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四十一章;各有变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各有变化》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11/19 9:55:14

《第四十一章;各有变化》

傍晚,棚子里,桌上摆着肉串,西瓜,大葱,地瓜,白酒。关伟伟和穿着警服的高老炮,坐在桌边。

“炮哥,恭喜你。”

关伟伟说完,二人抽着烟,高老炮说道;

“老弟,这要感谢你,我成功的调解你和城管的事件,王所长给我记了一次三等功,上报以后,我的材料很快批下来了,提前转为正式警察。”

“炮哥,下面我咋做呢?”

“以后,你给可心按摩,可以当着大环子面,他要是鼓动你亲可心,你就亲她,看看他俩的反应。大环子,鼓动你抱可心,那你就抱?”

高老炮说完,关伟伟喝了一口酒,抽了一口烟。

“炮哥,老哞真是和王萍萍处上了?”

“应该是。”

“那天可心姐先是让我送王萍萍,我没去,老哞才去送她。太可惜了,不然,我就和王萍萍处上了,真可惜。”

关伟伟默然的说完,高老炮说道;

“那也不一定,寡妇的心思挺难懂。对了,瓜卖的不错,挣的钱咱俩一人一半。”

《可心商店》内,柜台里站着的邵大环,翻看着账本的同时,打着算盘。

柜台边一把木椅上坐着的王可心身后,站着的关伟伟,用双手按摩着她的双肩。

“小轱辘,这几年,你总是扭扭捏捏的装秀米,今天你是彻底的想开了,从地下转为地上了?”

翻看着账本,打着算盘。邵大环继续说道;

“与其偷偷摸摸,不如大大方方,这才是你的风采,也展现你一方豪侠的本来面目。”

“姐夫,刚才是你强烈要求我,务必给可心姐按摩好,咋地,后悔了?”

关伟伟乐呵呵的说完,瞟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王可心,邵大环说道;

“咋地,我让你按摩你就按,我让你亲她时,说可心姐你真好看,你也听我的吗?”

“那我听你的。”

亲了王可心脸蛋一下的关伟伟,美滋滋的继续说道;

“可心姐,你真好看。”

“大环子,把账算好?”

王可心板着脸说完,关伟伟说道;

“姐夫,你还有啥幺蛾子?”

“小轱辘,你抱可心,亲她脸蛋,说可心姐你真好看,你能做到吗?”

邵大环说完,关伟伟从后面环抱着王可心,亲着她的脸蛋,身体紧紧地贴在她的后背上,乐呵呵的说道;

“可心姐,你真好看?可心姐,你是我心中的女神?”

“大环子,你过分了?”

王可心板着脸说完,松开手继续按着她的双肩,关伟伟乐滋滋的说道;

“姐夫,你是厕所里跳高,过分了?”

“小轱辘,假如可心要是愿意和你干那事,你咋办?”

邵大环说完,瞟了一眼满脸怒气的王可心,关伟伟板着脸说道;

“姐夫,你这回是厕所里弹跳,太过分了?”

“我说是假如?”

邵大环说完,关伟伟说道;

“姐夫,我小轱辘也是有名有号的人物,做事一向都是光明正大,你说的假如,不可能出现。”

“老弟,对了,柴火没了,你去劈点?”

邵大环说完,关伟伟说道;

“姐夫,你真行,活都给我了,好,听你的,我有空时就去。”

月光中,敞开的后窗口下,蹲着的关伟伟一身黑衣。

“可心,中午小轱辘的行为,你看明白了吧?”

屋里邵大环说完,王可心的声音传出来;

“大环子,你今天中午的做法,太叫我看不起你了?”

“你为啥不阻拦我那?”

“大环子,我想看看你到底想干啥?我看明白了,你是故意找茬,非要和我闹别扭?”

“我都是为你好,你将来就会明白了?”

“我明白个屁,我看出来你是诚心找茬,诚心挑事?”

