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莱东儿女英雄传>第二回 胶东自古多英雄 祁礼威海得雄兵(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回 胶东自古多英雄 祁礼威海得雄兵(上)

小说:莱东儿女英雄传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8/2 14:52:24

山东自古出好汉,如施耐庵老先生所著《水浒传》中的重要人物,“打虎英雄”武松的原籍就是山东清河县。山东人习武的习惯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尚武之风甚盛。尤其是胶东一带,被称为“老拳窝子”,可见习武人之众了。山东的武术门派、拳种林林种种,包括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孙膑拳”,以及在胶东流传非常广的《七星螳螂拳》,不下百种。所以,形容山东人“直率坦诚,耿直豁达,坚强韧性,孔武有力”中的“孔武有力”,虽然字面意思是形容人“勇猛有力”,也不乏形容山东人大都身材魁梧,动作敏捷,这和练武显然是分不开的。“山东大汉”自然是褒义,可是说起“山东**”来,显然就是贬义了。

其实,“山东**”也好,“齐鲁儿女”也罢,在抗倭战争中,涌现出的无数英烈都是齐鲁好儿女。比如说“双枪无敌赛彦平”杜梓林,在胶东那可是大大的有名。他不仅枪法神乎其技,家传的《七星螳螂拳》也打得出神入化。让杜梓林名扬胶东的是,他双手各使一支美国造的“柯尔特M1873”左轮手枪,左右开弓,百发百中,所以得了一个“双枪无敌赛彦平”的美名。若说杜梓林的枪法第二,全胶东没有敢说第一的。就连巨匪刘黑七也慕名多次修书,恳请杜梓林给他当“二当家”的。只不过,杜梓林此时心系“英特纳雄耐尔”,怎么会去给一个土匪当什么“二当家”的呢。

杜梓林和战家兴的渊源极深,他还是战家兴的入党介绍人呢,他们都是英勇壮烈的“一一?四”**的参与者。在血腥的松椒村突围战斗中,战家兴年仅十八岁的大儿子和不满十七岁的二儿子,为了掩护杜梓林和受伤的战家兴突出白匪军第八十一师运其昌部赵廷弼团的包围,壮烈牺牲。“一一?四”**失败后,胶东特委**张连珠在文登城英勇就义,人头被白匪军悬挂在文登城门示众三天。一时之间,胶东大地一片白色恐怖。白匪军、民团对**的老百姓疯狂地进行清剿、逮捕、屠杀。杜梓林和战家兴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潜回家乡,战家兴边养伤,边等待党组织的指示。

丁丑年庚戌月“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后,胶东人民在党的领导之下,参与到轰轰烈烈的全民族抗倭救亡运动中。为预防不测,莱西县县委**郑耀南由青岛赶回到莱西县组织领导抗战。辛亥月,十八岁的党员张加洛受**派遣来到了胶东,回到莱西县发展抗倭武装。

莱西县县委在郑耀南**的主持下召开会议,张加洛传达了**《关于在敌后广泛开展游击战创建抗倭根据地》的指示之后,郑耀南提议,莱西县县委进行了改组,由张加洛任县委**。会议还作出了重新登记党员和枪支,整顿党组织,在全县成立六个区委,每个区委建立一支抗倭武装组织,恢复党刊,加强抗倭宣传等一系列的决议。

丁丑年壬子月,小鬼子沿津浦路南下,齐鲁大地的形势急剧恶化。原来的省**军阀韩复榘为保存实力,率部南逃,济南府失守。莱西县县太爷刘国斌也逃回了河南老家,当了可耻的逃兵。丁丑年壬子月己卯日,为了应对小鬼子可能很快侵占莱西县县城的不利局面,郑耀南和郭欣农召集莱西县“人民抗倭义勇军”的主要领导们,在战家夼战家兴的家召开紧急会议。这支初创的队伍,是一支人员众多、军容整齐、装备良好、战绩骄人的武装。后来那可是大大的有名,是“胶东游击队第三支队”的主力,也就是著名的“胶东抗倭救国军第三军”的前身。再后来几经整编,成为人民子弟兵屡立功勋的一个集团军的一部分。

在莱西县县委的努力下,经过一个多月的发动,郑耀南、郭欣农他们几个人在六区成立了“人民抗倭义勇军”。伤愈归队的战家兴担任“人民抗倭义勇军”特务队的队长。

也就是三妮答应给大鹏搞两支枪的那天晚上,杜梓林带着三妮,也风尘仆仆的从胶东特委所在地于家沟村赶来。杜梓林这次来,是传达**的命令。为了保卫刚刚出狱的胶东特委**祁礼同志的安全,特意调战家兴去胶东特委担任祁礼**的卫士长。

