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山吼>山 吼( 尾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山 吼( 尾声)

小说:山吼 作者:王学明 更新时间:2022/5/29 22:09:50

崎岖的山路间,怀抱着襁褓的桂芹在努力的跋涉着,她呼出的热气犹如祥云飘荡在她挽着发髻的头上。在满是积雪的路面桂芹行走得很坚难,不时出现的脚下侧滑让她都跑偏的骅犁一样不得不修正自己的行进方向。宝贵劝说桂芹:“天冷路滑还是不要出门了。”

头也不回的桂芹坚决道:“今天就是年了,我还没有年货。”

“年货我这有。”

“你们行军打仗怎么会有年货?”桂芹仍然是头也不回的表示不信。

“我们这里真有年货,我们袭击了日本人的木材厂,不仅搞到了粮食还有酒肉蔬菜。青龙大哥还送了我们队伍两口肥猪和蔬菜。”

桂芹不知听见还是没听见,她仍然坚定着自己的节奏在积雪中向前跋涉。

宝贵着急了,他冲着桂芹的背影高声喊道:“桂芹,桂芹。”

挨在宝贵身边睡觉的桩子被宝贵吵醒,他在黑暗中推着宝贵憨憨地埋怨道:“哥,你不是不让我想我娘吗,你怎么却喊嫂子的名?”

由梦里醒来的宝贵,长出了一口气后小声的训斥桩子:“你小点声,别打扰别人睡觉。”

“你刚才喊嫂子比我的声音可大多了。”桩子不服气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宝贵没有理他,他钻出熊皮做成的被窝来到即将熄灭的篝火堆前。续了几根带松树明子的木拌后,火堆渐渐明旺起来。宝贵烤了一会儿火,再次给火堆添加了几根粗木拌,这才离开木棚来到外边。

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远山的轮廓剪影一样呈现出来。没有了睡意的宝贵拎着板斧奔向了炊事班。

炊事班还处在一片黑暗中。宝贵来到炊事班放木拌的地方借助雪地的光亮对一根水桶粗细的倒木抡起了板斧。倒木在板斧的攻击下哀鸣着变成了小臂大小的木拌。板斧咧柴的声音唤醒了炊事班的灯光。不一会,炊事班长老万提着一盏马灯来到宝贵身边友好的絮叨起来:“你咋天天这么早?也挺好,有你在我误不了给同志们做饭。”

宝贵没接茬儿老万的絮叨,他已经司空见惯这个无怨无悔给大家做饭的炊事班长。他只是认真的劈着自己的柴禾。

老万很默契的把马灯留给宝贵自己抱着一抱木拌走回炊事班。

宝贵不是喜欢早起干活,他是不敢让自己闲下来。尤其这几天大家都在谈论今年这个年怎么过,宝贵都不敢参与。一想到过年他就不由自主想桂芹。这原本是他俩结婚后的第一个年,如果不是日本人,此时他应该与桂芹共同看护着孩子过新年。还不知道那孩子是女儿还是儿子。

天光大亮时,被称作年的腊月三十伴着飘飘洒洒清雪正式来到了鹅头峰上。换了新洗衣服的李文顺满脸喜气来到炊事班,看到宝贵他笑容不减的喊道:“宝贵兄弟,歇歇手,这大过年的别太委屈自己。”

“什么年不年的,哪天不是过日子。”宝贵淡淡的说着继续恶狠狠地裂解被他踩在脚下的倒木。

“话不能这么说,过年就是过年。”李文顺半强制性的拿走了宝贵手里的板斧。“走,跟我进屋,跟万班长说一下,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什么?”宝贵困惑了。他觉得指导员好像也不正常了。自从进了这支队伍,在吃饭的问题上都是炊事班做什么就吃什么。队伍条件差,还没有想吃什么就做什么的条件。

“是这样。”看到宝贵困惑,李文顺解释道,“这是你连长大哥给我的建议。这次你为咱们十三连立了头功,老赵让你点个菜。”

“什么头功,活都是大家干的。”