“可心,大老黑无精打采的,可能是病了,我带它去看看病?”

“小轱辘他爸关老实不就是兽医吗?让他看不就行了吗?明天,我带大老黑去关老实诊所。”

邵大环没有答话,王可心继续说道;

“关老实平时竟给大牲口看病,他的医术我放心。大环子,你跟历华认识多长时间了?”

“历华,我不认识啥历华呀?”

“你能确定,不认识历华。”

“能。百分之百不认识?”

傍晚,棚子里,桌边坐着关伟伟和高老炮。

“炮哥,昨晚可心姐提的历华是谁?”

关伟伟说完,二人吃喝着,高老炮说道;

“听名字好像是个女的?别是和大环子有关联,有机会我查一下。”

“炮哥,你说说,可心姐为啥没和我翻脸呢?弄得我今天中午都没敢给她按摩?”

关伟伟说完,高老炮说道;

“两个原因,因为你为了可心付出很多,她不会轻易和你翻脸。另一个原因,她在试探大环子的心思,那也不对呀?难道大环子外面真有人了?按摩你该去还去?就像昨天啥都没发生一样。明白不?”

“明白,我真是希望姐夫外面有人,他和可心姐闹掰了,那我就可能见缝插针,如愿以偿了。”

关伟伟美滋滋的说完,高老炮自语着;

“大环子提到大老黑,这是啥意思?他要对大老黑下手吗?大老黑是可心的心肝呀?老弟,大环子那边一定有了状况,我尽快查一下?”

“能查出来吗?”

关伟伟说完,高老炮说道;

“我进城去机床厂保卫处,找找熟人,从侧面查一下?”

6月28日,上午,大道上,王萍萍骑着一辆凤凰牌二六自行车,杜金盒坐在后座上搂着她的腰。

“萍姐,咱俩有点像两口子回娘家啊。”

杜金盒美滋滋的说完,王萍萍说道;

“今天早上,可心姐说,让咱俩帮着做菜,中午陪她老弟吃饭。”

“小轱辘。”

杜金盒说完,王萍萍说道;

“上午,小轱辘帮可心姐干活,中午陪小轱辘吃饭。”

“萍姐,你和可心姐都被骗了。那个逼不是小轱辘,那个逼叫小喇叭,他俩表面长得差不多,内在是有区别的。”

“能确定吗?”

“能,百分之一万,我老姐知道他俩的细情。”

《可心商店》院里,装满柴火的拖拉机边。

站着陈光宗,皮万勇,杜金盒,王可心,王萍萍。

陈光宗头戴黑色皮质前进帽,上身穿着长袖老头衫,下身穿着蓝裤子,脚穿黑色布鞋。

“老皮子,你可以回去了?”

“对了,老板,烤点肉串吧?”

指着陈光宗,又指着皮万勇,杜金盒继续说道;

“老皮子,你去烤点肉串?”

“老板,烤多少?”

皮万勇说完,杜金盒说道;

“老板,烤多少?”

“50串?”

陈光宗说完,皮万勇转身离去。指着他身上湿透了的老头衫,杜金盒说道;

“老板,你的老头衫都湿成啥样了,脱下来,凉快凉快?咋地,又装秀米,在可心姐面前保持完美的形象?”

道边的棚子里,炉子中的炭火上,一些烤串飘着肉香,皮万勇和付雷翻着烤串。马路对面的杜金盒,迈着方步过着马路。

“老哞这个逼,太得意了?皮哥,一会整他两句?”

付雷说完,皮万勇点点头,杜金盒叼着烟来到炉子边。

“老哞,咋地?脚崴了?”

皮万勇说完,杜金盒说道;

“没有哇?”

“那你是罗圈腿吗?”

皮万勇说完,杜金盒说道;

“不是啊!”

“鞋没毛病吧?”

“没毛病。”

“那你走道咋拉胯,拉胯的,咋地,累着了?”

皮万勇说完,付雷说道;

“童子身破了,跟你萍姐玩耍时,走货走多了吧?”

