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唐最后一个道士>第59章 红颜阁宴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9章 红颜阁宴会

小说:大唐最后一个道士 作者:凭鱼跃 更新时间:2022/4/10 18:05:51

每次来洛阳,万叶道长都会很兴奋。如梦楼总是有新鲜的女子能供他享用,老君观的那些姑娘,他早玩腻了。

现在结束了一次五女的征战,万叶道长神清气爽,他沐浴更衣之后,踏出了如梦楼。

在修炼的路途上万叶道长需要大量的女人,这一次的五个女人让他感觉自己多多少少又有了一些提高,正好出门试试自己的道行。

冬夜,寒风凛冽,万叶道长却没有任何感觉。人间的风霜酷暑对他已经没有了影响,不管春夏秋冬,万叶道长只是一身吴郡出产的顶尖丝绸道袍,脚下是金丝镶边的鹿皮靴子,永远如尘世仙人一般,让众人见之不由得升起膜拜之心。

洛水河岸,对面就是福善坊,就是明宅所在地。

既然有吴郡朱氏的三娘子坐镇,万叶不会贸然和对方碰面。他对公孙玉音说的是真心话。修道之人的最终目标是脱离凡俗世界,成为仙人。这条路困难又艰险,必须有足够的寿命去修行才有成功的可能,他绝不会白白葬送自己的生命——有危险都不行。

万叶道长不了解朱三娘子的实力,绝不会随便和对方开战。没有这个必要 ,只是一些凡俗小事。小事,随手解决了就好。

他抖了抖袖口,一条四脚蛇顺着他的胳膊爬了出来。这是他养的灵宠,叫“九阴”。

“九阴,去对岸,释放三分毒。”

四脚蛇听到万叶道长的命令,立刻飞快的滑落到地,再钻入洛水,转瞬又出现在河的对面。它回头对着万叶道长眨了眨眼睛,扭头钻进了棚户区。

此时夜已经深了,没有人能发现一条黑白花的四脚蛇正在偷偷钻进一个个的棚子。

第二天,朱璃认真为明革梳洗打扮一番,然后退后一步,看着丈夫哪哪都那么漂亮,这才安心的说道:“哥哥,去吧。”

今天是个大日子,能不能解救全洛阳的百姓,就看红颜阁中的故事了。

洛阳城中的名人贵族真是很少如此早的起来。按照后世时间来说,现在才刚刚上午十点,正是他们睡的香甜时候,可是没办法,今天红颜阁里有永嘉公主的宴会,要拍卖最新的瓷器,他们只得骂骂咧咧的赶了过来。

其实永嘉公主也起不来这么早,只是明革拜托她早点来,她才勉为其难的早早起来。

梳洗罢,来到红颜阁,薛如墨已经恭候在一旁。

“薛大家,都准备好了吗?”永嘉公主关心的询问。

“请公主放心。”薛如墨的笑容如春风一般,一下子让永嘉公主感觉到了少有的安心。真不愧是洛阳城的头牌,就连永嘉公主身为女孩都难免对她动心。

“都有谁来了?”

“现在只有秦国公李世民,和明郎君两人。”(此时李世民还是秦国公,不是秦王,前文有误,统一修改。)

客人都到了两个,公主提着裙裾匆匆向前。

明革来到这个时空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李世民。他对于别的事知道的不多,可是李世民谁不知道呢?整个大唐开国全靠他,当时明革只想赶紧去抱着秦王大腿。

现在他知道了,这时候李世民还不是秦王,只是秦国公。这也正常,毕竟李渊还名义上是隋朝的臣子,他自己还是唐国公呢,怎么可能把儿子封王。

明革在打量着李世民,李世民也在打量着明革。

虽然李世民很少来洛阳,他一直带兵四处打仗,但是洛阳长安这样的大城发生的事很少有他不知道的。

红颜阁是洛阳城的欢场,可是背地里这是李世民的情报据点。洛阳城里发生的事,一桩桩一件件被红颜阁的姑娘默默收集起来,最终呈现在李世民的案前。

他对于明革的印象就是来自于薛如墨的汇报:“年轻,有才,拒绝了荥阳郑氏的招揽,做出风油精,诗,长短句,如今正在烧瓷。娶妻吴郡朱氏二娘子朱璃。”

