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国企岁月>第四十五章:第三个回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五章:第三个回合

小说:国企岁月 作者:默雨言秋 更新时间:2022/6/14 12:26:35

沈明远回到家里,一头倒到了床上,颓废的心情,如腊月天,又遭到一场狂肆的寒流,从头到脚彻底冷到了极点。老婆见状,赶紧给他端上一杯喷喷香的热茶。老婆了解沈**的脾性,他高兴的时候,像一个得到赏赐的孩子,后脚踏不进门槛,咧嘴就笑。只要他进门圆脸耷拉成了驴长脸,倒头钻被窝里,依准遭遇了烦心事。

老婆试探问:“遇啥事了?看你烦成这样子!”

听老婆问,沈明远翻过身来,见老婆正坐床沿上迷惑不解望着他,握住老婆的手,眼泪不禁在眼眸里打起了转转。两人结婚三十多年来,老婆眼里,沈明远算上一条钢铁汉子,无论遇到任何难处,从没见过他流一滴泪。今天这是咋啦?老婆不禁一阵心酸,情不自禁的也流泪了。沈明远见老婆哭了,心里更加难受,但他在老婆面前不能像一个柔弱女人哭哭滴滴,男人嘛!家庭的顶梁柱,顶梁柱不稳了屋子不就轰然倒塌了?流泪是女人的专利,与我老沈无缘。今天这是咋了?难道我老沈换了另一个人?不!不!我还是我!想到这儿,沈明远突的跳下床来:“哈哈!”他逗老婆,“你哭啥?看我多开心!多兴奋!”

老婆不信,娇嗔的问:“你遇到啥难处了?”

沈明远摇头又笑:“没啥难处啊!”

“别瞒我,我看出来了!”

“信不信有你,反正我没遇到难处!”

老婆故意拉长脸,讥讽说:“你看你在谁面前演戏,我是你老婆,贴身小棉袄!”

一句话,把沈明远说个大红脸。其实,沈**挺信服老婆,多年来只要自己遇到烦心事,都说给老婆听,只要老婆开了口,十有八九明远沈眼睛豁然一亮。

沈明远如实把这几天难缠的事一五一十对老婆说一遍。

老婆听了,沉吟半天,说:“我看你要以退为进,不能硬头皮往前拱!”

沈明远说:“啥意思?”

老婆说:“你答应老张他们的条件!”

沈明远问:“他们选出的工会**和我作对咋办?”

老婆又嘲笑他:“你呀,白活这大岁数,不管谁当工会**,还不是在你领导下,给他点儿甜头,日久天长,还不是你的人?”

“沈明远问:“能行?”

“咋不行!这年月谁嫌钱烧手?”

沈明远沉吟一会儿,突然把老婆搂怀里:“哈哈!得天下非我老婆莫属!”

老婆掰开沈明远的手,娇嗔的说:“你这个老不正经!快松手!”

第二天,太阳落下了山头,灿烂的余晖洒满大地,披上了树梢。大街上行人渐渐稀少了。老郭拉着卖菜车转过弯正要爬上街道,前面不知道啥时候路面拦腰挖了一条深沟,老郭一扭车辕子,“呼”一声,车轮陷进了沟里,他正无奈的叹息,一双大手抓住了车辕,一使劲帮他推出了深沟。老郭抹抹满脸汗水,惊讶的喊到:“沈领导,谢你了!”

沈明远拍打粘在衣服上的泥土,笑笑说:“没想到吧!呵呵!”

当沈明远望着他眯眯笑时,他心里油然升起一种愧疚和感激之情,但又随之破灭:“沈领导,我。。。。。。。。。”

沈明远笑笑,打断了他的话:“我想和你们谈谈!”

老郭扭身要走,嘴里咕噜道:“谢沈领导帮忙!”

沈明远抓住车辕子:“我想和你们谈谈!”

“谈啥?”老郭冷冷问一句。要不是刚才沈明远帮着推车,这句话老郭都懒的说。

老郭整整车上颠簸凌乱的菜蔬,他转念想:做人不能过于清高,何况沈明远又是电解锌厂领导,随即答应道:“好吧!啥时候谈?”

沈明远听到老郭答应了,孩子似的笑了。他扭头看看天空,残阳闪射的余晖消失了,夜幕降了下来,街上吃罢晚饭陆陆续续散步的人多了起来。很多人来到了蓝天广场,男的女的一大群踏着悠扬的舞曲,在翩翩起舞。

“今天晚上——”沈明远试探性的答道。

老郭说:“谈啥?我和老张说说!”老郭想着会议室的事,心里还纠结。

沈明远说:“还不是工会选举的事!”

老郭见沈领导瞪一双期待的目光,话里还带几分忧伤,但老郭还不放心,又问:“还是原来选举方案?”

“不!不!”沈明远摆手,一脸认真和歉意:“民意不可违啊!我打算遵循你们的意见!呵呵!”

“真的?”老郭瞪大眼睛,惊讶而又试探性问,而后又摇头。

“哈哈!我啥时候说过瞎话,哄骗过你们!”沈**拍拍老郭肩膀,“放心,我一定让你们满意!”沈明远拉着长长腔调,就像舞台上老生唱腔一样。

老郭听到这儿,顿时打消了疑虑,高兴的说:“好吧!我这就去转告老张!”

老郭迈步要走,沈明远又喊住他:“工会组织成员咋没你的名字?”

老郭脸儿一红:“我文化程度不行,动笔杆子我干不了!”

沈明远认真地说:“有文有武吗!这不公平!我要建议老张加上你!呵呵!”

老郭不好意思说:“有没有我无所谓,我不在意!”

“你不在意,我可在意!工会组织吗!要吸收优秀人才,咋会没有你!”

