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血债血偿>(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

小说:血债血偿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7/21 13:50:20

眼见部队的士气极为低落,浅井一夫不由得有点担心。他可不知道后边的“胶东十八飞骑”正在算计他,要是知道的话,就不只是担心了。尽管如此,浅井一夫还是很忧心,担心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不用遇到八路,他的浅井中队就会垮掉。

浅井一夫感觉到心烦意乱,他跳下东洋马,喊了一声:“佐野!”

“哈依……”当时叫做佐野竜之介的“三姓家奴”屁颠儿屁颠儿的跑了过来。

浅井一夫举起胸前的望远镜,边观察着四周枪声不断,狼烟袅袅的山峦,头也不回地问道:“佐野君,我们现在到了什么地方?”

“三姓家奴”赶紧背对着风,打开背上的牛皮桶,拿出地图,仔细看了看之后说道:“报告中队长阁下,咱们现在大概齐……”

浅井一夫拿掉望远镜,有些不悦地说道:“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们现在大日本天皇的子民,怎么还说低贱的汉语?”

“哈依!哈依!”“三姓家奴”朴英植赶紧立正答应之后,接着用日语说道:“我们沿着眼前的这条大路一直走下去,大约二公里就到了大约四公里长的黑石沟。出了黑石沟再走大约六公里就到了桃村,那里有我们的补给基地。”

“很好,命令部队全速前进!到了桃村我们就可以有热汤喝了,也许还有花姑娘!哈哈……”浅井一夫十分猥琐的大笑着,他也想尽快到达补给基地,稳定军心。

这时,负责前卫,曾经枪杀周善润的二鬼子小队长小野平八厝跑了回来,在浅井一夫面前立正、敬礼,什么什么“斯密达”的叫了一通。浅井一夫皱了皱眉头,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现在是大日本天皇的子民。难道放着优等民族不做,非要回去做低贱的**民族吗?”

“哈依!哈依!谢谢队长阁下训诲!”小野平八厝的脸一红,赶紧立正站好。

“前面有什么事吗?”浅井一夫的脸色温和了许多。

“队长阁下,前面我们前进道路的两侧山势险峻。为了防止土八路骚扰我们,我打算在道路两侧每一侧派出一个班搜索前进!”小野平八厝小队长边说,边观看着浅井一夫的脸色。

浅井一夫不愿横生枝节,怕派出那么多的士兵,士兵们会很辛苦。士兵们当面不敢说,背后一定会把自己八辈儿祖宗都关怀到进一步影响士气。但确实不得不防土八路伏击自己。他皱了皱眉头说道:“没必要派那么多的兵力。沿路每侧的山上派三名士兵搜索前进足够了。执行吧!”

浅井一夫说罢,用力一挥手。

“哈依!”小野平八厝小队长规规矩矩的回答完之后,转身跑步走了。

小日本鬼子大扫荡开始之后,妄图将胶东八路军压缩到海阳、牟海、栖霞、牟平交界的马石山狭小的地区聚而歼之。最可恨的是,国民党顽固派暂编第十二师赵保原部打起小鬼子的膏药旗,也从他的老窝莱阳玩底出动,向东北进击。与小鬼子密切配合,企图夹击八路军。日伪顽合流了,一路上围追烧杀,包围圈迅速向根据地的中心推进、收缩。几天后,四面八方的日伪顽就一齐集拢到了胶东根据地的中心地带马石山周围,“网”即将在此收口了。数千牟平、海阳、栖霞等县的老百姓,还有很多地方干部、八路军的伤病员以及少数与大部队失掉联系的战士被拉入了网内。

惨烈的突围战打响了。仝镇山所在的十六团分成四部分,分散掩护老百姓、地方干部和伤病员突围。团政委张寰旭率团部和特务连、三营八连、机枪排及独立营的部分人员从马石山南麓往东南方向突围。临行前,张寰旭政委又交给仝镇山一个任务。那就是突出包围圈后,一定想方设法打垮国民党顽固派暂编第十二师赵保原部特务团那个靠前部署的一个营,减轻在根据地坚持反扫荡斗争部队的压力。可惜的是,张寰旭政委这位著名的战将,在掩护上千名地方干部和老百姓成功突围之后,为了吸引小鬼子的注意力,让地方干部和老百姓更安全一些,与很多八路军勇士们一起英勇的牺牲了。

