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从山大王到革命烈士>从山大王到革命烈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从山大王到革命烈士

小说:从山大王到革命烈士 作者:易室居者 更新时间:2022/5/7 16:59:55

四??抗日杀敌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日寇的铁骑踏进了华北。

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为了阻止日军南下,陕西省**孙蔚如奉命指挥陕军奔赴抗日前线,抗击日本侵略者。担任一零五八团团长的韩子芳,随许权中的五二九旅奉命率部驰骋三晋。

当时,日寇进犯华北战略要地忻口,情况万分紧迫。韩子芳跟随许旅长日夜兼程,到达前线。部队刚到前线,战斗即将打响。在长达一里的战线上,韩子芳组织官兵,顾不得吃,顾不得喝,立即修筑工事,工事刚一修好,就和日军接上火,展开了激战。

韩子芳团奉命守卫南槐花阵地。

南槐花阵地位置十分重要,是中日两军争夺的焦点,敌人在强大的火力支援下,发起强攻。为了鼓舞士气,振作精神,表示以死抗战的英勇无畏的献身精神,团长韩子芳脱掉了上衣,甩掉了帽子,光着膀子,露着上身,指挥守军,拼死抵抗。他们一次次地打退了日军的进攻。阵地前沿,摆满了日军一具具尸体。

日军在强大的炮火支援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最终攻占了阵地。阵地的丢失,使友军受到致命的威胁。前线指挥部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夺回阵地。接到命令以后,韩团长组织了敢死队,自己亲自端着冲锋枪,冒着枪林弹雨,率部向敌人发起冲锋,经过多次冲锋,终于冲了上去,双方打起了交手战,展开白刃格斗,韩团长身先士卒,端着枪,拼着刺刀,卫士王老四紧跟在团长身后,护卫着团长安全。

一个日本兵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嘴里乌哩哇啦地向王老四刺来。他双手紧握长枪,双脚前弓后殿,迎着鬼子。当日本兵的刺刀离他身子一尺远的时候,只见他双手端着带刺刀的步枪瞬间向上一挑,“哐”的一声,鬼子刺了个空,笨重的身子碰到了他的刺刀尖子上,他顺手用力朝前一涌,刺刀涌进了鬼子的肩膀,双手用力往回一拉,鬼子倒了下去。

第二个鬼子扑来,他收回的刺刀迎了上去,鬼子双手握枪朝下,他的刺刀刺到了鬼子裆下的石地上,刺刀碰弯了,身子碰到鬼子身上,他松开自己的枪,双手抓住鬼子的枪,争夺起来。力士相斗,勇者胜,他用力一推,鬼子向后仰去,再一使劲,鬼子倒了下去。他扑在了鬼子身上,双方抓枪的手都没有松开,枪杆压在鬼子胸前。

另一组拼刺刀的鬼子退到他俩身旁,一个鬼子踩着他的身子,他一回避,栽倒了,倒在下边的鬼子顺势翻了起来,二人滚在地上厮打起来。他的衣服刮破了,鲜血流出来,渐渐地,他又占了上风,只见他骑在日本兵身上,左手按住日军挡在胸前的右手腕,抡起右手铁拳,猛击日本兵脸部嘴巴,几拳下去,只见日兵七窍出皿,松开了反抗的双手,头一歪,魂飞了。

经过几得几失的拼搏,激战了一天一夜,在三位营长负伤,官兵伤亡较大的情况下,终于夺回了南槐花阵地,收复了失守山头,使正面战局趋于稳定。

他们坚守阵地十四个昼夜,使得敌人无法前进一步。

中路前敌总指挥陈长捷在阵地传令嘉奖了他们团,奖大洋5000元。时任陕西省**兼三十八军军长的孙蔚如将军发来电报进行褒奖表扬。

由于此次战役五二九旅兵员损失太多,阎揆要团剩下两个营,韩子芳只剩下一个营。旅长许权中审时度势,把韩子芳团编入阎揆要团。然后让韩子芳带一部分干部从风陵渡过河回陕西,招兵补充部队。

临走时,许权中把韩子芳叫到旅部,对他说:“你这次回去招兵,任务重大。可先到许口镇,那里有一部分民团预备队,你拿着我的信去找他们,他们会随叫随到的。”韩子芳接过信,边敬礼边回答“是!”回身走出旅部。

原来,许权中在上前线前,在家乡组建了一个五百多人的保甲民团。团里配备了五挺轻机枪,十几支冲锋枪,储备几十箱手榴弹。他上前线时,对民团团长交代,加强军事训练,随时准备招用。并叫联系栎阳、武屯等地的保甲也组建民团武装。进行正规训练,作为五二九旅的后备军。随时都能征用补充战场损失的兵员。