薛如墨阅人无数,尤其是五姓七望之家的一个个才俊子弟,更是没少来红颜阁拜会她,这些人都会被薛如墨记上一笔,最终送到李世民面前。

在李世民记忆中,薛如墨还没有如此直接说过谁人有才。

能当得起她都认为有才的,只有眼前这一位。

李世民很看重薛如墨的阅人之术,所以他对明革也就重视多了三分。

明革也是如此。他一直就要抱李世民大腿,现在突然看到了活人,当然得多看两眼。

这可是名垂青史的贞观大帝。

此时的李世民刚刚十九岁,却有着一张远比十九岁成熟的脸。 这点到是和明革类似。他如今的生理年龄只有十八岁,可是心理年龄却接近三十。

也许正是有这么一点相通的地方,明革看李世民到是挺顺眼。

两人略一寒暄,主人永嘉公主就到了。

“秦国公,明郎君,你们到是来的早。”

“见过公主。”两人齐齐打招呼。

很快,宾客陆续到场。

永嘉公主坐了主位,明革有幸坐在她身边。对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能坐的这么靠上大家到是没什么异议,都知道新瓷是这个人烧出来的。

今天的红颜阁可以说将洛阳的高层一网打尽,王世充,卢大郎,郑三郎,秦国公,还有远在江南的吴郡朱三娘子,都济济一堂。薛如墨果然不愧是洛阳花魁之首,面对这么多尊贵的客人,她长袖善舞,让每一个人都没觉得自己被冷落,整个欢场中一派春风习习。

歌,舞,酒,应时的果子,甚至还有最近流传在洛阳城中最新的美食:奶油蛋糕,都没有让这些客人分心,他们都在等,等着今天真正的节目。

公主,你的瓷器在哪呢?

薛如墨恰到好处的撤走了闲杂的一切,将舞台让给了今天真正的主角。

永嘉公主开口道:“薛司隶曾经言道:集凤桐花散,胜龟莲叶开,幸逢为善乐,频降济时才。”

她口中的薛司隶说的是薛道衡,乃是大隋第一才子,任职司隶大夫。不只是后世,就是现在他都是公认的天下第一才子,不过杨广在前几年把他杀了,因为这个人做的诗让杨广比不上,皇帝就生气,于是一气之下将他砍了脑袋。

“诸位,如今我朝局面宛如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兴旺发达的不得了。这样的时局,必有才子从天而降。”永嘉公主指着身边端坐的明革说道:“明革,明郎君,就是上天赐给我大隋的宝贝。他文才高绝,又兼有情趣。明郎君随手弄的瓷器,就远超我见过的一切。今日请大家来此,就是要让大家鉴赏明郎君新做的天下第一瓷:汝瓷。”

永嘉公主的一番话让所有人都望向了明革。

今日来到红颜阁的客人都是洛阳城里真正的上层人物,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明革的存在,谁让郑家突然生产出来一种神水风油精呢。

能被家族派到洛阳城里主事的,全都是家族里最精明能干的子弟,他们尤其注重经济。郑三郎借着风油精赚了大笔的钱,他们怎么能不去探究背后的故事。

明革就是这样进入了各家的视线,然而他们只当明革是客卿的层次,完全想不到永嘉公主竟然将他和薛道衡相提并论。这有点过分了吧。

要知道薛道衡之才就连杨广都嫉妒,竟然派人勒死了他,莫非你推崇的这个人也要如此下场吗?

可这个明郎君看起来还很是年轻,薛道衡死时候都七十多了,如果你们杨家要这么早将他杀了也太过于不讲理。

永嘉公主这番话也是硬给大隋朝涂脂抹粉。如今天下大乱,只要眼不瞎耳不聋的都清楚,可是作为杨广的女儿,杨羽又能如何呢?总不能说大家反了算吧。

同时她也的确觉得明革是老天爷派遣下凡来拯救大隋朝的人才。作为一个深闺中的女儿,她对人才的看法很简单。

比如薛道衡是当今文坛领袖,就连杨广都对他又佩服又嫉妒,所以薛道衡就是大才。明革做的一首首诗词远超薛道衡,那岂不是明郎君更是人才!

