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四章;小轱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小轱辘》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7/11 0:05:33

《第四章;小轱辘》

“我练的关氏龟背拳是有来路的。乾隆二十年,辽西出现两位了不起的侠客爷。大爷叫关大猛,二爷叫关二猛。这两位爷打得拳法,就是关氏龟背拳,轻功云里翻,硬功钢脑壳。他俩在东北没有遇到过对手,每次和别人动手时,打出的招式,都喊出来。意思是我打出的招数告诉你,这叫明人不做暗事,有侠客之风。还有一层意思,我的拳路是关氏龟背拳,不是对手的赶快跑。哞哥,我说的对吗?”

关伟伟说完,杜金盒把嘴嘟嘟成鸡屁股形状,一仰脖说道;

“对六。”

“小轱辘,继续讲?”

皮万勇说完,关伟伟说道;

“乾隆二十五年,两位侠客爷赶往沧州参加武术大会,打败全国各地的武林高手几十个,这一下子震动了整个武林,去他家学武的陆陆续续有几千人。乾隆三十年,他俩押镖赶往莫斯科,又和当地上百位高手比划,每次都获胜。”

“这俩逼挺邪乎呀?”

皮万勇说完,关伟伟板着脸说道;

“老皮子,你咋说话呢?”

“小轱辘,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他俩去莫斯科和老毛子比划,别让人家把腿踹折抬回来?”

皮万勇说完,付雷说道;

“老毛子天生高大魁梧,能吃能喝又有劲,不好对付。他俩和老毛子比划,别让人家把腿踹折,即便回来那也得柱棍呀?”

“几年后,他俩完整的回到了东北,被王而烈请到家里当教师爷,他哥俩欣赏王而烈的才学。就一直住了30年,然后回到关家庄,开馆教徒弟。”

关伟伟说完,皮万勇说道;

“他俩肯定有绰号吧?”

“有。”

“都叫啥?”

皮万勇说完,关伟伟说道;

“大爷关大猛是掌门人,叫大扎枪。二爷关二猛叫小扎枪。”

“小轱辘,你是谁的传人?”

皮万勇说完,关伟伟说道;

“我是二爷关二猛的传人。”

“你的功夫跟谁学的?”

皮万勇说完,关伟伟说道;

“跟我爹关老实学的。”

“你的绰号咋来的?”

“关家庄里,我大哥关星星是嫡传弟子,他叫大轱辘,我自然叫小轱辘,他的功夫没的说。”

关伟伟说完,皮万勇说道;

“你俩比划过吗?”

“比划过,经常比划。”

“谁赢了?”

“互有胜负。”

关伟伟说完,皮万勇说道;

“有机会,咱们几个会会你大哥?”

“可以,有时间,我带你们去。”

“小轱辘,我听老哞说,你有个绝活,不服。”

皮万勇说完,徐国生拿出那盒大生产香烟,用火柴点着,给每人撇过去一支。关伟伟和徐国生对着火,他猛吸了两口烟,吐着烟圈说道;

“老皮子,那我叫你开开眼,见识一下啥叫绝活。哞哥,你和我配合一下。”

说着,关伟伟又猛抽了两口香烟,走着方步来到杜金盒面前。

杜金盒用右手正反给他脸蛋上打了四个嘴巴。关伟伟瞪着双眼,紧握双拳,右脚连续跺着地,咬着牙说道;

“不服,不服。”

“小轱辘,我配合你一下?”

皮万勇说完,来到关伟伟面前用右手在他脸上,接连打了四个嘴巴。关伟伟瞪着双眼,紧握双拳,右脚连续跺着地,咬着牙说道;

“不服,不服。”

“小轱辘,你的不服,有点像日本的武士道。”

皮万勇说完,关伟伟说道;

“日本的武士道打嘴巴时,被打的人站的笔管溜直,低着头用日语说,嗨。翻译成中文叫,是。意思是服了,我和他们正相反,他们是服了,我是不服。”

“小轱辘,你的不服,是精神领域里的绝活,比武士道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你的不服咋练出来的?”

徐国生说完,付雷说道;

“大哥,小轱辘的不服是自创的,创造过程很奇特。老哞,对吧?”

