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樱>第7章:侯氏庄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章:侯氏庄园

小说:红樱 作者:8里坡 更新时间:2022/4/1 11:04:54

这天,不知店小二给唐叙英上的什么茶。喝了几杯茶,唐叙英就坐茶楼包间里不知不觉睡着了,即使那街上打起抢来,那枪声都没将她惊醒。枪声停了许久,店小二也才想起那包间里的人,走到门口,把门一推,却见唐叙英还在那儿呼呼大睡。店小二靠近唐叙英,露出两只鼠眼顶到唐叙英面前看了又看。片刻,看得他一串串口水都流了出来,打湿了唐叙英的衣裳。这倒好,唐叙英竟然还没醒。一会儿,他正想进一步做什么动作时,却身不由己喘起了粗气,那难闻的气味儿哈到唐叙英的脸上,窜进唐叙英的毛孔,这一下却陡然把唐叙英惊醒了。

“你干嘛?”惊醒后,看到店小二那猥琐模样,唐叙英大声叱道,接着又挥手狠狠给了他一耳光,然后疾快出门,奔到大街上一看,发觉那赶集的人几乎快走光了。

“红樱呢?不是说好一起回去的吗?”唐叙英自言自语。

站在街旁,唐叙英左顾右盼,街上行人稀少,却不见红樱的身影,心里不免暗自责备,说红樱不守信用,于是悻悻然准备回家去,但刚走出丈把远,就见一伙身穿黑制服头戴大盖帽的人从风雨桥拐了进来。

那些人风风火火。街上的行人见了,一个个都立马闪开,让了道。

近了,唐叙英咋眼一看,原来他们就是先前坐在茶楼角落上的那伙人。站在街边,立定脚,那伙人从眼前经过,其中一高个大汉身上还背着一位不省人事的红衣女子,他旁边还有一人背着个包袱,唐叙英心里一惊,那不是红樱吗?

“都给我站着!”唐叙英大喊。

那喊声,那伙人似乎没听见,抑或听见了,也没鸟它。那伙人奔得急,跨着大步急匆匆往前行。

“耳聋了?”唐叙英跑了街,跟着那伙人身后,一边赶一边喊:“快给我站住!”

唐叙英跟在后面赶来,那伙人连头都没回。

急了,唐叙英连自己也不知道这会儿她为啥浑身是劲,不顾一切冲上去,一把就拽住了行在最后的那黑衣人衣服,只见他打了个趔趄,跌倒在街上来了个狗吃屎。

这时,街两边的看热闹的人起哄了,一个个围了过来凑热闹。

“你干嘛?”那黑衣人从地上爬起来,双眼冒火似地对唐叙英瞅了瞅,恶狠狠叱道。

“我叫你们停下!”唐叙英喝道:“耳朵都聋了?”

“干嘛停下?”那黑衣人问。

“叫那高个子把那姑娘放下来。”唐叙英说。

“凭什么?”那黑衣人问。

“她是我姐!”唐叙英说。

“你是谁?”那黑衣人问。

“我姓唐,八里坡的!”唐叙英说。

“姓唐?”那黑衣人说:“那姑娘是俺队长的妹儿!”

“谁是你队长?”唐叙英说。

“你连广林镇保安队长都不认得?”那黑衣人说:“他就是侯家少爷候光前!前面那个高个子,背着他妹儿的!”

唐叙英踮起脚朝前看了看。此时,前面那伙人走远了,早已奔出了街尽头。

“走,带我去看看!”唐叙英说。

“去哪儿?”那黑衣人问:“看什么?”

“还有谁?”唐叙英说:“看你侯队长呀!”

“去他家?”那黑衣人问。

“废话,找到他就行,管他是哪里!”唐叙英说。

那黑衣人应承下来,带唐叙英去侯家,街上那些凑热闹的跟在其后,只听他们东说一句西说一句,走了半程便各自打道回府了。

侯家,一座偌大的庄园,占地十亩有余,坐南朝北,依偎在长龙岗桃花坡下一个山坳里。那庄园内,一线穿珠,一宅三院,彼此相隔百丈。各院门庭三间,为两层四合院,前门立柱上,均挂匾额;门楼屋顶上五脊三兽,正**铁打的雄鹰,展翅俯冲,呈抓鸡状;院内有天井、花池、花台,十分开阔,庭道宽敞,一根根立柱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而今,中院是侯耀文,人称“候扒皮”,也就是候光前他爹;西院是侯耀武,那是候光前他大叔,现在澧州国民党部任职;东院是候耀才,候光前的幺叔,而今也在县城任文教督办。

