旁边一家面馆吃点东西,突然接到男朋友黔林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顾学斌的电话,他的车子已经到了信用社门口。

顾学斌驾驶的红色保时捷911,在整个黔阳都很难找出第二台,每次停在信用社门口接王婷时,会让周围人投来羡慕的目光。

王婷出门时,与保安点了点头,算是打声招呼。她坐上车,顾学斌礼貌地接过她手里的提包,放在车后,然后开车前往位于小十字的一家咖啡馆。

这是他俩最重要的地方,这天他们又来到了第一次约会的桌子。

顾学斌提前就用电话点好了咖啡,刚入座,服务员就端了进来。

他今天有些异样,漫不经心地搅动着拿铁。

“怎么了?”王婷轻声问道。

顾学斌温柔地笑着说:“我准备移民到M国去,你和我一起走吗?”

“为什么这么突然?”王婷疑惑不解的问。

“我的生意出了点事,你帮我贷的那些款暂时还不了啦!”顾学斌轻描淡写地说:“我们必须走,因为签证要明早才能拿到,所以我只能预定明天下午的机票,是我们俩个的票。”

王婷脸上露出惊恐之色,这些年,是身为市政协委员、黔林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的顾学斌以手里的人脉资源帮助她坐上信用社主任的位置,作为回报,她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帮助顾学斌违规操作,以贷款的名义,给黔林商贸有限公司违规办理贷款资金近六千万元,当然其中一部分作为回报,也进入了她自己的荷包。

现在顾学斌无法归还贷款利息,联社很快就会发现问题,派遣纪检部门到社里进行调查是迟早的事,那时她违规操作发放贷款的事就会曝光,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严惩,现在唯一的路只能依照男友顾学斌的话,趁事情还没有曝光,逃到国外去。

曾经醇香的咖啡在她的嘴里没有任何的味道,只有苦涩。

顾学斌开车把王婷送回家,并嘱咐她收拾好个人衣服,明天11点他亲自过来接她。

当天夜里,王婷只收拾了几件衣服,她呆呆地坐在行李箱上,望着放在地上的几张以李莉的假名字办理的不同银行的银行卡,掩面哭泣,她不知道自己要这么多钱来做什么?

这一夜她没有睡,大早上给信用社的主办会计打了一个电话,以身体抱恙要去医院检查的理由,安排主办会计组织社里今天的工作。

刚打完电话,门铃响起,她从猫眼往外看,见是送牛奶的女人,平常遇到时她们会打招呼。

王婷没有任何防备地打开门,几名警察从女人身后钻出,向王婷出示警官证,说:“王婷,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有事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王婷慌忙说:“我还有事,这会不能和你们走!”

警察们看到了客厅里的行李箱,知道王婷要逃,说道:“和我们来的还有纪委的同志,多的我们就不说了,请吧。”

楼道上围满了人,王婷下楼时,看到了徐豪的老婆,她冲出来对警察问道:“王主任是好人,你们要带她去哪?可不能乱抓人啊!”

王婷说:“警官找我有事配合一下,很快就回来了。”

警察看了看王婷,王婷几乎以祈求的眼神看着他,希望能够保全她最后一丝颜面……

黔林商贸有限公司是黔阳市本地知名的商务公司,董事长顾学斌是市里有名的青年企业家和慈善家,市政协委员。

此刻他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喝茶,墙壁上挂着“厚物载德”的书法,等待着手下工作人员给他拿回签证。

他总是觉得心绪不宁,不时会起身看看窗外,这一次他看到了数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径直驶入公司前门,大批警察从车辆里钻出。

心知大势已去,他坦然地回到董事长座位。

萧健领着一队特警冲入门里,外面的工作人员们吓得不敢动弹。

徐正国走进门,和萧健一起走入董事长办公室。

“顾学斌。”徐正国问道。

“请问,要喝茶吗?”顾学斌面色不变,像是在接待生意上的客人。

“我真的不愿意把我市有名的青年企业家、慈善家和臭名昭著的A哥联系在一起。”徐正国厉声说道。

顾学斌的视线从萧健脸上扫过,笑着说:“我也不能把特警队长和一名小混混联系在一起。”

他站起身,对萧健说:“是我大意了,我早就该让A哥杀了你。”

萧健取出手铐,说:“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输也罢赢也罢,这次我认栽了。”

顾学斌抬起双手,让萧健给他戴上手铐。

警车上,萧健突然向顾学斌问道:“你都这么有钱了,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

顾学斌的回答很干脆,谁会嫌兜里的钱多?

。。。。。。

审讯室里,顾学斌对他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他所经营的黔林商贸有限公司批着合法经营的外衣,在私下进行着包括毒品、走私等系列案件。同时顾学斌还供出了数名接受他商业行贿的蛀虫,以及省联社的多名大开资金审批方便之门的高官,省纪委紧急介入……

天空中飘着毛毛雨,烈士墓园里,萧健穿着整齐的警服,戴着鲜红的党徽,笔直地站在魏宗强的墓碑前,他红肿着眼睛。

“哒哒哒”。

他身后由远至近,传来一阵脚步声,萧健回过头,见是拿着一捧鲜花的徐正国,他越过萧健,俯身将鲜花放在墓碑前,然后向着墓碑敬礼。

“他是一名好警察。”萧健说。

“是的,和所有坚守在一线的兄弟姐妹一样,始终坚守着属于他自己的阵线。”徐正国说道。

萧健说:“我准备休假。”

“去哪里?”

“昆宁。”

“好,不过得尽快回来,因为组织上又要交给你一项重要的任务。”

“什么任务?”

“据顾学斌交待,除了M7案以外,黔林商贸有限公司最大的利润来自于文物走私,从他手里走私的文物中,包含了一枚出土的珍宝—夜郎王印,省厅做了批示,必须找回来。”徐正国说道:“又要辛苦你和我配合。”

“是。”萧健立正,大声喊道:“坚决完成任务。”

……

烈士陵园内,巨大的纪念碑上,庄严的国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沿着道路两旁的一排排白杨树,像一列列集结的士兵或者警察,望着前方党所指挥的方向,整装待发……

0

(终章)水落石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