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地盘>第九十三章怒火狂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三章怒火狂潮

小说:红地盘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22/8/4 12:46:33

第九十三章怒火狂潮

书接上回!

上文书讲到,民生车行盛大开业,震动了整个奉天城。大批人力车夫改换门庭投身到民生车行旗下,一时间奉天城内红色的脚踏车随处可见。王约瑟与土肥原贤二合谋,联手扼杀民生车行。一个号令弟子打砸民生车行人员车辆,一个令满铁附属地对其实施封禁。奉天警察局出于弹压地方职责介入,岳扫北捐出两百辆自行车,张凤岐组建机动巡警队,协助民生车行对闹事的青帮分子展开打击。

这一日,民生车行工人鲁福祥与孟昭民拉着客人欲其前往奉天火车站,途经满铁属地时被日军警拦下,并命令民生车行的营运车辆不准进入满铁属地。

那时节日本兵猖狂的狠,连东北军都不敢招惹他们。车上的乘客生怕惹事,便打发了车钱下车走了。

鲁福祥不甘心,上前与日军警理论。言称:

“中国人为啥不能自由出入中国地界。”

日军警那吃这一套,在满铁属地内这帮人视中国人如草芥,随意开枪射杀过路中国平民为乐的事也时有发生,便挺起刺刀威吓鲁福祥与孟昭民不得靠近。

这时薛战雷带着七八名工人卫队队员赶到,双方发生激烈争执,进而升级为肢体冲突。

日军警手里持装了刺刀的三八枪,薛战雷他们手里只有四尺长的木棒,自然吃亏不少。多数人不是日军警的对手,非死即伤败下阵来,唯有薛战雷将手里的棍棒舞得虎虎生风,一口气打倒了数名日军警。日本人崇尚武士道,今个遇上这么一个能打善战的主也激发了他们的斗志,三五个日军警围住薛战雷手持长长的三八式刺刀竭力拼刺,恨不的一下子将薛战雷置于死地。而薛战雷呢,毫不畏惧,施展达摩棍法,左左挡右撞全力反击。

可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何况人家在兵器上还占着上峰,渐渐的薛战雷也支撑不住了。就在这时,张凤岐带着巡警队及时赶到了。

双方枪口对枪口,刺刀对刺刀,对峙了一阵后,周围的民众越聚越多,一时间竟然云集了上万人之多。这些人也是被日本人欺负狠了,今个一见警察都动手了,压在心底多年的怒火在那一刻迸发了出来,打到小日本,关东军满铁滚出东三省的口号犹如狂潮。见到这阵势,那十几个日军警心里也虚了。只能退回满铁属地,拉上铁丝网架上机枪严阵以待。张凤岐见日本人撤回本位,他也不想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下令收队,带着巡警队与薛战雷等人撤回民生车行。

此战,民生车行工卫队损失不小,一死五伤,连薛战雷也挨了一刺刀,幸好没有伤到要害。

出了这么大的事,连刚刚就任兵工厂厂长的李宜春也赶来了。

薛战雷包裹了伤口,蓬的一声跪倒在李宜春眼前,瞪着血红的眼睛吼道:

“兵工厂即造枪也造炮,我薛战雷在这里替众弟兄跟李厂长求个情。给我们一些枪炮子弹,我与弟兄们跟小鬼子拼了,给死伤的弟兄报仇雪恨。”

李宜春理解薛战雷的心情,急忙将薛战雷扶起说道:

“弟兄们的心情我理解,但此事关系国家民族,还需从长计议。”

刘若云看着受伤的弟兄以及被日军警刺杀的逝者,眼含热泪咬着银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壮士的血不能白流,必须向日本人讨个说法。”

张凤岐与李宜春都是有血性的红脸汉子,摊上这事也是气冲斗牛。但东四省易帜后,南京方面只强调**清党搞内斗,不但对日本人的显露无疑的侵略行径视而不见,反而严令各地方军政当局,对日本人野蛮行径采取容忍态度,这使得他们不能,也不敢为广大民众出头,直接与日本人硬怼。

