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硝烟下的缄默者>第十一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小说:硝烟下的缄默者 作者:王洛溪 更新时间:2022/7/30 14:10:11

眼看着李飞等人把那抓捕回来的人,带进地下审讯室以后,向北心中就开始盘算着,到底这个人是哪头的,自己要不要去看一下,如果真是自己这边同志,那么就要想办法解救出来,而且会不惜一切代价,而要不是,自己就这么过去,是否会让李飞对自己产生怀疑。

向北带着焦虑的心,又坐了下来,在等几分钟,如果真是自己这边同志的话,薛子文那边应该会有所动静,比如给他打电话,如果一会还是还没有消息,那么估计也就没事了,毕竟李飞抓捕这个人的时候,薛子文等人一定看到了。

所以向北现在只能耐心等下去,心中一直想着这个人不是自己人,不是自己人,好让自己的心情平稳下来,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向北顿时一惊,一声,两声。。。。。。。。。。四声过后,还在响?向北犹豫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向北啊!李飞那边抓捕一个嫌疑人员,和我一起去看看”电话那边传来了李显民的声音,这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刚不还是没在站里,可一听是他的声音,向北也同时舒了一口气。

当向北来到地下审讯室的时候,还没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的痛苦哀嚎声,看来这李飞用刑了这是,等到向北进去了以后,看到李飞那帮人已经把那抓起来的人绑在了椅子上,此时那人的状态已经被折磨的临近崩溃了,李飞坐在前面的桌子后面,李显民站在一边,向北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从李显民看那抓起来的那个人的眼神不是很对,明显感觉到两个人好像对视了一次,难道?

“来了,过来听听吧!”李显民看到向北以后,指了指那嫌疑人以后对向北说道。

“这怎么回事!哪方面的人”向北看了一眼那只剩半条命的嫌疑人,对李飞问道。

“哦,是这么回事,外面今天在商城附近排查的时候,这个人在外面偷听,可我们一出来,他就要跑,我们感觉可疑,就带了回来,你可知道这家伙怎么着,卖烟的箱子下面有一把枪,而且是上膛的,我感觉他和我正在调查的事情有关,所以就给带了回来,嘴还挺硬”原来今早李飞等人还在排查电话的事情的时候,当查到韩冰工作的商城附近时候,这个人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偷听,被发现后,想要离开,从而被李飞抓住。

这李飞抓他回来的途中,就感觉这个人会不会和内部有鬼这件事是否有关系呢!还是这个人就是那所谓的青鸟,在外围勘探情报,然后与宪兵队那边勾结,导致那三人逃逸,所以李飞抓他回来的时候,就狠狠的打了他一顿,一定要撬开这个人的嘴,万一真是,那么李飞可就立功了,短时间就把这个案子破了,上面能不奖赏吗?

“哦这样啊!”向北仔细看了那人一会,看着年纪也不是很大,穿着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在外面如果不特别注意这就是一个平民百姓,可是向北从这个人那迷离的眼神中和偶尔抬头看向李显民以及李显民微皱的眉头,向北知道这个人肯定不是自己同志了,也就放心了,不过这个人肯定是李显民派去的,可是他派去这个人,在那里干什么,是那里有什么让李显民特别注意的事,还是,自己被发现了李显民派遣这个人去那里等待发现自己时机,还是在看着韩冰呢!

“说吧!一个星期前,你在哪里”李飞开口问道。

“我。。。我。。。。一直在那里卖烟”那个人用力的抬起头,微弱的发出声音。

“卖烟,怎么还拿枪,到底干什么的,说,免得皮肉之苦,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李飞把从这个小贩手中缴获的枪,用力的拍在桌子上。

“这把枪是我捡的,本来我是看你们在那里查询着什么,我就以为你们肯定是当大官的,我本想把这东西交给你们,可是一到你们跟前,我又不敢,怕被你们认为我是坏人,所以当你们过来的时候,我就吓跑了,长官,我真冤枉啊!你放了我吧!我求你了”那个人说完开始奋力的挣扎着身体,可是伤势太严重了,导致他的挣扎没有一点效果,还挨了两拳。

“还挺能狡辩的,你是不是和宪兵队人有接触和联系,一个星期前你在哪里”李飞突然放大声音,向北知道李飞有点急了,因为这个人说的话还真有点那道理,但是呢!李飞就是主观认为这个人肯定有问题。

“什么宪兵队,我接触什么了,一个星期前,我天天在那里卖烟的啊!长官,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看来不打你,你还真嘴硬啊!来啊,给我继续打”李飞让这个人狡辩的有些急了。

“等等,李队长你这打一会人打死了你也问不出来什么,这样先关起来,这边再搜集一下,然后在审讯吧!记住有时候不是说刑讯逼供,就都可以问出什么来,兴许人家真是如他所说那样呢!先关起来吧!你们和我来一下”这时候李显民开口说话了,而听他一说话,那些人也就没敢用刑,但是向北明显感觉那个人的身体放松了一下。

“那好吧!先关起来”李飞也不能说什么,毕竟站长说话了,但是李飞的心里有些不舒服,站长最近总是在自己办理什么事情最关键时候叫停自己,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是,但是李飞也就是想一想,并不敢说什么。

手下的人把那嫌疑人拉了起来,拽了出去,李显民跟着走了出去,向北和李飞跟在后面。

“怎么回事,这不审的好好的吗?停下来的话,再问这个人就有准备了”向北和李飞并排走在一起,低声问了一嘴,他知道这个人不是自己那边的人了,而且好像是李显民的人,这个时候不挑拨一下,什么时候挑拨呢。