在这一点上永嘉公主还真没看错,明革做的诗词的确远超薛道衡,那是因为薛道衡以一己之力要抗衡李白李商隐元稹柳三变等后世顶尖文人,显然是只能输的丢盔卸甲。

这样的人才,不但会写诗,还会烧瓷,永嘉公主怎么能不倾心推荐于他呢。

这个时候和后世不同,按照明革的观察,这个时候的名门望族好像后世的一个个世界五百强大公司,而皇室更像是五百强联合推出的一个名义上的主管。他在台上协调各个家族的利益,避免不必要的流血。

永嘉公主也是明白这点,所以她才如此看重明革。作为皇室,杨广家族并没有掌握超过别的家族的独门秘籍。比如吴郡的刺绣,蜀地的锦,琅琊云氏的海盐,这些杨家都没有。

现在明革突然做出远超天下所有瓷器的汝瓷,这就让永嘉公主看到了绝佳的机会。

明革这个窑厂的股份永嘉公主占有十分之二,剩下的股份也没有分到任何别的士族手里,如今的局面就好像世界五百强的一家突然有了独创性的突破,皇室的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永嘉公主一定要让明革的名气最短时间内达到最高峰,这样才能让别的门阀世家请他的时候增加难度,而自己就可以借着皇家的金字招牌将他招揽于门下。

这一手小算盘打的不可谓不精,而公主的表现也绝对不辜负皇家血脉。当着各个世家大族的面,她一点不怯场,径直将明革抬到了薛道衡的高度。

你们想想吧,天降大才,是辅佐我杨家的!

场面很安静,没有人接茬。你想说什么随便说,就算你说明革是曹植转世那也无所谓,反正杨家的天下谁都知道要完蛋了。今天我们来这里不是听公主你吹牛,而是来看瓷器。

这个瓷器到底有没有你吹嘘的那么好呢?

一个宫女双手捧着一支半人高的花瓶来到众人面前,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花瓶放在中间。

这个花瓶是这一炉中最大的一件,也是明革强留下来的一件。公主和朱悦都喜欢的不得了,想要偷偷拿走,却被明革扣了下来。

这一支花瓶是这一批瓷器中的极品,有着汝瓷最佳的鳝血冰裂开片。

汝瓷有天下第一瓷的名号,和它得天独厚的开片特点有关。开片实际是烧瓷过程中釉质裂开,是高温烧制中产生的一种釉表缺陷,行话叫“崩釉”。在别的瓷上出现这样的状况就属于事故,残品,没有办法要。

而汝瓷的开片是化腐朽为神奇,堪称一绝。汝瓷釉的开片是器物在窑内高温烧制并在自然冷却下产生的一种神奇的自然现象,人为难以控制,是上天对汝瓷的厚爱。从此它不再是一种寻常物品,而是成了神器。

汝瓷的开片方式有多种,其中斜开片的类型中有一种方式宛如薄冰裂缝,纹片两端细如针尖,呈现出斜直、直曲、弧曲等不规则的纹路,以长纹居多。纹片隐入釉面之下,或深或浅,时隐时现,纹片均为眼见清晰,手触不显。

这其中以间杂红色为最佳。其红如鳝血,这一窑瓷器中只有这一支花瓶出现了鳝血冰裂,实乃瓷器中的魁首。

这样的瓷器一摆出来,所有人眼睛都直了。

任何时代,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是这些有权有势的人才能拥有。但是他们就算见惯了天下珍宝,却从未见过如此美丽到梦幻一般的瓷器。

难怪永嘉公主小小年纪竟然敢将这么多世家门阀的实权人物请到一起,果然是有点东西。

“明郎君,这就是汝瓷?”郑三郎和明革总算有着交情,他不紧不慢的开口了:“果然是当得起天下第一瓷的名头。”

“却是如此。”卢大郎也开口了:“明郎君,如此绝美瓷器,价值堪比黄金。不知这样的瓷器还有多少,我范阳卢氏虽然没这么好的瓷器,却有这么多的黄金。”

卢仁晋这么一说,其余的人自然不干了。虽然你范阳卢氏在洛阳城里面现在是占了点点上风,然而清河崔氏,陇西李氏,甚至还有南方士族,比如吴郡朱氏,未必就没有你家黄金多。

真要比金子的话,范阳卢氏还要靠后!

于是众人纷纷开口。这样的瓷器,如果自己没有拿到却被别人拿走了,那么自己家族的名望显然就低了一头。

此时一定要争!

