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蜀汉演义穿越版>第三十章 马超单骑取羌道 庞统杯酒定氐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 马超单骑取羌道 庞统杯酒定氐族

小说:三国蜀汉演义穿越版 作者:潺亭居士 更新时间:2022/8/5 10:40:36

马超大军在庞统到达后即留给张飞一万人马(含两千重骑兵、三千轻骑兵、五千步兵)后,悄无声息地撤出与下辩城的对峙,率两万大军(重骑八千、轻骑七千、步军五千)然后一路秘密向西进入阴平郡。马超进入阴平后,马岱从汉嘉郡赶来与马超汇合。(汉中之战伊始,马超率兵离开汉嘉郡,马岱暂领汉嘉太守,现马岱离开,费诗暂领汉嘉太守一职。——作者注)

时阴平氐王雷定率氐兵一万于武都与马超大军汇合。之后一路杀奔羌道而来。

羌道守军乃原夏侯渊麾下将军党珲,率五千士卒及征调而来由氐人伯进统领的一万兴国氐士卒。伯进原为阿贵麾下之将,阿贵被夏侯渊所杀后,伯进杀阿贵子后率众投降。夏侯渊命其为兴国氐首领。汉中之战初,夏侯渊担心羌道守军力量不足,乃令伯进率兴国氐军进驻羌道,归党珲调遣。

伯进自率氐兵进入羌道后,虽名义上归党珲所调遣,然氐兵人众,时常与党珲之军发生**,党珲自然是维护本部军士,经常呵斥伯进对氐兵管教不严,伯进表面不敢顶撞,但内心却也恨之。然而伯进却不敢反叛,自己原本是一氐民,在兴国连大家都算不上,后跟随阿贵之后,因自己心思缜密,善于取巧,故而屡立战功,被阿贵提升为将军,阿贵死后,伯进率同几个首领,杀了阿贵之子,投降夏侯渊。

之后,伯进又强占阿贵之妻妾,虽然抢人妻妾之事在那个年代不算什么,但是伯进知道,氐人中还是又不少人对自己不满,最大的原因就是杀了阿贵之子。伯进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杀了不少反对自己的人,虽然氐人首领对自己表面臣服,但仍有不少首领不服自己。最近在羌道和党珲人马发生**的都是不服自己的几个首领部下所为。为此,伯进又杀了几位与曹军发生**的几位氐人士卒,以示警告那几个首领。

当马超大军到达羌道时,马超扎下大营后,便立即要出营挑战。庞统劝说道:“孟起将军,一路疾行,军士都已觉疲惫。既已到了羌道,也不急于一时,何不休息一宿,待明日再战?”

马超笑道:“军师好意马超心领了。但军师不必过虑,我到关前挑战,氐人必不敢与我交战。党珲即使派出部将与氐人,我亦可将其杀败。挑战只为挫其锐气尔。”

庞统知道马超所言不虚,便不再阻拦马超去挑战。

于是马超立即率马岱及五千兵在城下挑战,时氐人首领唯椴正在城楼之上,见是马超挑战,又喜又惊,喜的是马超乃老王阿贵所追随之主,如若能联系上马超,借助马超之力,必定可以杀了伯进。惊的是马超乃神勇将军,如若伯进命令氐人迎战,必将死伤无数。唯椴连忙去见另一首领初羊弘,告知马超率军来挑战之事,初羊弘听罢说道:“伯进已是死心塌地跟随曹操,自他被夏侯渊任命为大王以来,我兴国氐人即被汉人所欺凌。此次来受羌道,更是有寄人篱下的感觉。今日神勇将军前来,我等如何能战之?不如降了。”

唯椴问道:“如何降之?”

“需如此如此……”初羊弘低声说道。

“好计谋,以这样!”唯椴点头称赞。

党珲听报马超挑战,令副将尹泉率两千人马及五千氐军出战。伯进即问何人愿意出战?结果下面氐族各首领无一人敢应声。与伯进不和之人自然不愿出战,伯进的几个死党部族首领是不敢出战,那可是神勇将军,自己出战简直就是送人头去。

“大王,我愿迎战马超。”唯椴上前施礼道。这一下反而让伯进觉得奇怪了:这唯椴平日里向来与自己不合,今日迎战马超,几个亲信部落无人敢去,唯椴怎么会主动请战?