“我怎么知道,这已经第二次了,昨天就是,本来晚上再查一会,估计这个人昨晚就抓住了,可是就为了吃那一顿破饭,把事情又耽误了,哎,你说这,这不是明摆着对我不信任吗不是”李飞也是一肚子火,被向北这么一说,也忍不住吐槽了几句。

“你想多了,可能站长的意思是看你太劳累,也是为大局着想吗?”向北拍了拍李飞肩膀,假装安慰。

“劳累?我们自己干的是啥工作,不就是这劳累才能出成绩!大局?哼,我看啊。这大局说不上是哪个局呢!”李飞这时候却是心情不是很好,说完以后,加快脚步走在了向北前面。

跟在李飞后面的向北,嘴角微扬。

向北跟在后面来到李显民办公室,在门口冲着王萍点了一下头,那王萍指了指屋子里,歪了一下嘴示意了向北一下。

果然,向北进屋的时候张言也在这里,李飞坐在张言旁边,李显民一脸严肃,张言一副苦瓜脸,看到向北来向他投向一副帮忙的眼神。

“哼,张科长有能耐了啊!是不是有更大的靠山了,连我的电话都监听,如果不是之前我去你们科室无意中看到,我还蒙在鼓里呢,好啊!在自己家里我说话都要防备着是不是,说,为什么监听我们电话,都监听谁的了,都听到什么了”李显民拍着桌子怒斥着张言。

“站长,我。。。我错了,我错了,已经撤下来了,没有在监听,没有了”那张言吓得汗水都出来了。

“你错了?不你没错,你多厉害啊,连我都监听,你这是,看来我还管不了你了还是怎么”李显民能不来气吗,如果真的有什么机密电话,而张言监听无意中透漏出去,那就麻烦了,这要是李显民知道,张言无意中与向北透漏过的消息,不点杀了他。

“站长,我看其实张科长也没有什么恶意,他这监听也是为了站里着想,也是为了我们安全吗?他这样监听了,要是以后有什么问题,就可以调出来解释吗!干我们这一行,难免有落口实的时候,但是张科长的监听记录就可以为我们做些解释啊!实在不行让他把监听记录销毁也就是了,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向北这个时候开口替张言辩解了一下。

“哼,事,倒是这么回事,但是他这不打汇报,只见偷偷监听,简直就是把我们当做奸细对待一样”听向北说完,李显民明显语气好了许多,其实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其中利与弊,只是他觉得张言在不汇报情况下,擅自监听,那是对自己最大侮辱。

“消消气,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李队长”向北把话题引到李飞身上,希望他也说一句调节的话。

“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身正不怕影子斜,监听就监听呗,这也省的以后有什么事空口无凭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做个旁证”李飞其实不在意这事情的!

“下不为例,这个月薪水充公了”李显民一看向北和李飞都这么说了,也不能在说什么,不过心里暗存侥幸,还好没让周前军和赵胜两人进行电话汇报,不然真有危险了。

“好的,好的,我这就回去让他们把设备撤下来,撤下来”张言悄悄擦了下汗水,冲着向北两人点了下头表示感谢。

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李显民接起电话听了半天就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一直安静听着。

“宪兵队出事了”撂下电话,李显民眯着眼睛说了一句。

“宪兵队怎么了”李飞这个时候特别着急,因为他已经查到宪兵队,就是因为想贪大喜功,所以暂缓了去宪兵队提人的想法,如果宪兵队出的事情和这个有关,那么自己死的心都有了,而另外向北这边,听到这话,心里倒是轻松,因为他知道肯定是张文开始按计划行动力。

“队里,发生大规模械斗,但是没开枪,副队长不知道什么原因,发了疯似的在队里带着几个手下打架斗殴,甚至于连队长都挨了一棍子,说是好像分赃不均,导致,妈的,真是一群扶不起的阿斗”李显民在桌子上轻轻的打了一拳。

“副队长,张文?怎么处理了这是,我们过去一下吧!这里面有的人和我在查的案子有关联”李飞焦急说道,向北停在耳里,原来这李飞真的注意到了张文,太悬了,索性那边正常行动,这边中间又出了点纰漏,耽误了点时间,不然估计那边张文都没有实施计划的时间。

“我们去,估计也见不到人,现在那边队长把宪兵队封锁了,准备把那副队长遣返,其余几人按纪律处置,你说那里面有你调查案件的人,有证据吗”李显民看了李飞一眼说道。

“八九不离十,只要先给稳住,我这边的进展如果顺利,几天之内就可以落实,甚至于可能直接把我们内部的鬼,给掏出来”李飞十分肯定自己的办事能力和如今的按部就班的计划。

“你既然敢肯定,那么好,我们这就过去,但是,你要记住,虽然宪兵队在这里属于我们管辖范围之内,但是,他上面可是军队,一旦理由不充分,出了问题,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李显民再次询问了李飞。

“放心,肯定错不了”李飞很肯定。

“那好,向北我们三人过去,李飞你在叫些你的弟兄们多点人,然后张言,在家里,注意这段时间,我们局里和宪兵队周边的所有电波号段,进行监听,电话,电台,一个不能落下,明白吗?”李显民说完带着头就走了出去。

向北和李飞跟在后面,张言向自己的监听室跑了过去,也开始做准备,在走廊里,李飞叫了几个手下,让他们开两台车坐满人跟在后面,而向北看到李显民对不远处的一个人,挥了一下手,不知道什么意思,那个人看到李显民手势以后,点了下头,转身离开,向北也没有在意,不一会三台车,从军统开了出去,直奔宪兵队。

0

第十一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