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血债血偿>(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

小说:血债血偿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7/23 17:56:35

“杀光了这帮灭绝人性的王八孙子揍的!教导员你就下命令吧,咱们这就冲下去和他们拼了!”距张吉英不远处刚打完一枪的一个战士扬起脸对张吉英喊道。

张吉英赞许的望了一眼那个战士,接着大吼道:“鲁二牛说的对!杀光了这帮王八孙子揍的,给周村父老乡亲们报仇!给战区长报仇!是爷们儿的,这就跟着俺冲下去和他们拼了!仝营长平时不是总说嘛,狭路相逢……”

战士们顿时感觉到热血沸腾,跟着张吉英的呼喊,齐声高呼道:“勇者胜!”

张吉英手中的鬼头大刀一挥,虎目圆睁,大喊道:“同志们,给周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给战区长报仇!是大老爷们儿的就跟着我冲呀!”

张吉英喊罢,带头向山下冲去。鲁二牛把中正式步枪背到后背上,拎着梭镖比跟着张吉英的四个通讯员动作还快,第一个跳起来,边跟着张吉英向山下冲,边大喊道:“给周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给战区长报仇!是大老爷们儿的就跟着教导员冲,杀鬼子呀!”

“给周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给战区长报仇!杀鬼子呀!”战士们纷纷从当做掩体的石头后面跳了出来,高声大叫着,跟着教导员冲下山去。

这时的地形对二营来说极为有利。如果弹药充足,也就是说二营刚打垮顽军那个营的时候,完全可以凭借有利地形,单凭一顿复仇的子弹,就可以重创浅井中队。可惜,二营已经在这一带和小鬼子、伪军周旋好几天了,只有消耗,没有补充。现在又遇到了浅井中队这个劲敌,再加上战士们恨这帮灭绝人性的二鬼子恨的,恨不生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挫骨扬灰,都不解心头之恨。这仇要想报的痛快,自然是手刃仇人最过瘾。这时候,就算弹药充足,战士们报仇心切,也会充分发挥八路军的优良传统,和二鬼子刺刀见红了。

二营的两个连从黑石沟两侧的山上分别冲了下来。这种居高临下的冲锋固然有它的优势,可是由于刚下过大雪,山陡坡滑,爬山固然难,下山就更危险了。很多战士为了能尽快冲到沟底,消灭二鬼子,在教导员张吉英的带领下,干脆像滑滑梯一样,从山上滑下来。身穿各种杂色衣服的二营战士们,犹如神兵天降,在大雪覆盖的陡峭山坡上快速下滑着,把二鬼子惊得目瞪口呆。有的战士报仇心切,没有控制好速度,失足摔下山来,壮烈牺牲。

但是,凡事有利就有弊。没有丝毫雪地伪装的二营战士们在大雪覆盖的山坡上向山下滑动着冲锋还有一个弊端,那就是目标太明显了。尽管二营的战士们移动的速度很快,也很容易被浅井中队训练有素的二鬼子猎杀。尤其是二鬼子的野鸡脖子和歪把子,对二营战士们的威胁就更大了。自古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为了报仇,战士们都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冲锋的,战士们的喊杀声一浪高过一浪,就像霹雳似的震撼着整个黑石沟。

浅井一夫和执行官犬养寅五郎率领攻击山头的两个小队,被二营的攻击压了回来,只能躲在路边的沟里,石头后面拼命地射击,企图阻挡二营的进攻。

二鬼子的野鸡脖子和歪把子不停歇的喷射着毒火,二营的战士们一批一批的接连倒下,遗体又叽里咕噜的滚下山来。二鬼子也分不清楚是八路军战士在冲锋,还是被击中的八路军战士的遗体在滚下山来。正所谓,“一人拼命,百夫难挡,万人必死,横行天下!”二营那可是三四百号人拼命呀,尽管自身也伤亡惨重,但仍然不顾一切的冲锋!冲锋!一定要把面前这些二鬼子彻底消灭!让他们血债血偿!

浅井中队的这帮二鬼子们虽然在浅井一夫和执行官犬养寅五郎狂舞着指挥刀,声嘶力竭的督战下,不得不拼命的射击。但眼见白雪皑皑的山坡上,身穿灰色、黑色不同服色的八路如离了弦的复仇利箭一般,势如破竹的直向自己射来,这些二鬼子焉能冷静!

二鬼子越打越害怕,不由得胆战心寒,先从气势上输了。要不是头顶上悬着思之胆寒的军纪,更有浅井一夫和犬养寅五郎在后面督战,早作鸟兽散了。

仝镇山率领战斗力最强的五连沿着沟口冲进了黑石沟,和小野平八厝的小队交上了火。五连被小野平八厝小队的三挺歪把子压得抬不起头来,攻击受阻。仝镇山大悲大痛之后,一打起仗来,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他心里清楚的很,自己的三个连已经从三面包围了浅井中队。浅井中队的后面还有胶东军区公安局唐科长所带的队伍,浅井中队现在已成瓮中之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已到,只要在小鬼子的援军赶到之前,尽快结束战斗,浅井中队的杀妻之仇、**周村之恨一定能报!

