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雪舞飞扬>第六十二章 我为祖国自豪(大结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二章 我为祖国自豪(大结局)

小说:雪舞飞扬 作者:淄河之子 更新时间:2022/5/31 17:25:02

雄伟的冬奥场馆,矗立在那里,一面面各国的国旗在风中飘扬。

……

一辆客车在公路上行驶,高飞和肖萍萍坐在车里。

高飞眼望着车窗外,眼中一种复杂的神情。

肖萍萍:“怎么?想你的那些队友了?其实,你在赛场外面,照样也是为了冰雪运动做自己的贡献。”

高飞笑笑,说道:“我早就想开了,无论是运动员还是教练员,只要为了咱们的冰雪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就无愧于自己曾经的梦想。”

肖萍萍:“那你还在想啥呢?”

高飞:“我在想,当时我们那批运动员大都已经退役了,现在站在台上的是一批年轻人,虽然我们只能看着他们登上领奖台,但是,我们的内心同样会激动。因为荣誉不只属于个人,还属于我们的祖国。”

……

一条冰雪覆盖的赛道上,一名中国远动员飞驰过来,滑雪板上的他,犹如一支离弦之箭,高高的飞起……

观众席上,高飞挥舞着手臂为他加油,所有的观众也都兴奋起来。

运动员就像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蓝天白云下,他滑过长空……

高飞此刻的心情,就像当年自己在空中翱翔,他挥舞着手臂,向运动员致敬。

……

体育场馆内,所有的观众都站了起来,表情严肃地看着即将升起的五星红旗。

当国歌响起的那一瞬间,无数人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高飞的右手捂在自己的胸前,和观众们齐声高唱《义勇军进行曲》。

雄壮的歌声在体育馆内回荡,两行热泪顺着双颊流了下来。高飞和肖萍萍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所有中国人的手都握在了一起,他们的目光随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而兴奋,此时,每一位中国人都兴奋。

祖国,你就在我的心中!祖国,我为你骄傲!

……

体育场馆外,随着体育馆内雄壮的国歌声,梁小凤和所有的志愿者们,和所有的中国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将右手捂在自己的胸膛。这一刻,是激动人心的时刻,是每一位中国人期盼已久的时刻。

体院馆内,颁奖仪式结束,观众开始纷纷走了出来,梁小凤们又忙碌起来。

就在这时,她听到熟悉的声音,高飞和肖萍萍向她走来。

梁小凤激动的跑了过去:“小飞哥,萍萍,你们怎么来了?”

高飞:“小凤,看到你在这里,真替你高兴。虽然你没有亲眼看到五星红旗的升起,但是,你却为五星红旗的升起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梁小凤点点头,寒风中她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灿烂。

肖萍萍握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怀里:“小凤,辛苦了。这么冷的天,还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梁小凤撩了一下被寒风吹乱的一缕秀发,笑着说道:“手和脸虽然冷,但是,心却是热的。”

高飞笑了,小凤真的长大了,原本俊俏的脸上又多了一些成熟。

高飞:“小宝呢?”

梁小凤指向不远处,说道:“那里一个板房,是我们志愿者休息的地方,小宝在那儿呢。”

……

志愿者休息处里,孟小宝正在熟练地切着菜,还照顾着炉子上煮着的热咖啡。

一名志愿者走了进来,孟小宝让他把咖啡装备,然后送给一线的志愿者,然后又开始忙了起来。

门开,高飞和肖萍萍走了进来。

孟小宝头也不抬的说道:“咖啡已经送去了,告诉大家,准时开饭,有回不来的,我们派人送去。记住,一定要用保温饭盒,外面天冷……”

孟小宝突然看到原来是高飞和肖萍萍,他放下菜刀跑了过去,一下抱住了高飞:“小飞哥,小飞哥。”

高飞笑着推开他,说道:“你看看,看看,也不知道擦擦手,抹了我一脸。”

孟小宝笑了,端来两杯热咖啡递给高飞和肖萍萍,然后问道:“你俩咋来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肖萍萍笑道:“你现在是大忙人,我们通知你,你有时间?”

孟小宝笑了,说道:“要说忙,还真是闲不住。我现在是后勤服务组的组长,大小事情都要找我,我还得兼职厨师。”

高飞故作吃惊的看着孟小宝:“你竟然学会了做饭?”