秦国公李世民也被这一支花瓶惊讶的合不拢嘴巴。明郎君制作的这种汝瓷简直如神仙用具,那种天青的颜色是李世民前所未见的。他究竟是怎么做到如此精美呢?

“诸位。”明革长身而起:“这支花瓶,和其余的瓷器,都是我的窑厂制作出来的。当今天下,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能造出这样的好瓷。”

说着话,明革将花瓶拿在手中:“坦白告诉各位,汝瓷之所以如此精美,是和烧窑的温度有关。我们将水烧开的温度是一百度,当今天下烧瓷的窑只能达到九百度,而我的窑可以烧到一千三百度的高温,所以才有这般美丽的瓷器。”

明革单手将花瓶托起,然后指点着解说道:“高温窑才能烧出这样的釉色,此之谓青釉,这上面的裂片浑然天成,名为开片,这又是汝瓷特有的美丽。这一支花瓶乃是世上独一无二,卢大郎所言汝瓷堪比黄金,一点不为过。”

一番话说的人人动容。这样的珍宝的确是价比黄金。只是不知道明郎君还有多少瓷器,看来今天要好好破费一番了。

在座的人同此心,都想着买到尽可能多的汝瓷,甚至有人已经下决心将这一枚花瓶一定拿到手。谁都看得出来,明革拿这个当样本,显然这个最好。

“汝瓷堪比黄金,但是我要特意说一声,我并不要黄金,也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这下有人着急了。你别说个我们没有的东西故意为难人。

“粮食!”明革果断的说道:“我只要粮食。”

“粮食!”这下所有人都眉头紧皱,同时望向了卢大郎和郑三郎。

当今洛阳的粮荒就是他们两家造成的。明郎君别的不要只要粮食,这不用问是针对卢氏郑氏来的。就连王世充也忍不住望向了卢大郎。

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小郎君不要金子要粮食。这是什么意思?明革可是被永嘉公主捧出来的人,莫非是杨广有了新的打算,准备反击了?这可是大事,不可不早作准备。

因为兹事体大,所以全体都闭上了嘴。他们必须看看郑家卢家的应对。

卢大郎和郑三郎同时一愣。谁想的到明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之前俩人都以为明革烧出来这么好的瓷器肯定是要赚钱的。如此好瓷,用黄金来换是值得的,他们也做好了这个准备,哪成想明革不要黄金,只要粮食。

这么说,你是针对我们两家来的?有胆气!

卢大郎和郑三郎对望了一眼,然后一起看向了永嘉公主。

永嘉公主小脸都吓白了。她哪想得到明革说出这样一番话。之前你可没告诉我说你不要黄金只要粮食。

粮食是洛阳的禁忌话题,就连王世充都不敢公开说粮食,更别说永嘉公主了。

可是连永嘉公主都不敢说的话,明革随口就说了出来,这怎么能不让永嘉公主吓个半死。

如今洛阳城里可是卢家郑家天下,他们要你死的话,奴都保不住你。别说你了,我连自己都未必保得住。

看到永嘉这个样子,卢大郎和郑三郎明白了,这不是公主的意思,她也没有想到明革说出这么一番话,看来这是此人自己的意思。

好奇怪,此人到底意欲何为?

在洛阳制造粮荒是五姓七望的共同愿望,彼此心照不宣,只是谁都不会明白说出来,现在小小一个寒门子弟竟敢向我们要粮食,是不是你活腻味了?

这时候,所有人眼光完全望向了明革,他们都意识到今天情况不那么简单。

“诸位。这件花瓶全天下只有一件,以后也不会再有。”明革望着在座的人,看着他们一张张的脸,突然将花瓶使劲摔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哇!”所有人齐声惊呼。这次就连面对敌人大军都不动声色的李世民也没有忍住,跟着叫出声来。

太可惜了,太意外了,太让人心疼了。

“剩下的汝瓷只有四十九件,”明革不动声色的说道:“我再说一遍,我只要粮食,不要任何别的东西。谁想要这些汝瓷,就拿粮食来和我换。”

这番话说完,明革的身形仿佛突然暴涨十倍,宛如顶天立地的神祇一般。

永嘉公主望向明革的眼中突然闪现出一串金色的星星:这个男人真是老天爷赏赐给奴家,让他来帮助我拯救大隋的!

大隋有救了!

0

第59章 红颜阁宴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