“大王,我愿给唯椴首领压阵。”初羊弘也挺身上前道。

初羊弘愿意出战,这让伯进更觉得奇怪:这老家伙平日里对自己都是阴奉阳违的,而且老家伙平日里一点亏都不愿意吃,今天他怎么会做出日次反常的举动,愿意去迎战马超?突然,伯进意识到什么,莫非这两人想临阵反水?想到此,伯进反而笑呵呵地说道:“既然二位首领如此大义,我也派末欣部随同二位首领一起出战,以帮助二位首领掠阵。”

初羊弘听到伯进这样说,虽知道伯进对自己即唯椴已经怀疑,却还是立即对伯进表示感谢,也向末欣表示感谢。随即三人各带本部两千人马出城迎战。伯进在临行前悄悄对末欣说道:“你的军队在最后面,看住他们俩,另外你要在初羊弘的身边,如果他们敢临阵反叛,立即斩杀初羊弘。”

初羊弘看见伯进对末欣在吩咐什么,便策马追上唯椴,低声耳语道:“伯进已对我二人产生怀疑,待会儿我也随你一起到大军前面出战,激怒末欣迎战马超。假马超之手诛杀末欣。”

尹泉率领唯椴等人出城见马超一人立于阵前,锦衣白马银枪,好不威风!尹泉知马超勇猛过人,在潼关曾与“虎痴”许褚大战不分胜负,故不敢上前迎战。只是问道:“何人敢上前迎战马超?”

话音未落,唯椴举刀跃马道:“吾来会一会马超!”未等尹泉下令,已经催马奔马超而去,唯椴手下军士皆大惊失色,心里都在暗想:首领去单挑神勇将军,这不是去找死吗?唯有十几个亲兵知道唯椴此去的目的,皆是又兴奋又紧张,生怕马超一枪挑了自己的首领。

马超见一氐人将领跃马举刀前来迎战,不由觉得好生奇怪。氐人敬自己若神明,怎么会有人敢前来应战?我倒要看看他是何人。待到唯椴到了面前,马超见到是唯椴,不禁笑了起来:“唯椴,你也敢来与我交战?”

“唯椴不敢与将军交战,我已同初羊弘首领商议好了,跟随将军,只是初羊弘现在旁边有末欣看着,请将军与我交战数合,初羊弘即可激怒末欣前来与将军交战,届时杀了末欣,我等便可转身杀入城内。”唯椴急忙解释说道。

“唯椴,你可是说的实话?”马超盯着唯椴问道。

唯椴听到马超这样问自己,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忙说道:“将军乃神勇将军,我唯椴岂敢欺骗将军。”

“好,既然如此,我陪你走上几招。你先来吧。”马超笑道。

“将军,唯椴得罪了。”说完,唯椴举起大刀朝着马超劈了下来,马超举枪相迎,只使了五分力,刀枪相交,唯椴手中大刀差点被震飞了。马超一见,也露出点尴尬笑容,随即进攻唯椴,又收了两分力量,这下唯椴才觉得马超力量与自己相仿,两人枪来刀往,斗了十几个回合竟然没分胜负。

曹营军士和氐人皆觉得惊讶,这唯椴竟然与马超走了十几回合还未见败,想不到唯椴将军竟然如此厉害。

而马超这边的士卒觉得奇怪,马超将军平常出枪都如闪电一般,今日怎地慢慢吞吞,不急不慌的样子。马岱虽然刚才没听清楚两人所言,但看两人交战,也觉得奇怪,就唯椴的武艺,在自己手下也走不过三个回合,今天竟然和兄长斗了十几个回合?再看兄长似乎五分力量都未使用,这是搞什么鬼啊!

此时初羊弘笑着对末欣道:“末欣头领,马超不过如此,待我上前助战唯椴,擒了马超,末欣头领可愿同往?还是害怕马超不敢前去?”

末欣此前也只是一个本部落小首领,只是在伯进成为大王后,投靠了伯进,然后在伯进的支持下暗杀了自己部落的大头领才当上首领的,以前根本没见过马超作战的样子,都听人传说马超神勇无敌,今日看来,本领和唯椴差不多,自己的本领还在唯椴之上,如果上去杀了马超,自己岂不成了神勇将军?所以,原本不用初羊弘激自己,已有上前挑战马超的意思,现在初羊弘这么一说,脑袋更加发热了,早把伯进交代自己的任务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所以对着初羊弘说道:“初羊弘首领,你的岁数大了,战场上厮杀的事情,还是我们这些年轻去合适,您老应该在兴国养老,本就不该来这羌道。”末欣自持着自己是伯进的亲信死党,对初羊弘说话毫不客气,说完后,提斧催马就朝马超过去了。

初羊弘看到末欣前去挑战马超,心中冷笑道:自己去找死!