孟小宝咧嘴一笑,说道:“不信,回去上你们家,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对了,你们结婚了,应该是先尝你们的手艺,再尝我的手艺。”

三个年轻人说笑着,天已经擦黑,高飞和肖萍萍这才依依不舍得和孟小宝告别。

……

高飞和肖萍萍坐在最后一班通往靠山村的公交车上,看着灯火阑珊的城市越去越远,这里固然美丽,但是,他还是更加迷恋那个小山村,迷恋自己的训练学校。

……

滑雪训练学校里,高飞给其他教练员和学生们讲着看到的一切,赛场上翱翔的雄鹰,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这一切,无不让人激动。教练员和学生们也都聚精会神地听着。他们也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

……

由于滑雪学校划归区体育局下属,所以,资产需要重新评估,并且进行收购。体育局及财政的有关人员来到了这里,靠山村实业公司也派出了有关人员双方接洽,大石镇政府作为政府部门进行监督。

几天以后,财产评估数据出来,给予了学校原有股东经济补偿。

那天,贾阳光和徐德明、以及刘代元等人都在,虽然滑雪训练学校还在村里,但是,毕竟和大石镇以及靠山村没有里隶属关系。

贾阳光握着高飞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高飞,虽然不舍得你离开我们,但是,雄鹰的翅膀硬了,就要在蓝天中翱翔。祝福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阳光也动了真情,眼圈一红,缓缓地转过身去。

高飞拿着补偿资金的那张支票交到了刘代元的手里:“刘伯伯,这点钱不多,您把它收下,感谢您对我的支持。没有您,没有大家,就没有我的今天。”

刘代元笑了,拍拍高飞的肩膀,笑道:“你小子,有这句话就够了。你问问贾镇长、徐副镇长,还有你这些叔叔大爷,谁等着让你回报?”

高飞:“那……”

刘代元哈哈一笑,说道:“那什么那?当初学校投资,不只有我,还有你爸,还有我们知青点的那些战友,还有靠山村乡亲们的无私奉献。这笔钱咱谁都不能要,我打算用它建个养老院,让咱们靠山村的老人们老有所依!”

刘代元的话引来了热烈的掌声。

徐德明紧紧地握住刘代元的手,感激地说:“老刘,好兄弟,你替我们想到了前面。我们能够走到今天,就是前辈们给我们打下的基础,我们不能忘了他们。”

贾阳光笑了,调侃徐德明:“老徐一听这事儿高兴了,儿子不孝顺,正好住养老院。”

徐德明:“你儿子才不孝顺呢。”

村委办公室中,一片欢声笑语。建设靠山村养老中心的议题就这样定了下来。

……

冬奥会胜利结束的时候,靠山村也迎来了热火朝天的场面。

在度假村的一侧,养老中心的工程正式开始。这个养老中心是原靠山村的知青庞丽丽设计的,她退休之前是是设计院的设计师,所以,她参照度假村的整体风格,又融入了许多北方特色的建筑艺术,只用了一个星期就把图纸拿了出来。

当她和当年的战友们来到靠山村的时候,贾阳光亲自代表镇政府过来表示感谢。

图纸交给了刘代元,还有知青们的捐款也都交给了他,建设养老中心的资金不但充裕,而且还有了剩余。刘代元算了一下,然后宣布,免除所有老人一年的费用。

所有的人都在鼓掌,特别是那些年老的村民,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还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贾阳光看向孟冬雪和孟庆喜,笑着问道:“你们两位可是村里的领导,人家刘总,还有他的战友们付出这么多,你们就没有一点表示?”

孟庆喜:“谢谢,谢谢刘总。”

贾阳光似乎有些不满的看着孟庆喜。

孟冬雪:“贾镇长,刘总,我也代表村委宣布,一年以后,村里老人的养老费用,由我们靠山村实业公司负担!”

掌声再次响起来,贾阳光满意的看着孟冬雪。

……

靠山村养老中心的建设紧锣密鼓的干起来了,一台台工程车开进了山里,只用了两个月,一座崭新的、带有北方建筑特色的养老中心建成了。

养老中心挂牌那一天,王区长也来了,镇政府的领导也来了,刘代元和他们的知青战友们也来了,更多的靠山村的村民们也都来了。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中,靠山村养老中心正式挂牌,梁二叔、孟老栓、三婶、刘四姑等老年村民搬了进去,那天退休的徐德明也住了进去,还有把权力交给了年轻人的刘代元,以及那些重回靠山村的知青们,他们都搬了进去。

后序:

冬去春来,嫩绿的草地上已经已经开了零星的山花。暖暖的春风吹来,传出靠山村养老院里的笑声。

养老中心的娱乐室里,精神好了许多的丛珊坐在大家中间,看着大伙儿唱歌跳舞。

这时,庞丽丽四下看看,问道:“谁看到刘代元了?这家伙,从早晨就没见人。”

马子牛笑着说道:“是不是这家伙在这里有了老相好?”

庞丽丽:“胡说八道!”

孙子良:“刚才我看他向山那边去了,手里好像还拿着东西。”

庞丽丽:“这家伙,越老越神道,不管他,继续玩咱们自己的。丛珊,你可是咱们知青点当年的金嗓子,给我们唱一支。”

丛珊:“我?”