初夏的清晨,感觉不出来一丝凉意,太阳刚刚爬上地坪线,热浪变扑面而来,闷热,燥人,令人心烦。电解锌厂办公楼北侧花池旁边的停车场上,呈现一番热闹景象,这儿聚集了很多男人,女人,青年人,白发老人,三三两两的人陆陆续续往这儿聚集。

“哈哈!让步了!”老张开心的大笑。“这就是群众的力量,咱们只有抱成团,挺直腰杆子,他们才不敢为非作歹!”

老郭见老张这么高兴,心里一阵激动:“有了工会组织,就有了咱们的核心,咱们争取早日复产!”

“是啊!老这样停产,职工没有收入总不是办法!”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趁黑夜分头通知去了。

沈明远,苟厂长,老马早早来到了会议室,沈**显得特高兴,热情的笑嘻嘻招呼人们就坐,假惺惺把几个退休白发老人让到前排座位上。端上了香喷喷的茶水。谷继刚身穿便装,没看见黑衣保安的影子。

“老张,老张!”听到沈明远喊,人们下意思回头在人群里帮着找寻老张。

“我在这儿,老张从门外挤了进来,一边答应,一边扒拉开人群往里走。”沈明远挥挥手:“你们都坐**台上!”

面对沈明远的过度热情,我并没有感觉出来一丝轻松,反倒隐隐有一种不安之状,这个变换莫猜的老狐狸,伎俩多端,不得不防!

老张回答道:“坐下边好!**台上是你们坐的地方!”

拉扯一阵,老张,老郭,老孙,还有我坐到了下边头排上。

会议开始了,沈**大声宣布:“这次工会组织成员选举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大伙有意见没有?”

会场响起一片掌声。无记名投票选举,是大伙的愿望,大伙认为这种选举最公平。

沈明远见大伙没意见了,大声宣布;:“大伙鼓掌通过!”

“啪!啪!啪!”雨点般的掌声,回荡在会议室里。

沈明远又说:“大会进行第二项。。。。。”

沈明远话音未落,五六个身穿便衣的人挤进了会场,径直走到**台上。会议被迫停了下来。

“这是谁呀?”

“没见过这些人,面孔好生!”

“他们来干啥?”

会场里瞬间一片寂静,一双双猜疑的眼睛望着眼前的陌生人。不知道谁的笔滚到了地上,“啪”落地的清脆声响,回荡在会议室顶棚上。

沈明远,苟厂长,老马脸儿变的煞白,木偶一样一动不动。

一个大个子喊道:“职工们,我讲几句话!请听好,”

老张答道:“你讲吧!我们都听呢!”

老郭喊:“先说说你们是干啥的!我们正搞选举呢!”

大个子说:“呵呵,老张保密性很好啊!大伙还蒙在鼓里呢,我就先说说吧。”

人们越听越感觉蹊跷,有人悄悄说:“弄不好又是沈明远弄神弄鬼!”

大个子听见了,说:“这位老师,这次你猜错了,我们是上级主管部门派来协助你们工作的,自从接到你们的举报信,领导非常重视,经过几天的内查外调,情况都弄清楚了,对电解锌厂处理意见如下。。”

一听说处理电解锌厂的事,会议室内响起稀稀拉拉掌声,老张悄悄拉了拉老孙的手,瞬间,两人激动地抱在了一起。

大个子说:“鉴于沈明远,苟厂长,老马,谷继刚严重违纪,还有“评估局”里那个胡局长,从今天开始决定让他们停职审查!”

“他说的啥?”有人分明听得清清楚楚,回头又问身边人。

大个子听到了,又重复一遍:“鉴于沈明远,苟厂长,老马,谷继刚严重违纪,还有“评估局”里那个胡局长,从今天开始上级组织部门对他们停职审查!”

人们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们,沉默,沉默,寂静,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人们看见老张站起来带头鼓掌了。

突然,“哗!哗!哗!会议室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人们热烈的交换着激动地眼神。

“唉!可盼到这一天了!”

“唉!天不报人报,作孽作到头了!”

大个子又宣布:“领导决定电解锌厂改制成股份制企业!”

人们听到电解锌厂还要改制,大伙又沉默了。

有人摇头说:“换汤不换药,还不是给了私人!唉!官官相护啊!”

“赶走了老鼠,又来了黄鼬,倒霉的还是工人!唉!”

大个子听见了,笑着说:“请大伙放心,这次改制与以往改制不同!”

“有啥不同的,请你说说!”

“国企性质不变,只是让个人参股!你们依然是企业的主人!”

大伙听了,响起了一阵掌声,老张站起来带头喊:“坚决听政府的话!”

大伙一起跟着喊:“坚决听上级领导的话!”

大个子又宣布:“从今天开始,电解锌厂组成了新的领导班子,领导大伙立即行动起来恢复生产!让职工尽快端上饭碗!”

“哗——”雷鸣般的掌声划破窗子,飞到了停车场上,飞到了电解车间,人们欢呼着,歌唱者,相互拥抱着,激动地泪水簌簌流淌着。。。。。。

“把这几个家伙捆起来!”

人群里突然爆了一声惊雷般的吼声,震的会议室“嗡嗡响”。老夏拿一条尼龙绳子,怒气冲冲扑向了**台,他身后“呼啦啦‘”站起了许多人,一起跟着往前挤,不由分说,三下五除二把沈明远,苟厂长,老马,谷继刚扭住双臂一条绳子捆了起来。

大个子笑着上前制止说:“职工们,你们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可是,这样做不符合法律程序,问题查清楚了,最终有司法部门进行法律惩处!”

老张也喊道:“快松了手!咱们不做违法的事!”

老夏这才松了手,提着尼龙绳,笑眯眯走下了**台。。。。。。。。

0

第四十五章:第三个回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