韩子芳带着权子厚与几位营连长,坐火车先来到交口镇,把交口镇与栎阳的民团团长召集来,向他们宣传前方战况。把许权中的亲笔信交给他们。几位民团团长看了信。愿意积极配合,完成旅长嘱托。于是他们把保甲民团武装召集起来,韩子芳对这支武装进行筛选,有上了年龄的与身体不好的,是独子留下。把年轻力壮的留下。顺利地招了一千多人左右的新兵。在新兵会上,韩子芳对新兵作了动员,然后大声问道:“弟兄们,上前线大鬼子,你们愿意不愿意!”

“愿意!”

“怕不怕?”

“怕个球!”新兵们用陕西愣娃的豪言壮语响亮地回答。

这样韩子芳又把他的一〇五八团组建起来,进行简短的军事训练以后,很快地出征了。

韩子芳带着新兵团再次渡过黄河,这一次归九十六军一七七师李师长指挥,与日本侵略军在又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一天韩子芳接到命令,一股日军来犯。韩子芳与营连长来到日军必经路段,察看地形。然后说出了自己打伏击的意图,营连长听了,表示同意。

正当他们研究布置的时候,补充团杨复震得知鬼子马上就过来了,也来到这里察看地形,见到他们,便对韩子芳说:“韩团长,这里是好战场,我问你,人手够不够,要不要补充团一同参战?”

韩子芳说:“杨团长,你放心,这里的沟沟道道,坑坑洼洼已经布置好了,就等着他们往里钻,这里是日本人的坟墓。要问我们人手够用不够用,告诉你,够用。暂时不需要你们帮忙,你们先好好休息。”杨复震知道韩子芳的脾气,会带兵,能打仗。也就不再争论。只好道:“我们随时配合。”

杨复震回身走了,他边走边想:韩子芳团虽然占着有利地形,这只是一个方面。日军一千多人,武器精良,火力猛。韩子芳的新兵团作战经验不足,兵力又太少,担心守不住。怕他们误事。杨复震边走边想,不觉走了二里来路。忽然听到沟口响起枪炮声。他知道这是韩子芳团与日军接上了火。

杨复震回想起自己和日本人真枪实弹地打仗这还是第一次,在张营打下玉皇阁以后,自己的部队一直做预备队,后来撤退断后,因为地形不利,也没用全力打。看到韩子芳布下的天罗地网来打鬼子的打发,佩服韩子芳打仗还真有一套。

且说韩子芳派权子厚连在沟口诱敌,这个连埋伏在路边,看到鬼子到了,朝鬼子开了枪。一阵发射,打死了一排鬼子。

鬼子立即组织反扑,鬼子的火力很猛,压住了权子厚连的火力。权子厚一看,喊一声“撤”。就互相掩护着向沟内撤退。鬼子指挥官一看,指挥刀一挥,嘴里哇啦哇啦一喊,大队鬼子在后边紧紧追赶。

二百多名鬼子追上来,其余的在沟口边沿停了下来,开始架炮修简单工事,准备支援追进沟去的鬼子。且说二百多名鬼子进韩子芳设计的埋伏圈。韩子芳手握盒子枪,照准一个鬼子,喊一声“打!”听到命令,埋伏的官兵一齐开火。埋伏在沟沿上的官兵居高临下,向鬼子射击,扔手榴弹,诱敌的权子厚听到枪炮声,指挥全连也返身回头,用机枪扫射。鬼子一下子又倒下了几十人。

鬼子一下子被打懵了,在慌乱之后胡乱地开枪还击,打了一阵子,鬼子开始镇静下来,利用沟底的地形掩护,进行还击。

在双方对射的过程中,鬼子开始组织冲锋反击,妄图从一处缓坡攻上去占领沟沿,韩子芳看清了鬼子意图,命令集中火力压制,阻挡住鬼子进攻。鬼子一看不得得手,不敢再向深处追,狼狈的退了回去。

沟底的鬼子刚退回去,鬼子大炮就响了,疯狂的向沟沿两岸发射,轰隆轰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妄图用炮弹杀伤沟沿的守军。

鬼子炮火对韩子芳团的新兵威胁很大,许多躲避不及的官兵倒在在炮火之中。

鬼子一直炮击了四十多分钟,这才用坦克开路,沿沟进攻,

打伏击的官兵,先是被日军的大炮轰晕,还没醒过神来,又遭到鬼子坦克和躲在坦克后面的鬼子冲击。敌人坦克如进入无人之境,横冲直闯,碾压守军工事,跟在坦克后面的鬼子上来占领阵地。韩子芳指挥官兵们虽然奋起抵抗,几处沟沿阵地还是被突破了。