“你就点吧,宝贵兄弟。”再次来去木拌的老万也站到了李文顺的一边。

宝贵在三天前运回这些物资,李文顺就信誓旦旦的开始筹划今天的这顿年夜饭。过年是中国人的头等大节。更何况今年这个春节是十三连第一次独立过,更特别的是还有其他连队的战友。宝贵弄回来了这么丰富的物资,李文顺决定让大家过个肥年。中国人在这个时候最想家人,为了淡化大家的思念情绪,李文顺更要让这个年热闹一些。

在李文顺第一次找万班长商量这顿年夜饭怎么做时,老万就信誓旦旦的许诺道:“放心,指导员,平时没东西咱不敢吹这个牛。如今有了这么丰盛的物资,我老万一定给你露一手。咱也是开过饭店的老板,不是你们看到的,我只会蒸窝头熬大碴子粥。我一定让弟兄们过一个美美的肥年。”

老万真的开过饭店,两口子带着小姨子当初在县城开了一张拥有八张桌子的小酒馆日子过的也是很滋润。去年春天,几个日本浪人在酒馆里喝醉了酒后非让负责柜台结账的小姨子过去陪酒。

负责跑堂的老万媳妇听到浪人的无理要求,马上施展出自己的泼辣功夫进行婉转拒绝。开店几年来,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老万媳妇拿起一壶酒来到浪人们的酒桌旁,她边给浪人们斟酒边客客气气的转移着他们的要求:“来来来,客官,尝尝新酿的高粱烧。”

“八嘎,你的滚开,她的陪酒。”一个喝红了眼的浪人训斥老万媳妇。

老万媳妇没有理他她给一个面熟的浪人敬着酒,她希望这个来过她这里几次的熟人能规劝一下自己的同伴。没想到这些个异国的浪人根本就不是她思维中的那种通情达理的人,这个被委以询问的浪人也短着舌头训斥老万媳妇:“你的不好,花姑娘的来。”

“她还是个孩子,不会喝酒。”

“八嘎。”红眼睛的浪人没有了耐心,他一把推开老万媳妇,摇摇晃晃的起身奔向了柜台。老万媳妇想挡住他,结果被他粗野的推倒在地。这一幕正被端着一盘菜走出后厨的老万看在眼里。看到浪人如此无礼,老万想都没想就把这盘溜肉段趁热扣到浪人脸上。刚刚离开热锅的溜肉段把浪人烫的是嗷嗷大叫。

看到同伙被袭击,其他三个浪人不由分说冲上来对老万两口子进行了一番群殴。好在吃饭的客人们没有看热闹,他们以劝架的名义护住了老万夫妻。不依不饶的浪人把客人包括老万夫妻统统撵出饭店,只留老万的小姨子一个人陪酒。

被撵到门外的客人只能无奈的守在大街上,老万两口子不服,但因被欧以无法站立,他只能卧在地上痛骂日本浪人是衣冠禽兽。正在这时,一个路过的高个壮汉替老万出了头,他打听明白怎么回事后,就一个人走进了饭店。两袋烟的时间过去后,这个操着山东腔的壮汉搀扶着瑟瑟发抖的小姨子走出了饭店的门。

看到饭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出来,围观的人群里一个老者甚是奇怪的问壮汉:“他们同意让你们出来了?”

“他们没说不同意。”壮汉不以为然甚至还带着调侃轻松的回应着老者。

就在大家奇怪的眺望饭店门里的反应时,这个来到姐姐身边的小姨子心有余悸的道:“那几个人都让这位大哥给打倒了,现在还不知道死活呐。”

“我的天,你可闯了大祸了,赶紧跑。”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老者劝告壮汉。

“他们欺负人,还来打我,我只不过是反抗一下,闯什么祸?”