见攻击受阻,仝镇山赶紧带着几个通讯员赶到了前面。仝镇山认真观察了一下二鬼子的机枪阵地,伸手要过夏二虎手中全营唯一的一支八一式马步枪,推上子弹,对手持三八大盖的宋德贵和另外三个通讯员说道:“我打中间道上大石头后面的二鬼子机枪手,你们四个打右边啦半山坡上那个二鬼子的机枪手!”

说到这里,仝镇山转身对五连长说道:“五连长,左边拉那个二鬼子的机枪手就交给你这个打兔子出身的了!”见五连长点头答应,伸手要过一个战士手中的三八大盖,仝镇山接着说道:“你们几个以我的枪声为命令,我的枪一响,你们一起搂火儿!”

“啪”的一声清脆的枪声,二鬼子的机枪射手一头栽倒,死在仝镇山的枪下。接着,叭勾、叭勾小日本鬼子三八大盖特有的枪声响过之后,二鬼子的歪把子全都哑了火儿。五连长跳了起来,手中的三八大盖一招,喊道:“同志们,冲呀!”

“冲呀!给周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给战区长报仇!”战士们扔出了十几枚手榴弹,在烟雾的掩护下,高声大叫着奋不顾身的向困兽犹斗的二鬼子冲了上去。

二鬼子的歪把子很快又哒哒哒的怪叫起来。五连的战士噼里啪啦的又倒了一片。仝镇山、五连长和四个通讯员的枪又响了,二鬼子的机枪副射手又一头栽倒。五连的战士们前赴后继,踏着烈士的尸体很快冲到了这些二鬼子的面前。二鬼子们慌乱之间,已经没有时间列成战斗队形了,也无法发挥火力。小野平八厝小队长倒是也毫不含糊,他跳了起来,指挥刀一挥,嚎叫了一声:“全体准备肉搏!”

二鬼子们立刻跳了出来,按照操典的要求稀里哗啦的退出三八大盖儿枪膛中的子弹,黄澄澄的子弹从枪膛里跳出来,迸在地上,还真有点可惜了的。训练有素而又墨守成规的二鬼子呀、呀地怪叫着,两个人为一伍,迎着五连冲了上来。但是五连的战士们人多,往往三五个战士对付一个二鬼子,二鬼子就是死了,身上最少也要挨上两三刀。

八路军由于弹药极度匮乏,白刃战一直是常用和擅长的作战形式,这是有悠久的历史的。井冈山根据地创建早期,就曾出现了“梭镖营”或“梭镖团”。当年的红军在白刃战中依靠顽强的意志和旺盛的士气往往常常取胜,身背大刀,手持梭镖也就成了红军的一个经典形象。

浅井中队的二鬼子们虽然都认识梭镖,但是在白刃战中,还没有吃过手持梭镖的八路的苦头。梭镖的长度一般在二米左右,比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长得多。梭镖的杆由白蜡杆制成,韧性很好,不易折断。铁制枪头末端的红缨可以阻止血液顺杆流下,防止梭镖杆湿滑难以把握。在肉搏战时,轻便灵活的梭镖比退了子弹的三八大盖儿更有优势。梭镖就是比起八路军战士常用的大砍刀来,也具有一定的优势。因为,梭镖不需要像双手握着的大砍刀那样大幅度挥舞,使用梭镖不需要什么高超的武艺,只要使用者有一定的臂力就可以了,非常适合主要由农民子弟组成的八路军。

但是,如果在肉搏战时梭镖的木杆被小日本鬼子的刺刀斩断,八路军战士就会立刻陷入赤手空拳的尴尬境地。好在八路军在白刃战训练时不拘一格,非常讲究战术配合,强调发挥团体的力量,即协同作战,不到万不得已,不提倡个人英雄主义,尽量避免让战士们陷入单打独斗的危险境地。这样一来,就算一个战斗小组中一个战士的梭镖的木杆被小鬼子的刺刀斩断了,另外两个战士也会及时掩护这个战士撤到安全地带,不给小鬼子任何机会。但是,小鬼子后来学乖了,在和八路军战士进行肉搏战时,不再机械的先退出枪膛中的子弹。敌变我变,八路军的装备这时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梭镖逐渐被淘汰了。毕竟梭镖这种简易的不能再简易的冷兵器,是无法同三八大盖儿的子弹相匹敌的,更谈不上对付小鬼子的机枪、大炮了。

1

(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