正在这危机的时候,杨复震带着补充团上来了,两营官兵一进入阵地,立即组织一个冲锋,就把鬼子赶回沟里去了。只剩下几辆乌龟壳还在横冲直撞。一营一位爆破手看见了,对营长道:营长,我去炸掉它。说罢,抱起集束手榴弹,冲向一辆坦克,轰隆一声,坦克被炸毁了,其余的一看,开足马力,退了回。

随即,杨复震协助韩子芳在阵地上重新布防,与鬼子反复争夺阵地。

第二天早上,新的一天开始了,鬼子又发起进攻,官兵们在韩子芳指挥下,又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双方反复较量着。十一时,师部一个副官前来传命令,让部队在适当的时候退向二线阵地。

接到命令,韩子芳二人将计就计,指挥部队一直坚持到中午,阵地被鬼子突破时,这才带领部队装成狼狈的样子,败退下去。二人议定,各出一个连,交替断后,诱敌追赶。

鬼子一看,守军败了,就会不顾一切追赶,一直追到吴王村北的大沟里。

李兴中和许权中让张营退下来的五三〇旅两个团在东吕西吕两个村子,采用守株待兔的战术,撒下网守候鬼子的到来。他们在两个村里弄来几十辆木轮马车,把马车在最宽处的南北大沟里排成一溜,里面装满土块树枝茅草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撑得很满,上面用芦席遮盖,伪装成一个军用物资储存露天移动仓库。然后直属炮兵营,工兵营,辎重营,特务连,搜索连布置在沟岸上,等鬼子来抢夺的时候打一个歼灭战。

杨复震和韩子芳带着退下来的队伍回到吴王村,见到参谋长许权中,许权中握着他们二人的手说:“你们辛苦了,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先让弟兄们吃饭,吃完饭好好洗个澡,休息一下,剩下的仗就让师部直属部队来打了。”二人听了,告别了许权中,按照安排,让部下进到吴王村休息去了。

?

五?痛斥汉奸

?

1941年5月,韩子芳奉命率部参加了中条山战役,任游击第一纵队第二支队队长。

这次中条山战役,参战部队有**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的部队,以及陕军各部队,这也是史书上所说的第二次中条山战役。

这次战役,日军华北方面军集结10万之众,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从东、北、西三面围攻国民军第一战区防守的部队,想一下子消灭这些中国军队,巩固他们在华北占领区的大后方,日军来势汹汹,势在必得。

在此次战役中,国军武器又落后,根本无法和日军相比。我军枪声是“啪”的声音,日军的是“嗖”的声音,我们的机枪是“嗵嗵嗵”,人家是“嘎嘎嘎”。我们用的是低劣落后的武器,对抗人家新式的先进的武器,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但是,中国军人靠的是人的爱国精神,靠的是人的坚强意志,与日军坚持战斗。守军在各个战场,多次击退敌人,守住了阵地。在战斗胶着状态下,疯狂的日本侵略军向殊死抵抗的守军阵地实行惨无人道地施放毒气,由于没有防毒设施,守军中毒死亡惨重。

在此次战役中,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加之战区指挥失误,各个支队配合不当,整个陕军部队被日本鬼子分割包围。各部之间联系中断,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韩子芳部在翼城战斗中被数倍的敌人合围,他指挥部队左冲右突,奋力拼杀,一直战斗到弹尽援绝的境地。突然一颗流弹飞来,击中了他,他昏死在阵地上。

日军突破了防线,昏迷中的韩团长被日军抓俘了,日军从他身边的手枪辨认他是指挥官。把他编入日军的战俘营里,日军指挥官得知他的身份以后,把他带到审讯室。

威逼他投降。

一个二鬼子站在他的面前,劝他说:“韩团长,如果知途而饭,与大日本帝国合作,定会有高官厚禄,荣华富贵的。”

韩子芳听了,“呸”一口痰吐在二鬼子脸上,骂道:“猪狗不如的东西,日本人的走狗,你还有脸跟我说话。”

二鬼子擦了一下脸上的痰。对站在旁边的日军大佐叽咕了几句,大佐手一挥,韩团长被绑在柱子上。在敌人面前,他毫不屈服,不畏惧,当堂痛斥日寇,大骂面前的汉奸走狗:“你们是当代秦桧,汉奸卖国贼,日本走狗,你们不得好死。”

他用这些犀利的言辞痛骂敌人,为的是激怒敌人,以求速死。

恼怒的敌人用铁钳子当堂敲落了他的牙齿。只见他满口流血,但仍大骂不止。敌人一看威逼利诱达不到目的,就把他押到北平清华大学华北战俘管理所,进行关折磨押,不久又把他与一批被俘者从北平押往南京,移交给汪伪汉奸政府。

?