“年轻人,你就别犟了。这年头谁和你讲这个理?赶紧跑吧,一会宪兵或者警察来了你准得吃亏。那可是日本人,咱们官府的人见了他们都恨不得叫爹。”

在大家的劝说中,壮汉走了。

果然,警察介入了这个事情,那四个被打成伤者的浪人一口咬定,老万是反满抗日分子,他们逼老万交出打人者。老万都不知道那个帮忙者姓什么,咋交?在警察局被折腾了个半死后,好歹是花钱买回来了后半条命。

原本的甜美日子没有了,被搞得倾家荡产走投无路的老万在恢复了身体后只能在一家大户应了份厨子的活儿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在一次遇见了来大户家征粮的赵德胜,一直把憋屈含在内心的老万看到了自己扬眉吐气的希望,他哀求着赵德胜把自己变成了真正的反满抗日分子。

负责外围警戒的的侦察班长**押解着一位人高马大被罩了双眼的人来到李文顺面前:“报告指导员,这位自称是军部警卫连的老兄说你认识他?”

宝贵带着警觉抢在李文顺之前摘掉了这个与自己身高相仿者的眼罩。这个人没说谎,他真是警卫连的王大勇。这个人不仅指导员认识,宝贵也认识他。

李文顺带着意外遇见娘家人的激动握住王大勇的手急急的询问道:“军部有什么命令?”

“军部没命令。”王大勇宽着李文顺的心,“只是把我派出来给你们拜个年。明天才初一,我是不是来早了?”

“不早,不早,正好一起过年。走,先见见赵连长。然后把军部的情况给我们介绍一下。”

赵德胜正盘腿大坐在床铺上与伤势恢复差不多的伤员们扯着嗓门侃大山,听说军部派来了拜年的人,他忙跳下床铺瘸到门口来迎接。见到王大勇他都不容人家开口就机关枪一样的打听起来:“军长好吗,部队情况怎么样,我们什么时候能归队,是不是又有打仗要打了?”

王大勇面对他这打阻击一样的提问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老伙计,你能不能慢着点。”李文顺拦阻住赵德胜,“大勇刚上山水都没喝上一口,你是不是得先问问人家渴不渴?”

“我岂止是渴,我还饿呐。军长给我带的干粮昨天中午就吃没了。”

“大意了,怨我了。”赵德胜一本正经的检讨道,“马上让炊事班先给大勇弄点简单的垫垫。”

早就接到李文顺安排的万班长给大勇送来了一大海碗五花肉烩酸楚以及两个大号的炝面馒头:“王连长你先凑合一下,到了晚上咱们就开大餐。”

王大勇咽着口水看着烩菜和馒头:“你们管这个叫凑合,自从跟军部到了密山镇我就一直没见过肉。”

“好悬了。”赵德胜不相信王大勇的话,“谁家过年还不吃顿好的?”

王大勇边狼吞虎咽着烩菜和馒头边讲述起军部的现在情况。

密山镇,这个挨近苏联边境的城镇虽然还没有被日本人占领,它也是因为地广人稀不被小鬼子们重视。救国军由这里潜出国境时,主力一团抗命留了下来。带队伍的一团团副原本是救国军副司令兼一团长的亲侄子。主力一团原本反水的三个营长刚准备在出境的前一晚做掉这个少爷羔子,没想到这个少爷羔子竟然在傍晚到来时先一步给部队下了停止出境的命令。随后他当着全团两千多人的面宣布愿意留下抗日的人站在原地别动,不愿意者留下武器装备自行离开。

两千多官兵,基本都是本地人,谁愿意看着日本人进犯而抛家舍业的逃跑?孔团副的这一号召得到全团官兵的支持。孔团副带着装备精良的主力一团与游击军合兵到了一起。

游击军刚把大旗插到密山镇政府没几天,方圆五十里的小股武装纷纷前来投靠,没出半个月,游击军已经扩展到了三万多人。这还不算分兵在外的十几个连队。小小的一个镇,一下拥有了这些兵,别说吃饭,就是喝水都成了问题。一个自然屯也就有一口井,突然增加了几百人的消耗,地下渗出的水都一时周济不过来。

这次大勇来到鹅头峰一是拜年,二是看看几位干部的伤情任何,军部希望你们早日康复回到军部带队伍继续分兵。新加入的战士勇气可嘉,可就是缺少经验,军部急需战斗骨干来训练他们。换句话说,就是想给各连营补充兵员。

听完王大勇的简单介绍,赵德胜,李燕青,赵挑水以及杨太和都稳不住自己的架了,他们纷纷表示马上就可以跟王大勇去军部领走自己的新兵员。

倒是李文顺提醒几位连营长:“咱们这里离军部最少也有四百里地,各位就不想过完年再开拔吗?”