下晚儿,屋子里的会正在紧张地进行着。大鹏和三妮冻得嘶嘶哈哈的,坐在门口的大石头上边唠嗑,边放哨,他们的身上已经沾满了雪花。

大鹏大半年没见到三姐了,骤然相见,那透着的就是一个亲,唠起磕儿来没完没了。

三妮正叽叽呱呱的讲述着这大半年来,跟随杜梓林冒着生命危险走村串户,寻找失掉联系的党员,发展新党员,重新聚集革命力量,准备武装起义的所见所闻。忽然,屋内传来低低的《国际歌》声:“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大鹏没有听过《国际歌》这首让人热血沸腾的歌,他愣了愣,看了姐姐三妮一眼之后,不由自主的叨咕了一句:“这是啥歌?咋没听过?”

三妮撇了撇嘴,对弟弟大鹏说道:“哼!真没学问,连《国际歌》都不知道。这首歌呀,叫做《国际歌》,是一个高卢人写的,是专门写给咱们穷苦老百姓的歌。”

大鹏望了望姐姐那被太阳晒成黑红色的方圆开朗的脸庞上,那宽宽的前额上,出现了几道细细的纵横纹线,就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显得既单纯又有主见,天真而又不失有成年人的某些老练。这哪里是一个十七八岁大姑娘应该有的表情,分明就是一个久经考验,有着丰富对敌斗争经验的老资格地下工作者。

姐姐的蔑视让大鹏心里很不痛快。他撇了撇嘴,回头看了一眼没有一丝灯光透出来,捂得严严实实的窗户,对姐姐三妮说道:“都**八的大闺女了,又不是不点儿的小嫚儿,还疯疯癫癫的潮吧,看谁还敢娶你!”

三妮瞪了弟弟一眼,说道:“啊呸!你再瞎咧咧,你信不信三姐一巴掌呼死你!哼!你以为你三姐就会唱《打花拍》呀?”

《打花拍》是莱西乡下的一首民歌,内容幽默有趣。以打花拍的形式,告诉人们生活中穿衣服的基本步骤。是三妮在家帮助她娘干家务的时候,经常哼的一首胶东小调。而三妮最烦的就是别人说她出嫁的事儿,她打心眼儿里瞧不起比她小三岁,鼻涕啦瞎的杜仁兴。

大鹏有些怕三姐,为了哄三姐高兴,他从怀中拿出半啦烤地瓜,送到三妮面前说道:“三姐,俺特意给你留着的,有点凉了,你吃点儿垫吧垫吧!呵呵……你才刚说《国际歌》是那个姓‘高’的人专门写给咱们穷苦老百姓的歌,也不知道他是哪儿的人,还姓‘高’?这姓高的也真有本事,能写出咱们穷苦老百姓的歌。不过,他写的《国际歌》真好听!”

三妮把嘴里的地瓜吞进肚子里,抹了一把嘴角边的黑灰,“咯咯”笑着说道:“大鹏,咱们家就属你识文断字儿,咋啥都不知道呢?还姓‘高’的人。呵呵……那‘高卢’不是人名,是一个国家,离咱们莱西县老远了。就像咱们神州,你能说是姓‘神’的人吗?”

“哦……”大鹏装得一副恍然大悟、十分诚恳的样子,说道:“三姐你真有学问,俺在传熙爷爷办的私塾里念的书都白念了。那三姐你会唱《国际歌》吗?”

三妮抹搭了弟弟一眼说道:“啥叫会吗?大鹏,你把‘吗’字儿去掉,三姐唱给你听!”

说到这里,三妮挥舞着双臂打着拍子,低声唱了起来:“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大鹏完全被三妮感染了。他虽然不会唱《国际歌》,但是,也学着姐姐的样子慷慨激昂的用力挥着双臂,跟着三妮所唱《国际歌》的旋律哼唱着:“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大鹏跟着姐姐唱了几遍《国际歌》之后,基本学会了。三妮又开始给弟弟讲起了《国际歌》。半个世纪之前,在极端黑暗的高卢巴黎,血雨腥风中掀起了狂飙,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诞生了。然而,“巴黎公社”仅仅战斗了七十二天。“巴黎公社”战士的热血,激怒了一位名叫欧仁?鲍狄埃的青年诗人,他流着泪水从地上爬起来,用战友的鲜血写出了悲壮的《国际歌》歌词。“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能实现”!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呐喊,是沉睡的人类社会夜幕中的一道耀眼的闪电,呼唤着赴汤蹈火英勇献身的革命精神。让统治阶级在英特纳雄耐尔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0

第二回 胶东自古多英雄 祁礼威海得雄兵(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