末欣策马边跑边喊道:“马超,我末欣前来取你首级!”

马超看到末欣快到面前了,拨马脱离了与唯椴的“战斗”,立马横枪道:“你就是末欣?”马超没见过末欣,阿贵跟随马超起兵的时候,末欣根本进不了马超的大帐,原因很简单:级别不够!

末欣也勒住了战马,说道:“正是你家首领,马超,人都说你是神勇将军,我末欣今日就要取而代之!杀了你,我就是神勇将军!”

马超被末欣的话逗乐了:“就凭你?哪个井里游出来的一只小蝌蚪?”马超这话也够绝的。人常道: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可是末欣连癞蛤蟆都算不上,只是一只还没长成癞蛤蟆的小蝌蚪,更有甚者,这只小蝌蚪还是坐井观天的癞蛤蟆所产的小蝌蚪!

末欣一愣,连忙问道:“马超,你这话是何意思?”

马超也懒得理睬他了,喝到:“接我一枪!”剑眉立起,瞬间满脸杀气,随着喝声,手中枪已经快似闪电,如入海蛟龙般地刺向末欣。末欣一看,马超怎么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一样,身上的杀气都能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再见马超出枪速度怎地如此之快,枪尖扎出,带着破风声音就过来了。末欣挥刀想拨挡马超的大枪,可是刀碰在枪杆上只听到“珰”地一声,马超的银枪依旧奔着自己胸口刺了过来,自己手中已经被震落在地,随即觉得自己胸口一紧,自己也觉得离开了坐骑,原来马超一枪刺穿了末欣的胸口,两臂一用力,已经把末欣挑起在空中,随后马超手中枪一甩,银枪从末欣胸口抽出,一股鲜血从末欣胸口喷出,末欣口中还在喃喃念道:“神—勇—将—军”。自空中摔落地上,两眼一闭,一命归西。对于末欣自不量力,挑战马超,有诗笑道:

自命不凡有末欣,单刀挑战马将军。一招未出身已死,千古笑谈至如今。

末欣被马超一枪毙命,初羊弘见状,立即转身高呼:“氐族勇士,今神勇将军到此,你们不现在追随神勇将军,更待何时?”众氐兵见初羊弘如此说道,皆高呼:“神勇将军!神勇将军!”

尹泉一看不好,即令撤回城中,岂料氐兵挡住了退路,城楼上的曹军士卒已经和氐兵战作一团。尹泉见大势已去,带领十余人朝下辩方向逃去,却不料被马岱截住,战不到三合,尹泉被马岱斩落马下。尹泉余下士卒皆下马投降。

马超率所部进入城中,早有士卒报告给了党珲和伯进,伯进听到末欣已死,马超已经入城,急忙想率人逃走,却被党珲率军拦住,且命令断后,掩护其撤退。伯进此时大骂党珲是想用氐人之命换自己的活路的无道小人,并命令手下氐兵杀了党珲。党珲也不甘示弱,大骂伯进卖主求荣的无耻小人。于是党珲便带领手下人马与伯进所率氐人在城内厮杀起来。待到马超率人赶到,两军正杀得不亦乐乎。

马超令唯椴与初羊弘叫氐军退出战斗,氐族军士见马超率军赶到,很多人已经不想战斗了,再加上唯椴和初羊弘及其他部族首领的叫喊,立即约有七成以上的氐兵站到了马超这边。党珲及伯进见马超大军已到,立即停止了双方的械斗,且合兵一处,想做垂死挣扎。伯进知道马超不会放过自己,所以对党珲说道:“党将军,马超定然不会放过你我,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殊死一搏,或许还能杀出条血路,有条活路。”

马超单骑上前道:“我乃马超是也,对面众军听了,除伯进之外,所有皆可降!”这句话等于判了伯进的死刑,所有军士皆面面相觑后,转眼看着伯进。伯进看势不对,急忙大叫道:“氐族儿郎,汉家军士,随我上前杀了马超,凡是杀了马超者,赏金百两。”再看自己这边所有人都是一动不动,还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伯进不由得牙一咬道:“杀马超者,赏金五百两!”

众军士还是无人敢上前,大家心里都明白,杀马超?做梦吧!你就是给我一万两黄金,我也没那个命去花啊!