“来,抽根冲烟?”

拿出一盒三五烟,杜金盒说完,付雷说道;

“几天不见,抽上三五了?老哞,咋地膘上有货的大姐了?”

“这就叫缘分?老天安排的?”

说着,杜金盒抽了一口烟,吃着肉串,皮万勇说道;

“老哞,别吃呀?你都吃了,我咋和老板交代呀?”

“老皮子,大皮球,你俩揣着明白跟我装糊涂哇?”

继续吃着肉串,杜金盒说下去;

“再给我烤30串?”

“得老板同意?你马上去和老板商量一下?”

皮万勇说完,吃着肉串的杜金盒,嘴里嚼着肉,起身过了马路。

“这个逼知道那个是小喇叭了,他想浑水摸鱼呀?”

指着杜金盒的背影,皮万勇继续说道;

“就这点肉,多卖几天,咱俩就多一些外涝。外人想钻空子,绝对不好使?”

中午,《可心商店》里。柜台边一把木椅上坐着的王可心身后,站着的陈光宗,用双手按摩着她的双肩。

陈光宗头戴黑色皮质前进帽,上身穿着半干半湿的长袖老头衫,下身穿着蓝裤子,脚穿黑色布鞋。

“可心姐,你给我做了那么多好吃的,你辛苦了?还让你破费了?”

陈光宗说完,王可心微笑着说道;

“老弟,你大老远跑来帮姐干活,是你辛苦了?”

“大老远跑来?”

陈光宗说完,王可心说道;

“陈家庄到东林镇上,还不远呀?每次你都是跑着来,太辛苦了,需要吃点好的补一补?”

“可心姐,你都知道了?”

“你小哥是顽皮了一些,但他的环境影响了他,关老实对他的管教,方式不太对,而且,关老实是老子,他的做法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你小哥的成长。”

陈光宗没有答话,王可心继续说道;

“第一印象和生活环境都非常重要。你两岁就在大轱辘家长大,大轱辘的人品没的说,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能吃苦耐劳,任劳任怨。”

“可心姐,你认识我大哥呀?”

“不认识,听说的?对了,这些柴火烧两天就没了?”

王可心说完,陈光宗说道;

“我打柴是满满的一车,但,我没给他劈那么多,三两天就会烧没了,那样,我就可以经常看到你,帮你干活?刚才,你做饭时,我看见你使劲往炉子里添柴火?”

“小喇叭,你观察的挺仔细呀?明年你就中学毕业了吧?”

“可心姐,你啥知道我的情况这么详细呀?”

“你一会是自我,一会又是另一个样子,即熟悉又陌生。我想,杜老丫一定了解你,她说你俩是两个人,表面差不多,本质有区别。”

将一张纸条递给陈光宗,王可心继续说道;

“我来了灵感,写了一首小诗。红尘多幻梦,佳境洞方天。明月古今论,万篇。”

“中学毕业之后,我咋办呢?可心姐,你帮我出出主意?”

陈光宗说完,王可心说道;

“你有啥想法?”

“两条路,一条路是继续上学,另一条路是就业?”

“你的成绩那么好,不念太可惜了?将来都可能考上大学!”

王可心说完,陈光宗说道;

“就业也是一条路,到厂里学一些技术,贴补家用,减轻家里经济负担。我爸和我妈岁数都不小了?又要种地,又要接活,太辛苦了,我想替他俩分担一部分。”

“必须选一样,不能折中吗?也就是一边上学,一边工作。”

王可心转过头,二人对视中都微笑着,转过头的王可心继续说道;

“你爸妈咋说的?”

“我爸妈让我进城继续念书?”

广州,道边的一棵树下,站着一个瘦子和徐国生。

“下次我想用货,咋和你联系啊?”

徐国生说完,瘦子说道;

“你到那家旅店找老板就行?”

《第四十一章完,未完待续。》

1

《第四十一章;各有变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