???????????????六??跳火车

?

韩子芳他们被押上火车,火车到达河南归德的时候,他坐在火车上,看到车厢两头各有两个日本兵持着枪,监视着这些战俘。透过窗户,他看着西北方向落日映红的天际,心里想,若果他们这些战俘被运到南方,会被当作劳工,下到矿井里,没黑的做苦力,受尽侮辱,没有活命之日,得想办法逃出去。望着紧闭的窗户,望着窗户上的玻璃,他思索着,用双手推了推,试了一下玻璃的厚度,看了一下两头,持枪的日本兵低垂着头,再望了一下窗外,影影糊糊看到远处有农人堆积的禾杆。他站起来,向后退一步,用他那宽厚结实的肩膀,猛力地向玻璃撞去,哗啦一声,玻璃碎了,掉了下来,听到响声,其他战俘有的侧过头看,有的站了起来。他用袄袖子抹去窗沿上的碎渣子,双手扒着窗沿,双脚往上一提,坐在了窗沿上,看到飞逝的火车到了一摆子禾杆上方,他双手一使劲,身子向前一跃,跳了下去,身子落到禾杆上,后边车厢的日本兵听到响声,看到他跃了下去,在飞驶的火车上举枪向他射去。

他栽倒在禾杆上,火车飞走了,他爬了起来,向前跑去,隐隐约约听到远处有枪声,他知道那是敌人在搜索逃跑的。他翻过一条沟,大约走了一里来路,天已经黑了,辨别不清道路,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得寻找地方歇息了。在田野地头寻找着,眼前一个农人看庄稼的草棚,他向草棚走去,棚内放了个小床,床上铺着草,他进了草棚,用双手一揽,就坐在小床上,他太累了,双眼皮打架了,头一歪,倒下了,睡着了。

夜深了,万籁俱寂,天空的繁星一闪一闪,远处埝头柏树上的夜猫子的嚎叫声惊醒了他。

他爬出了草棚,看了一下天空的星星,辨别了一下方向,迈开双腿,向北走去,过了大约两个时辰。东方露出了鱼白肚,他低头一看,自己穿着国军衣服,怕被当逃兵抓捕作了娃样子枪崩了。走着走着,他感觉口渴了,肚子开始咕咕叫了。为了寻找吃的,他向一户人家走去,大门开着,他直接进了门,一位年纪较大的农家妇女,从里边走了出来,看见他穿着军人衣服,急忙退了回去,随手闭了房门。他走向房门口,用手推门,门已经关了。他用手轻轻拍了几下,然后小声对着里边说:“大娘,不要怕,我是从南边过来的当兵的,部队被打散了,我现在口渴了,你能给点水吗?”

房子里的人轻轻地拉开了门关,门开了,一个女人双手把着打开的门扇,看着他。刚才开大门的男子站在女的身后。二人怀着疑虑的眼光,上下打量着他,警惕地询问道:“你是?”

他小声对着说:“大叔,不要怕,我是从那边过来的,部队被打散了,我跑了回来。我现在跑累了,口渴了,你能给点水吗?”

站在女人身后的男子看着他,脸上带着怀疑的口气问道:“你真的是从河那边回来的?”

“真的。”

男的说:“乃你到屋里坐,我叫家里给你倒水去。”他进了房子坐在一条凳子上。

女的端水去了。

女人端了一大碗水,递到他手里,他接了碗,手一扶,凉凉的开水进了他的口里,他身子一颤,凉爽极了。一口气喝完了一大碗水,看着农家夫妇说了声“我跑了一天一晚上,肚子饿得咕咕叫,能不能弄点吃的,填一下肚子。”

农家夫妇看着他饥饿落魄的窘迫像,女的看了男人一眼,男人示意女人取去馍,女人拿了两个馍给了他,不到一刻工夫吃完了,说声:“多谢了。”说罢,向两位老人弯腰深深地鞠了一躬,告别了老人,朝西走去。

为了怕路上遇到麻烦,他天不明就起来赶路,白天人多的时候寻个僻静的地方躲起来,旁晚又摸着黑赶。就这样一路走着要着经,过不知多少天的艰难跋涉,他巧妙地躲过了敌人的搜捕,国军的盘查,辗转回到家乡。

?

0

从山大王到革命烈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