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你不知道你,你才是你>(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

小说:你不知道你,你才是你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5/14 21:05:08

一连几天,原本谢绝探视的烧伤病房就像赶集似的一拨又一拨的人前来探视、慰问唐毅雄或者是战智湛。战智湛受伤后心情十分烦躁,但还不得不强打精神应付来人。

“战智湛同学,你的伤不碍事吧?你对待同志像春天般温暖,我真佩服你!你的革命行为同学们十分敬佩,纷纷表示一定向你学习!你的伤学校领导也十分关怀,这不,我把《神州青年报》的记者领来了,就是要采访你的英雄事迹。”从这句句不离“革命”的话中,正在闭目养神的战智湛不用睁眼睛就知道来人是他称之为“卫道士”的魏道芝。

“俺……俺没啥!”战智湛苦笑了笑,睁开眼睛抬头望去,果然是魏道芝那张满是关切的眼神。战智湛的目光在魏道芝的脸上驻留了几秒钟,这才向她身后望去,只见有一个打扮很时髦,拿着麦克风的女郎,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背着硕大的录音机的男青年。

魏道芝被战智湛看的俏脸一红,也随着他的目光转过去。

时髦女记者走到战智湛的病床前,举起麦克风,示意助手打开录音机后对他说道:“小战同志你好,我是《神州青年报》的记者罗舒。你勇闯火海,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救出唐处长的英雄事迹年轻的同志们很关注。你是毛**的好学生,是社会主义新时代涌现出来的,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小战同志,你能不能说一说,当时是什么精神鼓励你舍生忘死的救出唐处长的?当时你是怎么想的呢?”

战智湛浑身的烧伤痛不可当,心中烦极了,暗想这个能和魏道芝比肩的记者真能墨迹,当时哪儿有心思想什么。但是罗舒既然问话了,又不能不回答。战智湛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自己的烦躁,有气无力的说道:“要说鼓……鼓励俺的,还是唐……唐处长。”

“哦?唐处长是怎么鼓励你的?你快对我说说!”女记者罗舒目露喜色,以为挖掘到了最时髦的新闻素材,她即将闻名全国。罗舒向战智湛的脸前凑了凑,那张涂着口红的香唇就差一点触到战智湛的脸上。

一阵浓烈的香水味飘进战智湛的鼻孔,呛得他差点喘儿不上气来。战智湛一本正经的说道:“俺本来被冲天的熊熊烈火吓破了胆,正想做火场上的逃兵,忽然,一个震撼三山五岳的声音压住了气势汹汹火焰的势头……”

战智湛的眼神渐渐游离,穿透了窗户,又回到了火海。只见唐毅雄指挥若定,大呼道:“同志们!毛**教导我们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大火也是纸老虎!我们要把对毛**的忠诚,融化在血液中,铭刻在脑海里,落实在行动上!”

战智湛说到这里,郑钰爽自然明白他在胡说八道,忍不住“咯”的一声娇笑出声来。而躲在记者身后的魏道芝,见战智湛以她之道还施时髦女记者之身,也不由得莞尔。

战智湛没有得到女记者罗舒的垂青,成为报纸的头版头条宣传的“英雄”。夫至人空洞无象,而万物无非我造。会万物以成己者,其唯圣人乎!战智湛根本不在乎这些虚名。战智湛的嘴上是从不服输的,他自诩淡泊名利。号称要常常聚三两好友,烫一壶老酒。唱山高水长,吟悲欢离合。话家长里短,戏人生百态。兴致到来,击掌吟道:“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战智湛这两天虽略显狂态,但那只是表象而已。学校保卫处处长唐毅雄在正阳河大火中的行为,让战智湛对唐毅雄的认知产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来的那些人太多了,战智湛已经记不起来都是谁。至于说了些什么,战智湛更是左耳听右耳冒了。唯有四哥“老高丽”给他讲的“苏东坡与佛印”的典故,这才让他怦然心动。

“谢四哥教诲!只要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战智湛所看的书非常杂,他当即明白“老高丽”说的是什么。战智湛说到这里,猛然觉得“老高丽”的话犹如醍醐灌顶,心中豁然开朗。唐毅雄在正阳河的行为之所以令自己困扰,不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唐毅雄那样的“家国情怀”,也就是心中没有“佛”,这才面对真佛不识佛吗?

战智湛想通了这一点,当即勉强咧了咧嘴,笑了笑接着说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你不知道你,所以你才是你。如果你知道了你,你就不是你了!”

“八弟真有慧根!《涅磐无名论》记载道‘无名曰:何则?非理不圣,非圣不理……’”“老高丽”读书有限,仅对佛经有些研究。战智湛说些什么他自然不懂,但肯定不是佛经中的典故。“老高丽”哪里知道战智湛所引用的是民族英雄林则徐所著《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一诗中脍炙人口的诗句。意思是只要对国家、民族有利,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老高丽”仗着聪明绝顶,猜测战智湛说的是在正阳河大火中如此奋不顾身,是他“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座右铭的体现。

“老高丽”不好意思让战智湛解释一下他所说的是哪一部佛经中的典故。“老高丽”双手合十,含笑说道:“凤凰涅磐,浴火重生!八弟经此一劫,定当了悟大道,见性成佛!”“老高丽”微笑着说到这里,向身边的“山东子”摆了摆手。“山东子”急忙拿出一个报纸包着的纸包,恭恭敬敬的放在战智湛的枕边。“老高丽”接着双手合什说道:“八弟,四哥俗缘未了,还有点俗事儿,就不陪你了,你好好养病,有啥事儿就吱声。这点钱八弟留在身边,有个急用啥的。南无阿弥陀佛!”