日本兵光天化日之下,当街打人杀人的野蛮暴行,震怒了奉天城上百万民众,也激发了数万万中华男儿的血性。反日、驱日、血债血偿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但是在南京派来的军政要员重压下,东北军政系统上下没有人敢发声,而恰在这时东北国民外交委员会却发出了激愤的吼声。

仅仅几天的时间里,在东北国民外交协会的呼吁下,数十万东北工人学生涌上街头集会**,发出声讨日本侵略者的吼声。

一时间,反对**霸权,收回日本在南满铁路沿线权益,保护产业工**益的呼声,传遍了白山黑水,在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激烈回荡,大有席卷全国之势。

正当旨在反对**霸权,驱逐日本侵略者,维护民族主权,为民众争权益的运动风起云涌之际,东四省最高军政长官张毅庵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不能见人。张毅庵一病不起,犹如一个讯号,整个东北军政系统仿佛接到命令一样,都选择了沉默,有些部门甚至还为民众反日运动亮了绿灯。

在东四省主持**清党的吴铁成一看潮头不对,一面拟了密电向在江西组织剿共的老蒋做了报告,一面跑到医院,找张毅庵哪里询问缘由。

现如今吴铁成是南京**派至东四省的代表,张毅庵可以不见日本人,但不能不见这个手持尚方宝剑的吴铁成。

“当下东四省局势动荡,业已影响到全国的治安局面。那个什么东北国民外交协会在里面没起好作用,推波助澜,唯恐天下不乱,应该立即取缔!并调集军警上街**,对付那些整天光想着闹事的刁民,唯有用手提机关枪说话。”

吴铁成严词严厉,一改以前卑微的态度,向正在养病的现任东北国防军总司令长官张毅庵,摆明了南京**蒋公的态度。

张毅庵白了吴铁成一眼,并未回答,良久才慢悠悠的说道:

“老帅在世时,有一次关东军和我驻军发生冲突,打死我方一名士兵。老帅派人交涉,日本人骄横死不认错,只答应给逝者五千元关东劵以为抚慰。老帅连夜下令,给全体辽宁驻军放假,让他们都到大街上去揍日本人,打死由老帅顶着。结果,当夜就有两名在街上闲逛的日本兵被我方士兵打死。日本人来讨说法,老帅甩出两张五千元的关东劵,言道,你方打死我方士兵给五千元关东劵,我老张也不吝啬,一分不少给,照章办就是。日本人没办法,只能自认倒霉。现如今日本人打死打伤我方人员,我不去找他们讨说法也就算了,人家家里死伤了人,还不许别人哭两嗓子,闹上一闹,还要那机关枪去打,这等缺德事我干不来。”

张毅庵不卑不亢,不软不硬直接将吴铁成怼了回去。

吴铁成也不恼,换了一副面孔和颜悦色的对张毅庵说道:

“近期蒋公正在江西剿匪,西北军也不安分,正向潼关以西集结试图谋反。南京方面调查到,苏联人正欲暗中支持西北军。因此我们目前要敲打的的绝不是日本人,而应该是苏联人。”

张毅庵明白与紧邻苏联保持一定关系,对遏制日本人的扩张是有利的,白了吴铁成一眼说道:

“敲打了苏联人,日本人就老实了?”

吴铁成抚掌大笑道:

“我接到确切情报,现如今一场大饥荒正在苏联全境蔓延。你若能断然收回中东铁路主权,苏联国内粮米匮乏,必不敢与我兵戎相见。此举若成功,一来可震慑日本人,二来亦可提升张总司令在南京**里的地位。”

数十万东北民众要求驱逐日本人,收回日本霸占我多年的矿山,铁路权,而吴铁成却怂恿张毅庵对中东铁路下手。就目前对东三省的威胁而言,日本独立经营的满铁附属地内部军政宪警系统俱全,俨然就是一个国中之国,且日本人野心不足还一个劲的以各种借口扩地盘。中东铁路为中苏共营,且只是经营合作,再整条铁路线上苏联即没驻一兵一卒,更无扩张侵略之意图。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当下对东三省威胁最大的是日本人而不是苏联人,放着日本狼子野心不闻不问,反倒去招惹一向合作愉快的苏联人,显然是个馊主意。

1

第九十三章怒火狂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