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三十二章;调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章;调解》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9/24 23:19:42

《第三十二章;调解》

6月8日,下午。天阳市看守所。

一间审讯室内,地中间的铁凳子上关老实戴着镣铐,他身边站着一个警官。铁栅栏边的办公桌上放着记录本,椅子上坐着身穿警服的小周和身穿便装的高老炮。

“关老实,所长没时间,你有事就跟我俩说吧?”

侧脸看着身边的小周,高老炮继续说道;

“周哥,做笔录吧?”

“刚开始就做笔录,急了点吧?”

小周说完,高老炮说道;

“周哥,你还不了解他吗?他就是条疯狗,见谁咬谁。前天还说要告我那?关老实,你的脸咋整的?”

“我自己没注意,卡到墙上碰的?”

关老实抿着肿胀的双唇说完,高老炮指着他红肿的两侧面颊,板着脸说道;

“胡说八道,你的脸和嘴都是自己卡的?”

“小高,不用这么较真吧?”

小周说完,高老炮说道;

“周哥,他的脸一看就是被人打的,咱俩不闻不问,他回去一翻脸又起幺蛾子,反咬咱俩一口,那就是麻烦事?”

小周点点头,打开记录本写着,高老炮继续说道;

“关老实,脸咋整的,说实话?”

“确实是我自己卡的?”

“关老实,咱们把你送到看守所时,是检验过的。如果,你身上有伤,看守所是不收你的。才过了两天,咱俩提审你,你脸上有伤。这里面有事,你说明白?”

关老实没有答话,高老炮继续说道;

“赵管教说你有事,你有啥事?”

“我想通了,我想让王所长给我调解?”

关老实说完,高老炮板着脸说道;

“你想通了,你想调解,你现在这个态度,是想通了吗?”

“我的态度还不好吗?”

“你想通了,想调解。那是有前题的?”

高老炮说完,关老实说道;

“有啥前题?”

“你想通了,首先,你应该第一时间认罪悔罪,争取好的态度。其次,你要说实话,脸上的伤咋来的,而后,咱们才能考虑你提到调解的请求。”

关老实没有答话,高老炮继续说道;

“你想调解,我听听你咋调解?”

“小轱辘,他无非想要钱而已?”

关老实说完,高老炮乐呵呵的说道;

“小轱辘想要钱?我咋没看出来呢?”

“老弟,你给小轱辘带个话,他想要多少钱,我给他?”

高老炮没有答话,关老实继续说道;

“老弟,你把我提回派出所吧?”

“鼻涕娃,你有点过分了啊?我不能给你带话,更不能提你回派出所?我可以把你的情况汇报给领导。”

拍着桌面,指着关老实,高老炮继续说道;

“鼻涕娃,我再问你一遍,你的脸咋整的,说实话?”

“老弟,我说过了,是自己卡的。”

关老实说完,高老炮说道;

“鼻涕娃,你认罪悔罪吗?”

“认,我啥都认。”

“你回号里,写一份悔罪书,然后交到王所长那里,领导看看你的态度,才能决定是否给你调解?鼻涕娃,你听明白了吗?”

关老实点头中应答着,高老炮继续说道;

“周哥,让他看看笔录,然后让他签字。”

夕阳西下,东林镇,镇南一个水塘边,一块空地中。一颗大树下,站着徐国生和杜金箱。

“过两天,我去南方溜达溜达,老丫,你家里的活忙吗?”

徐国生说完,杜金箱说道;

“不忙,你出门,嫂子也一起去吧?”

“嗯。”

徐国生应答着,杜金箱说道;

“我也和你俩一起去,帮你俩拎点啥?”

东林镇派出所,室内明亮的灯光下,办公桌边的椅子上坐着王所长和高老炮,二人抽着烟。

“王所长,关老实还是没彻底老实。不过,他在号里吃了点亏。”

王所长微笑着,高老炮继续说道;

“王所长,你直接跟管教打个招呼,关照一下,关老实在号里就不吃亏了?”