庞丽丽点点头,鼓励丛珊。

丛珊羞涩的笑笑,好像有点怯意。

庞丽丽:“咱们大伙和丛珊一起唱。”

娱乐室里响起了知青们最熟悉的歌声: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

山坡上,刘代元提着一瓶酒走到高云端的墓前,拔着坟头上刚刚长出来的杂草。

刘代元:“老伙计,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是咱们来知青点的日子,那时候咱们都是十几岁,转眼已经老了。不过,咱们又都回来了,你也不寂寞了。”

刘代元用牙咬开酒瓶盖,倒在地上一些,然后自己喝了一口,仿佛和老朋友在对饮,边说边喝,有说有笑,还有眼泪。

……

养老中心的娱乐室里,歌声告一段落。

马子牛:“老刘去哪儿了?不会在山上被野兽拖去了吧?”

庞丽丽:“走,咱们去找找。再说,春暖花开了,咱们也去踏青。”

说着话,庞丽丽拉着丛珊的手,大伙儿向外走去。

……

养老中心的院子里,梁二叔、孟老栓等人正在跟着大伙儿学跳广场舞。不过,几个老头的脚步总是跟不上节拍。

梁二叔:“不跳了,不跳了。这都是老娘儿玩儿的,咱们去下棋。”

说着话,喊着孟老栓等人走到凉亭下面摆上了象棋。

不一会儿,凉亭里就传来了吵架的声音,几个老头为了一步棋争得面红耳赤。

梁二叔的手摁着一个棋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徐德明:“老徐,这棋你不能退。”

徐德明:“明明是你先退的棋,到了我咋就不行了?”

梁二叔:“你是副镇长,当然就得讲风格。”

徐德明:“我都退下来了,还给你讲风格?我现在就是个老头……咦,我那马呢?”

梁二叔故作不知的说道:“你明明放在这里,对了,是不是你害怕我给你吃了,藏起来了?”

徐德明:“老梁,老梁,一定是你,你给我拿出来。”

梁二叔嘿嘿一笑:“你答应不悔棋,我就给你拿出来。”

几个老头说闹的时候,庞丽丽她们走出门去。

……

站在山坡上,远远地可以看到滑雪训练场。由于划归了区教育局,所以,滑雪训练场又新添了不少的设备,还来了不少的学生,高飞和其他教练正在带着孩子们滑雪。

庞丽丽他们一路走来……

庞丽丽指着远处的滑雪场,对丛珊说:“丛珊,看到没有?那个从赛道上滑雪下来的就是小飞。”

丛珊点点头,她现在已经清醒了许多,知道自己的儿子还在滑雪赛场上,还知道儿子已经结婚了,儿媳叫肖萍萍,两人都挺孝顺自己的。可是,丈夫高云端去哪儿了呢?有的时候她拼命的想,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的山坡上传来刘代元的唱声: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

高云端的墓前,刘代元拿来的那瓶酒已经快见底。

刘代元此时已经略显醉意,做着样板戏里打虎上山的动作正在唱着:……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

……

听着熟悉的歌声,丛珊和庞丽丽他们一步步走来。

此时,刘代元已经陶醉在和战友的对话中。

刘代元继续唱着:……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我恨不得急令飞雪花春水,迎来春色换人间……

所有的人都激动了,跟着刘代元唱了起来:党给我智慧给我胆,千难万险只等闲。为剿匪先把土匪扮,似尖刀插进威虎山。誓把座山雕,埋葬在山间,壮志撼山岳,雄心镇深渊。待得到与战友会师百鸡宴,捣匪巢定叫他地覆天翻!

唱声久久回荡在山间,所有的人仿佛都回到了那段难忘的时光。

刘代元累了,坐了下来,拿起了酒瓶,被庞丽丽摁住了。

庞丽丽:“代元,别喝了。我知道你想念云端,我们也想他,可是,我们不能糟蹋身体啊。”

刘代元情绪有些激动,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群山,问道:“你们谁还记得今天的日子?”

大家都在回想:山路上,靠山村的老支书赶着马车,马车上坐着刘代元、高云端、丛珊、庞丽丽、马子牛、孙子良,还有其他人,他们都穿着没有领章帽徽的黄军装,个个脸上充满着稚气,却留下了一路的笑声和歌声。

就在大家沉醉在回忆中的时候,丛珊突然跑到了刘代元的跟前:“代元,代元,云端在哪里,他在哪里?”

刘代元看着昔日的战友,那个梳着大**的小妹妹,如今头发已经白了,眼睛已经浑浊了。

刘代元强忍住自己的眼泪,看着丛珊,说道:“云端没有走远,他就在山里。刚才他还告诉我,让你和小飞等着他,他会来看你们的。”

丛珊默默地点着头,喃喃自语:“云端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丛珊站起身,默默地向着滑雪场的方向走去。

……

滑雪场上,高飞看到母亲走来,跑了过去。

高飞:“妈。您咋来了?”

丛珊没有回答儿子,而是告诉他:“小飞,你爸说了,他会回来看咱们的。”

高飞看着母亲渐渐苍老的面孔,他紧紧地抱住了她:“妈,咱们等着,啊,咱们等着,爸爸一定会回来的!”

……

(结束)

7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