突然,伯进旁边有人说道:“伯进,你就安心去吧。”伯进扭头一看,原来是党珲,只见党珲举起了手中大刀,手起刀落,伯进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党珲砍掉了脑袋,首级咕噜噜地滚到了马超马下。

党珲斩杀了伯进之后,立即弃刀下马,拱手施礼道:“党珲愿降!”

见到党珲已降,剩余曹军将士皆弃械归降。剩余的氐族军士见伯进已死,党珲已降,也都弃械投降。马超下马搀扶起党珲,命其收拢本部人马,然后准备跟自己大军兵发临潼。之后,马超进驻太守府,令马岱去通知庞统入城。

庞统得知马超已经取下羌道,不禁鼓掌大笑道:“孟起将军真乃神勇将军也!”遂率大军进城。

此役马超获氐兵八千余人,曹军四千余人,共计一万三千人。而马超只损失二十几名军士。可谓兵不血刃获取羌道。

当天晚上,庞统主持盛宴款待各氐人首领,庞统首先说道:“此次汉中王兵发陇西,临行前世子交代:氐人治氐,羌人治羌。各位部族首领皆可选派族中优良之后辈前往成都学习农耕、管理之法。学习优良者愿意留在成都可为汉中王麾下官员,不愿留在成都者,可随时回归,绝不为质!”众人听到庞统这样说,不由得都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是好事,有的说汉人奸诈,只怕是派人过去就会成为人质。

庞统见众人交头接耳,犹豫不决,于是端起自己手中酒碗说道:“众位先暂停议论,干了这碗酒再说。”众人这才注意到面前的酒,端的是酒香扑鼻,清冽见底,见庞统已经先干为敬,皆举碗饮酒,入口之后,皆觉绵柔甘醇,回味无穷,不禁都惊叹好酒。话题转眼便转移到这酒上。

庞统见状,接着问道:“众位首领觉得此酒如何?”

初羊弘答道:“庞军师,老夫从小饮酒,从未见过这种酒,清冽如泉水,却味道如此猛烈,回味又如此绵柔甘醇。”

“初羊弘首领可否想自己部落中也可以酿造除此酒。此酒在许都可是二两黄金一斤酒。”庞统不紧不忙地说道。

“什么?一斤黄金只能买八斤酒!”众人皆惊呼起来,不少人把粘在胡须上的酒赶紧抹了一下,送进嘴里。

“此乃世子独创之法所酿造,众位如愿派优秀后辈去成都,只要自己想学,即可获得此酒的酿造之秘诀。还可以……”

还没等庞统说完,初羊弘即叫到:“我愿意派我儿孙皆去学习此法!”

此时,众人皆叫到:“我派我三个儿子都去!”“我的两个儿子也去!”“我的儿子、侄子总共六人去。”……一个个生怕叫迟了就学不到此法了。

庞统急忙以双手示意暂停,待众人安静下来,庞统才接着说道:“各位首领,世子交代过,不是所有人都能学习的,而且过去还能学习耕作之法,养殖之法,很多技能诸位可能闻所未闻的,所以必须要聪明伶俐好学者才行,世子也严令:如若不能通过世子的考评,则不会传授这些方法。而且每个首领最多只能派三个人员去学习。”

现在这些氐人都已经肯定这不是要自己派人质过去了,所有人都在思考,自己后辈中,谁可以符合世子的要求,要是自己派三个庸才过去,那被人家赶回来,而别的首领派过去的能通过世子的考评,学艺归来后,很快就能利用学习的技能让部落富裕起来,那自己的部落还能留住人?

这时初羊弘突然问道:“是不是只要是我部落的人就可以派?如果是奴隶也可以吗?”

“可以,只要是贵部落之人,不管是谁,只要天资聪明好学,都可以派过去学习。”法正说道。

“那就好,我将派三人过去,其中一个是农奴。”初羊弘说道。

其余的人皆惊,初羊弘竟然要派个农奴过去!

“好好好,世子上个月选派了几名典农官员,其中有两位是世代为农的老农。初羊弘首领竟然有和世子一样的气度和观念,值得敬佩!”庞统赞叹道。

众人听庞统一说,也不禁想到:只要是我部落的人,能听从我自己的命令,对我忠心不二,管他是什么出身呢!

酒宴一直喝到深夜,众人皆感到跟随汉中王是正确之举。

0

第三十章 马超单骑取羌道 庞统杯酒定氐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