“关老实公开叫嚣告你,他分明是在敲山震虎,争取主动,逃避惩罚。把他送进看守所,是让他吃点苦,打磨一下他的秉性。我要是跟管教打招呼,关老实在号里占圈了,他就会更嚣张跋扈,为所欲为,那还了得?”

王所长说完,吸了一口烟,高老炮说道;

“关老实他妈溺爱他,又有大榔头的庇护,他从小到大没吃过苦,才养成了现在嚣张的性格。”

“适当的让他吃些苦,也是在挽救他,适可而止,我也可以对关爱党有所交代。”

高老炮点点头,王所长继续说道;

“关爱党毕竟是我的老领导,我对他也得有个交代,又要保护小轱辘他娘俩的权益,让大家都满意那是很难的。小轱辘那边愿意调节吗?”

“不太愿意,他的伤,是伤在心里,是旧伤。他对关老实有怨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高老炮说完,王所长说道;

“小高,你在所里已经干了三年多了吧?”

“到年底就四年了?”

“也应该考虑转正的问题了?”

王所长微笑着说完,二人抽着烟,高老炮应答着;

“是。”

“有机会,我把你的材料交上去,毕竟,不能老是干协警呀?”

王所长说完,高老炮说道;

“谢谢所长关心。”

“对了,小轱辘那边的工作也要做通,有难度吗?”

王所长微笑着说完,高老炮说道;

“王所长,你放心,小轱辘那边的工作我来做。”

月光下,道边的棚子里。

桌边坐着关伟伟和高老炮,二人抽着烟。

桌上的盘子里摆着肉串,地瓜,土豆,苞米,西瓜,白酒。

“炮哥,这可是大好消息呀!我听你的,你就安排吧!”

关伟伟抿着肿胀的嘴唇,兴奋的说完,高老炮抽着烟说道;

“你心里要有个数,之前想要的钱数,太多了,需要少点?”

“炮哥,那你说多少?”

“也就六七百吧?别太多了?”

高老炮说完,关伟伟没有了笑容,默默地说道;

“我听你的?”

“如果钱数没达到你心中想的数,你要大度的接受,我给你调解,尽可能,让你不吃太大亏?”

关伟伟默默地点点头,二人抽着烟,高老炮继续说道;

“目前,我再给你想办法,从另外的渠道再弄点钱?”

“炮哥,还有其他办法?”

关伟伟兴奋地说完,高老炮继续说道;

“去年和今年,城管执法队,一直没来吧?”

“没来,咋地,炮哥,这也有门道啊?”

“你这是占道经营,归城管管理。但是,咱俩不到万不得已,尽可能不走这步棋?”

关伟伟默默地听着他,继续说道;

“打城管的主意,无异于虎口拔牙,有可能鸡飞蛋打,没打着狐狸,还会惹得一身骚哇?”

6月9号,中午,《可心商店》里,货架子边,站着王可心和杜金箱。

“老丫,你对小轱辘比较了解,你说说这是咋回事?”

王可心说完,杜金箱微笑着说道;

“可心姐,你的意识是说,小轱辘一会是自我,一会又是另一个样子,即熟悉又陌生。”

“对,是这个样,你一定知道这是为啥?”

王可心说完,杜金箱微笑着说道;

“很简单,这是两个人,他俩表面差不多,本质有区别。可心姐,你说呢?”

“老丫,你的意思是说,双胞胎,不然,不会这么像?对吧?”

“可心姐,应该是这样,他俩是不是双胞胎,我不能确定。但,我能肯定他俩是俩人。”

“老丫,你仔细说说?”

下午。天阳市看守所,一间审讯室内,铁凳子上关老实戴着镣铐,他身边站着一个警官。铁栅栏那面的办公桌上放着记录本,椅子上坐着小周和高老炮。

“关老实,你的认罪悔罪书写了吗?”

高老炮说完,小周打开记录本写着,关老实从怀里拿出一张纸说道;

“写了,写了,高老弟,麻烦你转交给王所长?”

