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国企岁月>第二十章:铜板带风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铜板带风波

小说:国企岁月 作者:默雨言秋 更新时间:2022/5/10 11:30:13

过了阴历六月十六,天气开始炎热起来。老马受苟厂长,沈**委托,到修理车间检查落实锌槽改造人员组织事宜。老马围电解车间转一圈,看看锌槽眼下状况,这才沿厂房南墙根往修理车间走。他踏进修理车间办公室,一眼看见谷继刚正和一个工人下棋,钟主任站立一旁观战。几个人看见老马进来,谷继刚抬头看一眼,低下头还是下他的棋,好像就没有老马这个人一样。钟主任到乖巧,回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老马站半天,没人让他坐。

老马问:“几点下班?”

谷继刚好像没听见,还是吆五喝六下棋。老马加重语气,大声问:“你们车间几点钟下班?”

钟主任见惹烦了老马,解释说:“今天上早六点班,三点就下班了。”

老马抬高了嗓门,大声冲谷继刚喊:“几点下班?”

谷继刚见老马生气了,这才停止下棋,嘟囔说:“钟主任不是说了,早六点上班,现在过了下班时间。”

老马问:“班组上早六点班,办公室人员呢?车间领导?!”

老马虽然在厂里属于副厂级干部,但他是总工程师,技术职务,没管人的权利,然而谷继刚又是沈明远手下政工口的人,他根本没把老马看眼里,谷继刚怼一句:“啥时候下班,你问你自己吧!你还管我!”

一句话,窝的老马脸红脖子粗,半天没喘上气来。

钟主任见老马下不来台阶,赶忙岔开话题说:“马总,请坐吧!”

老马不想把事情闹僵,就顺波下驴,搬条凳子塞屁股下,端起钟主任给他的茶水喝一口,这才抿抿嘴说:“我是来传达沈领导,苟厂长指示的!”老马特意把沈明远放头里,目的是说给谷继刚听。谷继刚一听沈明远有指示,赶忙对一块儿下棋的人说:“你先走吧,改日再下棋。”

老马见谷继刚掏出笔记本,准备记录,这才慢悠悠说:“今早厂部研究决定,趁国际锌价下跌时机,咱们两个车间全面停产!”

“停产?”谷继刚瞪大眼睛问。

老马说:“不是永久停产,是趁这段时间咱们进行阴极改造,改造好之后,一但国际锌价涨上来,立即复产。”老马喝口水接着说,“会议上沈明远,苟厂长特别强调,这次阴极改造,修理车间担任主攻任务,让我先给你们提个醒,好有个思想准备。”

说到这儿,钟主任问:“从啥时开始?”

老马说:“明天召开全厂动员会,大会结束,立即成立改造指挥部,人员还有些变动。”说完,老马用征询的口气问:“你们还有更好的建议吗?”

钟主人和谷继刚想了想,一时提不出问题,只好说:“明天再说吧!”

“那就好!我还有别的事。”

老马走出办公室门外边,又把我喊过去,说:“小赵,你来一趟!”我知道老马有事单独和我谈,我问:“啥事?”

老马小声说:“明天成立改造指挥部,我给厂长提议了,让你去指挥部,到时你可不要说反话呀!”

我说:“行!干啥都行!”

第二天,厂里开完改造动员会,我正要走出会议室,老马喊:“小赵,你别走。”

老马回头又招呼其他人。

这次锌槽改造,虽然苟厂长和沈明远任总指挥,具体工作有老马负责指挥调度。动员会后,老马表现的特别活跃,我了解老马的性格,显山漏水表现自己是他的天性。这次锌槽改造工程,苟厂长也抓住了他这个特点,有意把他推前排,即调动了他的积极性,又给他表现了自己的机会。

小会议室内,已经聚集了六七个人。

大家等了一会儿,苟厂长,沈明远胳肢窝下夹着本子来了。坐下后,苟厂长看看老马,老马正低头写笔记。苟厂长说:“马总,人来齐了吗?”

老马放下笔记本,扫视一眼会议室的人,答道:“全来了!苟厂长你先说说吧!”苟厂长打开笔记本,抬头扫视大伙一眼,说:“大伙知道,锌槽改造是咱们厂当前主要任务,施工中主要注意两方面问题:第一是材料供应,大家知道,阴极改造主要使用两毫米厚铜板带,一台锌槽需要两吨材料,八十八台锌槽就是一百七十多吨,后勤工作十分艰巨,根据沈领导提议,要选一个得力人员负责。第二是施工质量与施工进度,二者也很重要,也要挑选一个施工经验丰富的人负责。”

说到这儿,苟厂长眼睛瞅老马,老马低头写笔记,苟厂长问:“马总,你说说分工打算吧!”

老马这才抬起头,说:“事先我和苟厂长,沈领导粗略算计一下,给大伙说说,若有不合适的地方,大伙提出来,咱再改!行不?”

这些日子,老马学会了乖巧,无论干啥事,只要当大伙面,为了奉承沈明远,总说两句:沈领导如何如何指示。老马说完,瞅一眼沈明远,毕恭毕敬的说:“沈领导,你看这样合适吗?”