“对六。”

杜金盒把嘴嘟嘟成鸡屁股形状,一仰脖说完,付雷说道;

“老哞,你说说创造过程?”

“创造过程,跟小轱辘他爸有关,大皮球,你比我清楚,你给大哥说说?”

杜金盒说完,徐国生连连点头。

“小轱辘他爸关老实,经常把他吊房梁上,拿鞋底子扇他,他每次都是不服,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小轱辘,没错吧?”

关伟伟点点头,付雷继续说道;

“我爸说过,小轱辘他爸关老实是遗腹子,是他爷爷小妾生的。”

“遗腹子,小妾生的。”

徐国生问完,皮万勇说道;

“就是小妈生养的,是旧社会的产物。”

“老皮子,你说啥呢?大哥,咱们先不说这些。”

看着徐国生,关伟伟继续说道;

“大哥,你的座驾我骑一圈?”

“小轱辘,你会骑车吗?”

皮万勇说完,关伟伟说道;

“骑一骑不就会了吗?”

“老皮子,大皮球,你俩架着小轱辘上车,练一练?”

徐国生说完,皮万勇,付雷,关伟伟,三人来到自行车边。

“咱俩架着你上车。”

说完,皮万勇和付雷各架着他的一只胳膊上了自行车,关伟伟乐呵呵的坐在车座上,双手把着车把。双脚没能踩到车蹬子。付雷说道;

“小轱辘,你的两条小短腿太短了,构不到车蹬子。”

“小轱辘,你坐在车大梁上试一试。”

皮万勇说完,骑在车大梁上的关伟伟,右手扶着车把,左手按着车铃铛,脚蹬在车脚蹬子上说道;

“不得劲?卡**呀?”

“卡**?小轱辘,你下来,我教你骑?我有一种骑法,非常适合你,你一定用得上。”

关伟伟下了车,皮万勇指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继续说道;

“你到那棵树边上等我,我给你展示一下,让你学点绝活。”

“好,老皮子,你快点?”

说完,关伟伟跑到那颗树下。此刻,皮万勇双手把住车把,左脚踩着自行车的左蹬子,右脚连续蹬着地面,时间不大,他右腿快速的从车横梁下面伸过去,踩着车的右脚蹬子。他的左脚踩着车的左脚蹬子,身体悬在车的左侧一上一下的骑着车。片刻,他骑车来到树下。

“好了,我会了。”

说完,接过自行车的关伟伟,乐呵呵的用双手把住车把,左脚踩着车左脚蹬子,右脚在地面连续蹬着。突然,他右腿快速的从车横梁下面伸过去,右脚踩着车的右脚蹬子,左脚踩着车的左脚蹬子,身体悬在车的左侧一上一下的骑着车。

“哎呀,不会刹车,不会拐弯,救命呀?”

关伟伟哇哇大叫中,骑着车冲向水塘,徐国生大声说道;

“老哞,把小轱辘截住?”

杜金盒快步冲过去抓住自行车的后座,关伟伟继续骑着车,徐国生喊道;

“老哞,把后车轱辘端起来?”

“好勒。”

说完,杜金盒抬起自行车的后车座。关伟伟继续骑着车,车的后车轮在空中飞快的转动着,杜金盒喊道;

“吁?吁?”

“不会下车,老皮子没交我下车。”

还在骑着车的关伟伟,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不会刹车,不会拐弯,停不下来,也不会下车?”

“吁?吁?”

抬着后车轱辘的杜金盒说完,皮万勇跑过来,抓住关伟伟的衣领说道;

“下车。”

“弟兄们,全体都有了,按大小个站排。”

徐国生说完,跳下自行车的关伟伟停好车子,大声说道;

“老皮子,大皮球,哞哥,开始练队形了。”

空地中,关伟伟,杜金盒,付雷,皮万勇。四个人排成一路纵队,甩着胳膊绕着空地边缘齐步走着。

“注意队形,注意摆臂。”

挥着胳膊,关伟伟嘴里继续嘟囔着;

“哒哒哒哒哒哒。大大大。”

“一二,三四。”

徐国生喊完,关伟伟喊道;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皮万勇,付雷,杜金盒,三人喊完,关伟伟说道;

“老皮子,你交交我拐弯和刹车?”