警官将纸递给高老炮,他展开纸看着。

上面写到,我打我儿子是不对的,我认错,希望王所长给我调解。关老实。

“你这是认罪悔罪书吗?我先将你的这个纸条,转交给王所长,但是,你的认罪态度不好,你认为这是错误,实际,你的行为是犯罪。你回去继续写,你认为写好了之后,再找我?”

高老炮说完,关老实说道;

“老弟,我的文化水平就是这样,写不出来啥花样,你就别挑字眼了?老弟呀,别给我设置门槛了?”

“放屁,鼻涕娃,犯错和犯罪你还分不清楚吗?而且,这二者处罚的标准也不一样,你想钻空子呀?”

关老实没有答话,高老炮继续说道;

“你的这个悔罪书我可以,转交到王所长手里。你回号里,再写一个新的认罪悔罪书,深刻一点,争取王所长的认可,你才有机会被提回派出所。”

“高老弟,麻烦你说服小轱辘接受调解,他肯定听你的摆弄?”

关老实说完,高老炮满脸怒气的说道;

“鼻涕娃,你的意思是我在控制小轱辘吗?”

“你俩关系好,谁都知道?”

“鼻涕娃,你可以要求我回避,这是你的权利?”

高老炮说完,关老实说道;

“老弟,你是桥梁,没有你我没法和小轱辘沟通?”

“鼻涕娃,你就说,你想干啥得了?”

高老炮说完,关老实抿着肿胀的嘴,乐呵呵的说道;

“你给小轱辘带个话,我同意调解,他想要钱就说个数?”

“关老实,我也希望你俩和解,毕竟是一家人,以后的日子还要过。在号筒子里不到三天,你就被人家打得这个逼样,你都不敢说是谁打得。可想而知,你要是在劳改队里待上两三年,你会变啥样?你自己想一想?我也不想看着你锒铛入狱,你毕竟不是那种能打罪的人?我说的没错吧?”

关老实点点头,高老炮继续说道;

“你提到了和解,那你就要有个姿态,也就是说,你咬咬牙,能够满足小轱辘的要求?是这样吗?”

“是这样。”

关老实应答着,高老炮继续说道;

“之前,你说我和小轱辘给你下连环套,你要告我,我能怕你告吗?”

“不怕。”

“为啥?”

“没有证据?”

关老实说完,高老炮说道;

“鼻涕娃,我就算你有证据,你能告得了我吗?”

“不能。”

“到号筒子里,你才想明白。我干的活就是得罪人的活,你不可能是第一个要告我的人,对吧?”

“对。”

“小轱辘娘俩是受害人,我倾向他们也是正常。鼻涕娃,你上哪告我呀?”

关老实没有答话,高老炮继续说道;

“你去分局告我,首先,你得把事情说出来,还必须说实话,其次,办案的警察一看笔录,就知道你是歪打官司斜告状,纯纯的刁民。马上就得把你扣起来审查,撇进看守所里?你说呢?”

“应该是这样。”

“关老实,咱俩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想出多少钱化解这回的事?你先说个数,我听听?”

高老炮说完,关老实伸出两个手指,乐呵呵的说道;

“这个数应该可以吧?”

“两千,不至于,太多了,一千就行?”

高老炮乐呵呵的说完,关老实说道;

“我说的是二百,就这些我得攒两三年那?”

“鼻涕娃,你耍我那?”

拍着桌面,高老炮满脸怒气的继续说道;

“你在号筒子里好好反省一下,一个礼拜以后我找你,你要还是这个逼样,就等着检察院的人来提你吧?”

“老弟,你这是翻脸比翻书都快。再合计合计?四百总行了吧?”

关老实说完,高老炮看着小周说道;

“周哥,让他看看然后签字,咱俩走吧?”

“老弟,别急呀!再合计合计?我再加一百?”

看着站起身来的高老炮,关老实继续说道;

“一口价,七百,不还价。但,你马上把我提回派出所?”

“关老实,提你回派出所,我说了不算。王所长同意,我立马就填票子提你回去?”

关老实点点头,高老炮继续说道;

“你要是耍我,我立刻把你撇回看守所。我现在就给王所长打电话?”

《第三十二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三十二章;调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