沈明远点点头,低声说:“行,行。”

老马这才说:“根据沈领导提议,谷继刚负责后勤材料供应工作,小赵,赵副主任。”老马指指我,“负责施工质量与施工进度,还有。。。。。。。”

最后,沈领导补充几句思想政治工作方面的话,会议就结束了。

电解厂房里,工人们正干的热火朝天,天车来来往往碾压轨道“嘎噔,嘎噔”声,悠扬的天车鸣笛声,回荡在四百米长廊里。耀眼的铜铝焊火花,像天女散花忽明忽暗,瞬间,车间里如同白昼耀眼的亮。

“赵副主任,赵副主任!”我刚走到六十六号锌槽,老郭突然跑来了。别看老郭不干班长了,由于多年养成的习惯,也许老师傅固有的责任心驱使,他时常对施工进度和施工质量提出一些问题。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给国家干活,操点心值得!”

老郭抹一把脸上的汗水,拉我的手说:“你过来看看!”

我说:“看啥?”

老郭一脸忧郁,说:“你看了咱再说!”

我随老郭来到厂房中间的小屋,这小屋是施工期间搭建的临时仓库,各种施工材料堆放的满满的,刚进来的铜板带堆放在门口,还没往屋里弄。门口堆积成了小山。

老郭抓起一条铜板带,当我的面,使劲一弯曲,“嘎巴”,铜板带从中间断了,再一弯曲,又断了一段,老郭就像掰一根手指粗细的木棒,一口气把一条铜板带掰断十几截。

我是搞专业的,我知道,这种铜板带含杂质特高,把它用到锌槽上,即影响导电系数,还大大降低使用寿命。

老郭气愤的说:“这帮王八蛋,光想捞好处,这种劣质铜板带也敢买,我真的服了他们!”

看到这儿,我真的无语了,谷继刚平时说话天花乱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他咋会买这样劣质材料!

老孙也走过来,笑呵呵说:“目前市场优质铜板带五万五一吨,你说他进来的这种铜板带多少钱一吨?”

我说:“多少?”

老孙嘿嘿笑,说:“刚才我遇到出纳,我看了她的出货单,一吨六万元!”

老郭说:“这种劣质材料,顶多二万元一吨!”

“可不,一吨他就拿四万元回扣,黑透顶了!”

我想,我负责施工质量,如果使用了这些劣质铜板带,生产中势必造成重大事故,我若不管不问,良心何在,发生了事故,苟厂长,沈明远也要追查到我头上来,到那时候,吃不了要兜着走。想到这儿,我身上冒了冷汗。老郭老孙见我陷入犹豫状态,老孙慢吞吞说:“你是负责施工质量的,这事一定告诉苟厂长和沈明远,他们如果说这种材质行,那就行,以后出事他不会找你茬,他们如果认为不行,趁锌槽改造还没用上,让他们找谷继刚交涉。老孙毕竟年长几岁,说的不无道理,施工中发现了问题,有必要让苟厂长,沈明远知道。

我转身要去找苟厂长,沈明远,老郭喊住我:“赵副主任,你看谷继刚来了!”

顺老郭指的方向看,谷继刚带领身穿便装的两个人从走廊西边走来,一看就知道,这两人是铜板带厂送货的。他们来到厂库,围铜板带指指点点,嘀咕着啥。老郭对谷继刚撤他班长一事还窝着一肚子火,又见谷继刚弄来这些劣质材料,气不打一处来,拿起一条铜板带当着谷继刚的面“嘎嘣”掰断了。谷继刚愣了,细长眼睛瞪的溜溜圆,一脸难堪,但很快又理直气壮起来,扭头冲我说:“赵副主任,你说,啥东西使劲掰不断?!**长城用力过大也能踢塌!”

我说:“铜板带质量。。。。。。”

“哈哈!质量绝对没事!不信你问问厂家!市场上这是最好的!你懂吗?”

我不懂!你懂?看看谷继刚一副丑恶嘴脸,我恶心透了,但我不能说出口,脸上也不能表现出来,我了解了这个人的德性。

我负责施工质量,出了事故,追查起来,后边谁来负责?虽然谷继刚又扭嘴又使眼色,多次暗示我不要管闲事,我不会改变我的想法。

第二天调度会后,苟厂长和沈明远喊住我,说:“小赵,铜板带的事就这样了,不要再提起了!”

既然大领导都表态了,我还有啥话说呢!我唯一做到的是把他们说的话做好笔录。

出了调度室门,沈明远又似乎亲昵的拍拍我肩膀,加重语气说”:“记住了吗?否则。。。。。。。。”后面的话没说,但我懂!我悟出了其中含义!

有句老话:墙打一百板,没有不透风的墙,几天后总厂来人了,据说是调查购进劣质铜板带的事宜。。。。。。。

不过,一直等到锌槽改造竣工,再也没听到关于这方面的消息。

0

第二十章:铜板带风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