王大勇也强调道:“军部的意思也是让你们年后天暖再过去,现在去了,恐怕连饭都吃不饱。”

赵德胜听后一撇嘴:“就咱们现在的状态,想吃什么能缺了?”

吃光了烩菜和馒头的王大勇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这次军长还给了我一个特殊任务,就是看看你们在外有没有违犯军纪。现在看来你赵连长可是不一般,随便凑合一顿都是这么大油水。我真不知道该不该如实跟军长汇报。”

“嘿,嘿,你啥意思,吃饱了就想骂厨子吗?”赵德胜半真半假的捧起脸,“现在的鹅头峰别的没有,粮食够吃两月,酒和罐头也有一些。不过这些都是兄弟们用命在日本人哪夺来的。另外还有朋友送的两口肥猪和蔬菜,不知道这算不算违反纪律?”

“我的天,这么丰富的物资,你们鹅头峰成大户了。”王大勇由衷的感叹道,“军部也想搞一下日本人富一把。可是鞭长莫及啊,那里离日本人有些远。”

“这算什么。鹅头峰还有硬货没让你看见呢。”激动起来的赵德胜由自己的铺位下拉出两条塞满东西的日本兵军裤,他打开一个军裤让王大勇看,“瞧瞧,这是什么,估计你都不认识。”

充当口袋的军裤里装有泛着黄光的石块,王大勇拿起一块鸟蛋大小似铁非铁似铜非铜端详了一番的确不认识:“这是什么?”

“这叫砂金,也就是没提炼的金子,但它还是值钱。”

“我的天,你们鹅头峰不是大户,简直就是富豪,你们咋还有这么多金子。这军长要是知道了非得高兴跳起来不可。”

“你可别小瞧军长了,他一个堂堂的军长什么没见过,就这两裤裆金子就让军长都跳起来了?”

“你不知道啊,老赵,前些日子有一拨白毛子想把几门大炮卖给咱们,军长真稀罕那炮,可是没有钱留不下啊,军长正跟他们商量能不能先把炮留下容咱们军长去筹钱。”

“白毛子是什么人?”

“就是由苏联逃跑出来的前政府军。”

“一帮丧家犬,抢了他不就完了吗?”

“瞧瞧,瞧瞧。又露出本性了,看来你们真得早点归队,不然真要变成山大王了。”

“好哇,我们现在就出发,马上归队。”赵德胜说着话就跃跃欲试要动真的。

“得了得了。”李文顺再次拦阻住赵德胜,“你怎么总是说风就是雨。军部不是让我们过了年再归队吗,我们还是消停的遵守命令先过年。”

“对,”王大勇附和着李文顺,“军部正在规划年后的部队配置,军长要把密山变成咱们的根据地,不但所有的队伍要过去,还要把家属都接过去。以后那里就是我们抗击日本侵略军的大本营。”

一直处于旁听状态的宝贵,在他们的对话中心里豁然明亮起来。这些日子被封闭的那块郁闷之处此时犹如有一股清风吹佛而来。他点燃了一支缴获以来一直没舍得吸的纸烟美美的吸上了一大口。

他这一细腻的变化被憨憨的桩子捕捉到了眼里。桩子憨憨的问他道:“哥,你不是说这烟得留着高兴时候抽吗,咋现在就抽上了?”

“你没听说咱们马上就有自己的根据地了吗?”

“那是什么?”

“那就是咱们的家,有了家,我们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天天衣不解带的躲着日本兵了。”

“我可以把我娘接咱们家去吗?”

“当然可以,我也可以把你嫂子接来。到那时候我们守家在地的打日本兵,看他日本兵能抗多久。”

(全文完)

2022 05 29

0

山 吼( 尾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