“老高丽”走了半晌,战智湛还在呆呆的望着在病床上痛苦**的唐毅雄,脑海中似乎又出现了关于他的那些传闻,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战智湛魂不守舍的嘀咕了一句:“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郑钰爽见战智湛发呆,有些担心的问道:“大哥哥,你想什么呢?你什么时候开始信佛了?你刚才和那人说的佛是什么意思呀?”

战智湛感觉很疲劳,昏昏欲睡,可是他又不忍让郑钰爽失望。他只得强打精神,给郑钰爽讲起了“苏东坡与佛印”的典故。最后说道:“他和俺说的意思就是咱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得有一颗仁义之心、慈爱之心、善良之心、诚恳之心、感恩之心、怜悯之心、大度之心、包容之心。咱们用这样的心去看世界、看生活、看人生,才会看到世界最美好的一面,看天空的蔚蓝,花鸟的可人,人间的真情。只要咱们心中有了快乐,所见皆快乐!”

人的本性本来就是善良的,也许战智湛的话引起了郑钰爽心中的共鸣,就连唐毅雄的妻子樊金莲和女儿唐婧和也连连点头,她们不约而同的一起鼓起掌来。

战智湛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当他睁开眼睛后又想起了唐毅雄。战智湛望了一眼唐毅雄空空如也的病床,问郑钰爽:“爽大妹子,唐处长干啥去了?”

郑钰爽答道:“哦……你睡着的时候,医院请的专家来了,现在正在给唐处长手术。”

唐毅雄的手术时间很长,当樊金莲母女簇拥着他回到病房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可惜,专家也未能从死神的手中夺回唐毅雄的性命。午夜时分,战智湛忽然听到唐毅雄用很微弱,却很清晰的话说道:“婧和睡了吗?金莲,我很想听你拉《梁祝》!你能……能拉吗?”

战智湛的心中猛然一震,暗想道:“看来唐处长最爱听樊金莲拉的《梁祝》了!乖乖隆嘚咚,猪油炒大葱!难道唐处长这是回光返照吗?”

樊金莲的同事把小提琴送到病房时,已是黎明时分了。唐毅雄在弥留之际终于最后听到了爱妻的琴声。樊金莲噙着泪水,再三对战智湛表示歉意之后,拉起了著名音乐家何占豪与陈钢先生创作的中国第一部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樊金莲演奏小提琴的水平固然不及俞丽拿、盛中国等名家,但对于战智湛来讲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大师风范。

小提琴优美动人,鸟鸣般的华彩旋律,展示出一副风和日丽、**明媚、草桥畔桃红柳绿、百花盛开的画面,让战智湛听得心神俱醉。战智湛虽然不懂小提琴,但小提琴揭示了梁祝真挚、纯洁的友谊及相互爱慕之情时,战智湛仿佛看到了唐毅雄和樊金莲年轻时候的身影。他们花前月下,喁喁情话。他们卿卿我我,令人好生羡慕。当小提琴曲急转直下,描绘了英台在山伯的坟前呼天号地、纵身投坟的情景时,战智湛的心又紧紧地揪在一起。

在妻子樊金莲奏出梁祝犹如蝴蝶,在天上翩翩起舞缠绵悱恻的旋律中,唐毅雄缓缓停止了呼吸。唐毅雄因特大面积深度烧伤,引起严重烧伤脓毒症、多脏器功能衰竭,呼吸、心跳渐渐停止,经医院全力抢救,仍然无效,于四月二十一日凌晨不幸去世,英年四十七岁。

在唐毅雄的追悼会上,又一次震撼到战智湛的不是唐毅雄的女儿唐婧和哭得死去活来,也不是学校校长在致悼词时对唐毅雄的极高评价,更不是很多省市领导来参加追悼会。让战智湛心为之悸的一幕是,那个被唐毅雄从火海中背出来的老太太,在两个中年人的搀扶下,噗通一声跪在覆盖着党旗的唐毅雄遗体前,泣不成声:“唐处长呀,唐处长,你都是为了救我这个老太婆死的!你不该死的死了,我这个该死的老太婆却还活着。我这辈子也难以报道你的恩德了,我活着还有啥意思?这就追你去吧!”

老太太哭嚎着挣扎着站起来,挣脱两个中年人的搀扶,踉踉跄跄的向唐毅雄的棺椁撞去。守护在唐毅雄棺椁周围的保卫处老师慌了,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来,把想以死来答谢唐毅雄救命之恩的老太太拦住。

战智湛泪如泉涌,浑身颤栗。如果没有任天乐和铁一丁在左右拼尽全力架住他,他几乎瘫倒在地。战智湛泪眼婆娑中忽然感觉唐毅雄坐了起来,他低眉垂目,双手合十,法相庄严的端坐于棺椁化作的莲花之上,伴随着一阵佛乐,在霞光瑞霭中冉冉升起。

战智湛心中感慨万千,默默地祷颂:“唐处长呀唐处长,你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死,重于泰山!你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凤凰涅磐,浴火重生!不是俺们替你活着,而是你替俺们这些俗人成佛!正阳河上见真佛,今日方知我是我!”

0

(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