“拐弯时,车的速度不要太快,你直接下车拐弯就行了,车把上有手闸,脚蹬子上有倒闸。你需要刹车时,也是下车就完了,这样比较好控制。”

皮万勇说完,付雷说道;

“小轱辘,你走路的时候太帅了。尤其你的一身军服,加上背包,太叫人羡慕了。”

“小轱辘,你和老哞关系最好,军服没借给他穿几天呀?”

皮万勇说完,杜金盒默然的看着关伟伟,听着他说道;

“哞哥不爱穿军服,哞哥,对不?”

杜金盒没有答话,皮万勇说道;

“老哞,你天生力气大,又会摔跤,你和小轱辘比划比划,让咱们也开开眼?”

杜金盒没有答话,关伟伟说道;

“机会有的是,以后再说。大哥,车子我再溜一圈。”

“可以,注意安全。”

关伟伟乐呵呵的用双手把住车把,左脚踩着车左蹬子,右脚不断的蹬着地面。

突然,他右腿快速的从车横梁下面伸过去,右脚踩着车的右脚蹬子,左脚踩着车的左脚蹬子,身体悬在车的左侧一上一下的骑着车。

“大哥,不对呀?小轱辘要往哪骑呀?”

说着,皮万勇指着小路上的关伟伟和自行车,徐国生说道;

“不好,小轱辘想上大道。弟兄们,快追上他。”

“小轱辘,你个小妈养的,快回来?”

皮万勇大喊着,骑着车的关伟伟,依旧顺着小路冲向大道。

6月4日,傍晚,小路边的一棵树下,站着杜金盒和关伟伟。

“小轱辘,老皮子说咱俩最好,镇上的人也都知道咱俩最好。所以,我朝你开口。借不借由你,我不勉强你。”

关伟伟没有答话,杜金盒继续说道;

“在东林镇,我杜老哞也是一方豪侠,是个重量级的人物,你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会全力帮你。”

“哞哥,平时我手里总有俩闲钱,你朝我开口借钱,五毛一块甚至五块钱的时候,我都毫不犹豫的借你,从来也没让你还过。但是,今天你朝我借的东西,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关伟伟说完,杜金盒说道;

“小轱辘,你是不是担心我借了不还呢?你尽管放心,你要用,我随时还你。”

6月6日上午,一条乡间土道上。

一辆马车上,付雷抡着鞭子赶着马车,车上坐着徐国生,关伟伟,杜金盒,皮万勇。

头戴黑色皮制前进帽的关伟伟,身穿宽大的白背心和白短裤,脚上没穿袜子,穿着一双拖鞋。杜金盒头戴绿色军帽,身穿绿色军装,以及绿色袜子和胶鞋,肩头斜挎一个军用背包边上,系着一个白毛巾和一个白茶缸。

“老哞,你的这身行头,我看着眼熟哇?”

看着杜金盒,又看了看关伟伟,皮万勇继续说道;

“小轱辘,你的那身军服那?”

“这身军装是我妈刚给我买的。”

关伟伟面无表情,杜金盒继续说道;

“小轱辘的军服洗了,准备晾干以后收起来上秋穿。”

“小轱辘,你今天的装束不错,展示了你是农民的儿子,展现了你的自身本色,好样的。”

关伟伟默然的看着小路,皮万勇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老哞,你今天的装束太帅了,展现了你大侠的风范。在东林镇,你杜老哞也是有一号的,可以说是一方的豪侠。”

“可不,杜老哞的名号谁不知道哇?在东林镇可以不知道镇长是谁?但不知道杜老哞是谁,那就是棒槌,就是个地瓜?”

付雷说完,关伟伟还是默然的看着小路,杜金盒正了正头上的军帽,皮万勇乐呵呵的说道;

“小轱辘,你大哥大轱辘,是不是跟你的个头和体格差不多呀,你说呢?”

“嗯。”

关伟伟说着点点头,付雷说道;

“老哞天生的力气大,又会跤。和谁比划,老哞都占优势,最后都被老哞摔倒。”

《第四章完,未完待续。》

0

《第四章;小轱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