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重生:成为濒危老人开创医学先河>第五章 眼后之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眼后之竭

小说:重生:成为濒危老人开创医学先河 作者:尼霍桑环面包 更新时间:2022/6/23 15:45:35

钟闻挥了挥手,小麻雀就飞到他的肩头。

小麻雀体内的异灵之力早已为他所用,距离钟闻比较近的囚犯试图从钟闻背后攻击他,却被小麻雀狠狠地用喙啄了他。

在异灵消失后,囚犯们体内的异灵之力不减反增,已经到了**的边缘。

小麻雀也受其影响,它在啄了囚犯后自己却停不下来,疯狂地用喙攻击钟闻的肩头,虽然没有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钟闻还是伸手把它弹飞出去。

囚犯们对钟闻充满了无名的恨意,可他们却不敢真正接触钟闻。

钟闻没有立刻结束时间锁的力量,因为那只异灵并非系统口中的病人,所以他希望可以通过这段时间,在监狱中找寻线索。

钟闻用灵力护身,接着放出黑雾,黑雾紧贴地面,在深海的淤泥上蔓延开来。

这些囚犯体内的灵力都强得过头了,大概是异灵不甘如此轻易就被钟闻封印,将自己的灵力大部分都交付出去了。

面对这些囚犯,钟闻心中存有不安。

如果不能尽快结束这个事件,囚犯体内灵力的问题迟早会爆发出来。

钟闻望向深处,那里似乎有一双冒光的青蓝色眼睛正在紧紧盯着他。

钟闻心头一悸——这是系统给他的提示。

钟闻了然,这应当就是系统口中的“病人”了吧,在系统的描述中,他是整座监狱里最为怪异、也是最为危险的人物。

最重要的是,对方并非异灵,却逃脱了异灵的控制。

钟闻正要接近对方,那双青蓝色的眼睛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盏青蓝色的灯火。

通过微弱的光线,钟闻能大致看出来,灯火被男人提着,正朝他的位置靠近。

钟闻想,对方的体内没有灵力反应,可按照监狱的构造,男人出现的方向,明明是一堵无法穿越的高墙。

系统重归寂静,那个所谓的“病人”似乎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提灯者在钟闻不远处站定,他字正腔圆:“你好,我叫张青。”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周围犹如丧尸一般的囚犯立刻调转方向,全部朝着张青的位置扑去。

张青巍然不动。

就在他即将沦为众人的腹中食之际,钟闻打了个响指。

幻境限制消失,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牢房中了,包括钟闻。

钟闻朝着张青笑了笑:“你好,我叫钟闻。”

张青就是钟闻离开监狱的自信。

他重置了大部分人的记忆,唯独张青成了漏网之鱼。

这也和钟闻派出去的小麻雀有着不可分解的关系。

张青没有与钟闻寒暄,反而转过头去捡起小麻雀。

钟闻的面色沉了下去,他挥了挥手,小麻雀就被炸的四分五裂,只有一小块躯体留在张青的掌心。

张青面不改色,把手中的物什放在地上。

张青回头,面无表情地与钟闻对视,钟闻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茫然。

钟闻问:“你是怎么进到这个监狱的?”

“我不知道。”张青诚实地摇摇头。

钟闻盯着他的眼睛看了许久,随后他瞬移到张青身后。

张青很迟缓地意识到这件事,随后他回头,却看见钟闻正一拳朝他的面部攻过来。

钟闻的拳头在距离张青的面部一厘的位置停下来了。

张青不躲不闪,他的眼神中没有任何波澜,他也没有对于钟闻的攻击做出任何反应。

他看起来就像是失去了神智。

钟闻朝一旁走了一步,张青就径直走出了监狱。

钟闻回头看去,如果他没有猜错,张青现在会去向上级保释钟闻,随后带他离开。

虽然一切都在钟闻的计划之内,可是张青的反应实在不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督察员。

钟闻的第一直觉就是张青被异灵控制了,可是他没有在张青体内找到任何的灵力残余。

若是说张青此前都有过什么不寻常的经历,那就是钟闻操纵小麻雀为他治疗的这件事了。

麻雀体型极小,在为张青进行治疗时,难免会有写用于操控麻雀的灵力流入张青体内,可是钟闻就连这些灵力也无处查寻。

钟闻不清楚那些灵力是被张青同化了,还是说——是被旁人刻意消除了。

钟闻抬眼,东海很深,不知他是否有机会明白其中奥秘。

在他解除幻境的前一刻,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好像看到张青长大了嘴巴。

张青嘴巴张开的幅度已经超越了常人所能达到的尺寸,张青似乎有那么一瞬间成为了异灵,并且妄图吞噬一切。

钟闻半蹲下身,他勾了勾手指,原本四分五裂的小麻雀就又被拼凑到了一起,只不过这一次的小麻雀少了半边的翅膀。

麻雀的灵魂早在它遭受异灵的攻击时就消逝了,如今的它只是一具空壳子,钟闻用灵力填满了它肉体的空缺,用黑雾捻成的丝线操纵它的行动,即使是少了半边翅膀,这只麻雀仍能够自在翱翔。

麻雀停落在钟闻肩头,而它的目光却死死盯住那名受伤的囚犯。

它的半边翅膀就在方才被对方的影子吞噬了。

这也是在钟闻的掌控之中,他暂时没有治愈对方,反而将这名囚犯的生命与自己的生命短暂地连系在一起,只是为了给他吊一口气。

现在情况特殊,钟闻需要保证自己身边至少有一名重伤之人,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开启海洋律法的条件。

即使是这样,对方能够在这种状态下支撑的时间也不多了。

钟闻将手掌按在墙壁上,作为他擅自将对方的生命置于危险之地的惩罚,一旦这名囚犯因为支撑不住而死去,钟闻的性命会跟随其一同陨落。

钟闻回头,整个监狱中的囚犯都是一脸痴相,他们死死地盯着钟闻,口水滴落在地。

异灵没有简单地用灵力操控这些人,他挑起了这些人的纯灵中的危险元素,强行给这些尚为活人的生物召唤出了他们的诡灵。

诡灵寄生于他们的影子中,与这些人共生共亡。

钟闻很清楚,如果他不能在三天内解决清水路的案子,那么这整座监狱中的囚犯,都会被迫为那只异灵陪葬。

钟闻松开手,若是他此时知难而退,根本没有使用海洋律法的必要。

可是他做不到袖手旁观。

“清水路的案子,凶手难道不是那些怪异吗?”张青向钟闻询问。

钟闻摇头:“异灵从始至终都是黑暗的产物,除了人类,没有任何能够引导他们的角色。”

“罪犯需要被法律惩戒,作恶的异灵会被东海吞噬。”

“他们的最原始形态,是无法像正常人那样行走人世间的。”

钟闻掀开面前担架上的白布,下面是一张男人的面孔,他的唇部已经结起了极薄的冰霜。

0

第五章 眼后之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