庄园内,左右两侧各有两排厢房,为骡马厩、猪圈、鸡舍、饲料库、长工房、兵房、碾屋、磨房。庄园空场南北十丈、东西五丈,均为收租之地或家丁训练场所。

庄园门楼朝北,隔着一块空旷地带,有溪水从西南绕来,而后与桃花溪汇合。两溪均宽约一丈,深一丈有余,溪墙皆为条石砌成;门楼外,那溪中筑有石墩,上架楠木,以此为桥,桥下流水潺潺,四季不断。那门楼上,檐口内为卷棚,靠墙立柱,横有门楣,两边柱头镶有童墩,配有精雕龙撑。大门两侧,各有石狮一尊,黑漆大门下有闸板,门楼房顶乃五脊六兽,正脊两端塑有龙头,房川脊装有鳌鱼兽头,脊中有铁铸雄鹰,拱坊上有雕刻彩绘。

庄园四周,石墙高矗,坚厚固实,设有抢眼,四角炮楼成犄角之势。侯家先祖乃前清咸丰年间廪生,尊祖更是道光年间举人,偌大的庄园前前后后花了数十年时间才告竣工。看上去,那高深的侯氏庄园就像一座金池金城汤地的城堡。

来到侯家附近,隔着几丘田,唐叙英看见那高个大汉将红衣女子背进了侯家庄园;待她赶到侯家庄园大门前那溪沟桥头,只见那漆黑的大门早已紧闭,两侧各守着两个家丁。

“你要干嘛?”唐叙英走过桥,带她来的那黑衣人则立在桥头不动,守在侯家大院门口的一个家丁拖着枪赶过来问。

“我要见你家少爷!”唐叙英说:“麻烦你通报一声!”

“你是谁?”家丁阴阳怪气说:“我家少爷可不是你想见就见的!”

“我姓唐,就说是八里坡唐千爷家的小姐!”唐叙英一边说,一边掏出四块银元,然后?到家丁手上。

家丁拿了银元立马转身,带唐叙英走到侯家门楼前,然后禀报。一会儿,大门打开,侯家少爷走出门。

“唐小姐!”候光前问:“有什么事?”

“候公子,候队长,麻烦你让我见见那姑娘!”唐叙英说:“她是我姐!”

“谁是你姐?”候光前反问。

“就是你刚才背进去的那姑娘。”唐叙英说。

“她又不姓唐,跟你八竿子打不着。”候光前嬉笑道。

“那她是谁?”唐叙英追问。

“她是谁跟你没关系。”候光前说:“你走吧,这儿没你事!”

“让我见见她,行吗?”唐叙英在央求:“就看一眼!”

“她是我刚从土匪手上救回来的!”候光前拗不过唐叙英的纠缠,心里冒起火来,大声道:“跟你说白了,她就是我相好,我们还一起读过书呢,现在她不省人事,我都急得慌!”说罢,吩咐众家丁要把唐叙英支开。

唐叙英一听说那是候光前的相好,再一想红樱不说过她心里也有人那了吗?于是,她心里一揣摩,说不准他俩还是真的一对呢。瞧着这气派的侯家庄园,唐叙英反而觉得要是红樱真的能进了侯家,那倒是她的福气,那总比嫁到到唐家冲喜要好。如此一想,唐叙英心里倒是平静下来了,也不再纠缠了要进门探个究竟。

“那让我看看那包袱也行!”唐叙英再次央求。

“什么包袱?”候光前问道。

“就说跟你一起来的那人背的包袱!”唐叙英说。

“哦,我那伙计背的是有个包袱,那在镇公所呢!”候光前忽然想起了,这时,他看到站在桥头上的那黑衣人,便朝他喊了一声,吩咐了一句,然后对唐叙英说:“你跟我那兄弟一起去镇公所看吧!”说罢,就进了院,将大门紧闭。

唐叙英又掏出一块银元?给那黑衣人,随他一起到镇公所。哪知,她到镇公所把那包袱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三颗人头,顿时差点儿将唐叙英吓得晕死过去。

后来,保安队那些兵丁告诉唐叙英说,那人头是强盗垭的土匪头子,也是他们今日救那红衣女子时的收获。这当儿,还把那三颗人头带回来,就因侯队长说了,准备拿它们赶明日到县府去请功领赏呢!

0

第7章:侯氏庄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