仝镇山的身高不足一米七,精瘦精瘦,黢黑黢黑的。他虽然只有二十九岁,但是满脸胡子拉碴的,再加上十多年的戎马生涯使得他很苍老,看上去就像五六十岁的老头儿。

仝镇山长得虽然貌不惊人,但是打起仗来极为凶悍。当他率领二营来回冲杀了七次,掩护一千多老百姓、地方干部和伤病员成功突围之后,又不顾疲劳,连夜奔袭国民党顽固派赵保原特务团的那个营。二营一个营对国民党顽固派赵保原特务团的一个营,一个冲锋就打垮了装备、人数远超自己的顽军,活捉了顽军的营长。

仝镇山在审讯这个营长时,直斥他堂堂的国民革命军,放着小鬼子不打,却为虎作伥,专门帮着小鬼子围剿打小鬼子的友军。没想到,顽军的这个营长满腹的牢骚,对仝镇山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们八路做对呀?我压根儿就没打算和你们八路动真格的。话又说回来了,咱不是军人嘛,军人就得服从命令!你瞅瞅你们八路,一共就四百多人,就有一百多人没枪的,还有一半儿没军装的。就是有枪的,也大多是老套筒,三八大盖加起来连一百条都没有。我听说,你们八路也就两挺轻机枪,一挺歪把子,还有一挺好像是捷克式。你再瞅瞅我们,我们可是轻装营,没装备大炮。可是一水儿的中正式,光马克沁就有三挺。那捷克式轻机枪就更别提了,有二十多挺呢。要不是我下令比划比划,意思意思就得,就凭这装备,你们八路能轻易打败我,又把我抓来?老哥哥,我可是把这些打小鬼子的家把什儿都留给你们八路了,能不能带走,那可是你们八路的事儿。”

这个营长说到这里,见仝镇山的面色好看了许多,就开始和仝镇山套起近乎来。他望了一眼仝镇山面前的桌子上的那支马牌撸子,说道:“我说老哥哥,我管咋的也是中国人,也恨小鬼子。”那个营长用下巴向桌子上示意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的那支马牌撸子可是正宗的比利时FN国营兵工厂造出来的,就送给老哥哥打鬼子用吧。不过,老哥哥你得仔细着点使,因为子弹金贵,才五十多发。呵呵……”

仝镇山抓起桌子上的马牌撸子,如嘲似讽的说道:“你说的是这个吗?这可是新抢呀,这么好的枪,你咋呷什送给我了呢?”

“送给老哥哥打鬼子!呵呵……‘宝剑送烈士,红粉赠佳人’嘛。”顽军这个营长把配枪送给仝镇山,只是个顺水人情。他是俘虏,那枪是人家的战利品,还用他送吗?这个营长心如刀割,不愿再谈枪的事儿,同时也是为了表达自己也非常痛恨小鬼子。他接着说道:“咱们再说说小鬼子这次扫荡吧,小鬼子干的事儿那是太缺德了,我也想打小鬼子,可是上边不是不让嘛。你瞅瞅,我这都记着小鬼子造的孽呢!”

这个营长说着,掏出了一个小本子。营部文书接了过来,给仝镇山念道:“倭寇两万之众,用蜘蛛网式之配备,大举扫荡全鲁东。每日二十里,所到之处席卷一空,妇女为之奸,壮丁为之捆,东西为之光……”

顽军这个营长的日记,后来成为小鬼子和伪军在胶东地区犯下滔天罪行的有力证据。

释放了顽军俘虏之后,二营由于在突围作战中减员严重,为了便于指挥,仝镇山把四个连缩编成三个连。同时,与日伪顽在山区周旋、打游击,带着死沉死沉的三挺马克沁也不方便。于是,仝镇山命令把马克沁埋了起来,待日后再取出来。全营换上顽军的装备,带足了弹药,立刻出发。由于缺少枪支,尤其是正规工厂打造的刺刀极度匮乏,很多换了顽军中正式步枪的战士,根本就没用真枪、真刺刀练习过刺杀术。拿着中正式步枪放两枪还凑合,真要是打起白刃战来,非吃亏不可。于是,这些战士原来手中的大刀或是梭镖都没舍得扔。仝镇山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

二营要按照胶东军区“保存有生力量,保卫根据地,分散活动,分区坚持”的反扫荡方针,在这一带打游击。二营有不少战士是当地人,他们对牙山、马石山地区的地形非常熟悉,越山峦钻沟壑来去自如。本乡本土的,和小鬼子打起游击来,游刃有余。

1

(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